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昔日保家卫国,今天无处容身

2017-9-27 23:00|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3134| 评论: 6|原作者: 八路军老战士张树清

摘要: 我恨自己年老无用,当年能把国民党反动派赶出东北,一直赶到海南岛,赶到海里,现在却不能把几个黑社会赶出我的家!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所以趁着还有一口气,托人写下这封求救信,求共产党赶快打回来,解放肇州县!

昔日保家卫国,今天无处容身

——八路军老战士张树清向全社会发出求救信

 

 


我叫张树清,今年86岁,是一九四五年参加革命的八路军老战士,当年曾扛着枪从东北一路打到海南岛,荣立战功二十余次。现在我年老体弱、瘫痪在床,却受到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黑社会分子沈长军指使其打手林大伟等人的欺凌!当地政府不作为,我只有向全社会公开求救,期盼能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有我一处容身之地。

 

我出生在1932年,从小就受日本鬼子和汉奸欺负,吃尽了亡国奴的苦。1945年八路军来到黑龙江肇州县时,就住在我家,让我们全家人都感受到了八路军真是和老百姓心连心,共产党就是为人民打天下的。所以我的父母热情护理救助伤员,是当地有名的支前模范。肇州县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彭八路”,当时身负重伤,伤口都生蛆了,只剩下一口气,硬是让我父母给救活了。像他一样很多伤愈归队的战士都真心感激我的父母,他们临走时认我父母为义父义母来表达心情。虽然我那时才14岁,但父母支持我报名参军,让我也扛起枪跟着共产党走,为穷人打天下。

 


我所在的四野43128383团一营是攻打锦州、天津的攻坚先锋营,也是解放海南岛时大名鼎鼎的“渡海先锋营”,我在那次战斗中曾立大功一次。我的营长是孙有礼,解放后曾任湖南省军区参谋长,是全军有名的战斗英雄,我跟着他冲锋陷阵,从来没有怕过死,先后立功二十多次,1955年曾荣获解放奖章。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部队选拔优秀指战员组建空军,我从43军转入空三军,在3909部队任政治指导员。

 

1969年,我因病转业回到家乡肇州,被安置在酱菜厂工作。按照国家政策,当时部队与地方政府本应优先安置我的住房问题,但当时因为住房困难的职工多,我是党员又是干部,当然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所以一直到1984年离休时,我都没有为自己“争取”到住房,一直是租房住。但一直到离休的时候,领导们也都是说会尽快给我落实住房问题,从来没说过不给我解决。

 

我一个连的战友死的只剩下两个人了,我就是其中之一,能活下来就很知足了,所以从内心来讲,只要自己能有一点办法,我也不愿给组织上找麻烦。可是2010年底,当我因为住房确实困难,到肇州县老干部局请求领导落实政策时,他们却说:“你这老头怎么这么嚼嚼呢(耍无赖的意思)!”“领导研究了没有这个政策,不给安排,不服找上级去”。

 

我干革命当然不是为了图这个住房待遇,但也不能像他们这样,明明是自己不执行党和国家的政策还要侮辱我!

 

我就按他们说的“找上级”。大庆市、黑龙江省的信访局我都去了,都说“国家对离休老干部的政策没有变,当地政府应该给予解决。”可肇州县就是不解决。2011年我按程序依法去北京反映问题,当时我已经80岁了,耳聋体弱,我的儿媳妇怕我路上出意外陪着我。到了北京,民政部的接待同志说:“共产党欠的债从来就没黄过,请相信党一定会给你解决的,当地政府必须给予解决。”可是,当我们被肇州信访人员接回家后,他们不但不给我解决问题,反而说我是“无理访”,我年纪大了没法关我,就以“扰乱工作秩序”的罪名将我儿媳妇王秀梅劳教一年!

