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巍雄文:《在新世纪的门槛上》——见洪荒之力-激流网魏巍

现在,我们正踏在新世纪的门槛上。伴着我们这一代走了大半生的20世纪,即将与我们告别。新世纪已赫然来到面前。对于即将逝去的世纪,人们已在纷纷议论。且不说“告别革命”的先生早说抱怨历史没有按照他们的意志行进;即使那些在共产主义旗帜下举过手,宣过誓,跟着革命队伍走过来的人,也不乏低头悔罪之徒,甚至有指责20世纪为“共产主义碰壁的世纪”,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乌托邦”者。这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思考了。作为这个世纪战斗过的人,至少作为这个世纪的见证者,我们必须说出自己的看法。

一、一个伟大而辉煌的世纪

我想说,20世纪是世界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艰苦战斗的世纪,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伟大而辉煌的世纪。这一评价,不仅出自我们这一代人的感情,也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一)伟大的十月革命。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具有无可否认的历史意义和世界意义。这个革命之所以伟大,在于它为全人类开辟了通向未来的光明道路,并且展示了人类根绝私有制、消灭一切剥削、压迫,实现理想世界的可能。十月革命不是已往革命的重复,它的炮声迎来的是人类的黎明。

(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以苏联人民为主力军的世界人民赢得的胜利,扫除了帝国主义中最丑恶的法西斯瘟疫,避免了人类重新陷入中世纪的灾难。随着德、意、日法西斯的覆灭,东欧及朝鲜等一系列国家的解放,大大壮大了世界革命的力量。

(三)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中国革命是人类历史上艰苦卓绝的最伟大、最壮观的革命之一,其经历时间之漫长,动员之广大与革命之深入,尤其中国工农红军史无前例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不愧为人类牺牲精神的典范,由于中国革命的胜利一举突破了帝国主义的东方战线,大大改变了社会主义阵营与帝国主义阵营力量的对比,使世界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

(四)亚、非、拉殖民地的革命。这一革命在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援下,形成了世界革命的相对优势。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是本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后起之秀,直至今日仍是傲然屹立的社会主义阵地。

这就是本世纪人类一幅壮丽的画图。应该说,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是贯穿这幅画图的灵魂。它的实践是全世界英勇的无产阶级和广大的人民群众。他们付出的牺牲是巨大的,他们的献身精神是可歌可泣的,在他们身上,人类的美好品质得到最充分的体现。尽管他们走过的道路血流成河,但革命的巨流终于将资本主义的半边天冲垮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口,从资本主义的污泥浊水中冲出来,向着美好的目标迈出了一大步。这是为本世纪战斗过的人永远引以自豪的。

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无可置疑

自从崭新的社会主义制度在地球上出现,便与衰亡着的资本主义制度展开了无情的竞争与竞赛。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历史已经宣告: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置疑的优越性。

前苏联和中国的例子是最明显的。

革命前的俄国,按领土来说在世界各国中占第一位,按人口来说占第三位(仅次于中国和印度),按工业品总额来说,占世界第五位,占欧洲第四位。它拥有的现代生产工具,等于英国的1/4,德国的1/5,美国的1/100在国内重工业的主要部门中,外国资本家主宰着一切。而在十月革命后,从1930年到1937年期间,苏联工业产值每年的增长速度平均约为20%,同一时期,资本主义国家每年的增长速度,平均只有0.5%。苏联工业的增长速度,比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工业在其兴旺的时代的增长速度,高过许多倍。例如美国工业产值每年的增长平均如下:19世纪最后30年为5%,1901—1929年期间为4%。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在回顾这段历史时曾说:“在那些比较晚出现在工业舞台上的国家中,(德国、日本和苏联)这三个国家是成功地实现了工业化的最突出的历史范例。在1880一1914年期间,德国的经济每10年的增长速度为33%(人均17%)。日本在1874—1929年期间每10年的增长速度为43%(人均28%)。苏联在1928—1958年期间每10年的增长速度为54%(人均44%)。而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从1952—1972年,每10年的增长率高达64.50% (人均34%)。中国的经济发展并不像许多西方记者错误地告诉读者的,是以‘蜗牛速度向前发展’。”又据世界银行统计,从1950-1970年,除日本外,一般工业国家增长5倍,中国则增长了15倍。中国40年走完英国100年的路程。

以上这些本来都是已被历史证实的确凿无疑的事实,然而在毛泽东逝世之后这些硬是被一些人把水搅混了。

何况经济的发展速度,作为社会主制度的优越性,不过是其表现之一,它尤其表现在社会的巨大进步和人在精神上的解放。由于新的社会主义制度确立,剥削制度的消灭,人由被迫出卖劳动力的雇佣奴隶,成为自己国家真正的主人。至于他所享受到的工作权、教育权、休息权以及相应的福利设施,我国人民已有亲身体验,此处就毋庸详叙了。

我所以称赞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无比优越,是说它从根本上改变了私人占有的生产关系,消灭了剥削,并非说一切都会立刻尽善尽美。一切制度在其发展过程中都是由不完善逐步完善的。共产主义是一个人类崭新的社会制度,是千百万群众的事业,是依据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意志,按照客观规律,不断地创造着和完善着。在其发展过程中出现一些缺点和错误、挫折和曲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才是从整个历史过程看问题,这才是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问题。有人咬住一点缺点错误不放,喋喋不休,动辄以贬损诬蔑革命为能事,仿佛革命导师反不如他高明,这种人其实不过是“斥鹦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罢了。

美国学者莫利斯,迈斯纳还在他的《毛泽东的中国和后毛泽东的中国》一书中,特意引了伟大的英国历史学家E.H.卡尔在结束他宏伟的多卷本苏联历史着作时发出的警告:“危险并不在于我们去掩盖革命历史中的巨大污点,去掩盖带给人类痛苦的代价,去掩盖在革命的名义下犯下的罪行。危险在于我们企图完全忘却并在沉默中无视革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迈期纳接着说:“卡尔的话不仅适用于苏联,也适用于中国。不幸的是革命本身很难有助于使自己获得公允的评价。……正是毛泽东时代的污点,尤其是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深深地留在当代的政治意识和历史意识之中,人们不能够也不应该忘记这些事件的巨大失误及其造成的巨大的人员损失,但是,未来的历史学家在看到这些污点和罪行的同时,肯定会把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毛泽东时代(无论他们对此作何评价)作为世界历史上伟大的时期之一,作为一个取得了社会成就和人类成就的时期。”

这样的看法才是公允和清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