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首评王江松:对工运极其无知却凌驾于工人之上与小资投机本质 ...

2017-7-12 22:07|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466| 评论: 1|原作者: 工弩、秋火

摘要: 近一年来的中国沃尔玛工人运动中,王江松一系列凌驾骑劫工运、操纵工人假选举、分裂工人联谊会的做法,直接葬送了工人行动最佳时机(2016年7月)并造成了工人团队越来越严重的内斗
首评王江松:对工运极其无知却凌驾于工人之上与小资投机本质

工弩、秋火

关心当代中国工人运动的人们,对曾经的主流劳工界核心人物之一王江松应该都不陌生:中华全国总工会直属院校中国劳动关系学院的教授,名声在外的「社会民主主义者」,2011—2012年开始活跃于国内劳工界,2013-14年开始深入调研乃至参与南方多起罢工事件、组建一系列劳工界微信群、更在2015年参与成立NGO组织(扶持彭家勇建立「劳工互助小组」)参与工运,不久后彭家勇与其他劳工NGO的五名劳工工作者在12.3事件遭到打压,后来也传出王江松被打击报复调到劳动关系学院图书管理员岗位,但他现在长期坚持不懈在推特上转发民运、709律师、工运相关信息,并继续介入国内的沃尔玛工人运动至今。表面上看,这一系列工运经历和政治坚持姿态,似乎很能令人高度重视,并且似乎无论持何种观点的人都会佩服。

然而,相当多听说过王江松的人们还不晓得的是,在近一年来的中国沃尔玛工人运动中,王江松一系列凌驾骑劫工运、操纵工人假选举、分裂工人联谊会的做法,直接葬送了工人行动最佳时机(2016年7月)并造成了工人团队越来越严重的内斗,今年5月又深度参与进一步分裂联谊会的所谓沃尔玛工人民主选举,其中种种乱象,更激发了部分进步劳工活动者与工人积极分子的激烈批评和广泛质疑,还遭到众多沃尔玛工人的沉默抵制,以至于该选举至今不敢发布监票人报告(该选举最后竟然只有一个来自市委党校的教授作为这场「民主选举」的监票人[1])。他们的伎俩在被越来越多工人识破后,诉讼业务越来越难拉,反倒把他们的失败归咎于本来影响远远不如他们更大的工运自媒体——工评社的负责人秋火,(6月27日在王江松支持者苏勇的公众号「工友文宣专栏」发布了署名张治儒的文章「论秋火对劳工界的极端危害」)。另一方面,在伪共当局新的试探性打压(三名劳工NGO工厂调查员被捕一个月获释)面前,王江松却表现得空前软弱无力,面对公众回应事件只是含糊其词说“有必要有一些民间的调查”,却连工厂调查者的“劳工NGO/劳工维权人士”身份都不敢提[2],更不敢再明确抗议打压和迫害,比他一年半前与张治儒一起发起劳工界意见书回应12.3事件,要明显软弱怯懦得多。今年5月以来至今的这些种种表现,显示了王江松及其核心盟友段毅、合作者张治儒正在逐渐被更多的工人识破和唾弃,正在走向劳工界的末流。

但上述这些还只是人们所看到的表象。从我们所熟悉的工运经验或者说工运常识的角度来看,王江松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于他实际上对工运极其无知,但近一年来却依靠许多工人敬畏的知识分子精英身份和为工运受难形象以及劳工界人脉资源,从组织、方向、策略方针上全面操控工运,把工运很大程度变为他这个门外汉知识分子的耍杂场,与段毅、张治儒联手(而段、张更不再热心有组织的集体维权行动---即真正的工运,而是更热衷拉拢工人打官司维权,为律师们拉业务从中获利),共同操控少数工人积极分子,把众多工人积极分子带入歧途,也葬送了一些有利的行动反击时机(尤其是葬送了2016年7月工人行动最佳时机)。

