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关于黎阳和渡痴禅师

2017-7-31 13:1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88| 评论: 28|原作者: “RedFlag”

摘要: 有时候逛华岳论坛,所以对这个论坛的一些常客有所印象。多年前就看见黎阳这个名字,感觉他写了不少好文章,几乎都很赞同。令人不解的是,近来他忽然变成了保救分子,公开支持习近平。
有时候逛华岳论坛,所以对这个论坛的一些常客有所印象。多年前就看见黎阳这个名字,感觉他写了不少好文章,几乎都很赞同。令人不解的是,近来他忽然变成了保救分子,公开支持习近平。

其实在此之前,他就有了明显变化。最开始他是很喜欢议论时事的,很像张宏良,可是后来慢慢就变成了只针对“公知”了,还把“公知”而不是资产阶级当作罪恶之源。
那个禅师,以前就对他不感冒,但知道他在华岳是个名人,他最近也是公开跳出来支持习近平。
联想到很多人,韩德强、张宏良、郭松民、司马南、孔庆东、恽仁祥、张勤德……
这些人都是一开始用激烈的言辞取得在左派群体中的威望,被大家尊称为“老师”,然后就开始保救大业了。区别只在于有的人比较直白,有些人比较含蓄。
细究这些左派导师们的特点,发现除了张宏良热衷时事评论,其他人很少关心时事,很少关心真正的老百姓。而孔庆东、郭松民等人还很关心钱,几乎是来者不拒,甚至公开给自己打广告向读者伸手,他们收钱都是在网上明摆着的。而司马南据子云说另有经济来源,与美国有关,与中共某高官有关,不过这说法没有证据,很希望子云能提出明确可信的证据来。

乌有之乡的范景刚很少公开表态,但他的家属在红色网友群体中疯狂捞钱,实际上是骗钱。乌有现在很少发保救文,也不涉及敏感话题,可谓两边不得罪,主要是转发微信公众号和论坛、CNKI上的文章,每一篇都长达数千字甚至几万字。同时他们对评论也严格控制,经常看见有人抱怨留言遭到删除。
大家都是怎么看待这些人和他们的保救现象和敛财现象的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yiou 2017-8-18 10:48
laobing 发表于 2017-8-17 23:53
对您yiou也没有发表过意见,偶然上来,看到有跟我的帖子,随手就回了,其中两段是关于RF左派圈子烂透的, ...

今天这个社会杂乱无章,管不了别人只能洁身自好罢。这样没落的时代,也只能看着它一天天烂下去;因为尚有一口饭吃,还不是最危险的时候,不会爆发革命的,因此他们很放心,可以继续剥削压迫可以大贪特贪,总有一天他们自己彻底自绝于人民,自有人会收拾他们,人民才能起来声讨他们。
laobing 2017-8-17 23:53
本帖最后由 laobing 于 2017-8-17 23:55 编辑
yiou 发表于 2017-8-17 20:26
我谨对黎阳对中美警察的观点有意见;对你老兵还没发表过意见。我也是一名60年的老兵,在毛泽东思想大学校 ...

对您yiou也没有发表过意见,偶然上来,看到有跟我的帖子,随手就回了,其中两段是关于RF左派圈子烂透的,一段是我对网上人物的看法。如果认为我不该跟,请把它算作单独的贴子。

引用一句话,【见不得听不得轻谩毛主席的人和事,不管什么冠冕堂皇的人一概不容】,因为我一直是这样,有共鸣。看到网上大小人物花言巧语之下骨子里那种藏不住的对新中国、对中国革命、毛泽东思想、和人民军队那种骨子里的仇视,曾经很当一回事要理论理论的,如今各路人马的表演看多了,只剩一个轻蔑。

在步兵连施工、生产、训练的几年里开始学习毛泽东思想,言必行、行必果,至今受益匪浅。知道当时解放军战士里比我强的人多得多,也是我自信扎根向下必有结果的一个原因。
yiou 2017-8-17 20:26
laobing 发表于 2017-8-17 15:02
我不大上网,黎阳、张宏良、王希哲,包括恽仁祥的文章都是这里转发才第一次看到的,也曾因为发言被骂,比 ...

我谨对黎阳对中美警察的观点有意见;对你老兵还没发表过意见。我也是一名60年的老兵,在毛泽东思想大学校里待过六年,见不得听不得轻谩毛主席的人和事,不管什么冠冕堂皇的人一概不容。
laobing 2017-8-17 15:02
yiou 发表于 2017-8-10 16:40
以前我也喜欢黎阳文章的,自从他开始赞赏城管特警对民众的施暴之后,我觉得他是完全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与 ...

