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江青评传(八)

2017-9-15 22:5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10| 评论: 0|原作者: 苦多|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一九四○年前后,上海和其他国民党统治区的中共领导下的文学艺术工作者纷纷来到延安,使本来偏僻、荒凉的小城镇和黄土砖砌的窑洞山坡上,显得活跃起来,各种思想也在革命队伍中曼延开来

 

 

第八章 延安窑洞的贤内助(下)

一九四○年前后,上海和其他国民党统治区的中共领导下的文学艺术工作者纷纷来到延安,使本来偏僻、荒凉的小城镇和黄土砖砌的窑洞山坡上,显得活跃起来,各种思想也在革命队伍中曼延开来。

毛主席和江青谈了许多晚上,了解这些文人的情况,研究他们的思想状况,有些不清楚的,江青就去深入调查。经过一番努力准备,毛主席开始着手写一本关于论述无产阶级文化的著作。

江青对毛主席说:“我看这本书就叫《新民主主义的文化论》,在主席的领导下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军事理论和政治理论,还应该有自己的文化理论。这本书,正好补充这方面的不足。”

毛主席考虑再三,把这本书的名字改为《新民主主义论》。

当江青誊抄这篇文章开头那几句气势磅礴的话时感到无比激动:“抗战以来,全国人民有一种欣欣向荣的气象,大家以为有了出路,愁眉锁眼的姿态为之一扫。但是近来的妥协空气,反共声浪,忽又甚嚣尘上,又把全国人民打入闷葫芦里了。”

江青在和毛主席议论当时文化战线的状况时,说:“周扬他们都说自己是党在白区文化工作的代表,其实,这些人都是一些文痞。他们在文化上大搞关门主义,是一伙文化宗派。真正的代表是鲁迅。”

毛主席点点头说:“我对鲁迅是最佩服的,他的文章每一篇都是利剑。”江青接过来说:“而周扬和田汉他们恰恰都是反鲁迅的先锋。”

于是,毛主席为了粉碎党内一些自命为无产阶级文化代表的政客们的企图,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写道:“在‘五四’以后,中国产生了完全崭新的文化生力军,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所领导的共产主义的文化思想,即共产主义的宇宙观和社会革命论。……而鲁迅,就是这个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当毛主席写到“骨头最硬”,“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这几句话时,他看着江青,心里说:“这也是对你的肯定和赞扬啊!但愿你不骄不躁,永葆这种本色。”

同时,江青还建议毛主席给文艺工作者讲一次话,她说:“主席,你应该给他们讲讲,帮助他们分清一些理论上的是非。现在一些人演的戏、唱的歌、写的文章,延安的老百姓看不懂也听不懂,这里就有个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我们这支队伍会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吗?”

 “好,你的这个意见很好,你帮我进行一下调查研究,帮我约见一些人,各种代表人物都要有。你再拟定些题目,我们一块解决这个问题。你这个秘书没有白当嘛。”

江青领会了毛主席的意思,积极按毛主席安排的去做,主动去团结各方面的人,见了周扬、夏衍那些人,也认真和他们商量文艺上的一些问题。周扬他们是最会看风使舵的,来到延安,看到毛泽东的威信如旭日东升,江青又成了他的妻子,敢不巴结逢迎。江青不管这些人狗脸猫脸的变化,大方地热情地又很有分寸地和他们谈论工作,吸纳各种不同意见,帮助毛主席了解文艺方面存在的问题,为毛主席准备好了一份详细的讲话提纲。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日上午九点,延安文艺界的一百多名代表陆续地进入杨家岭的一个平房似的会议厅。许多木制的未上油漆的椅子和长凳排放在里面,挨着门口放着一张桌子,上面铺了一块白布,便是主席台。当代表们差不多到齐时,江青跟在毛主席身后,一块来到会场。

江青穿着一身洗得干干净净的军装,短发甩在后面,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谦和地朝认识的人笑了笑,就坐在毛主席身后负责记录的位置上。

 “同志们,今天邀集大家来开座谈会,目的是要和大家交换意见,研究文艺工作和一般革命工作的关系,求得革命文艺的正确发展,求得革命文艺对其他革命工作的更好的协助,借以打倒我们民族的敌人,完成民族解放的任务。”毛主席开始了他载入无产阶级文艺发展史册的讲话。他不时用一些形象的比喻和典故,常常引得大家哈哈大笑,自己也随着笑起来。他没有忘记正在做会议记录的江青,是她促成了这次讲话,是她给自己整理了这份讲话提纲。她的才华横溢,与众不同,性如烈火和温柔顺从的良好结合,使他的领导工作有了得力的内助;她对问题的独到认识,谈笑自如的风格,使自己找到了红颜知己。他话锋一转,指着身后的江青说:“她是我的顾问,她在上海就演过戏,所以接触了很多的形形色色的人,那也是革命的工作。因为那时,江青同志已是共产党员了,外人不晓得,但是我们知道。她在各种小报上写了很多的文章,就讲如何和工农大众结合在一起。在这方面江青同志走到前面去了。这是个立场问题。我们是站在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立场,对于共产党员来说,也就是要站在党的立场,站在党性和党的政策立场上来写文章和出作品。在这个问题上是否还有认识不正确不明确的呢?我看是有的,许多同志常常失掉了自己的正确的立场。……”

当着这么多的艺术家和作家,毛主席肯定和表扬了自己,江青内心很激动,但丝毫没有表现出不安和张扬,她知道,革命的路还长,毛主席的事业正蒸蒸日上,自己这个“内助”的担子很重很重。

第一次座谈会后过了二十天,毛主席再次发表演讲。那些名学者、大艺术家、大作家们的听众,象一群温顺的小学生,听着毛主席讲出和江青商讨过多次的那一段话:“有人说:‘我是不歌功颂德的;歌颂光明者其作品未必伟大,刻画黑暗者其作品未必渺小。’这种观点对不对呢?我看未必那么正确。”毛主席微笑着说:“你是资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无产阶级而歌颂资产阶级,你是无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资产阶级而歌颂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二者必居其一。歌颂资产阶级光明者其作品未必伟大,刻画资产阶级黑暗者其作品未必渺小,歌颂无产阶级光明者其作品未必不伟大,刻画无产阶级所谓‘黑暗’者其作品必定渺小,这难道不是文艺史上的事实吗?对于人民,这个人类世界历史的创造者,为什么不应该歌颂呢?无产阶级,共产党,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应该歌颂呢?也有这样的一种人,他们对于人民的事业并无热情,对于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的战斗和胜利,抱着冷眼旁观的态度,他们所感到兴趣而要不疲倦地歌颂的只有他自己,或者加上他所经营的小集团里的几个角色。这种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者,当然不愿意歌颂革命人民的功德、鼓舞革命人民的斗争勇气和胜利信心。这样的人不过是革命队伍中的蠹虫,革命人民实在不需要这样的‘歌者’。”这些话确实十分准确地击中了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文艺理论的核心和要害,代表了江青的思想和认识。

由于出于伟大领袖毛主席之口,无人敢非议,但几个了解内情又坚持资产阶级反动世界观的文人,真正领教了江青的“厉害”,内心对她恨得要死。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3 17:41 , Processed in 0.01726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