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共产主义与宗教信仰

2017-7-2 23:58|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670| 评论: 6|原作者: 张耀祖

摘要: 我的理解,宗教问题就像家庭观念、爱国情结等一样,是不能采取强制措施予以消除的,而只能是创造条件使其消亡。但是采取右倾政策放纵,也是不对的。

张耀祖:共产主义与宗教信仰

女神读书会第160次网络讲座

Communism&Religious

鸣谢参与本期讲座录音整理的同志:@澄埃、等同志

主持人:

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这里是面向全球 覆盖全国的第160次女神网络读书会的现场,我们女神读书会是一个开放的,气氛活泼的,有来自四面八方、有着共同志趣理想的同志们聚在一起的读书会,大家在一起学习经典,热评时事,聚焦文化,译介前沿,今天听说张耀祖老师来给大家做报告,有很多朋友慕名而来啊。我们群里加了很多新的朋友。张耀祖老师今天报告的题目是《共产主义与宗教信仰》,我们首先进入定场诗环节,有请王小义朗诵定场诗。

王小义:

大家好,今天我为大家带来的是马雅可夫斯基的《致列宁》序言部分。

《致列宁》(序言)

马雅可夫斯基

是时候了

让我来讲述

列宁的一生。

并不是因为

我们的哀悼

已经告终;

是时候了,

因为

揪心的痛楚

已经变成了

清晰明朗的

自居的哀痛。

是时候了,

把列宁的口号

重新扬起!

难道我们会

整天眼泪洗面,

哭哭啼啼?

列宁

就是现在

也比活着的人

更富有生命

主持人:

好,感谢王小义给大家朗诵定场诗。下面我们正式有请张耀祖老师开始讲座。

张耀祖老师:

主持人好,大家好。

今天在女神殿堂里讲宗教问题,我是有些忐忑的。但女神读书会王楠同学(尼古拉斯赵四小姐)一次次的热情邀请和鼓励,王晓同学花了大量的时间为大家提供了相关阅读材料,他们这种包容和热情打消了我原来对讲这个问题的一些顾虑。在此一并表示对女神读书会和王楠,王晓同学的敬意!下面我就开始今天的讲座!

引 言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只能大题小做了。既不过多涉及宗教本身的问题,这有专业的宗教学者来研究;也不进行关于宗教的历史理论考察。今天我们主要谈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对宗教的基本态度;

第二,共产主义能不能宗教化的问题;

第三,传播共产主义能不能借鉴宗教传播的形式;

第四,如果共产主义被国家宗教化(所谓党国一体化)并借此统治人民该怎么办。

第一个问题是我对马恩列关于宗教的认识和态度的理解;第二个问题是我对共产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理解;对第三和第四个问题,我自己并没有像样的答案,不说客套话,就是抛砖引玉,在这里提出来同大家一起思考和讨论。

第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对宗教的一般态度。

我们都知道马克思的一句至理名言:“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列宁甚至做了这样的结论:“马克思的这一句名言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的全部世界观的基石。”

大家知道,宗教对中国这样的儒家世界来说,并不像基督教世界和穆斯林世界曾经有过的那样的痴迷。它更世俗化一些,许愿还愿,保佑发财、保佑平安之类的。但鸦片对中国近现代人来说,却有着刻骨铭心的认识和记忆。它首先是与外敌侵略有关联的。所以,对“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句话的理解,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都有过忽左忽右的极端例子。极左的例子就是,曾出现过强迫回族养猪,阿訇怀抱猪崽子照相的荒唐情况。改革开放后的所谓拨乱反正中,又有把民族狗都平反的例子。为了体现新时期民族宗教政策,据说不但对奴隶主悉数平反,藏民说把奴隶主家的狗都平反了。我的理解,宗教问题就像家庭观念、爱国情结等一样,是不能采取强制措施予以消除的,而只能是创造条件使其消亡。但是采取右倾政策放纵,也是不对的。

我理解,马克思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句话,并不是对人民的责备,恰恰是对人民深深的同情!

马克思是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一文中说这句话的。他是这样解释的:

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境,正象它是无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页。)

关于宗教,恩格斯对其本质所做的概括是:

“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力量的形式”。(《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54页。)

恩格斯再直白一点是这样说的:

在严酷的阶级压迫条件下,被压迫者”既然对物质上的解放感到绝望,就去追求精神上的解放来代替,就去追求思想上的安慰,以摆脱完全的绝望处境。”(《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1963年,第334页)

其实,马克思很少论述宗教问题。因为在他看来,宗教问题只不过是一种意识形态。他最为关注的是产生这一切现象的经济根源,宗教只不过是它的派生物而已。在人类处于野蛮和蒙昧时代是对自然力的敬畏;在私有制条件下又是苦难的人们不得不吸食的东西。所以,不能理解人与人的生产关系,宗教问题永远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话题。不解决生产关系问题,宗教问题永远不能得到解决。这就是他为什么理解人民”喜好“”鸦片“的原因。