我不大上网,黎阳、张宏良、王希哲,包括恽仁祥的文章都是这里转发才第一次看到的,也曾因为发言被骂,比如对恽仁祥相控阵雷达纯粹从技术角度说的几句。现在不一样了,恽是这里的批判对象,等等,RF说"左派烂透了"嘛。问题是谁是左派,什么是左派圈子。做为一个赶上毛泽东时代的、后来在工作中和生活上应用毛泽东思想至今没有大的失误的人,我是左派,我的农友、战友、朋友就是我的左派的圈子,一个烂的也没有。这是我对"左派烂透了"最不以为然的地方:我是左派吗?我烂了吗?我的朋友烂了吗?这就是我的底线。

黎阳的文章我看得不多,近年基本不看了,所以你说的那篇我没有印像。他的一些文章对我有启发,对此我感谢,有的我以为有点浮而在这里说过两句。总之对网上人物和文章,我一般并不特别认真。毕竟干什么事也不是因为某个网络人物号召的。

其次是文风,既然标题点了别人的名,内容的大头就不能跑题,被点的人没有图作者的钱财谋作者的性命,作者就不该用文章的大头说这些事。既然作者为"这些"左派花了大量金钱,那就必须说出这些人是谁,怎么花的,花多少,证明左派圈子怎么烂透了,模糊什么。至于对我人身攻击,就不说了吧。总之不要信用透支就好了。

说了这些,没有一点针对你的意思。第二段是我对网上人物的一般态度,作为交流,谨供参考。

作为一个小人物,我想起在红中网上看到的一段话,大意是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行动使周围的人感到信仰毛泽东思想的人都是关心群众疾苦、一身正气、为人民服务的好人,扎根向下,脚踏实地,依靠群众。这些话我深以为然并努力实践,也是对毛泽东思想、对社会主义、对人民群众的信念。
长沙666 2017-8-11 09:10
黎阳是个投机者,不厚事件就神昏詹语,南海时更是装神,可怜!
RedFlag 2017-8-11 09:05
1、乌有至今还偶尔会冒出几篇不错的文章。
2、乌有作为一个资料库是很有用的。
3、乌有、张宏良在过去曾经起到了很大的唤醒民众的作用,只不过是唤醒之后他们自己不进则退了。这是好事,因为真小人比伪君子要醒目,不会让人上当。
4、乌有手中没有军警,也不是大资本,不可能镇压革命人士,只不过夹缝中求生存罢了,况且还有上述好处,所以应该宽容一点。
5、郭松民曾经使劲“跳跳”怒斥“范跑跑”在大义面前跑了,其实他自己也在宣传革命这个大义面前作了“郭跑跑”,转而宣扬保救思想,他不是红色的而是黄色和灰色的,他还用假冒伪劣的“红色”文章骗人钱财(收取微信打赏、文章插入商业广告),二人不是半斤八两,而是郭百步、范五十步,郭比范更加令人不齿。
yiou 2017-8-10 16:40
laobing 发表于 2017-8-10 07:41
抄在这里,没有别的,因为有"答",把"问"放在一起有个上下文,没有"找"谁的意思。

我是五年前第一 ...

以前我也喜欢黎阳文章的,自从他开始赞赏城管特警对民众的施暴之后,我觉得他是完全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与民众对立的伪君子卫道士。所以现在他再说什么,我也不会再相信。
RedFlag 2017-8-10 09:56
截图留底
RedFlag 2017-8-10 09:49
本帖最后由 RedFlag 于 2017-8-3 22:25 编辑


