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中共历史重大事件回眸之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分期

2017-5-11 11:20| 发布者: 仙人掌| 查看: 719| 评论: 1|原作者: 萧 阳|来自: 原创

摘要: 对过往的历史(无论是古代史、现代史、中国史、外国史、民族史、政党史、思想史、文化史)进行分期是研究历史的一项基础性工作。在历史研究中,无论是对某一时期的历史,还是对某一专题的研究,即便是对历史资料的搜集、整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历史分期。 所谓历史分期,简单地说就是将历史划为若干时期,以便对历史进行分阶段研究或纵向的比较研究。揭示不同历史时期或阶段之间的质的差别,从中发现历史发展的特点及规律。 ...
中共历史重大事件回眸之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分期 ...

中共历史重大事件回眸之

 

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分期

——兼论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究竟是三年还是十年

(上)

 

萧 阳

 

写在前面的话

 

历史是对人们过去时活动的如实记录。它不应为胜者歌功颂德,也不应为败者落井下石。更不能因任何人的好恶发生改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1949年新中国建立之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编写这个《中共历史重大事件回眸系列》的初衷是为了让读者通过阅读这些材料的过程中对过往的历史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客观公正地对待自己国家的历史。

本文采取客观记述的方法,力求体现历史资料的客观性、完整性、真实性和学术性的统一。本文的编写依据,主要是已经公布的历史档案资料,中共中央及中共各级组织印发的正式文件,当时的报纸、期刊杂志等原始文献资料和官方编撰的方志、传记、年谱以及当事人的回忆等。

本文对所记述历史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话语等重要史料均采取去伪存真、辩正纠错的办法经过了认真、细致、缜密的考订,以利引用。如有存疑,可予以甄别。

因受编写者所掌握的史料所限,本文所记述的史实难免挂一漏万,疏漏之处欢迎有关人士补遗、指正

 

 

对过往的历史(无论是古代史、现代史、中国史、外国史、民族史、政党史、思想史、文化史)进行分期是研究历史的一项基础性工作。在历史研究中,无论是对某一时期的历史,还是对某一专题的研究,即便是对历史资料的搜集、整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历史分期。

所谓历史分期,简单地说就是将历史划为若干时期,以便对历史进行分阶段研究或纵向的比较研究。揭示不同历史时期或阶段之间的质的差别,从中发现历史发展的特点及规律。

1966年在全中国范围内开展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简称“文化大革命”)进行客观正确、实事求是的历史分期,是研究中国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一个最基础的问题。

发生在中国的这场文化大革命是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动和领导并由当时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以《中共中央文件》的形式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起来的一场政治运动。在历经了三年时间后,中国共产党在19694月份召开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对文化大革命进行了全面总结和评价,宣告历时三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取得了全面胜利。

根据196688日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对开展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目的、任务的完成情况,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对文化大革命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总结。被称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究竟是进行了几年,本来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但是,现行的中共党史读本,包括《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和19816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却把1976106日“粉碎‘四人帮’”作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时间下限,说“文化大革命”是历时十年。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81决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和重大影响的重要文件。《81决议》的起草工作从1979 11月开始,在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领导下,由邓小平胡耀邦主持进行。《81决议》起草小组由胡乔木负责。

在《81决议》的起草过程中,从19803月到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邓小平多次谈过对决议稿的起草和修改的意见。这些意见主要有三条:

“第一,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第二,对建国30年来历史上的大事,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要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包括一些负责同志的功过是非,要做出公正的评价。第三,通过这个决议对过去的事情做个基本的总结,宜粗不宜细。总结过去是为了引导大家团结一致向前看。争取在决议通过以后,党内、人民中间思想得到明确,认识得到一致,历史上重大问题的议论到此基本结束。”邓小平的意见成为起草81决议》的“总的原则,总的指导思想”。

 81决议》经长时间讨论和修改后在19816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81决议》对建国以来党的重大历史问题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的功过是非和毛泽东思想基本内容与指导意义作了总结和评价。

81决议》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节里说:

19665月至197610月的‘文化大革命’,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这场‘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的。”

81决议》把“文化大革命”的过程分为三段:

“一、从‘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到一九六九年四月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一九六六年五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八月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标志。这两次会议相继通过了《五·一六通知》和《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对所谓‘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和对所谓‘刘少奇、邓小平司令部’进行了错误的斗争,对党中央领导机构进行了错误的改组,成立了所谓‘中央文革小组’并让它掌握了中央的很大部分权力。