我们还必须首先强调——特别要向劳工界及民主派、泛左翼朋友强调指出的是:我们工人运动中的共产主义者与王江松段毅张治儒之流(以下简称王段张之流)虽然存在政治观点的截然不同,沃尔玛工运分裂冲突事件也与这种分歧有一定关系,但是近一年来我们批判王段张之流的首要理由却不是政治立场的不同,而是因为他们在工人运动中一系列错误有害、冒险投机、假冒民主、假冒劳工公益等做法,严重破坏和损害工人利益(尤其是沃尔玛工人利益)。尤其近一年来操控工运的王江松,还公开扮演了旗手的角色(参见去年8月其所谓「论劳工联合和团结」演讲,今年2月底发布了文字版[3]),因其包装而对工人较具有迷惑性,对于民间政治热心群众包括自由派、民主派、泛左翼群众都更具有迷惑性——通常会以为他是社会民主主义者、改良主义者,所以才遭到革命左派的批判,固然政治立场差别有一定关系,但我们却要大声疾呼:请注意分辨真假民主!注意看清工运里的一系列真实重要分歧!一切真正的自由派、民主派、泛左翼、乃至非政治化的维权工人和工人活动者都应当团结起来,认清真正分歧,抵制、驱逐假货,清除凌驾于工人却对工人运动一无所知的投机分子更要积极参与到沃尔玛工运中来,争取团结工人,支持协助以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为代表的工人自组织,重建进步劳工界。


简要列举王江松对工运极其无知的三大最突出表现
(本节请对照参考今年2月28日发布的王江松《论劳工的联合和团结:以沃尔玛工人集体维权为例》[4])

如果不是因为王江松在劳工界、在整个工人运动里的突出地位,以下很多对工运极其无知、极其错误的表现本来是不值一驳的(按最突出的错误排序):

第一,王江松在2016年7月沃尔玛工人行动已经公开爆发的时候,不是想着怎么把握那最宝贵的时机,尽快联络组织更多正在萌发行动的门店工人积极分子准备战斗,却是要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接受所谓「由全国各地参与维权的工人选举产生」一个「九人委员会」,建立一套覆盖全国范围从门店到省市一级再到全国统一领导的大规模工人组织的方案。

这错误太明显不过:首先是在集体劳资冲突公开爆发的时候,却去搞大规模近乎天方夜谭的民主选举,举一个看似遥远其实很贴切的例子:1871年法国巴黎工人起义后,当时实际还是法国军民反抗普鲁士入侵的战争状态,巴黎的激进民主派们却先搞了一场华丽的公社民主选举,大大延误了战机,这也是巴黎公社工人起义最后惨败的原因之一。

还有极其明显错误是,遍布全国各地的沃尔玛门店各有各的具体情况,即使最活跃的工人积极分子也只能说更熟悉身边工友的情况,无论发动实际斗争行动还是投票选举,都不可能在一个全国统一组织领导的框架里进行。[5]

再说,当时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微信群囊括的各地沃尔玛工人有一万多,这需要花多大工夫、多长时间呢?据说王江松他们的人曾经夸口说至少能组织2千人选举,可是从后来的表现来看,即使并没有外界行为干扰的今年5月仅仅200人的沃尔玛工人选举都搞得破绽百出问题重重一塌糊涂,他们要是去年7月真的得逞「重组联谊会选举」,那将会是多大一场公开的闹剧和丑剧呢?(他们当时没有得逞,所以改为把联谊会几十个核心骨干分裂出去建立了所谓的「维权协调小组」,也是搞得乱象纷呈一塌糊涂[6])

第二,王江松一直在理论、制度、政治层面上鼓吹集体谈判,但是对实际工运中的集体谈判极其无知,他根本不知道集体谈判的核心力量就在于工人的团结行动,而把工人团结只是理解成了组织活动,把集体谈判的力量、工人的力量寄托在舆论炒作影响上。
王江松支持者苏勇团队的公众号“工友文宣专栏”发布的《张军先生黔驴技穷,公开造谣了》[7](「劳维驻联谊会业务代表」张利亚之前也发过这篇文章),为段毅在南昌5782店罢工第三天就叫停工人行动的做法辩解说:「为了保护员工不受镇压,他(指段毅)建议三天后暂停罢工,进入集体谈判程序,这完全符合劳工运动原则和规律,而且得到工人的认同。」——没有工人行动的压力,如何迫使让老板坐到谈判桌前呢?