1、我在国内,没有接触黎阳、禅师这两个国外的人,所以我说的不是这两个人,当我提到他俩时也没把他俩跟贪财扯上关系,你如果真好奇就该认真阅读原文。原文中之所以提到这俩,是因为对他们最近保救的立场感到不爽,他们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2、骗人钱财的事情,要看怎么理解了,有两类。第一类是比较私下的,当事双方肯定各执一词,涉及的也不是我个人,而是不少人,也有不少人被骗了钱还执迷不悟。这一类的事情,只有当事双方和少数知情者清楚,其中一些事情我算是知情者,但我不可能把双方和其他知情者都搬到网上对质,更不可能让他们接收你的询问,来满足你的猎奇心理吧。第二类,孔庆东、郭松民等人在网上公开搞粉丝经济,答问题收费数百,写文章接受打赏,我在原文中也明确提到这个了,这明摆着的事实你为什么视而不见呢?
3、动辄让人“摆出干货”,我觉得这种人很无知也很无耻,因为出于各种原因有些事情在网络上不可能做到。你大概年纪比较大了,超过五十岁了吧,这一点生活常识你应该懂。
4、laobing你在国外,你没有接触过国内那些人,我说的一些话让你感到震惊是自然的,但你的震惊不能说明我说的不是事实,你的震惊更不代表多数人的意见,至多代表跟你同属小资技术人员的那一种人。
5、我看你这个人的肚量是很小的,不想跟你抬杠。我说了这么多,你如果讲道理、有悟性,也就理解了,否则再说十万八千年也没用。以后别再找我,我也不会理你,咱俩不是一类人。
laobing 2017-8-10 07:44
对"答"的"答",放一起上下文就全了。

既然点了人家的名,就应该主要讲和人家有关的事,不能把大头放在别人和事上,因为那就是标题党,对人家也不公平。这个技巧要不得。第二,既然文章的大头是【左派圈子烂透了】,又有真凭实据,直接为【他们】花了【很多钱】,从逻辑上怎么看也应该直言,用事实支持判断,却要留情面,留一片模糊。其实点谁的名都无所谓,左派、名人、领袖,有问题为什么不能批评,只要讲与被点名的人有关的事,有几分事实说几分话就好。硬数据是最有说服力的,既然说有,就不能不拿出来,否则凉在那不大好看。这是工作中和生活上的原则,和派别没有关系的。
laobing 2017-8-10 07:41

抄在这里,没有别的,因为有"答",把"问"放在一起有个上下文,没有"找"谁的意思。

我是五年前第一次上网,除此之外没在任何网上发过言。期间遇过几个对我颇有启发的人,感激但从未想到和人家接触。今看到因为【接触他们】并【为他们大量花钱】的人现身说法,突发奇想,望当事者指点一二,怎么接触他们。这是其一。

其二,【他们】就是黎阳、禅师,和/或其他几个人吧?骗人钱财,人品不是一般的差,是一旦被揭穿要身败名裂的勾当。这种事既有,就没有客气的理由,本来就是为了揭穿【“左派”这个圈子也许真
的是烂透了】来的,如此干货,务请直接点名,告诉怎样【为他们大量花钱】的,花了多【大量】,教育群众。

