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学习园地 查看内容

军队和革命

2017-7-29 22: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76| 评论: 1|原作者: 列宁|来自: 红旗网

摘要: 在各个地方以及一切国家里,常备军与其说是用来对付外部敌人,不如说是用来对付内部敌人的。常备军到处都成了反动势力的工具,成了资本用来反对劳动的奴仆,成了扼杀人民自由的刽子手。
列宁:军队和革命
 
在各个地方以及一切国家里,常备军与其说是用来对付外部敌人,不如说是用来对付内部敌人的。常备军到处都成了反动势力的工具,成了资本用来反对劳动的奴仆,成了扼杀人民自由的刽子手。

军队和革命
(1905年11月15日〔28日〕)


  塞瓦斯托波尔的起义[71]日益扩大。事情已临近总的解决了。为自由而斗争的海陆军士兵甩开了长官。秩序井然。政府重演喀琅施塔得事件的卑鄙的阴谋[72]未能得逞,未能挑起任何残杀暴行。舰队拒绝开往海面,并且威胁着城市,如果当局企图镇压起义者的话。曾因“大胆”扬言要用武器保卫10月17日宣言所许诺的自由而被撤职的海军中尉施米特,接受了“奥恰科夫号”舰的指挥职务。据《俄罗斯报》[73]报道,今天(15日)是规定海军士兵缴械的期限的最后一天了。 

  因此,我们正处在决定性关头的前夕。最近几天(也许几小时)就能看出,是起义者获得全胜,还是他们被镇压下去,或者签订某种协定。无论如何,塞瓦斯托波尔事件标志着军队中旧的奴隶制度(即把士兵变成武装机器,把他们变成镇压任何自由意愿的工具的制度)已经完全破产了。  

  俄国军队(象在1849年那样)到国外去镇压革命[74]的那种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军队已经坚决摈弃了专制制度。军队还并不都是革命的。陆海军士兵的政治觉悟还很低。但重要的是他们已经觉醒了,在士兵当中开始了自己的运动,自由精神已经渗入了各地的营房。俄国营房往往比任何监狱还恶劣;任何地方也不会象营房这样压制和压迫个性;任何地方也不会有这种触目皆是的折磨人、毒打人和凌辱人的现象。现在这种营房也变成了革命的策源地。 
 

  塞瓦斯托波尔事件不是孤立的,也不是偶然的。我们不谈海陆军中以往的那些直接起义的企图。我们只拿彼得堡的火星同塞瓦斯托波尔的大火比较一下。我们回想一下现在彼得堡各部队士兵提出的要求(这些要求本报昨天已经登载了)。这一张要求的清单是一个多么出色的文件啊!它是多么清楚地表明,奴隶般的军队在变成革命的军队。现在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这类要求在一切海陆军中扩散呢?  

彼得堡的士兵想要改善衣、食、住的条件,增加饷银,缩短服役期限和每日操练时间。但是,在他们的要求中还有大部分是只有作为公民的士兵才能提出的。

有权穿着军装“同所有公民一样”参加一切会议;
有权在营房中阅读和保存一切报纸;
信仰自由;
各民族一律平等;
完全取消一切在营房以外对上级的敬礼;
取消勤务兵;
取消军事法庭并且把一切军事法庭的案件交给一般民事法庭;
有权提出集体控告;
有权在长官稍有打人的意图时就实行自卫。

以上就是彼得堡士兵的最主要的要求。  

  这些要求表明,绝大部分军队同争取自由的塞瓦斯托波尔起义者是一致的。  

  这些要求表明,专制制度的奴仆们的所谓军队中立,所谓必须使军队不问政治等论调都是虚伪的,是不能指望得到士兵的丝毫同情的。  


  军队不可能而且也不应当保持中立。使军队不问政治,这是资产阶级和沙皇政府的伪善的奴仆们的口号,实际上他们一向都把军队拖入反动的政治中,把俄国士兵变成黑帮的奴仆和警察的帮凶。不能置身于争取自由的全民斗争之外。谁对这个斗争漠不关心,谁就是支持警察政府胡作非为,这个政府许诺自由不过是在嘲弄自由罢了。 

  作为公民的士兵提出的要求,就是社会民主党的要求,是一切革命政党的要求,是觉悟工人的要求。加入自由的支持者的行列,转到人民方面来,这是自由事业获得胜利和士兵要求得以实现的保证。  

