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

2017-7-23 22:4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97| 评论: 1|原作者: 帝国代理|来自: 红旗网

摘要: 在资本帝国主义的授意下,中国走资派们打着“改革”的幌子疯狂瓜分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国有资产复辟了他们梦寐以求的资本主义。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挖掉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的同时,他们也就挖掉民心。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

2017.7.23



面对生活中的难题,我们总会遇到想办法、拿主意的时候,没有主意你就寸步难行。“主义”是个好东西,他是思想化为行动的指南,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实践。他不是科幻的天马行空,也不是宗教的苦修冥想。“主义”之争,在个人,关系到做事是否顺利;在团体,关系到集体事业的成败与否;在国家,关系到生死存亡。当然了,这世上有“好主义”、“正主义”就有“坏主义”和“歪主义”。我们应该学会信仰和践行“好主义”、“正主义”;同时,也应该学会拒绝和反对“坏主义”和“歪主义”。“主义”不是乌托邦,也不是悲惨世界,真正的“好主义”和“正主义”是悲惨世界向理想国进军的动力所在。谁要是把“主义”等同于谋略或阴谋,那他就已经深入到了阶级斗争之中,不管他是革命的还是反革命的。

“小主义”繁杂多样而光怪陆离,“大主义”为数不多,但却至关重要。我们眼前的“大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中国经过前后两个三十年的比较,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孰优孰劣,在一些人的心里似乎还未见分晓。当不平等的旧制度又重回中国时,人人平等的毛泽东时代的新中国似乎已渐行渐远。当各种人剥削人、人欺压人的人上人方式又穿着资本主义的华丽盛装再现中国时,又有几人能识别出这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的老把戏重演呢?

人的能力是有大小,才干也是有高低的,这是事实。也并不是所有的精英都会抱有“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的不平,特别是对于那些有真才实能受人尊敬的真精英来说。但还是会有相当一部分精英在生活遇到艰难时,在其心里会有生不逢时,自己的才干没有得到相应回报,这样的抱怨。当然了,对于真正的精英来说,自己的生活是否一定要比一般人好,他是会用自己的道德水平来自我把控的。如果精英们始终抱有高人一等瞧不起人,自己必须是人上人的想法,那就难保他将来不会发展出“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特权思想。他们应该懂得,特权来源于人民大众的认可和信任这个道理,没有人民大众的存在特权就毫无意义。人民群众对于精英的生活要比一般人好一点也并不反对,毕竟他为民众造福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人民从心底里是感谢他们的。人民群众最厌恶的就是,那些花言巧语的伪“精英”干着损人利己、祸国殃民的反人民勾当,却有着和真精英一样的生活待遇和特权。这个,你让百姓怎么接受,又怎么认可?你让百姓又能怎么办?难道,让百姓都和伪“精英”一样为了荣华富贵去做坏事害人吗?还是干脆轰你下台,剥夺你优厚的生活待遇和特权呢?对待这样的假货,民众最终是会选择后者,因为“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在充满阶级斗争的当今世界,更有甚者,一些被邪恶势力收买又包装成精英的坏蛋,专门是来为其主子攫取特权和利益的、他们招摇撞骗混进领导阶层专干祸国殃民破坏人民幸福的勾当。如果社会被这样的人当道得势的话,民众就不要再指望过上好日子了。看看历史上的秦桧、李鸿章和蒋介石都对国家和人民做了些什么。再看看当今“精英荟萃”的特色国国务院,里面充斥着各种洋奴汉奸却把持着国家关键部门的大权,专门为其美帝主子效劳干着祸国殃民的勾当,简直成了美帝瓦解中国的前线指挥部。在这种情况下,民众剩下的也只能是“造反有理!”。

因此,拥有各种真才实能的精英们是用自己的才干造福大众为人民服务,共同提高生活和思想境界?还是挟才自矜,只为自己和小集团谋利?就是一个社会分化、动荡和激变的深层原因。


