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批判

2017-7-28 02:2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06| 评论: 1|原作者: 工农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组|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是在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指导下的庸俗会议。在当下时髦的“创新”口号下,所谓“金融创新”,全都是庸俗经济学的陈词滥调和自欺欺人的行政操作。“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企图用所谓“金融创新”清除金融腐败,用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方术避免金融风险和金融危机,不是发疯是什么呢?“格拉斯东曾经说,因恋爱而发疯的人,还比不上因钻研货币本质而发疯的人多。”(马克思)让中国现代修正主义这帮疯子在“商品—— ...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批判

工农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组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九日

2017714日——15日在北京召开了“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有关这次会议情况主媒有报导。对这次会议内容,我们既不反对,也不拥护;既不唱赞歌,也不唱挽歌;而是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批判。这是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只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

马克思于1859年出版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册,原计划要接续发表第二册、第三册等二十几册《政治经济学批判》。后来,马克思改变了分册出版计划,八年后于1867年出版了《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卷。人们只记得或谈到“资本论”大名,而没有注意到或不知道这部伟大著作的主标题是政治经济学批判。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批判的是资产阶级为维护资本主义旧世界,或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辩护的政治经济学。从历史演进来看,英法最早把这门资产阶级的学问称为“政治经济学”,而后来者德国称为“国民经济学”。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革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命,也就革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灵魂的命,革了旧世界所谓“经济”的命。于是,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之后,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就从古典的演变为庸俗的了。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是在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指导下的庸俗会议。在当下时髦的“创新”口号下,所谓“金融创新”,全都是庸俗经济学的陈词滥调和自欺欺人的行政操作。

这次会议必不可少的是宣布又制定了“货币政策”,庸俗政治经济学宣称国家或政府制定“货币政策”,这是弥天大谎。其实世界各国政府制定的只是货币符号的政策,他们把货币和货币符号混为一谈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指出:货币就是金银,“自然并不出产货币,正如自然并不出产银行家或汇率一样。但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既然必须把财富在一种唯一之物的形式上当神结晶出来,金银就成了财富的相当化身。金银天然并非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美元就是货币符号,人民币也是货币符号,日元、欧元等都是货币符号。所以把制定“货币符号”的政策说成是制定“货币政策”,这不是庸俗经济学的弥天大谎是什么呢?既然是货币符号,那就可以用任何一种符号代替,所以符号繁多,不断变换符号也就应运而生了:汇率产生了,投机产生了,所谓的金融“创新”产生了。马克思在为《反杜林论·<批判史>论述》所写的那章中说:“实际上,纸蝴蝶,即单纯的货币符号,在公众中飞舞,并不是为了‘抛弃’贵金属的基础,而是为了把它从公众的钱袋诱入空虚的国库里去。”世界货币只能是黄金,这不是由哪国或国际机构制定的。19447月在美国新罕布尔市布雷顿森林举行会议,确立“美元——金”本位制,即1盎司黄金等于35美元的固定汇率,这样美元这一货币符号似乎成了世界货币。这一庸俗经济学的幻想以“怀特计划”和“凯恩斯计划”为代表。虽然建立了“布雷顿体系”,但维持到1971年被尼克松政府宣告破产了。那时1盎司黄金已上涨到1250美元。历史上曾通行过“黄金——白银”双本位制,但最终还是回归到金本位制了。世界货币只有黄金,而各国制定的国币只是法律宣布的法币,一离开本国的范围,任何法律的强制性就烟消云散了。所以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来说,所谓各国政府宣称“制定货币政策”只是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的自迷的喧哗,他们只是制定了由强力维持及法律强制推行的“法币”政策;即货币符号的不断修改、变动不居、朝令夕改的政策。可以滥印货币符号,却从未印出一盎司金银。

