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香港代议制与超级地租

2017-7-1 22:3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138| 评论: 0|原作者: 卢麒元|来自: 作者博客

摘要: 中央政府必须直接废除罪恶的超级地租制度。回到本文主题,中央政府要有勇气修改并解释基本法,必须重新定义香港的土地使用权以及附着于土地上的征税权。要从宪政的高度彻底解决问题,从而解决香港的财政和税政问题。将来,合适的时候,也要一并解决香港的金融主权问题(重建港币的法币地位)。 ... ...

香港代议制与超级地租

卢麒元香港代议制与超级地租-激流网

无代议,不纳税(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这是英、美以及现在所有现代国家的立宪原则。此原则,也可以这样叙述,就是纳税者拥有对财政制度和金融制度的直接立法权。请注意,是直接立法权。这意味着,纳税者可以公投接受或否决涉及税赋的制度和政策。很遗憾,香港人自1840年以来,虽然处于英国的统治之下,却始终没有获得英国本土纳税者同等的议税权力。也很遗憾,在1997年之后,香港人仍然无法获得我国纳税人同等的议税权力。因为,香港纳税人始终不能直接议税,香港纳税者受到超级地租的残酷剥削,以致於香港成为世界实际税赋最重的地区,以至于香港中产阶级整体返贫甚至开始消失了。很久了,没人直视香港问题的本源。

超级地租,是指由居民承担的,超越合理水平上限的,用于购房(供楼)或租房的支出。通常,我们将居民收入之30%定义为居住支出合理水平上限。就是说,超过居民收入之30%的供楼或租楼支出,就是居民在向政府、机构或个人缴纳超级地租。例如,一户居民,月收入10000元,供楼或租楼支出7000元,那么,其支付的超级地租为4000元,其超级地租单项类税性负担占其收入之40%。事实上,香港居民平均居住面积狭小,相对支付的超级地租水平远比统计的还要高。同时,香港居民除了负担名义税赋之外,还要承担各种类型的社保等其他支出。笔者估计,香港居民广义税负水平已经超过60%了,香港已经进入社会矛盾激化期和社会冲突高发期了。更为严重的事实是,香港居民承担的超级地租远远高于名义税赋。香港是全世界的名义税赋最低的地区,而居民实际承担的广义税负(含超级地租和社会保障)却有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地区之一。

香港的超级地租问题当然是财政问题。但是,财政专家都懂得,财政问题从来都涉及复杂的宪政问题。易言之,彻底解决香港的经济问题,就必须重新回到宪政设计上面。回顾香港的宪政历史,不难理解北美爆发独立战争的原因,美国人正是爲了议税权而发动独立战争的。英国作为殖民地宗主国,始终不愿意赋予港人与英国人同等的纳税人权力。直到1968年香港“暴动”之后,英国才被迫启动香港宪政制度的相关改革。即便如此,也只是赋予了香港纳税人极其有限的权力。香港的立法机构从来就不具备民选的性质,香港的纳税人更没有公投决定税政的权力。尽管如此,港英当局在1971年到1983年间,还是执行了相对公平且宽松的税政。此税政,肇始了香港黄金十二年,香港成为了经济腾飞的小龙。然而,自1983年开启中英谈判之后,港英当局启用了极其恶劣的超级地租政策。从此,香港开始去工业化,香港从此走向衰落。有空,朋友们可以阅读《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附件三。很遗憾,中国政府对香港超级地租政策未能有效的阻止。我们或者可以理解,那个时代的中国官员不懂得经济主权的含义,也不懂得现代财政和现代税政,亦或者不懂得现代宪政的真正含义,他们在那个时期所铸成的历史性失误至今仍然在遗祸于港人。或者,直至今天,他们仍然未能真正懂得。