王江松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的。但是不到一年再次分裂出一个精装括号联谊会,这个由王江松操纵选举后披上合法外衣的这个组织,在近一个多月里所表现的维权方式除了仲裁诉讼、几个积极工人的个人英雄主义抗争、舆论宣传包装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们看似人多势众,近一年里却没有组织过任何集体行动——而且王江松张治儒联手搞的协调小组近一年来也没有发起任何集体行动(唯一的一起所谓集体停工事件还是夸大编造出来的[8])。仔细看精装括号联谊会博客的一些维权文章,相比之前主要由春风服务部主导的协调小组博客,更加文采斐然,使用更多精彩词汇,有更多的奇思妙想和更动听更感人的空谈,但是这样一味制造舆论影响反倒可能让部分工人维权个案变得更加难以解决,却可以肯定不会带来任何工人集体意义的谈判。

第三,为了把去年7月以来分裂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的活动合理化,王江松在那个「论劳工联合和团结」的大作里,有一个极端错误、极端荒谬、并且特别虚伪卑劣的「团队良性竞争论」:

「我觉得,心平气和地讲,即使出现分裂和分化,也不是说天就要塌下来了,世界末日就到了,没那么严重。劳工运动的发展过程当中出现分裂和分化是正常的现象。特别是十万人参与的沃尔玛维权,出现两个团队也不算多,出现三个五个维权团队也是可以的。关键不在于出现了分裂和分化,分裂和分化甚至可以说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分裂和分化出现了以后怎么办?我觉得分裂分化有两种形态,一种是良性的形态,一种是恶性的形态。良性的形态,比如我们各个维权团队分裂后都有一种健全的认识和良好的心态,虽然我们在手段上、技术上、策略上有所不同,但是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可以协作也可以竞争,我们可以相互取长补短,相互批评,这些都没问题,这都属于一种良性的形态!恶性的形态就不得了了。这蛋糕就是我的,奶酪就是我的,谁动我的奶酪谁动我的蛋糕谁就是我的敌人!斗争的目标已经不只是沃尔玛资方,而且也是其他的维权团队了。瞧!他们都是一些想抢夺胜利果实、想下山摘桃子的家伙,一定要不惜一切予以阻止,一定要搞臭他们,当然最有杀伤力的就是给他们扣上什么分裂势力、工贼、有境外势力幕后金主支持、妄图抢夺领导权等等大帽子,哎呦这个帽子工厂就开起来了。」

首先,王江松这段话讲的分裂和分化是针对2016年7月的沃尔玛工运分裂冲突事件,前面已说过当时已经在全国范围爆发公开的集体劳资冲突斗争,在工人已经团结行动、而且迫在眉睫需要更多团结行动的战斗时刻,这个时候搞起分裂和持续不休的争论,就是直接牵制工人队伍,瘫痪工人行动。在工人行动关键时刻的分裂行为,就等于工贼行为。这是最基本的工运常识。而王江松这种包庇分裂、无知到可怕地步(竟然认为「出现三个五个维权团队也是可以的」)、极力为分裂辩护的表现,比工贼行为更加荒谬更加恶劣。

