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群众活动 查看内容

武汉工农兵再批反共反党发革命大毒草《软埋》

2017-6-19 22:2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8629| 评论: 0|原作者: 白云黄鹤|来自: 山丹丹红网

摘要: 《软埋》是一株反共大毒草。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的日子,武汉三镇的部分工人、农民、新四军老战士、解放军指战员、志愿军老战士、两参老兵,大专院校的教师和学生代表,以及湖北荆门、宜昌、襄阳等地代表,走到一起,再批方方《软埋》,揭露方方反共反人民的反动面目。

武汉工农兵再批反共反党发革命大毒草《软埋》

  作者:白云黄鹤

  《软埋》是一株反共大毒草。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的日子,武汉三镇的部分工人、农民、新四军老战士、解放军指战员、志愿军老战士、两参老兵,大专院校的教师和学生代表,以及湖北荆门、宜昌、襄阳等地代表,走到一起,再批方方《软埋》,揭露方方反共反人民的反动面目。

600×399

  武汉工农兵再批《软埋》大会举行!

  再批方方《软埋》大会在全体起立齐唱《农友歌》开始,“霹雳一声震乾坤,打倒土豪和劣绅,往日穷人矮三寸,如今是顶天立地的人……。

  首先发言的是武汉第一针织厂职工陈雁平:宜将剩勇追穷寇,再批方方《软埋》大毒草。

  方方《软埋》大毒草污蔑土改,初衷是否定污蔑国家政权存在的合理性和合法性。我们认为土改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运动,均贫富等贵贱,使会种田的有地种,会做工的有工做,每个人的生存权力建立在平等劳动的基础之上,消灭了封建地主私有剥削制度,从此建立了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没有土改就没有今天的社会主义中国。工人阶级要求消灭地主资本家私有剥削制度,自己当家做主人。方方《软埋》为川东最大的恶霸地主鸣冤招魂,反对劳动人民平等,把长工要求穷人和富人‘平等’,描写为‘开始进入十八层地狱的第一层’。方方说自己当过搬运工人,如此反对劳动人民平等,就是一个工人队伍的败类。我们广大工农群众决不能让方方这些败类猖狂下去,我们要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千钧棒,将批《软埋》深入开展下去,让全国人民看清方方是恶霸地主的余孽,粉碎他们的复辟梦想!”

  第二个发言的是解放军的代表,解放军原161医院协理员王少华发言:军人批判《软埋》大毒草!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普通的军官,知道方方借《软埋》反对土地革命,反对中国革命的历史,我们坚决不答应。通过《软埋》小说暴露了方方们的反动性,他们是一个反共反社会主义企图恢复旧中国的一个反动的阶级。现在我们国家的政治生态面临激烈的斗争,很多人鼓吹全盘西化,否定中国的革命历史,否定为建立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先烈们!我今年72岁了,我的父亲1939年抗日参加了八路军,我的母亲生我的时候,是在部队行军的路上,路过一个破庙,就在破庙里把窗户随便挡一下,就生下了我。那个时候我们的军队,我们的共产党艰苦奋战,就是为了劳苦大众的解放,消灭地主剥削阶级,这是社会发展的趋势。土地革命推翻了地主阶级,农民翻身得解放,踊跃参军,因此我们的军队事实上是大部分农民组成的人民军队。方方用她的大毒草《软埋》,与中国共产党对抗,否定我们人民军队的丰功伟绩,把人民的解放污蔑为“四周漆黑”的“十八层地狱”,我代表武汉市两万名在企业工作的军转干部,对方方表示极大的愤慨。建议对方方反共反社会主义新中国的问题进行审查。

  第三个发言的是央企退休老干部殷实:土改依据法规,分田一清方泽!