土地国有从来都是双刃剑。如果,土地的主人能够善用主权,那么,土地就会为其上之人民带来福利。否则,土地主权被僭越,土地就会变成洪水猛兽,吞噬土地上人民的血汗。香港的土地,在1997年之前属于英女皇私产以及租赁资产,我们也可以将之笼统理解为公有。事实上,英女皇和英国政府在1983年之前无意于用香港土地牟利。此外,英女皇并不真实行使香港土地的主权,而是英国政府在代行英女皇的香港土地主权。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英国经济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需要进行英国本土的“私有化”改革,也就是所谓的“撒切尔主义”。英国需要大规模资本回流,这就导致了1984年《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附件三的形成。与此同时,英国人废除了港币的法币地位,改港币为今天流通的美元兑换券。于是,超级地租的制度设计就全面完成了。笔者无法获得完整的英国资本回流数据,笔者的粗略估计自1983年起到1997年,从香港回流英国本土的资本应不低于5000亿镑。说来心酸,香港回归了,英女皇的土地变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了。但是,这土地上的财富已经被劫掠了一遍,这土地的使用权也一并被巧妙地让渡给了既得利益者(并未回归祖国),香港回归后这种可怕的超级地租劫掠并未结束。这也正是香港回归后一切矛盾产生的根源。可惜,往事如烟,许多人根本无法洞穿那段历史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已经是2017年了,香港回归已经二十年了。那个罪恶的超级地租制度又苟延残喘了二十年。香港居民普遍文化水平低下,他们无法理解复杂的税政、财政以至于宪政,他们根本无法理解香港历史性变迁的复杂过程。他们只能从切身的生活来评价治理者的好坏,他们对回归祖国是有深刻抱怨的。这一切,实在是太复杂了,普通市民根本无法参透,这自然不能责怪淳朴的香港居民。毕竟,香港居民不能去查账,看看当年的英国居港人士,以及香港拥有居英权人士,到底拿走了他们积累的多少的财富。他们也不能理解,为什么香港弹丸之地,会出现一批世界级富豪,各个都英明神武到富可敌国,而他们每一个人都绝不从事农业或制造业。他们更无法相信,香港存在一个超然的第二税务局,很多英国人以及上层港人在收取超级地租,他们成为历史上极其罕见的超级食利者。是的,一切创造价值的行为,在香港均不被鼓励。第一产业消失了,第二产业消失了,最后连依附于高级服务业的中产阶级也快要消失了。过去,我们可以抱怨英国政府,现在回归二十年了还能继续抱怨吗?既得利益者们喜欢玩爱国主义游戏,编织什么港独噱头作为搪塞借口,这样可以掩盖二十年来的治理失败吗?老实说,这样有意思吗?能解释历史吗?能面向未来吗?

解决香港问题的钥匙在哪里?请重新审视本文的标题《香港代议制与超级地租》。是的,今天的香港土地是国有的,国家的土地主权如何在香港行使呢?基于香港土地国有,中央政府必须行使土地主权所赋予的一切权力。一句话,中央政府必须直接废除罪恶的超级地租制度。回到本文主题,中央政府要有勇气修改并解释基本法,必须重新定义香港的土地使用权以及附着于土地上的征税权。要从宪政的高度彻底解决问题,从而解决香港的财政和税政问题。将来,合适的时候,也要一并解决香港的金融主权问题(重建港币的法币地位)。须知,这才是中央政府收回国家拥有的经济主权和经济治权。被利益集团僭越了二十年的财政主权和金融主权必须回归了。如果,有人一定认为香港有港独的话,笔者也必须说港独就是香港财政主权和金融主权之僭越者。笔者一向认为,港独藏在现有的财政金融制度中。一直以来,笔者对香港立法会嗤之以鼻,他们从来就不代表香港纳税人的利益,他们也从来没有代表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利益。香港,不需要一群小丑表演民主。中央政府需要提供香港纳税人直接议税的权力了。香港纳税人再也不能被形形色色的既得利益者代表了。

香港土地主权,说到底是全国人民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政体制下,港人需要争取的是港人在全国人大议税的权力。在港人拥有国人纳税人同等的议税权力之后,港人心悦诚服地接受全国人大关于香港财政金融制度的立法、司法和行政管辖。在这个问题上,所谓港人治港的逻辑,不能压倒一国两制的宪政逻辑。绝对不能,在港人治港的逻辑下,继续执行事实上的既得利益集团治港(请注意香港此刻并非是一般意义的商人治港)。很久以前,笔者在信报月刊曾经发表过两篇谈香港问题的文章,一篇是《香港的超级地租》,另一篇是《回到一九八三年》。前一篇,谈的是财政;后一篇,谈的是金融。笔者一再申明,中央政府并不需要所谓的智囊,以及什么香港发展的宏图伟略,只要能回归到1983年之前的治理逻辑就可以了。香港人非常勤奋,只要制度不要太烂,给他们十年时间就能再造一条腾飞的小龙。再说一遍,必须结束香港经济主权被分割和僭越的悲催时代了。最后,笔者也想提醒香港同胞,民主说到底就是议税,好好地去全国人大议税。现实地看,未来香港的代议仕在北京,港人应该充分地表达你们对未来的思考。当然,我们也期待,祖国人民能够了解1983年以来香港发生的事情。毕竟,超级地租也已经成为大陆经济制度的一个毒瘤。整个中国都面临一次彻底的财政金融体制改革,也可以说是需要一次伟大的宪政进步。看清历史,才能面向未来,才有希望共同创造美好的明天。


(作者:卢麒元。来源:作者博客。责编:畢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1 08:46 , Processed in 0.02552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