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江青评传(十一)

2017-9-17 23:1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07| 评论: 0|原作者: 苦多

摘要: 一九四八年春,江青在胜利结束了陕北转战之后,跟随毛主席经历了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惊心动魄的大轰炸,辗转来到河北省平山县西北坡,一直住到一九四九年春。

 

 

第十一章 秘密使命

  一九四八年春,江青在胜利结束了陕北转战之后,跟随毛主席经历了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惊心动魄的大轰炸,辗转来到河北省平山县西北坡,一直住到一九四九年春。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江青夜以继日地协助毛主席做好工作,因为在这里,毛主席指挥了举世闻名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写出了振聋发聩的《将革命进行到底》的雄文伟章,主持召开了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向全党发出了两个“务必”(务必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的伟大号召,提出了警惕阶级敌人“糖衣炮弹”的醒世恒言,预见了共产党夺取政权后的反“和平演变”更加艰巨的斗争。而这一切,都包含着江青的想法和看法,或者说,这些方方面面的问题,江青都和毛主席一起探讨过、研究过,在毛主席的启迪下,在共同切磋的过程中,她更加明确清晰起来,她把自己的思想溶入了毛泽东思想。
  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江青随毛主席抵达北京,住在西郊的香山双清别墅。中国革命胜利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江青和毛主席都是非常激动的,他们彻夜未眠,交谈着今后的革命道路应该如何走下去。
  毛主席说:“我们不能做李自成。但无产阶级革命在夺取政权之后应该如何搞法?中国的社会主义应如何进行?苏联的经验是否都适合我们中国?苏联的一切是否都好?这些问题一直缭绕在我的脑海中。江青,你有什么看法?”江青望着毛主席的脸说:“我看应该到苏联去一趟进行实地考察下,把他们有益的经验拿过来,对于他们走的弯路、出现的问题,我们也好避免。”毛主席高兴地说:“你又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可是,我无法脱身,派别人去,他们回来净说苏联这也好那也好,谈不出实际情况,看不出存在的问题,寻找不出解决的办法。我现在考虑派你去一趟。一是悄悄地来回,不会有大的影响,再者,也好找个理由作为托辞。你愿意吗?”江青嗔怪地说:“还问我愿意不愿意,只要是为了革命事业,只要是您这位大主席的安排,我说过二话吗?我想,就以看病为名,。李讷的扁桃体经常发炎,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大夫说应该尽快切除;我这两年的奔波,生活条件那么差,就我一个女人生活在你们这些大男人中间,很不方便,许多卫生都无法做到,总感到身上有些不舒服,很想看看大夫认真检查一下。你说行吗?”毛主席亲切地握着江青的手说:“陕北转战真难为你啦!现在胜利了,是该好好看看病,今后的斗争我还离不开你这个亲密助手呢。只是,这一段的荣誉、掌声、鲜花你可享受不到了。”江青抽回自己的手,认真地说:“我是那种爱虚荣的人吗?”毛主席赶紧说:“好!那就这样商定了,你准备一下尽快动身,就算我毛泽东的秘密特使吧,不过不能告诉任何人。”
  于是,江青带着女儿李讷坐火车到大连,再乘飞机到达莫斯科。
  其实,江青除了身负使命,也确实需要看病,所以,曾在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六年先后四次去过苏联。江青的疾病主要是由于战争的摧残和恶劣环境的磨难,使她得了子宫癌(当时苏联的大夫让她化疗),又患有胆囊炎等症,一劳累就脸色苍白,严重时瘦弱憔悴,体重降到不足100磅。
  在苏联,江青接触了苏联当局方方面面的人物,也曾到农村、工厂参观访问。斯大林高兴地接见并宴请过她,集体农庄的农民曾和她亲切交谈,工厂的工人们也热情地接待过这位东方贵客。
  江青通过对苏联的考察,发现了不少问题。斯大林是位伟大的马列主义者,他领导了卫国战争,建立了卓越的功勋,在苏联、乃至全世界享有崇高的威望,苏联人民真诚地热烈地崇拜自己的领袖。对此,斯大林是保持清醒的头脑的。但他过于封闭自己,与人民群众的联系不多,只依靠汇报做出决策。他可能接受了列宁被刺杀的教训,处处小心,保密措施十分严谨。更为严重的是,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他和苏共领导层光强调经济建设,只陶醉在高科技的辉煌成就中,不讲不抓思想领域的斗争,出了问题就依赖武力镇压,缺乏阶级斗争理论的指导。他对世界革命的指导与支援,往往优先考虑本国利益,考虑世界格局的平衡,流露出大国沙文主义的苗头,他手下的人这种思想更加严重。
  在苏共中央的最高层,表面上围着斯大林转,对斯大林是百依百顺,绝对服从,可是内心里各有各的小算盘。江青发现,他们对马列主义的原著并没有几个精通,只陶醉在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的自我满足中。甚至有的人争权夺利,斤斤计较自己的名利和地位,把职务的升迁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们中不少人已严重脱离人民群众。
  江青特别注意苏联的意识形态工作,经常看一些电影、戏剧。实际上,苏联并没有像他们表面上宣传的那样保持马列主义的纯洁,而是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充塞了文化教育的各个方面。只以电影来说,除了反法西斯斗争反映了革命的英雄主义和鲜明的爱国主义思想,有些好的影片外,而其他片子,很少反映下层劳动人民,更看不出阶级斗争的精品;对共产主义的宣传,对美好社会的向往,也大多局限在物质丰富、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把与传统观念的决裂、与私有制的决裂、共产主义政治思想水平的提高放在次要地位。同时,引进的西方电影、自己拍摄的电影,其中有不少是宣传低级趣味、资产阶级的温情思想,甚至模糊阶级阵线,反而强调阶级调和的必要性,把战争统统写成残酷的、没有人性的,制造恐怖气氛,混淆了战争的正义与非正义。这类影片虽然不多,但很投合一些人的口味,大有上升的势头。