列宁是直接进行共产主义革命实践的人,他对宗教的态度不但继承了马恩的观点,同时由于俄国人多信教,所以列宁对待宗教问题,总是采取严肃又谨慎的态度。他侧重于提出具体对待宗教的灵活政策。这项政策最著名的原则就是:宗教对于国家来说是私人的事情,但是对于无产阶级政党、对于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决不是私人的事情。也就是说,个人有对宗教的信仰自由,但对工人政党、对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却没有这样的充分自由。列宁在《社会主义和宗教》和《论工人政党对宗教的态度》两篇文章中对此都有具体的论述,大家可以阅读理解。列宁对”神“的痛恨,也可以从列宁1913年痛斥高尔基”造神说“的两封信中得到印证。有兴趣的文学青年可以参阅清华求是学会李家哲同学的长篇论文《列宁痛斥高尔基》。

第二、共产主义能不能宗教化的问题。

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原始共产主义的形态自产生以来就是一种生产生活制度,而不是一个超自然的虚幻对象,这就是原始公社制度。它是在旧石器时期生产力水平极低的条件下,人类为了生存必然选择的共产共妻制度。这方面可以参考恩格斯根据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一书中对原始部落民族志的考察写成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和斯塔夫的《全球通史》第一章的有关内容。

其次,空想共产主义学说的先驱,包括16-17世纪的三位托马斯:英国的莫尔、德国的闵采尔、意大利的康帕内拉,18世纪的让-梅叶、摩莱里和加布里埃-马布里,19世纪的三大空想家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尽管其中有几位是神职人员,但总的来说,他们都是跟神权主义相对立的著名人文主义者。历史唯物主义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自不必多说了。也就是说,无论是从头脑中构建理想社会制度的空想共产主义的天才们,还是从阶级斗争的实践中构建科学共产主义制度的革命家,他们都是”建制派“,而不是神的使者。

当然,历史上在欧洲曾经出现过一个叫基督教社会主义的派别,它是由圣西门的门徒在19世纪30年代所创立的。他们”最喜欢的一个公式就是:基督教就是共产主义。他们竭力想用圣经,用最早的基督徒过的就是公社式的生活等话来证明这个公式“。这样,当共产主义思潮在西欧社会普遍流行的时候,把基督教社会主义化或者把共产主义主张基督教化,在英法德一度风行起来,并在工人群众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随着欧洲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这种宗教式的社会主义运动便偃旗息鼓了。正如《共产党宣言》中所讲到的,”他们激烈地反对工人的一切政治活动,认为这种运动只是由于盲目地不相信新福音才发生的。“结果,他们便失去了群众,被现实的工人运动所抛弃。

再次,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是一对天然宿敌和生死冤家。而且主要地是表现在制度上的,而不单纯是观念上的敌对。

物欲横流的资本主义从产生之日起,就是以1%的人的富足和99%的人的贫困,并以人类的良知泯灭和道德沦丧为代价的,这样,救赎人类的良知和道德,给人以有尊严的生活便成了空想共产主义者的基本诉求。请看五百年前托马斯·莫尔在他的《乌托邦》一书中对资本主义的画像,即令今天的人们也不能不对他的这种天才的洞察力感到惊叹:

“如果每个人有他自己的财产,幸福是不能达到的。当每个人可以假借法律去拼命捞钱,那就不管一个国家有多大的财富,所有的财富总是落到少数人手里,被他们分掉,其余的人就变成穷困不堪。……因此,我深信,如不彻底废除私有制,产品不可能平均分配,人类不可能获得幸福。私有制存在一天,人类中绝大的一部分也是最优秀的一部分将始终背上沉重而甩不掉的贫困灾难担子。”(托马斯-莫尔著:《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中文版,第44页)

可见,历史事实说明,空想共产主义学说没有产生于奴隶社会或封建社会,而是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出现和发展产生的,是作为资本主义的对立物出现的。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约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相当于我国战国时期)的《理想国》(又译《共和国》、《国家篇》等)中尽管提出了公有制的概念,但他首先把国家公民按先天禀赋的优劣分为治国者、武士、劳动者三个等级,其中在治国者和武士两个等级中实行财产公有和公妻制,目的只是为了消除统治者的私欲。把劳动者排除在公有制之外的制度设计显然与共产主义毫无关系。

第三、传播共产主义能不能借鉴宗教传播的形式。

我认为是可以的,尤其今天的进步知识分子还应该学习一些传教士的好精神。

一般认为,莫尔是较为系统地提出共产主义学说或主张的第一人。从他1516年出版《乌托邦》一书算起,距今恰好500年了。就其传播形式而言,大约在此前300年中,共产主义主要是以一种学说或主张的形式进行传播。明年就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这使我们大致了解到这近200年来,共产主义主要是以工人运动的形式和无产阶级革命政权建设的形式进行传播,而且传播的深度与广度是以学说、运动和革命的形式逐次递增的。100年前,“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说的就是无产阶级建立革命政权对传播共产主义的至高威力。