其三,【希望我们这些籍籍无名的人去流血,而他们则等着摘果实,或者拿我们当砝码以图体制内高位,但他们自己却是要过安全、舒适、富足的生活】。这个问题更严重,黎阳、禅师、或到底是谁,点出名来,务请揭出事实,以正视听,一个【似乎】和【他们】不行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派,虽然自己赶上毛泽东时代的尾巴,从小受为人民服务的教育,现在还敢说毛泽东思想使我在工作中还没有过大的失误,生产、施工、训练、念书、做一点研究、搞很多技术、中国、外国,至今受益匪浅。因为骨子里自己还是信仰共产主义,屁股坐在广大老百姓一边,我自我拔高一点,算左派吧,我的圈子里没有一个烂的。
RedFlag 2017-8-5 11:13
比起几年前,现在的剥削越来越酷烈,压迫越来越残暴。因此,包括我们这些左派无名氏们在内的大多数人,也就是工、农、兵、学、个体户,在觉悟和反抗性方面都更进一步了,不是前进一小步,而是前进一大步——很多人都有了明确的政治诉求,从那些或直接或委婉、或控诉或呼吁的新闻评论中就很容易发现这一点。
这就要求左派的领袖人物也就是左派名人们更进一步,顺应历史的潮流,参与到人民群众改天换地的进程中去,发挥他们的理论优势和组织才干,起到领导者、组织者的作用。
而恰好在这个问题上,曾经的旗帜们现在都躲了,有的去谋求体制内“进步”,有的去捞钱,还有的转向“保救”。这三种转变,都不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不符合人民群众的迫切愿望,都不是与人民群众相结合,而正相反,是彻底违背人民的利益、否定人民的愿望、脱离甚至背叛人民。
大多数人的进步是一种参照,现出了某些“左派领袖”的真面目。大多数人的进步是一种力量,催生了“左派领袖”们的质变。既然多数人的行动就是历史潮流,那么其对于名人的这种作用,就叫大浪淘沙。
大浪淘去了看似巨石实为沙子的某些左派旗帜们,同时也淘出了真正的巨石——被称为右派的崔永元。他与人民群众要求健康权和知情权、拒做转基因小白鼠、拒做跨国公司倾销对象的愿望相结合,成为当前或许是唯一得到广泛真心拥护的人民旗帜。
人民为什么选择对毛泽东时代颇有微词的右派崔永元,而抛弃了那些言必称毛主席的自封左派的“旗手”呢?因为崔永元坚决拥护人民群众的利益,而某些“左派旗手”则坚决回避或者坚决背叛人民群众的利益。
崔永元不是政治家,也不具备马列毛主义的思想,但若说他是民族英雄、爱国者,则是毫无夸张、恰如其分的。他面对金钱和毁誉的超脱、直面死亡的勇毅、坚守人民立场的始终如一,值得我们每个左派无名氏、更值得每个“左派旗手”学习一辈子。
如果曾经的旗手们调转了方向,背叛了人民,或者脱离了人民,那么历史浪潮就会抛弃他们而继续向前,并从自己的内部产生出新的旗手。除了人民本身,任何“旗手”都不是不可或缺的。奉劝某些“左派旗手”,你要想不可或缺,你要想当领袖,你就要成为人民的一分子,你就要不为金钱、权势、名誉等任何人民利益之外的东西所左右,否则你只会被抛弃在历史垃圾堆中不再会有人问津的角落中独自朽去。
前两天我发表的帖子《关于黎阳和渡痴禅师》提出了疑问,想知道为什么那些曾经的旗手们纷纷走上三条路——升官、发财、保救,今天也许算是找到了答案:他们是人民在某一段历史道路上的同路人,人民在继续前进,而他们半道下车了。
其实也有走上第四条路的,那就是“研究学问”去了。我觉得这条路倒不能说是逃避,更谈不上背叛,只要他们的“学问”所秉持的是工农的立场和斗争的精神。在当前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情况下,“研究学问”是很有必要的。只是,这很容易与逃避相联系,而且书斋里面出不了真的马列毛主义,真理总是在行动和失败中得到的。当然,行动之前连起码的正确理论都没有,那就是盲动,那样也得不出任何真理。行动之前理论的研究,不仅是必要而且是至关重要,可是也容易误入歧途。
要把握分寸、更要把握方向。做学问,归根到底还是为了谁的问题,由这个立场出发,就可知学问必须有斗争性,也就是针对性,针对资产阶级的罪恶,针对资本主义的荒谬,针对人民群众的苦难,针对人民群众的受蒙蔽。因为丧失立场而没有斗争性的学问,比如沉湎于毛主席的功绩(区别于为革命研究历史),或者主要精力用来“为毛主席辩护”,或者全副精神用于追忆毛泽东时代的琐事,或者把理论研究看成是高深莫测浩瀚无边需要一万年的不可知论,甚至下作到讲故事吸引粉丝、给影视片做广告,那都不是学问,而且恐怕跟保救也没什么区别。
--------------------------------
以上是以我目前的认识能力,对本贴所提问题的回答。
RedFlag 2017-8-4 08:43
本帖最后由 RedFlag 于 2017-8-4 08:46 编辑

另外我想说明一点,我这个人对自称左派而觊觎钱财的人是很鄙视、很讨厌的,对左派名人搞钱尤其深恶痛绝。我用这个名字在这里发送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革命路上莫谈钱——驳“革命路上没钱不行”》。那是一年前,那时候我就想谈这个问题引起大家的重视和讨论。但并没有想要搞出什么“明星隐私”之类,以满足谁谁的猎奇心理。可惜,无意中评论了华为,引起一些人的反感,我希望大家重视的东西反而湮没无闻。
而这一次能够引起不少人关注,大概是因为点了几个广为人知的名字。但我仍然想留点情面,毕竟这是个认识问题,而不是要对谁搞人身攻击,所以并未具体挑明是谁。
说实话我很后悔点这些人的名字,好歹人家也是左派当前和从不久前的旗帜人物,起过很大的正面作用的。绝非要把他们一棍子打死,而仅仅是想讨论革命与革命领袖的个人品质之间的关系,从理论角度认识“革命旗手敛财”这种现象的本质。
去伪存真 2017-8-3 13:38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7-8-2 09:19
在这个人格精神上,这些人没有一个及得上刘晓波的

你就是怎么装左派却装不像的那种,一撅屁股狐狸尾巴就露出来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 12:06
中共才是中国的最右的势力,和它靠近才是向右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 09:19
RedFlag 发表于 2017-8-2 08:56
那时候我在读这些人的文章,受到鼓舞而设法接触他们,希望用行动实现他们的号召。
结果除了为他们大量花 ...