  方方创作了一部仇视土改的小说《软埋》,歪曲历史事实,必须全面清算。在《软埋》中,方方借书中人物说土改“没有法制”,说明方方对土改的无知。1950年6月30日公布了新中国的土地改革法,8月4日政务院弟44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方方说“没有法制”,真是睁着眼睛瞎说。我的家乡是汉阳县三区永长乡十村,1950年4月土改工作队进村,一位工作队员是东北人姓马(女),另一位是河北人姓安,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向农民全方位宣传土改政策,标语口号写在墙上,还在山脚下放电影,我印象比较深的有纪录片,全面介绍东北土改,以及农民喜气洋洋的场面,还有故事片。方方的《软埋》,从来没有工作队宣传土改政策,这是污蔑土改。我们湾子有65户人家,200多人,1928年共产党人殷从周从事地下工作,宣传劳苦大众为什么受压迫受剥削,1929年暑假全村被国民党反动派的军警包围,将其父母捆绑,将殷从周办的学校烧毁,将殷从周不到两岁的女儿丢进水塘活活淹死,要全村人三天之内交出殷从周,不然就烧房杀人。殷从周得知赶回家,救了全村,妻子袁玉珍把长箫递给丈夫,吹了一曲“斩李广”后,被捆绑到蔡甸关押,一月后英勇就义,还不许亲人收尸,至今不知尸骨在何地。方方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是谁滥杀无辜?共产党人要求推翻剥削制度,劳动人民要平等,有什么错?方方把劳动农民要平等,描写为“十八层地狱”,难道不是对人民的反动吗?1950年秋,我们湾子正式土改,组织土地丈量、造册、公示、测算、分配、发土地所有权证,农民发自内心喜悦的掌声如同雷鸣,欢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响彻云霄,这段历史我至今难忘。全国哪个地方土改都有这样欢天喜地的场面,方方的《软埋》却视而不见,故意掩盖历史事实,是恶霸地主余孽方方的自我暴露。

  第四个是新四军老战士闻一多的侄女闻询的书面发言,由莲莲朗读:方方《软埋》是立场问题。

  《软埋》的作者方方,借丁子桃之口,把中国共产党的土地革命描写的惨无人道,编造成“十八层地狱”的遭遇,地主们的集体自杀,是对土地革命的对抗。方方把地主阶级对伟大的土地革命的极端仇视和对抗,走向自取灭亡,却站在恶霸地主的立场上,歌颂恶霸地主“是有骨气的,士可杀不可辱”,因此集体“软埋”。这是方方站在恶霸地主的立场上,为恶霸地主招魂,走向反人民,堕落成为反动文人。

  第五个发言的是襄阳轴承厂工人鲁爱国:软埋与硬埋。

  看了方方《软埋》,说土改滥杀无辜。我父亲是竹山县土改工作队总队长,这里是鄂西北与川东相近。我问父亲有没有滥杀无辜?父亲说“有政策”,那时枪毙地主一般是有人命案的恶霸地主,还要报专区批,那时属襄阳专区。不过后来反革命很猖狂,杀害了很多乡区干部,我父亲在一天晚上,被人从窗户外面甩进一个手榴弹到床下,当时没有爆炸,侥幸生存。后来对这些反革命,查出来证据确凿,就镇压枪毙,才保持了人民政权的稳定。方方只讲镇压,不讲镇压的原因是别有用心。我68年下乡的那个生产队,有一对地主五保夫妇,五保就是丧失劳动能力后保吃、穿、住、看病、死了保安葬,他们有一个女儿出嫁了,当时女儿出嫁是可以不养老的。我们知青做好事,都要给五保挑水,有的想不通就不愿意给五保地主挑水,不过还是给他挑水,他70来岁,给生产队交代,他死后不要棺材,就要两个缸,放在缸里上下扣好,用水泥封严就行,这应该是‘硬埋’吧!我们知青返城后,听说他们79年去世,是生产队安葬的,还是睡的棺材。方方歪曲历史事实,污蔑共产党人民政府惨无人道,实在是欺骗不喑世事的人,真是恶毒!

  第六个发言的是长航原东方红轮政委赵小山:批《软埋》,触动了方方的反共本质!