今天,共产主义在制度上几乎均已失败,在运动上又处于低迷状态,这样,人们自觉不自觉地,也似乎是迫不得已地又把共产主义当作一种主张或者学说来传播了。尽管信奉者声称自己传播的是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其实,相当程度上不过是一些鸡零狗碎的各自的主张,传播的东西其混乱状况可想而知。这种现象至少在知识群体中是这样的。而且微博微信等网络交互系统更加助长了这一状况。这就是辩证法,微信微博等互联网工具提高了传播信息的速度和效率,但也阻滞了传播者与受众之间的情感链接。更为甚者,把传播的内容进行了资产阶级的篡改。

在把马克思主义所谓中国化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不但已经改头换面沦为成了一种学说或者一种主张,甚至还有更荒诞的。说个例子:有一位大学讲授马列课的老师夸张地说,在一次200多人参加的全国大学公共马列课教师学术会议上,他们得出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原因是人的欲望的无止尽和资源的有限性。你看,真理与谬误有时候只有一字之差!的确,把共产主义学说中的“按需分配”修改成资产阶级的“按欲分配”后,历史只能终结于资本主义了!可见在一些地方,科学社会主义不但不是一种学说,而是沦为一些人混饭吃的营生了。

这是后话,我们这里继续探讨共产主义学说借鉴宗教传播形式的问题。

共产主义运动作为一种群众运动,在表现形式上的确与基督教的兴起存在着相像之处。基督教的原始形态于公元一世纪首先产生于散居在小亚细亚的犹太下层人民中间,在犹太人被罗马征服后,犹太人民备受劫难,犹太下层居民中便流行起一种宣扬“救世主”将来临的秘密教派,该教派不久便迅速传播到整个罗马帝国,这就是我们今天熟知的基督教。基督教为何能够迅速而成功地得到传播,恩格斯在《论早期基督教的历史》一文中的一段话有助于理解这一点。

在早期基督教的历史里,有些值得注意的与现代工人运动相同之点。基督教和后者一样,在其产生时也是被压迫者的运动:它最初是奴隶和被释放的奴隶、穷人和无权者、被罗马征服或驱散的人们的宗教。基督教和工人的社会主义都宣传将来会解脱奴役和贫困;基督教是在死后的彼岸生活中,在天国寻求这种解脱,而社会主义则是在这个世界里,在社会改造中寻求这种解脱。(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7-4 13:24
林林: 共产主义是一个社会制度,她最终要代替资本主义,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当然共产主义要代替资本主义不是一蹴而就,是要有一个过程,和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不 ...
这也能扯到孔子!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7-3 23:17
补充说一些:
当然传播共产主义也应当运用多种可能的方式,如办夜校、办读书沙龙、办红色网站、组织和参与工人维权罢工、参与慈善活动等等合法(和非法)的形式,但最重要的是坚持马列毛主义基本原则不走样。要重视创造革命活动的经济来源,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7-3 10:54
传播共产主义借鉴宗教传播的形式还不如借鉴企业形式来传播共产主义。马列毛革命者可以通过共同组织集体所有制企业来传播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一则可以有在当今体制下的合法形式组织;二则参与者可以有一定的生活生计;三则可以为今后的革命事业提供必要的资金;四则同类组织可以合法地串联交流心得;五则有利于联系群众团结工农劳动者....不知意下如何?
引用 林林 2017-7-3 09:24
(接上)出卖肉体,逼良为娼。利用妓女去满足因贫富悬殊无钱娶妻的男人或者色字当头的一些男人,来维持特色党的统治。正是新中国,扫清妓女,让她们变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正是新中国,要求干部下放劳动,和劳动人民打成一片,树立全心全意为广大人民服务的世界观,价值观。
郭文贵大谈特色高官的私生子女,大谈一些明星的“投其所好”“投怀送抱”,然后攻击“共产主义”,令人鄙视!
引用 林林 2017-7-3 09:03
共产主义是一个社会制度,她最终要代替资本主义,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当然共产主义要代替资本主义不是一蹴而就,是要有一个过程,和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不是一蹴而就一样。共产主义这样的社会制度作为新生事物必然遭到许多人的抵抗和攻击,遭受旧势力,旧习惯,旧思想等的阻拦。
郭文贵以无耻的嘴脸攻击特色党的堕落为共产主义,说他无耻因为这种生活堕落,乱搞男女关系跟共产主义没有一点关系,只不过暴露了他捡了蒋家王朝攻击中国共产党的“共产共妻”的衣钵。《食,色性也》是谁的东西呢?正是孔老二的东西。特色党推崇孔老二,甚至都拉去占领天安门。他们的腐化堕落正是来自孔老二。他们的官员在饭桌上吃喝浪费多少劳动人民的血汗,不就是来源于“食”字吗?乱搞男女关系不就是来源于“色”字吗?为了官员间和商人富豪间的利益,女人可以送来送去当作筹码,当作玩物。而在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时代,妇女能顶半边天,她们用自己的劳动,发挥能动性占领社会的舞台,赢得整个社会的尊重,获得做女人的尊严。而特色时代,笑贫不笑娼。不少女人甘于堕落,成为商人,官员的玩物而不知羞耻。为了物质享受,旁大款,攀高官。丢尽妇女的脸面。有的右派还大肆要求妓女合法化,引诱妇女 ...
引用 水边 2017-7-2 12:00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1 08:39 , Processed in 0.018702 second(s), 12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