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批判

2017-9-18 22:3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75| 评论: 0

摘要: 2017年7月14日——15日在北京召开了“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有关这次会议情况主媒有报导。对这次会议内容,我们既不反对,也不拥护;既不唱赞歌,也不唱挽歌;而是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批判。这是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只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批判

 

——纪念《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发表150周年

 

工农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组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九日

 

2017714日——15日在北京召开了“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有关这次会议情况主媒有报导。对这次会议内容,我们既不反对,也不拥护;既不唱赞歌,也不唱挽歌;而是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批判。这是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只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

马克思于1859年出版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册,原计划要接续发表第二册、第三册等二十几册《政治经济学批判》。后来,马克思改变了分册出版计划,八年后于1867年出版了《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卷。人们只记得或谈到“资本论”大名,而没有注意到或不知道这部伟大著作的主标题是政治经济学批判。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批判的是资产阶级为维护资本主义旧世界,或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辩护的政治经济学。从历史演进来看,英法最早把这门资产阶级的学问称为“政治经济学”,而后来者德国称为“国民经济学”。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革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命,也就革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灵魂的命,革了旧世界所谓“经济”的命。于是,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之后,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就从古典的演变为庸俗的了。关于这个庸俗化的历史过程,马克思在《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二版的跋中说:政治经济学,在它还是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不把资本主义秩序视为是历史上过渡的发展阶段,而把它视为是社会生产的绝对的和最后的形式的时候,本来只有在阶级斗争仍然潜伏进行,或不过在个别孤立现象上表露的时候,能够还是科学。拿英国来说罢。英国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就是属于阶级斗争尚未发展的时期。它的最后的伟大代表李嘉图,终于有意识地把阶级利害关系的对立,工资与利润的对立、利润与地租的对立,当作他的研究的出发点,因为他天真地把这种对立当作社会的自然规律来理解。但是,资产阶级的经济科学由此也就达到了它的不能跨过的限界了。……法英两国的资产阶级,都已经夺得了政权。从此以往,无论从实际方面说,还是从理论方面说,阶级斗争愈益采取公开的和威胁的形式。资产阶级经济科学的丧钟鼓起来了。现在问题已经不是这个理论还是那个理论合于真理,而是它于资本有益还是有害,便利还是不便利,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不为私利的研究没有了,作为代表的是辩护论者的歪心恶意。……1848年大陆的革命,也在英国发生了反应。不顾单为统治阶级辩护,单向统治阶级献媚,还要求一点科学意义的人们,企图调和一下资本的政治经济学和现在已经不容无视的无产阶级要求。因此,一种没有生气的折衷主义发生了。约翰·穆勒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这正是资产阶级经济学破产的宣告。……在这种情况下,德国资产阶级的发言人分成了两个集团。一方面使伶俐的、唯利是图的、只顾实际的人。他们集合在庸俗经济学辩护论者最浅薄而也是最成功的代表巴斯夏旗帜下。另一方面是以经济学教授资望自负的人。他们追随在约翰·穆勒之后,企图调和那些不能调和的东西。……德国社会的特殊的历史发展,使资产阶级经济学在德国不能有任何独创的成就,但它的批判不是这样。这种批判在它毕竟是代表一个阶级时,只能代表这样一个阶级。这个阶级的历史使命,是推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最后消灭阶级。那就是无产阶级。这个批判的经典著作就是《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是在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指导下的庸俗会议。在当下时髦的“创新”口号下,所谓“金融创新”,全都是庸俗经济学的陈词滥调和自欺欺人的行政操作。

这次会议必不可少的是宣布又制定了“货币政策”,庸俗政治经济学宣称国家或政府制定“货币政策”,这是弥天大谎。其实世界各国政府制定的只是货币符号的政策,他们把货币和货币符号混为一谈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指出:货币就是金银,“自然并不出产货币,正如自然并不出产银行家或汇率一样。但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既然必须把财富在一种唯一之物的形式上当神结晶出来,金银就成了财富的相当化身。金银天然并非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美元就是货币符号,人民币也是货币符号,日元、欧元等都是货币符号。所以把制定“货币符号”的政策说成是制定“货币政策”,这不是庸俗经济学的弥天大谎是什么呢?既然是货币符号,那就可以用任何一种符号代替,所以符号繁多,不断变换符号也就应运而生了:汇率产生了,投机产生了,所谓的金融“创新”产生了。马克思在为《反杜林论·<批判史>论述》所写的那章中说:“实际上,纸蝴蝶,即单纯的货币符号,在公众中飞舞,并不是为了‘抛弃’贵金属的基础,而是为了把它从公众的钱袋诱入空虚的国库里去。”世界货币只能是黄金,这不是由哪国或国际机构制定的。19447月在美国新罕布尔市布雷顿森林举行会议,确立“美元——金”本位制,即1盎司黄金等于35美元的固定汇率,这样美元这一货币符号似乎成了世界货币。这一庸俗经济学的幻想以“怀特计划”和“凯恩斯计划”为代表。虽然建立了“布雷顿体系”,但维持到1971年被尼克松政府宣告破产了。那时1盎司黄金已上涨到1250美元。历史上曾通行过“黄金——白银”双本位制,但最终还是回归到金本位制了。世界货币只有黄金,而各国制定的国币只是法律宣布的法币,一离开本国的范围,任何法律的强制性就烟消云散了。所以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来说,所谓各国政府宣称“制定货币政策”只是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的自迷的喧哗,他们只是制定了由强力维持及法律强制推行的“法币”政策;即货币符号的不断修改、变动不居、朝令夕改的政策。可以滥印货币符号,却从未印出一盎司金银。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把由资产阶级创立的生产方式定名为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所以资本主义这一概念本义是一种生产方式,而不是其他。历史唯物主义这一新的最最革命的世界观发现生产方式是人类世界围绕其旋转的核心、基础,这样就把资产阶级建立的社会称为资本主义也就是顺理成章了。马克思的《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正是研究这一生产方式中资本运行的总公式G-W-G+ΔG,创立了剩余价值学说。这样就把这一生产方式科学地定义为资本主义了。就此,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从马克思以来称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恩格斯对此详论如下:唯物主义历史观从下述原理出发: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所以,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在人们的头脑中,在人们对永恒真理和正义的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在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在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在有关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对现存的社会制度的不合理和不公平,对‘理性化为无稽,幸福化为苦难’的日益清醒的认识,只是一种征象,表示在生产方法和交换形式中已经悄悄地发生了变化,适合于早先的经济条件的社会制度已经不再和这些变化相适应了。同时这还说明,用来消除已经发现的弊病的手段,也必然以多少发展了的形式存在于已经发生变化的生产关系本身中。这些手段不应当从头脑中发明出来,而应当通过头脑从生产的现成物质事实中发现出来。……现在大家几乎都承认,现存的社会制度是由现存的统治阶级即资产阶级创立的。资产阶级所固有的生产方式(从马克思以来称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同封建制度的地方特权、等级特权以及相互的人身束缚不相容的;资产阶级摧毁了封建制度,并且在它的废墟上建立了资产阶级的社会制度,建立了自由竞争、自由迁徙、商品所有者平等的王国,以及资产阶级的一切美妙的东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现在可以自由发展了。