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把由资产阶级创立的生产方式定名为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所以资本主义这一概念本义是一种生产方式,而不是其他。马克思的伟大著作《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是对这一生产方式进行的批判研究。恩格斯把这一批判总括为对“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的“三教”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就是对这“三教”的顶礼膜拜。伴随着中国复辟资本主义,这“三教”也在中国泛滥开来。这一情况与意识形态中的宗教泛滥是相辅相成的。孔教——佛教——天主教等不亦是泛滥成灾了吗?这次全国金融会议亦是“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的“宗教会议”。为什么呢?因为马克思在《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卷已揭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是“商品——价值——货币——资本——剩余价值”。第一卷,资本的生产过程,有七篇二十五章。第一篇有三章,商品——交换过程——货币或商品流通。第二篇只一章:由货币到资本的转化;第三篇:绝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有五章;第四篇: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有四章;第五篇:绝对剩余价值与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有三章;第六篇:工资,有四章;第七篇:资本的积累过程;有五章。这样就构成了资本主义的整个经济体系“商品——价值——货币——资本——剩余价值。”这个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把“资本——剩余价值”消灭了;消灭了“货币到资本的转化”,即消灭了货币转化为资本。但是还遗留着“商品——价值——货币”,这个旧世界的拜物教。这个拜物教也将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进程中逐步消灭之。社会主义时期还遗留着旧世界的经济,所以必须对社会主义时期的“商品——价值——货币”继续进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决没有什么“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中绝不允许“把货币转化为资本”。中国出现的资本主义复辟,没有别的招数和套路,只是复辟了马克思《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二篇:由货币到资本的转化。这个转化的中心内容是劳动力变成了商品。这个转变是把全民所有制的工人在和公社社员通过私有化——破产、改制、重组、农村分田到户、承包、合资、股份制、全员合同制等反革命政策的组合强权下,变成了雇佣工人。我们把这些在“特色社会主义”招牌下,推行的政策称为反革命政策,那是因为它反对的是社会主义革命。窃据中央领导权的就是这样一伙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他们打着红旗反红旗,他们不懂或不读马克思的伟大著作《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聚集在他们周围的座上客就是诸如厉股份、吴市场、刘摇摆等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江湖混”而已,只是贩卖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的破烂货,还美其名曰“西方主流经济学”。岂不知所谓“西方主流经济学”在〇八年金融危机后已经完全破产,引起青年学生的极大愤慨,把经济学的教科书扔到楼外,堆积焚烧,誓言要重新编写经济学教科书。欧美青年学生的焚书造反行动,似乎对中国现代修正主义集团及其御用文人无动于衷。这也难怪,因为这伙官僚和文佣只是一些不学无术的官场上的“江湖混”,实是名声狼藉的丑角。他们以权威自娱,自以为万事通,掌有至上真理。他们不知道改造自己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法学家是法律的奴隶”(恩格斯),金融学家是庸俗经济学的奴才。

伴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复辟,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把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中的工人、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或科技工作者变成了雇佣劳动者;他们创造的物质财富成了商品,也同时把自己变成了商品,即劳动力市场上的活的商品。这也反映在上层建筑领域中所谓的“人力资源”并与“物力资本”相对应,这全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观念或名称。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则称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称的“利润”、“利息”和“地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称为剩余价值。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产品,即剩余劳动的结果,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表现为剩余价值。资本的总公式是:

G——W——G+G

马克思的《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用四大卷批判地研究这个总公式。这就把资本主义世界的全部当事人卷进了这部绞肉机,并成为他们人生的动机和目标。当事人迷失于“发财致富”的梦想,正把中国那句老话“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当作实践的真理了。

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重要内容和标志是各种金融机构如雨后春笋一样繁盛起来了。最集中的表现就是“一行三会”:即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这个“一行三会”所从事和监管的行业的业务总体构成了中国官办或合法的金融体系。这些机构的业务执行着货币资本的功能,美其名曰金融业。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看来,其功能就是把货币转化为资本,为资本的生产和流通服务,为少数人的发财致富服务。所以,这个金融业就是资本主义性质的,是反社会主义的。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庸俗经济学来说,要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金融体系,并不断“完善”起来,“健康”发展起来;还要不断“创新”,推出新的金融产品,要服务于“实体经济”,要防范金融风险;要避免金融危机等。列宁把资本主义的银行及全部金融业说成是“匪帮、抢劫犯”,已成为人民公敌了。金融业中有一项美名曰“博彩业”的业务,这不是升级版的赌博吗?这是一种拿“运气”发财的行业。至于保险业,那是拿人们的恐惧发财,即发人难财。社会或人世间有多少恐惧,保险业就发明或设立多少险种。所谓金融创新,就是设立新的险种。金融业是资本主义社会最卑鄙、最无耻、最愚昧、最狠毒的行业,是聚集了欺诈和愚昧于一体的大怪魔,这次全国金融会议就是匪帮、抢劫犯、骗子手和愚昧汉的一次集会。这些先生永远不懂得什么是科学社会主义,不懂得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7-28 10:40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22 09:51 , Processed in 0.01539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