而且这段话特别虚伪卑劣:无论2016年7月的沃尔玛工运分裂冲突事件,还是协调小组分裂出来所存在的十个多月里,都根本不是任何意义的「良性分裂」,也根本没有什么「良性竞争」。沃尔玛工运的分裂最初是从2016年7月1日春风服务部张治儒蛮横强势挑衅联谊会核心成员张军、并亮出联谊会当时另一名核心成员王时树的「春风员工」身份开始的;7月7日王时树就另搞了一个「沃尔玛全国工人维权协调小组」,一开始就显示出是由春风服务部等劳工NGO主导的组织;联谊会当时的核心成员张利亚、张军联名紧急声明谴责外界势力的强行介入和主导;但王时树却在联谊会部分工友微信群大量发语音、大喊大叫指责谩骂张利亚和张军,在全国沃尔玛工人行动关键时刻发动了极其恶劣的内斗,众多工友非常反感、抵制,甚至导致不少维权工友退群。

春风服务部雇员王时树就是这样严重恶劣的分裂破坏罪恶活动,却被王江松的三寸不烂之舌敷衍成所谓:「王时树负责各店的串联组织工作。我看到王时树没日没夜地在各个群里说话。他也一直是沃尔玛员工联谊会微信群的重要成员,参与了联谊会许多重要的活动」——王江松还极力掩饰王时树的分裂破坏罪行:「老王有几点我要表扬一下。他是三个人当中第一个表示愿意接受大家公投和选举的,表示如果选上他就好好干,选不上他也无怨无悔。第二点是老王被踢出沃尔玛主要维权群之后,他真的是在埋头做事,那么多的攻击文章,都点到他的名字了,他都没有回应和反击。我觉得这个老大哥他已经做得很好,已经走在你们二张前头了。」[9]

就是在王江松张治儒联手成立协调小组之后的十多个月,协调小组以及王江松等人也多次给联谊会制造麻烦和阻碍,例如从他们那里传出什么「张军去北京看病住王江松教授家受到『服侍照顾』」的谣言,例如今年初联谊会轻松筹还在筹集中、都还没有到帐就被造谣攻击挪用的谣言。这些都还是「小事」。更大的实际麻烦是协调小组多次预先公开联谊会援助案例的法律文书,使沃尔玛提前预知哪些案例是联谊会所援助的,沃尔玛会花费更大的精力来对付联谊会支持的案例,使工人相对更不利;还有2016年10月协调小组及相关人员百般推诿刁难联谊会做好诉讼前期工作后推荐的维权工人,维权成功后他们却又厚颜无耻的贪功劳据为己有混淆视听[10]。这些都算什么「良性竞争」?完全是协调小组及其相关势力一直试图诋毁中伤、排挤联谊会,在窃据联谊会的维权业绩上[11]倒是非常用心。对所有这一切,王江松不但没有丝毫反思,反而在今年2月底把去年8月语音演讲文字版整理发布出来,大吹什么「团队良性竞争论」,文过饰非,对照协调小组及相关人员的实际所作所为,不光是错误荒谬,还特别虚伪、卑劣。

其实王江松对工运极其无知的表现还有很多,如果要结合沃尔玛工运实际情况全部详细解析,可以写成一本关于工运ABC的书,限于篇幅,本文只列举以上三大最突出表现。其实稍微有一点工运经验,甚至只要一些工运常识的人都不会无知到这种地步。那么为什么王江松会表现得对工运如此无知?他不是也参与过几年工运吗?这确实值得大家深思。

值得注意的是王江松在上述近一年来一系列分裂破坏沃尔玛工运的活动中,表现出仿佛中国工运权威、凌驾于工人的狂妄野心和姿态——但王江松实际上却对真正的工运一无所知,如此一来,王江松那些本来如果在谦虚接受工人领袖批评指正下完全可以避免的低级错误反而百倍千倍的放大了,变成了工运的祸害。这不能不说王江松的错误无知越走越远,走到极端无知、极端错误地步的重要原因之一。

可最讽刺的是:王江松凌驾于工人、操控工人的做法,公然彻底违背了他自己给劳工界定下的头号规矩——尊重劳工主体地位。



最讽刺:王江松凌驾工人之上,公然彻底违背自己建的「劳工研究群」第一条规则

几年前,王江松就牵头建立了一个所谓「劳工研究群」微信群,集结了全国众多劳工NGO组织的一百多位劳工工作者,它实际上在几年里成了劳工界主流的核心群。这个王江松亲自建立的群的群规则第一条就写着:

