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对“两个决不会”的理解以及由此引起的对社会主义前途的思考 ...

2017-8-4 22:0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94| 评论: 0|原作者: 周新城|来自: “昆仑策研究院”微信

摘要: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表明,在革命低潮的时候,往往有人或者完全否定马克思主义,或者曲解马克思主义,以迎合资产阶级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需要。
周新城:对“两个决不会”的理解以及由此引起的对社会主义前途的思考
周新城 · 2017-08-04 ·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微信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表明,在革命低潮的时候,往往有人或者完全否定马克思主义,或者曲解马克思主义,以迎合资产阶级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需要。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有一句众所周知的名言:“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1]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两个决不会”。这一论断是马克思对他的唯物史观作的精辟的概括,经常被人们引用来作为分析资本主义的寿命和社会主义的前景的依据。
  然而不得不指出,人们对“两个决不会”这一原理的理解存在着很大的分岐,由此对在目前条件下资本主义会不会灭亡、社会主义有没有前途也产生了不同的判断。
  例如,有人这样理解“两个决不会”:一种社会形态,只要经济还能够发展(不管经济是怎样发展的),它就不会灭亡,也不会被新的生产关系所取代。
  他们根据这种理解,再从目前资本主义国家经济仍有所发展(有时还比较快)这一事实出发,得出结论:资本主义仍具有活力,马克思说的私有制的丧钟敲响了这一判断,为时过早,资本主义社会灭亡的条件至今还不成熟;
  相应地,他们认为,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搞早了,是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人为地搞出来的,是“早产儿”,因而注定早晚要垮台的,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的演变就是一个证明。
  由此还必然得出一个他们往往不愿直接了当地说出来的结论:由于中国的生产力比俄国还落后,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比苏联还差,因而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更是人为的,更是必然要垮台的。
  对“两个决不会”作这样的理解以及由此推论出的政治结论是值得探讨的。
  一、“两个决不会”的实质是指生产关系必须适合生产力性质的规律,不能简单地用经济是不是增长来解读
  马克思提出的“两个决不会”,说的是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性,是一种社会形态取代另一种社会形态的一般规律性,它的实质是指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性质的规律。必须把“两个决不会”与同一篇文章里的另一段话统一起来理解。在同一篇文章里,马克思在“两个决不会”这一论断的前面,还有一段也是人们熟知的、经常引用的话:
  “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在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态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
  “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2]
  马克思称这一论断是“我所得到的、并且一经得到就用于指导我的研究工作的总的结果。”[3]
  这一段话的意思与“两个决不会”是完全一致的,只是表述方式不同而已:一个是正面的用肯定的语气表述的,一个则是用否定的语气表述的。这两段话都强调一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进而整个社会形态)的变化是由生产力的变化引起的,而不是由人们主观的意志、愿望实现的。当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的性质、能够促进生产力的发展的时候,这种生产关系是不会灭亡的,也不可能为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所取代;当生产关系不适合生产力的性质、已经成为生产力的桎梏的时候,这种生产关系就必然为新的生产关系所取代,而且这种取代并不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它必须通过社会革命才能实现。换句话说,如果生产关系不适合生产力的性质,改变生产关系的社会革命的基本条件就已经具备了。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的规律。
  不能从经济是否增长这种意义上来理解“两个决不会”,仿佛只有经济一点也不发展了、甚至出现了倒退,现存生产关系(进而现存社会形态)才会灭亡;仿佛只要经济还在增长,新的生产关系出现的条件就是不成熟的。马克思恩格斯不是这样形而上学地看待社会形态的更替的。
  他们论证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的理论逻辑是这样的: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的积聚和集中使得生产越来越具有社会的性质,许多分散的生产过程融合成为社会的生产过程,整个国民经济越来越成为一个各种生产密切联系、相互依赖的整体。生产力的这种性质客观上要求由社会来占有生产资料和调节国民经济。然而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生产资料是归资本家私人占有的,生产经营是由资本家自行决定的,以他的意愿为转移,社会产品也归资本家个人所有。于是,生产形式就与占有形式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生产形式起来反抗占有形式,生产社会性与生产资料私人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构成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这一矛盾在资本主义制度范围内是无法解决的。解决这一矛盾的唯一办法是使占有形式适应生产形式,按照生产力的社会性质的客观要求,用公有制代替私有制,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
  对此,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有过生动的描述,他说:“资本的垄断成了与这种垄断一起并在这种垄断之下繁盛起来的生产方式的桎梏。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4]
  周期性爆发的经济危机生动地证明了这一点。可见,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生产力的社会性质,同以资产阶级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生了矛盾,这一矛盾决定了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是客观的历史发展必然趋势。
  正如列宁指出的:“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要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这个结论,马克思完全是从现代社会的经济的运动规律得出的。”[5]
  这同经济是否还在增长没有直接的必然联系。马克思恩格斯在世的时候,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还在发展,这一点,他们是看到了的,但是他们始终没有改变“资本主义丧钟敲响了”这一信念。因为他们是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中、而不是从经济发展的停滞或倒退中得出这一结论的。马克思恩格斯曾几次改变对革命形势的过于乐观的估计,但从未改变在生产社会性与私人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存在和发展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物质条件已经成熟的观点。
  马克思是在19世纪中叶作出这一论断的。毫无疑问,在马克思作出这一论断以后100多年时间里,资本主义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无论发生什么变化,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并没有解决,相反,更为广泛而尖锐了。
  例如,人们经常谈论经济全球化以及在此条件下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的发展,以此说明资本主义还有活力。
  然而,这种各类生产要素在全世界范围内配置和流动的趋势,表明生产的社会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第三世界的剥削和掠夺进一步加深了。生产的社会性与生产资料的私人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越出了一国范围而扩大到了全世界,而且更加尖锐了。就世界范围来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资本主义灭亡和社会主义胜利的问题更加现实地提上日程。只要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依然存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物质条件就是具备了的,不管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是不是还在发展。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6 17:12 , Processed in 0.0184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