在这个人格精神上,这些人没有一个及得上刘晓波的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 09:14
茅矛 发表于 2017-8-1 21:04
要了解改良派的同志,不要妄下结论。

改良派是什么概念?改良主义?
改良主义是同志,显然你不是马列主义者
RedFlag 2017-8-2 09:07
茅矛 发表于 2017-8-1 21:04
要了解改良派的同志,不要妄下结论。

对具体某个人的结论恐怕只有等他百年之后了,但对现象的本质则必须尽快得到正确结论,否则时过境迁,结论毫无意义。
RedFlag 2017-8-2 09:02
毛丝丢顿 发表于 2017-8-1 03:09
黎阳,禅师两位,名声在外,不被招安才是怪事。被招安后,不去打方腊,就已经难能可贵了。
司马南, 敢于好 ...

顽石是令人佩服的,他不做粉丝经济,专门针砭时弊、为民发声,很有战斗精神!尽管他的思想不足以成为理论,但我对他是敬佩的。
孔庆东对当局的咒骂,是敛财手段。因为辱骂不是战斗,小骂大帮忙!他醉心侠客,实为心仪侠客的不劳而多金。不论小说里的侠客还是孔某人,都不过是醉虾而已,“侠”是个伪概念。
RedFlag 2017-8-2 08:56
去伪存真 发表于 2017-8-1 01:17
这些人至少有踪可查,而作者与毛列托之流,可否告诉大家那些人过去在“激烈”批右时,你们在干什么呢?写过 ...

那时候我在读这些人的文章,受到鼓舞而设法接触他们,希望用行动实现他们的号召。
结果除了为他们大量花钱而外,真正重要的事情上面碰了一鼻子灰。刚开始较真,他们就顾左右言它,转移话题避之不及,追问之下逃之夭夭,不要说行动,连谈一谈都不行。感觉他们这些人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隐秘心理,他们似乎是希望我们这些籍籍无名的人去流血,而他们则等着摘果实,或者拿我们当砝码以图体制内高位,但他们自己却是要过安全、舒适、富足的生活的,舍不得丝毫的个人利益,更别提奉献、牺牲了。
再后来,大概他们看出来大家都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傻,而他们自己也觉得装不下去了,就干脆从先觉者改行而当起了名人,再也不谈“国事”,转而“多研究问题,少谈些主义”,并依靠“研究问题”做起了粉丝经济,向粉丝伸手要钱。大概其中也有人在幻想得到当局的赏识而当上“国师”吧。
跟我经历相似的不是个别人,而是一大群人,只是因为默默无闻,让你“无踪可查”罢了。而正是我们这些人由于轻信而花费的自己血汗换来的大把银子,让“左派”名人们对你而言“有踪可查”了,他们在中国甚至世界各地著名景点都留下了踪迹。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当然,不是每个群众都接触了列举出来的所有那些人,也不是没列举出来的“左派”名人就比较高尚一些,而且并不一定列举出来的人个个如此,但我敢保证半数以上如此。包括我在内的人民群众大量相似的经历加在一起,让大家逐渐看清楚了其中某些人的本质。群众不希望伪君子长期把持“左派”的话语权,不希望他们“研究问题”的裹脚布每天霸占电脑和手机屏幕,否则群众的精神岂不是处于阶级敌人和内奸的双重压迫之下?
更使人感到压抑的就是很多不知名左派人士也希望走前述“左派知名人士”的道路,也存着跟他们相同的隐秘心思,这些无名人士的立场和口气都跟知名人士如出一辙。所以,“左派”这个圈子也许真的是烂透了!因为他们根本不想跟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
好在人民越来越受苦,也就越来越觉悟,人民将会诞生出自己的理论家和行动家,而把曾经起到些许进步作用、但现在作用已尽转而阻碍人民的一小撮读书人遗忘在历史的垃圾堆中。

查看全部评论(2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22 01:42 , Processed in 0.031057 second(s), 19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