  有不少时候,江青带着俄语翻译,走到田间地头,接触到集体农庄的人群。苏联的农村,有原始农村公社的基础,实行集体化比较容易,只不过沙皇时期大地主、大庄园主是农村土地的主人,十月革命胜利后,土地收归集体所有,农民选出了自己的当家人,而地主富农大多逃到国外,所以农村似乎没有公开的阶级敌人,表面上看农民的阶级斗争观念比较淡薄。但这并不能说农村就没有阶级斗争了,据江青观察,这里阶级斗争还十分严重。残余的地主富农分子经常进行破坏和捣乱;集体农庄的庄员,由于缺乏思想教育,或者说思想教育工作薄弱,很多人自私自利,只想着自己过好日子,在农庄劳动只为了获取个人更大的收入;集体农庄的领导人大都不参加劳动,有的忙于事务性工作,有的把集体的办公条件搞的很豪华,小汽车也成为负责人的专车。一种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在弥漫着集体农庄。
  莫斯科郊区的工厂很多,大多数是十月革命后建立起来的,苏联很偏重于工业,特别是重工业的发展。江青在苏联,每天都能获得苏联工业战线捷报频传的好消息。江青在与苏联工人的接触中,获得了一种朝气蓬勃的力量。大多数工人都感到生活很满足,也很自豪,很少思考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问题,大家向往幸福的明天,而明天到底是什么样子,除了物质享受,很难再说出什么。问他们对工厂领导人的看法,也只是说“领导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多干活领导就多给奖金,比资本家强多了。”至于对工厂领导人的特权、种种不合理的享受,只有个别工人有意见,有看法,有的人还认为这是应该的“他们的功劳大,有能耐,应该享受一些特殊待遇。”
  在与工厂领导者交谈中,江青发现,这些人引经据典的管理模式是资产阶级经济学理论的实质,套上了社会主义外衣,他们拿不出符合马列主义的新东西,还是“奖金挂帅”、“物质刺激”的老一套,他们实行的政策、奖惩办法、思想倾向,都是要培养一个包括管理人员和高级技术人员在内的特权阶层,把广大的工人群众当成阿斗,只用一些严格的制度、严厉的处罚来约束工人群众的行为,总是强调经济效益,而忽视精神、思想的作用,他们认为多给工人办点符合切身利益的好事就可以了,根本不想或者没有想到让工人们参与工厂的管理和决策。
  每次从苏联回来,江青的思想都不轻松,似乎待的时间愈长,发现苏联的问题愈多。她得出结论:中国不能照搬照学苏联的经验,中国应该走自己的路;自己应该协助毛主席开辟中国社会主义的马列主义道路。
  江青把自己的所见所听所思所想全部告诉了毛主席,毛主席高兴地说:“我毛泽东的妻子就是了不起,能看出苏联老大哥存在的问题,不简单!其实,我对苏联一直有自己的见解,从建党那天起,直到中央苏区的反围剿,长征路上的斗争,王明的一系列表现,都有苏联、特别是斯大林影响的存在。没有苏联的支持,中国共产党无法发展壮大,中国革命无法这么快取得伟大的胜利,这是事实。但事情都要一分为二,苏联的支持也要一分为二,他们的错误影响也给我们造成了困难和损失。过去是这样,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还会这样。他们之所以有种种不正确的观点,还是个掌握马列主义的水平问题。他们不只影响我们,也会影响其他兄弟党,不只在国际上,也会在国内出问题,我原来就是这么考虑和分析的,你的实地考察,证实了我的看法。我们应该好好读马列的书,精通马列主义,研究中国的路怎么走。”
  毛主席又说:“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我们也住进了封建皇帝才有权居住的地方,我被有些人当成皇帝看待,你也成了中国的第一夫人。今后,你想做点什么工作?”江青思考了一下,严肃认真地说:“我从年轻时就开始信仰马列主义,立定志向,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自从跟了你,认识提高了,所以也更加坚决了。今后,我还是做个马前卒,做好你的哨兵,为我们的共同理想做一番事业。”“那好!你一不要挂什么荣誉头衔,二不要和那些资产阶级直接打交道,可以从文艺入手,就做一下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吧,同时多注意国际国内各种动向,收集些情报,一切有我出面处理就可以了。”毛主席经过深思熟虑地说。


  从此,江青默默地按毛主席的要求去做。她心领神会地意识到毛主席这样安排的良苦用心。无产阶级政党、社会主义国家,要想不出问题,必须抓好意识形态的斗争,经济所有制的改造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而思想意识方面的斗争将会长期存在下去,直到共产主义社会,弄的不好,党会变质,国会变色。所以,中国解放后,江青没有像其他中共领导人的夫人那样忙于“社交”,忙于“和平事业”,忙于“儿童妇女工作”,而是潜心研究文化、教育、思想领域的阶级斗争,研究文艺战线上改革问题,江青名副其实地成为意识形态方面的尖兵。这项工作,作为整个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但在世俗眼里,是件“出力不讨好”的工作。当革命胜利后,不少革命者需要的是鲜花、美酒,听的是颂歌,要的是光宗耀祖的风光,人前背后讲究的是地位、身份。惟独无产阶级革命者不讲这些,还需默默无闻地继续革命,继续“挑刺”,继续“找麻烦”,继续“讨人嫌”,一句话,还要继续进行阶级斗争,继续批判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江青就是这样做的,江青的伟大也正在此处。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18 06:32 , Processed in 0.0169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