毛泽东同志的左倾错误的个人领导实际上取代了党中央的集体领导,对毛泽东同志的个人崇拜被鼓吹到了狂热的程度。林彪、江青、康生、张春桥等人主要利用所谓‘中央文革小组’的名义,乘机煽动‘打倒一切、全面内战’。一九六七年二月前后,谭震林、陈毅、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等政治局和军委的领导同志,在不同的会议上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作法提出了强烈的批评,但被诬为‘二月逆流’而受到压制和打击。朱德、陈云同志也受到错误的批判。各部门各地方的党政领导机构几乎都被夺权或改组。派人民解放军实行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在当时的混乱情况下是必要的,对稳定局势起了积极的作用,但也带来了一些消极的后果。党的九大使‘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和实践合法化,加强了林彪、江青、康生等人在党中央的地位。九大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的指导方针都是错误的。”

“二、从党的九大到一九七三年八月党的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一九七○年至一九七一年间发生了林彪反革命集团阴谋夺取最高权力、策动反革命武装政变的事件。这是‘文化大革命’推翻党的一系列基本原则的结果,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失败毛泽东、周恩来同志机智地粉碎了这次叛变。周恩来同志在毛泽东同志支持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使各方面的工作有了转机。一九七二年,在批判林彪的过程中,周恩来同志正确地提出要批判极左思潮的意见,这是一九六七年二月前后许多中央领导同志要求纠正‘文化大革命’错误这一正确主张的继续。毛泽东同志却错误地认为当时的任务仍然是反对‘极右’。党的十大继续了九大的左倾错误,并且使王洪文当上了党中央副主席。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在中央政治局内结成‘四人帮’,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势力又得到加强。”

“三、从党的十大到一九七六年十月。

一九七四年初,江青、王洪文等提出开展所谓‘批林批孔’运动;同有的地方和单位清查与林彪反革命集团阴谋活动有关的人和事不同,江青等人的矛头是指向周恩来同志的。毛泽东同志先是批准开展所谓‘批林批孔’运动,在发现江青等人借机进行篡权活动以后,又对他们作了严厉批评,宣布他们是‘四人帮’,指出江青有当党中央主席和操纵‘组阁’的野心。一九七五年,周恩来同志病重,邓小平同志在毛泽东同志支持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和解决工业、农业、交通、科技等方面问题的一系列重要会议,着手对许多方面的工作进行整顿,使形势有了明显好转。但是毛泽东同志不能容忍邓小平同志系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又发动了所谓‘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全国因而再度陷入混乱。

“一九七六年一月周恩来同志逝世。周恩来同志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鞠躬尽瘁。他在‘文化大革命’中处于非常困难的地位。他顾全大局,任劳任怨,为继续进行党和国家的正常工作,为尽量减少‘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损失,为保护大批的党内外干部,作了坚持不懈的努力,费尽了心血。他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破坏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斗争。他的逝世引起了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无限悲痛。同年四月间,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以天安门事件为代表的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的强大抗议运动。这个运动实际上是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党的正确领导,它为后来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奠定了伟大的群众基础。当时,中央政治局和毛泽东同志对天安门事件的性质作出了错误的判断,并且错误地撤销了邓小平同志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一九七六年九月毛泽东同志逝世,江青反革命集团加紧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同年十月上旬,中央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毅然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这是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长期斗争取得的伟大胜利。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同志起了重要作用。”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1981年6月29日通过的会议公报说:

“全会一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对建国三十二年来党的重大历史事件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作出了正确的总结,科学地分析了在这些事件中党的指导思想的正确和错误,分析了产生错误的主观因素和社会原因,实事求是地评价了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同志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充分论述了毛泽东思想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的伟大意义。”

194910月起,在中国一直处于执政地位的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共党史的分期主体以《历史决议》的形式,对本党于1966年开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 进行历史分期并做出19665月至197610月文化大革命历时十年的结论,具有极高的权威性。但是,《81决议》是邓小平等人站在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反对中国共产党在整个社会主义时期基本路线的立场上对文化大革命进行历史分期的,这种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分期是不可能符合历史事实的。

邓小平等人从“十年动乱”的视角出发评价文化大革命,造成文革“十年动乱”的直接原因就是中共中央内部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出现,所以当江青反革命集团在197610月被粉碎后,中共中央内部不再存在“动乱”的力量,“十年动乱”意义上的文化大革命失去了继续发展的基础。“动乱”自然就在延续十年后而终止。这也是《81决议》将文化大革命定义为“文革十年”“十年动乱”“十年浩劫”等说法的理论依据。

81决议》对文化大革命这种历史分期的基本考虑,是出于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进而否定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的理论与实践的需要,是出于把文化大革命定性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的政治需要。《81决议》对文化大革命这种时间界定是完全违背历史事实的。