自从私有制来到人间,历代的各式精英们就用他们的“才干”筑起了一道墙,把他们与人民群众隔开,建立起一种人上人式的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等级制度。又修起堡垒、雇佣打手和说客,立起牌子成立了国家。里面,从古到今住过奴隶主、帝王将相、地主豪绅。现在,那里面,又被现代资本精英打扫了打扫,住了进去,选出它们的新代言人,还立了法,用他们的“资本”搞起了资产阶级专政。那被隔离出去的人民群众成了供它们奴役的资源、供它们剥削的对象,胆敢不从就有国家机器镇压。

随着少数大资产阶级在极尽欲望和穷尽奢华的无底洞里堕落,他们对大众的鱼肉和压迫日益露骨,当他们毫无掩饰地残酷压榨和剥削民众时,出现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异象,他们的对立物无产阶级就这样被他们自己制造了出来。而奋起的无产阶级要实现的社会主义正好与他们的资本主义相反,社会主义就是要拆除那道墙,炸毁那座堡垒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建立一个大多数人说了算的人民当家做主、人人平等的社会。这对私有制以来人类所经历过的各种旧社会关系来说,无疑是一种颠覆,是一种质变,但却是一种善的超跃。

事实上,资本不是从来就有,他是伴随着私有制的诞生而产生的。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在进入到工商主导的社会时,私有制身上在过去世代所穿戴的各种伪善装饰才渐渐被剥去,赤裸裸地露出私有制的灵魂----资本,其所具有的人剥削人的吃人真容。这是资产阶级的一个历史贡献,在资产阶级争先恐后,发扬光大资本的过程中,他们使资本成为一种社会力量,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他们简化了私有制社会里的所有矛盾,使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立更加鲜明和激化了起来。所以说,作为一种奴役、剥削和压榨手段的资本早已有之,这并不是马克思的发明创造。马克思的功绩在于,他发现了剥削阶级以资本为手段来进行压迫统治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规律,并科学地论证了资本主义社会必然死灭的道理。中国有句古话说:“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当今,最大的剥削者资本帝国主义正在把各国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拉拢过去演变成,为他们资本帝国服务的各种买办和公知说客,利用这些戴着“精英”帽子的本地内奸向世界各个角落输出他们的资本统治,以达到统治全球的政治目的。这就是资本帝国主义的恶贯逐渐满盈的过程,因为,无产阶级如影随形般始终是伴随着资产阶级的扩张而扩大的;他们把资本剥削制度灌注到世界各地的同时,也是个将赤旗插满全球的过程。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自私制的形式也随着社会生产关系的变迁而进化,使得以往各种人奴役人、人压迫人的手段渐渐固化到人剥削人的“资本”上来。一个人在某一方面有特长或特殊的身世地位这些“本钱”就都有可能主动或被动地成为这个人自我谋利的资本。所以,我们说资本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人格化资本;另一种就是货币资本,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货币资本化。什么是人格化资本?例如:阳翟大贾吕不韦贩贱卖贵、家累千金,在赵国首都邯郸发现了被当作人质质押在赵国的秦国庶出蘖孙子楚“车乘进用不饶,居处困、不得意”时,作为一个十分成功的精英商人吕不韦,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此奇货可居!”这时的秦国王孙子楚,在投机取巧的剥削者眼里就是一个可以投机和投资为自己获利的人格资本。再想想,新中国文革时期那些想成为剥削者而不得其志的官僚主义者走资派们,不正好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剥削者资本帝国主义可以“投资”获利的“可居奇货!”吗?今日中国的实现已证明了这一点。资本帝国主义玩的可比吕不韦大得多!但这个专利归属权应该是吕不韦的,吕氏后人应向资本帝国主义讨要专利费才对。

当然,如果这一个人的特长或特殊的身世地位不是用于为自己谋利,而是造福于民众,那么他的能力或身世地位就不会成为人格资本。他就是真正的精英,像孙思邈、李时珍、毛泽东、钱学森那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7-24 09:59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22 01:30 , Processed in 0.01681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