欧洲资本主义是在摧毁封建主义的基础上,美洲和大洋洲是在剿灭土著人实行殖民主义的基础上,建立了资产阶级的一切美妙的东西。无独有偶,现代修正主义则是在摧毁社会主义的基础上,复制着资产阶级的一切美妙的东西,还自欺欺人地声称什么特色社会主义。在复辟资本主义后,资产阶级的一切美妙的东西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就生产出来、应运而生、泛滥成灾了。资产阶级的一切美妙的东西”对无产阶级则是一场灾难、浩劫、恶魔,于是无产阶级反抗资产阶级剥削和压迫的阶级斗争也就产生并发展起来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广大工农劳动大众切身感到是又回到旧社会、又重受二茬苦、重受二遍罪了。揭露和批判及控诉“邓三科梦”的丑恶和罪行的人民怒吼声响起来了,中国现代修正主义的丧钟敲响了。

马克思的伟大著作《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是对这一生产方式进行的批判研究。恩格斯把这一批判总括为对“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的“三教”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就是对这“三教”的顶礼膜拜。伴随着中国复辟资本主义,这“三教”也在中国泛滥开来。这一情况与意识形态中的宗教泛滥是相辅相成的。孔教——佛教——天主教等不亦是泛滥成灾了吗?这次全国金融会议亦是“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的“宗教会议”。为什么呢?因为马克思在《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卷已揭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是“商品——价值——货币——资本——剩余价值”。第一卷,资本的生产过程,有七篇二十五章。第一篇有三章,商品——交换过程——货币或商品流通。第二篇只一章:由货币到资本的转化;第三篇:绝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有五章;第四篇: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有四章;第五篇:绝对剩余价值与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有三章;第六篇:工资,有四章;第七篇:资本的积累过程;有五章。这样就构成了资本主义的整个经济体系“商品——价值——货币——资本——剩余价值。”这个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把“资本——剩余价值”消灭了;消灭了“货币到资本的转化”,即消灭了货币转化为资本。但是还遗留着“商品——价值——货币”,这个旧世界的拜物教。这个拜物教也将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进程中逐步消灭之。社会主义时期还遗留着旧世界的经济,所以必须对社会主义时期的“商品——价值——货币”继续进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决没有什么“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中绝不允许“把货币转化为资本”。中国出现的资本主义复辟,没有别的招数和套路,只是复辟了马克思《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二篇:由货币到资本的转化。这个转化的中心内容是劳动力变成了商品。这个转变是把全民所有制的工人和公社社员在通过私有化——破产、改制、重组、农村分田到户、承包、合资、股份制、全员合同制等反革命政策的组合强权下,变成了雇佣工人。我们把这些在“特色社会主义”招牌下,推行的政策称为反革命政策,那是因为它反对的是社会主义革命。窃据中央领导权的就是这样一伙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他们打着红旗反红旗,他们不懂或不读马克思的伟大著作《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聚集在他们周围的座上客就是诸如厉股份、吴市场、刘摇摆等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江湖混”而已,只是贩卖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的破烂货,还美其名曰“西方主流经济学”。岂不知所谓“西方主流经济学”在〇八年金融危机后已经完全破产,引起青年学生的极大愤慨,把经济学的教科书扔到楼外,堆积焚烧,誓言要重新编写经济学教科书。欧美青年学生的焚书造反行动,似乎对中国现代修正主义集团及其御用文人无动于衷。这也难怪,因为这伙官僚和文佣只是一些不学无术的官场上的“江湖混”,实是名声狼藉的丑角。他们以权威自娱,自以为万事通,掌有至上真理。他们不知道改造自己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法学家是法律的奴隶”(恩格斯),金融学家是庸俗经济学的奴才。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4 15:59 , Processed in 0.01632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