「第一条:本群尊重劳工主体地位,对劳工维权运动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不能越俎代庖而对劳工或劳工组织维权行动加以操纵和控制。」


然而王江松在2016年7月分裂事件中,不但极力袒护王时树,更是亲自上阵连番对张军、张利亚做游说劝解,要张军、张利亚对春风服务部雇员妥协,在春风服务部等NGO强势主导沃尔玛工运的基础上重新合并起来。直到2017年8月在遭到我们的强烈痛斥后,王江松仍然极力企图「越俎代庖而对劳工或劳工组织维权行动加以操纵和控制」。对于沃尔玛工人核心群「开心生活,快乐维权群」2016年7月16日梁银英发布倡议选举所谓联谊会协调小组的事件,最后直到梁银英退群后,王江松才发语音承认自己「就是银英背后的幕后的主使」(录音证据,参见[12]),并随后退群。

令人注意的是,王江松还操纵梁银英利用基督教“饶恕”精神劝联谊会接受王时树并选举协调小组改组联谊会——也就是利用基督教的上帝的名义,让工人宽恕王时树分裂破坏工人运动的工贼罪恶。[13]

当时的联谊会首席代表张利亚都这样公开痛斥:「特别声明,王时树现在是以NGO身份的背景来介入主导沃尔玛员工维护权益,已违反劳工研究群第一条例!」并且在联谊会各群大量群发。可是这样也没有阻止王江松的继续操控工人行为,足见其已撕下了遮羞布,完全把自己订立的劳工研究群的头条规则当成了废品。正因如此,当时的联谊会核心成员张利亚、张军双双退出劳工研究群。

当然,不到一年后开始正式代表NGO劳维团队的张利亚,在劳维主任段毅的支持下亲自牵头整合了包括王江松团队的多个NGO,又搞了个精装括号NGO会,追随了王段张之流NGO「越俎代庖而对劳工或劳工组织维权行动加以操纵和控制」的新路线。这更宣告了王段张之流几个NGO一起走上与劳工主体完全背道而驰的不归路。


王江松的小资投机冒险本质与在「高压低潮突发工运」之特殊形势下的赌博化

毫无疑问,王江松之所以背弃自己几年来遵守的所谓规则(显然他只是将其当成权宜之计而非原则),摆出凌驾于工人之上的全国工运权威姿态,甚至大言不惭当众自称是工人积极分子梁银英「背后的幕后主使」,大搞一系列分裂破坏、假民主的勾当,这是暴露了王江松的本质性的特点

从公开的网络资料就可以了解到,王江松不只是一个劳动关系学院教授,他很早就一边在学院挂职,一边做书商、办培训班、学习班等利用职业条件便利的小生意经营,还曾经雇佣四、五个工人,算是个货真价实的小资本家;更有意思的是他做小资本家时就曾经冒险投机,「在未征得作者和出版社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翻印了2000册书,这既是违法行为,也侵害了出版社和作者的利益,后来新闻出版局作出了罚款和赔偿13万元的处理」,这成了王江松人生「最大的污点」,「严重损害了我(指王江松)的声誉」(这都是王江松自己写的[14]。相比起王江松在全国沃尔玛工人运动中的疯狂冒险投机,十几年前的「这点污点」真可谓「小巫见大巫」。由此看来,小资投机冒险本质在王江松身上是一直延续还「发扬光大」了的。

