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工人们在让统治者快滚蛋” ——细谈埃及革命

2017-9-3 22:4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544| 评论: 0|原作者: “无阶级社会之友”(德国共产主义团队)|来自: 《Kosmoprolet》

摘要: 贾努·沙尔贝勒(Jano Charbel)是一位来自开罗的劳工记者,同时也是一名无政府工团主义斗士。在2011年春季的开罗,围绕埃及的阶级构成、伊斯兰主义者、工会、性别关系、女权主义和斗争前景等话题,两位“无阶级社会之友”对他进行了访谈。

工人当前抗议和罢工的主要诉求是什么呢?

主要诉求是全职合同,最低工资1200镑,建立独立工会的权力。现在有超过22个独立工会,其中前四个联合组建了埃及独立工会联合会,以此挑战官方黄色工会。

过去有在腐败商人业主逃往国外躲避法庭判决后,由工人接管工厂的例子。2001年,百万富商拉米·拉卡逃出了埃及,丢下了他的工厂。在其位于开罗郊区工业卫星城的灯泡公司中,职工在2001年至2006年间自行管理工厂,他们能够发出工资,甚至还有生产增长。

2008年到2010年间还有另一个例子,同样也是在瑞莫丹市,有个名为阿德尔·阿哈(Adel Agha)的业主被判长期徒刑,并罚巨额罚款,所以他也逃出了国。他的生意是资本密集型产业,工人无法整体运作。但是,在他的企业(名为Ahmonseto)中,有一家名为“工业发展经济公司”的拥有三间工厂的子公司却能够自主管理生产。还有一些可作为短期实验的自主管理的例子存在。

所以这些都是工人主动进行生产运行的先进例子,而且我预计,如果革命更激进,商人逃离国家,工人是能够像上述案例中描述的那样接管和管理生产资料的。

同样重要的是,新的埃及独立工会联合会明确表示不区分白领和蓝领:工人就是没有生产资料,被迫为工资或薪水出卖劳动力的人。

因此,埃及工人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他们正在公共、私人和非正式经济领域组织起蓝领和白领共同的工会。即便这些独立的工会变得像旧工会一样腐败,工人们现在也有足够的经验知道他们能组建和选举更民主、透明和进步的工会了。他们感到被赋予了权力,他们觉得未来是自己的。他们能够从雇佣奴隶的迷梦中醒悟,变成掌握自己命运的生产者。

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不会不再需要工会了?埃及工人现在会组建独立的工会似乎是很自然的事,对他们来说就是向前迈进了一步。但是为了改变自己作为雇佣奴隶的命运,为了改变资本关系,工人必须消灭作为一个阶级、作为一个劳力贩卖者的自身,而工会恰恰与贩卖劳动力相关。由工会进行自由社会运作的想法对我来说好像不合逻辑,因为在自由社会中,工资制度将被废除,所以没有工会的余地。

我不同意,因为正如我们在西班牙革命和内战中看到的那样,那里的工会,特别是CNT-FAI25 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不再是实用主义工会,而是涉及工厂改造。工人不再是雇佣奴隶,而是自决生产的生产者。

也许在国际社会主义革命成功多年后,我们不再需要工会。在共产主义的更高阶段里不再有国家和资本。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社会团结和互助互济是自然、本能的。但是为了达到这个阶段,我相信革命工会必然会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

工会问题十分复杂。比如在德国这样的国家有“独立的”工会,它仍是制度的一部分,实际上工会可以为保证生产的顺利进行发挥重要的作用。战后历史上更有破坏性的罢工大多是由移民工人发起的,例如20世纪70年代的野猫罢工。同时,那些工会薄弱部门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但是谈到革命,也就是无产阶级的自我废除,工会在其中没有任何作用,因为这意味着和现有劳动分工决裂,而工会是规范阶级关系的法律实体,并且与工资制度和法律有关。还有些关于西班牙的文本显示,工人和无政府工团主义者之间事实上是有矛盾的,因为工人不再想继续工作了。

我同意马克思主义的分析,即工会为从资本家餐桌上掉下的一点残羹剩饭讨价还价,让资本家的剥削变得可以忍受,其实是为了延续资本主义。在大多数情况下,实用主义工会不会质疑制度。

但是如果我们看看威斯康辛州,就知道政府仍然害怕实用主义工会。政府认为这些工会仍然有很多权力,所以试图夺走他们的集体谈判权。

要转向完全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社会,我相信无论是苏维埃,工人委员会还是革命工会都有很多的路要走。我理解你对劳动分工的观点,但是从工人的角度来看,你不再是雇佣奴隶,当进行集体自主工厂管理时,你就是共同所有者、共同经销商和共同决策者。但这不仅仅是关于自主管理整个工厂,而是关于集体自主管理整个自由社会。

但是这还是让整个框架毫发无损,你仍是你拥有的这个工厂的工人,然而关键是要彻底颠覆产权的概念。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但我认为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历史教训,自主管理就是一个不打破商品生产逻辑、不颠覆交换价值和货币的死胡同。例如,阿根廷的扎农(Zanon26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经验,但是到了最后,他们不得不在市场上出售他们的产品,这也决定了工厂内的境况。

微小的改进,但制度保持不变?是。我们同意我们要求一劳永逸地废除雇佣奴隶制、私有财产和现有的劳动分工,但这需要大量的工作,需要大规模的社会重建。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工会会发挥重要的作用。

就埃及而言,自1957年以来,我们只有国家控制的工会。即使他们(暂时)完好无损地保留了雇佣奴隶制、资本主义和国家,但埃及已经在建立独立工会和联合会方面迈出了一大步。因为独立工会主义增加了工人对自身社会地位的认识,让他们意识到自己不仅仅只是被剥削和任意处理的人。

我们必须在埃及的某个地方开始。我相信,伴随着独立工会运动,我们将迎来更进步的工会,并开始叩问工厂等级制和整个社会结构。我相信我也希望这能带来社会巨变,转而又导致社会革命,并最终接管生产资料。当然这也关系到消灭某些行业,比如军工业。关系到根据实际需要,以及凭着对自由、无阶级、无国籍和平等社会的向往,进行彻底的生产改组。

英文原文《Revolution in Egypt: Interview with an Egyptian anarcho-syndicalist》,20119月发表于《Kosmoprolet》。

中文译文:郑鼐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1-31 17:50 , Processed in 0.04888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