最早提出“十年文革”这种说法的是叶剑英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1979929日,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的叶剑英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

“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我们的国家经历了一场革命和反革命的大搏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出发点是反修防修。对一个执政的无产阶级政党来说,当然必须时刻警惕和防止走上对内压迫人民、对外追求霸权的修正主义道路。

“问题在于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对党内和国内的形势作了违反实际的估计,对什么是修正主义没有作出准确的解释,并且离开了民主集中制的原则,采取了错误的斗争方针和方法。

“阴谋家野心家林彪、‘四人帮’之流出于他们的反革命目的,利用这个错误,把它推向极端,制造和推行了一条极左路线。

“他们实行‘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篡党夺权,阴谋政变,企图从根本上毁灭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摧毁共产党的领导,篡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把全国重新投入人民所厌恶的国家分裂和混乱的局面,投入血腥的恐怖之中。

“他们进行的长达十年的反革命大破坏,使我国人民遭到一场大灾难,使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受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他们这种反革命的阴谋活动,同我们党所犯的错误,性质是截然不同的。

“他们是全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他们的问题不可能用党内斗争的方法来解决。粉碎了‘四人帮’,我们从危难中挽救了党,挽救了国家,扫除了前进道路上的最大障碍,使各项工作重新回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正确轨道上来,开辟了我国历史发展的新时期。”

叶剑英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是在邓小平的主导下由胡耀邦具体负责完成的。

1979年年初,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兼宣传部长的胡耀邦在部署全年宣传工作时说,“今年10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为国庆30周年要准备一篇重要的文章。”当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正式决定,建国三十周年国庆由叶剑英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作重要讲话。随后,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直接领导下,由胡耀邦负责成立起草小组,小组有15人组成,小组负责人是中共中央副秘书长兼社会科学院院长胡乔木、副院长邓力群,主要成员有:袁木、卢之超、阮铭等。此后起草小组写出了纪念国庆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的宣传提纲。76日、11日、13日,中宣部召开三次会议讨论纪念国庆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的宣传提纲。

812日《纪念国庆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初稿》出来后,中宣部在北京范围内召集中央和国务院100人进行讨论。胡乔木在《关于叶剑英国庆三十年讲话稿起草情况的说明》里说:“这个讲话不是一般的庆祝性鼓动性的讲话,而是要对过去30年作一个总结,30年中的问题,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问题,作出一定的说明。但又不是全面的总结,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庆祝讲话。邓小平要求这个讲话要有一些新的内容,要能讲出新的水平。”(《胡乔木文集》第2,人民出版社19937月第1,117) 

8月下旬,邓小平约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谈话。邓小平就讲话稿初稿提出意见。邓小平指出:

讨论稿子的简报我都看过了,很多意见是好的。总的印象是,讲理论的东西多了,概念的东西多了,读后感到沉闷,需要做大的修改。在第一部分,对历史是应该做点回顾的,但要把它明确地概括为几条,文字尽量短一点。在第二部分,对林彪、“四人帮”的极左路线,概括成为几个特点,很好。但最重要的是要从林彪、“四人帮”的事件中间得出几条基本教训,要写的很明确。在第三部分,写今后几年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我们的政治路线、思想路线、组织路线是什么。

邓小平多次对讲话稿提出修改意见。对讲话稿中关于毛泽东在建国20多年各个阶段的作用怎么提法,讲了原则性的意见。他说:要使人看了文章以后得出一个总的印象,我们的党和人民现在是在真正搞毛泽东思想,完整准确地学习、运用毛泽东思想,是真正将毛主席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付之实现;无论如何不能叫人看了以后认为中国共产党已经否定了毛主席。邓小平还说,现在要注意,有从“左”的方面来攻击党的人,也打着维护毛主席的旗号。这是一个新动向。稿子要批判来自“左”的以及右的错误思想的干扰。要强调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胡乔木《关于叶剑英国庆三十年讲话稿起草情况的说明》,《胡乔木文集》第2,117-118;197911月邓力群在军事学院的报告:《学习叶剑英同志的国庆讲话》) 
  925日起,中共十一届四中全会对讲话稿进行了讨论、修改。927日晚,经十一届四中全会全体会议一致通过。全会公报说:

“叶剑英的国庆讲话,高度评价了我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同志和他的亲密战友周恩来、朱德同志以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不朽功绩,全面回顾了建国30年来的战斗历程,深刻批判了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阴谋集团所蓄意制造和推行的极‘左’路线,初步总结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经验,明确指出了进一步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和五届人大二次会议精神的努力方向。”