对于这种小资产阶级,共产主义者需要客观辩证地分析他在不同阶段的作用。简单说,在2011~2015年的工运上升期,即使王江松这样带有强烈投机性的小资产阶级,较大程度上仍然起到了进步的作用。但是在整个2015年南方的NGO有组织工运已经开始遭到重要挫折,而国家的打压空前加剧,逐渐开始增长了「高压低潮」的趋势,这种背景下,作为体制内改良派的小资产阶级,王江松虽然一方面越来越多的表现出更倾向强调维稳和堤防工人运动激进化趋势的倾向[15],但另一方面却扶持彭家勇组建NGO「劳工互助小组」介入了一些大规模的工人行动,包括在一些突然发生的工运事件里特别活跃——但主要是网络介入,实际领导程度多大很可疑,例如四川二重工人维权[16]——正如我们所见的,越到后来,王江松越是表现出这种既在政治上谨小慎微,但又在突发的工运个案上狂妄的上蹿下跳的特点。

到了2016年席卷全国上万沃尔玛工人的这一突发工运下,我们就看到了王江松狂妄无知到极点的表现,并且亲眼看到王江松及其领导的团队如何的造成分裂破坏、葬送了沃尔玛工人行动最佳时机的丑行;但与此同时,当去年8月初广东省总工会在表态反对综合工时制同时发出含沙射影警告之后,王江松又像把头埋进沙子的鸵鸟一样怯懦了。

(本文未完·待续)




[1]今年5月沃尔玛工人选举活动原有三名监票人,但现在只剩一位上海市委党校教授刘建洲,民间知名劳工学者「三井居士」因认为王江松的“选举三策”是操纵选举而退出监票,还有一位首都经贸大学劳动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陶文忠因一直未对选举事件表态,竟然导致段毅在劳工界微信群里公开发火,然后其所操控的劳工界各微信群都踢出了陶文忠。

[2]见【反对当局打压和抹黑劳工维权人士】P9-#161,《被捕劳工活动人士华海峰妻子受压 网上发文讲述遭遇被屏蔽》(RFA,2017-6-15),见王江松在RFA报道中的发言与工评社的批注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4560&page=9#pid30093

[3]去年8月王江松所谓「论劳工联合和团结」演讲的完整文字版参见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571

[4]即[3]

[5]参见笔者:《沃尔玛员工维权紧要关头(上):反对工贼行径,澄清策略分歧,捍卫工人团结》,2016年7月29日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4541&page=9#pid29343

[6]参见工评社汇编【“沃尔玛工人维权协调小组”历史档案】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6&extra=page%3D1

[7]参见工评社汇编【沃工运第二次大分裂专辑与核心争论问题】P2-#36《王江松支持者苏勇团队的公众号“工友文宣专栏”发布联谊会名义但无人署名的文章,攻击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负责人张军造谣》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572&page=2#pid29982

[8]参见工评社汇编【“沃尔玛工人维权协调小组”历史档案】P2-#38《长沙1006店工人停工抵制沃尔玛强推综合工时制》,见工评社的编注: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6&page=2#pid30599

[9]即[3],上篇,「第五个问题」,第六段

[10]参见工评社汇编【“沃尔玛工人维权协调小组”历史档案】P3-#41 见工评社编注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6&page=3#pid30605

[11]详见《协调小组为何近一年只赢三个仲裁  其中两个还窃据了联谊会成果》,工评社2017年6月4日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576&page=2#pid30089

[12]参见工评社汇编【“沃尔玛工人维权协调小组”历史档案】#10 《20160716 王江松承认自己「就是银英背后的幕后的主使」 (有群内语音记录为证)》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6&page=1#pid29220

[13]参见工评社汇编【“沃尔玛工人维权协调小组”历史档案】#9 《20160716 王江松操纵梁银英利用基督教“饶恕”精神劝联谊会接受王时树并选举协调小组改组联谊会》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6&page=1#pid29219

[14]参见本文笔者之一秋火搜集的《小资知识分子王江松对自己经商投机活动的五味杂陈》,出自【小资右翼社民工运投机商文棍王江松文集】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7&page=1#pid29244

[16]见工评社搜集《四川德阳二重工人的抗争》(2015年5月)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436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7-12 22:10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5 08:10 , Processed in 0.01987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