但是,为了真正彻底地和牢靠地实现这些要求,必须再前进一小步。应当把那些饱受万恶的营房苦役折磨的士兵的一切个别愿望集中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要求。把这些要求集中起来就是:

取消常备军,代之以全民武装。

在各个地方以及一切国家里,常备军与其说是用来对付外部敌人,不如说是用来对付内部敌人的。常备军到处都成了反动势力的工具,成了资本用来反对劳动的奴仆,成了扼杀人民自由的刽子手。在我国伟大的解放革命中,我们不要停留在一些局部要求上。我们要铲除祸根。

要根本取消常备军。让军队同武装的人民相结合,让士兵把自己的军事知识带给人民,取消营房而代之以自由的军事学校。如果武装的人民消灭了军阀,把所有的士兵变成公民,把一切能够拿起武器的公民变成士兵,如果俄国自由的砥柱是这样的武装的人民,那么世界上就没有任何力量敢来侵犯自由的俄国。  

  西欧的经验已经证明常备军是十分反动的。军事科学已经证明民兵制是完全可以实现的,民兵无论在防御战或者进攻战中都能够胜任地完成军事任务。让假仁假义的或者多情善感的资产阶级去幻想废除武装吧。当世界上还存在着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的时候,我们必须争取的不是废除武装,而是全民武装。只有全民武装才能充分保障自由。只有全民武装才能彻底打倒反动势力。只有在实现这种改革的条件下,千百万劳动者才能真正享有自由,而不是一小撮剥削者独自享受自由。  

载于1905年11月16日《新生活报》第14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12卷第111—114页


  【注释】

        [71]塞瓦斯托波尔的起义是1905年11月11日(24日)自发地爆发的。起义的直接起因是舰队指挥人员企图惩处曾参加10月份塞瓦斯托波尔群众集会的水兵和士兵。参加起义的有水兵、士兵和工人2000余人。  
  社会民主党组织力图使这次过早发生的起义有组织地进行。11月12日(25日),由社会民主党军事组织成员、布尔什维克亚·伊·格拉德科夫、尼·格·安东年科、谢·彼·恰斯尼克等领导的“奥恰科夫号”巡洋舰和“潘捷莱蒙号”(原“波将金号”)装甲舰的船员参加了起义队伍。起义者选出的水兵、士兵、工人代表苏维埃向沙皇政府提出召开立宪会议、建立共和国、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缩短服役期限、改善军队服役条件等要求。整个起义的领导人是中尉彼·彼·施米特。  

  布尔什维克力图引导起义走武装斗争的道路。但是苏维埃采取的消极防御策略使沙皇政府得以向塞瓦斯托波尔调集军队并利用未参加起义的部队来镇压起义。舰队司令发出的要起义者投降的最后通牒为起义者拒绝后,11月15日(28日)双方发生交火。由于力量悬殊当天傍晚起义被镇压了下去。有2000余人被逮捕,300多名起义者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施米特、格拉德科夫、安东年科和恰斯尼克被判处死刑。关于塞瓦斯托波尔起义,还可参看列宁的《军队和革命》和《天平在摆动》两文(见本卷第102—105页和第106—107页)。

[72]在1905年10月发生的喀琅施塔得起义中,起义者缺少集中的组织,也未能建立起革命的纪律。这种状况被警察当局和以喀琅施塔得的约翰神父为首的黑帮分子所利用。他们组织了一帮流氓和刑事犯罪分子抢劫酒库、商店和住宅,而起义者中的不坚定分子也参加了他们的行列。觉悟的水兵和士兵试图制止这种暴行而未能成功。  


        [73]《俄罗斯报》(《Русь》)是俄国自由派资产阶级的日报,1903年12月在彼得堡创刊。该报的编辑兼出版者是阿·阿·苏沃林。在1905年革命时期,《俄罗斯报》接近立宪民主党,但是采取更加温和的立场。1905年12月2日(15日)被查封。以后曾用《俄罗斯报》、《评论报》、《二十世纪报》、《眼睛报》、《新俄罗斯报》等名称断断续续地出版。 


        [74]指沙皇尼古拉一世派军队参加镇压欧洲各国革命的民族解放运动一事。1848年沙皇出兵罗马尼亚、波兰、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地区,并向奥地利皇帝提供600万卢布的巨额贷款,以镇压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1849年,沙皇军队帮助奥地利皇帝镇压了匈牙利革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7-30 09:30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6 17:19 , Processed in 0.02079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