19796月底开始到927号,这篇国庆讲话在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和中央委员中进行了多次讨论,并在各民主党派中征求了意见。先后参加讨论的有三四千人,国庆讲话稿改了十八九遍。“应该说,这篇讲话是一个集体创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197911月邓力群在军事学院的报告:《学习叶剑英同志的国庆讲话》)

 19778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华国锋所作的政治报告,在“我们党的第十一次路线斗争”一节中,对文化大革命作了如下阐述:

“粉碎‘四人帮’,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又一个伟大胜利。毛主席指出:‘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鉴于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历史教训和我国资本主义复辟的现实危险,毛主席以无与伦比的伟大革命气魄,亲自发动和领导了无产阶级专政历史上没有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经过这场政治大革命,我们党取得了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重大路线斗争的胜利,粉碎了刘少奇、林彪、‘四人帮’三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在反复争夺中夺回了被他们窃取的那一部分权力,使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空前巩固,为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全面地、正确地贯彻落实扫清了道路。”

“经过这场政治大革命,我们党取得了直接依靠亿万人民群众战胜党内走资派的丰富经验,广大干部和群众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和锻炼,大大提高了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觉悟,提高了识别政治是非和政治骗子的能力,他们在反对‘四人帮‘的艰巨复杂的斗争中表现出来的觉悟性和识别力,就是最生动的证明。经过这场政治大革命,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大为普及,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在伟大实践中得到了丰富和发展,更加深刻地为广大干部和群众所掌握。在世界上,我国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提供了新鲜经验,大大增强了全世界无产阶级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斗争的胜利信心。毫无疑问,我国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必将作为无产阶级专政历史上的伟大创举而载入史册,随着历史的前进,越发显示它的灿烂光辉。”

“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毛主席就提出:‘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十大以后,毛主席也一再指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八年。现在,以安定为好。全党全军要团结。’‘还是安定团结为好。’但是‘四人帮’竭力破坏捣乱。现在,‘四人帮’打倒了,我们可以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实现安定团结,达到天下大治了。这样,历时十一年的我国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以粉碎‘四人帮’为标志,宣告胜利结束了。”

“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结束,决不是阶级斗争的结束,决不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结束。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始终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这种斗争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文化大革命这种性质的政治大革命今后还要进行多次。我们一定要遵照毛主席的教导,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逐步消灭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直到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共产主义。”

十一大的政治报告在“形势和任务”一节的开头强调:

“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结束,使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在进入这个新时期的关键时刻,党中央作出了抓纲治国的战略决策,这就是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激烈斗争中,实现安定团结,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达到天下大治。”

中共十一大报告的意思是说,到中共召开十一大(19778月),历时十一年(19661977)的我国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宣告胜利结束了。粉碎“四人帮”,只是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标志,而不是它结束的时间点。

显然,中共十一大的政治报告是在肯定意义上,在进行意义上,或者阶段意义上从“不断革命论”与“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结合的角度来谈文化大革命的——文化大革命要坚持下去,而且要搞多次,但是要有阶段性。粉碎“四人帮”,仅仅是文化大革命的三大胜利成果之一。

叶剑英在1979929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内容和1981627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关于文化大革命的部分均有悖于1977年8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思想和政治路线,有悖于中共十一大通过的华国锋代表中共中央所作的政治报告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评价。

这种在未经过下一次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中共最高权力机构)形成新的决定之前悍然推翻本届党代会的思想和政治路线,推翻本届党代会通过的政治报告,修改党代会的决议、决定的作法,在中共党的历史上是罕见的。

应当看到,无论是1976106日通过“粉碎四人帮”上台的华国锋于19778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大所做的政治报告,还是再三表示永不翻案、上台就翻案的邓小平一手主持制定并于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其实都是采取机会主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仙人掌 2017-5-15 11:43
该文第一部分最后,第二部分之前,漏发以下文字,烦请编辑先生补正:
应当看到,无论是1976年10月6日通过“粉碎四人帮”上台的华国锋于1977年8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大所做的政治报告,还是再三表示永不翻案、上台就翻案的邓小平一手主持制定并于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其实都是采取机会主义、实用主义的手段来给文化大革命运动作历史分期的。
华国锋为文化大革命运动作十一年的历史分期,目的是肯定他自己的政治合法性。邓小平把文化大革命运动做十年分期,是为了把文革定性为十年动乱、十年浩劫,彻底否定毛泽东,否定毛泽东思想、否定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否定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理论与实践。是为了给以他和刘少奇为代表的修正主义路线和党内走资派翻案。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17 19:45 , Processed in 0.02654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