  武汉工农兵读者,摆事实讲道理,对方方《软埋》存在的歪曲历史事实,污蔑土地革命、反共等问题进行批判。4月28日在《绥棱网》无名氏发文回应:《<软埋>抛给“文革极左派”一个白眼》,以表达对工农兵读者批评的“蔑视”,方方很快转发。好,好就好在使批《软埋》能进一步深入。结论应在摆事实讲道理之后,方方及同道无名氏一上来就“帽子”,整篇没有一件支撑帽子的事实论据,见过学阀的“棒子队”吗?方方及同道无名氏就是。我们谈《软埋》,方方及同道无名氏却谈文革,就说文革,如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浩劫”,难道反共的资产阶级文化反革命就是“大福”吗?极左固然不好,难道反共的极右就好吗?有理走遍天下,方方及同道无名氏讲不出道理,于是就耍流氓了,我“不愿意辩论”。真理越辩越明,如果方方有真理,怎么“不愿意辩论”呢?批《软埋》,看来触动了方方及同道无名氏们不可告人的“反共”痛点!方方及同道无名氏否认《软埋》是断章取义的“反共小说”。《软埋》放在那里,仅以“交浮财”“斗地主”时的一面之词以点带面,污蔑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是“十八层地狱”,断章取义的正是方方自己。如果不讲原因和过程,只讲结果,那外科临床医生都是“杀人犯”,方方就是这样误导读者。共产党是消灭地主资本家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政治集团,方方《软埋》断章取义的目的,就是污蔑共产党领导的消灭封建地主私有制的土地革命是“十八层地狱”,启示人民痛恨共产党,反对共产党,这是简单的“常识”,还需要“上纲”“曲解”吗?方方具体的把一部反共小说展示给世人,无论“得什么奖”,都罩不住这个反共分子的嘴脸。批《软埋》座谈会的所有文章在那里放着,没有“反D(党)小说”,而是具体的“反共大毒草”,因为党有很多,至少有共产党与私产党,方方及同道无名氏当面歪曲造谣,把“反共”换成“反党”。批《软埋》,看来是触动了反共分子方方及同道无名氏的痛点,不惜偷换概念蒙蔽读者,就像“秃头不说光”,掩盖《软埋》的反共本质!

  第七个发言的是宜昌红色网友“三峡人家”:方方究竟要“软埋”什么?

  方方出生于大地主家庭,炮制反共大毒草《软埋》,污蔑土改运动,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正义性,不但要颠覆社会主义,而且还要颠覆资本主义,将中国拖回到几千年旧有的封建社会,方方是一个封建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封建地主遗民。这个封建地主遗民,就是要把她祖辈心中埋藏的被土地革命推翻的故事,重新添油加醋的写出来,从而否定亿万人民参加的土地改革运动,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进行“清零”重新洗牌,方方《软埋》中青林的谐音就是“清零”革命,以暗喻她要否定人民共和国奠基的土地革命,恢复方方“明亮的云彩之上”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方方封建地主阶级遗民的嘴脸暴露无遗!

  第八个发言的是新四军老战士古正华:我们为什么要再批《软埋》?

  方方《软埋》歪曲历史事实,反对共产党消灭封建地主私有制,反对人民要求解放平等,本质是反共反人民。武汉工农兵批《软埋》后,我们要求就《软埋》的问题与方方座谈,工农兵批判《软埋》的问题,方方没有作任何具体回应,没有丝毫诚意与工农兵读者平等对话,就是打棍子扣帽子,更有一些人为方方《软埋》颁奖,为方方站台,为方方开脱撑腰。更加激起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的愤慨,原中组部部长张全景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批《软埋》;国防大学愿政委赵可铭上将批《软埋》,《软埋》存在严重的政治错误,是以笔为刀枪,向土地改革和翻身农民进行反攻倒算,即使方方不是党员干部也要受到政纪的约束。方方扬言要起诉赵可铭将军,将赵可铭将军告上法庭,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我们工农兵要走上街头,声援赵可铭将军,同赵可铭将军一起打退这股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势力的进攻!

  武汉工农兵再批《软埋》大会,在全体起立高唱《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的歌声结束。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万众一心,消灭敌人,杀向反动派的大本营,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工农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4 01:43 , Processed in 0.0123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