 

地方政府不给我讲理,也没有住房,我们一家人只好都住在我儿子张洪武从1998年就开始承包经营的肇州化工溶剂厂。我就想着,地方政府不管我,我就这样只要有个地方度过晚年就算了。但没想到的是,从一个多月前的826日开始,一个叫林大伟的带着一伙人连续十几次来到我家打砸强拆。他们把所有的窗户玻璃都砸碎,用电锯切割拆卸门窗,上房拆掉砖瓦,掀掉屋顶和防水层,断水断电,硬逼着要把我们一家赶走。

 

林大伟自称有化工溶剂厂的产权,他要“收走”厂房。其实他背后是肇州县有名的大地痞沈长军。沈长军的亲戚有公安局的,有原来的肇州县长,在肇州有权有势。他为了霸占这处据说要开发动迁的厂区,串通有关部门的人,以一个黑箱操作、根本就是非法交易的“法院判决”,指使林大伟用暴力打砸的手段要把我们赶走。

 

我儿子张洪武是从当时的政府主管部门肇州县化工建材工业公司承包的化工溶剂厂,不但有合法的承包经营合同,已经投入了上百万元,经营了将近20年,而且还有原主管部门经理办公会议和后来的工信局,委托他管理维护整个厂子的正式决定。如果林大伟从沈长军手里“买”走的那个所谓10万元“债权”的“法院判决”果真是合法有效,为什么不申请法院执行?为什么要用黑社会的手段代替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我瘫痪在床,我儿子儿媳也都60多岁了,一家子老弱病残,根本阻止不了这群歹徒的暴行,只有打110报警。但十多次打砸,十多次报警,公安局治安大队不是不出警,就是推脱这是民事纠纷不归他们管。但傻子都能看出来,公然强闯民宅,以暴力手段损毁公私财物怎么还是民事纠纷?

 

我们万般无奈,为了生存,我儿子张洪武于918日赶往哈尔滨,到黑龙江省公安厅举牌上访。可是警察的不受理不作为,反而进一步纵容了这伙儿歹徒,他们更加变本加厉,天天像上班一样来这里打砸、破坏,并将厂房内的生产设备和我们一家人的生活用品都扔到了房外,故意在我床头用电锯切割,从已经被他们砸坏的屋顶往下浇水,让屋里就像下雨一样,我儿媳妇只好用塑料单盖在我的身上,为我遮挡。

 


我的儿子去上访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有亲戚朋友不放心我,赶来肇州看我,硬被他们从我家赶走。

 

我已经86岁了,我见过日本鬼子和汉奸、国民党当年是怎样欺负老百姓的。他们现在除了没有杀人放火,跟那些人没有两样!我知道,他们就是想用这种手段把我一家逼走,但我不明白,公安局为什么允许他们这样胡作非为?难道日本鬼子和汉奸、国民党又打到肇州县了?可我这个当年的老兵如今瘫在床上,连跟他们拼命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恨自己年老无用,当年能把国民党反动派赶出东北,一直赶到海南岛,赶到海里,现在却不能把几个黑社会赶出我的家!

 

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所以趁着还有一口气,托人写下这封求救信,求共产党赶快打回来,解放肇州县!

 

 

求救人:张树清

 

身份证号码:232329193205070211

 

联系电话:1380464426813394666906

 

2017924

 


鲜花
5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ou 2017-9-28 09:49
同感。这是一个只为骗子贼强盗服务的黑恶社会,人与人冷酷无情,还在那高唱改革开放好。
引用 毛丝丢顿 2017-9-28 03:08
伪共就是这样对真共和普通老百姓的,不奇怪,只有愤恨!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7-9-26 08:01
林林: 为什麽为人民共和国奋斗的老革命在基层遭遇这样的命运?而那些高干以及他们的子女却成为大官僚资本家?同样的老革命,待遇却如此悬殊?真的是日本,汉奸,国民党 ...
“老革命”还是“老反革命”不重要,重要的区分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老英雄张树清显然是混到体制外普普通通的底层民众中去了。
引用 林林 2017-9-26 01:50
为什麽为人民共和国奋斗的老革命在基层遭遇这样的命运?而那些高干以及他们的子女却成为大官僚资本家?同样的老革命,待遇却如此悬殊?真的是日本,汉奸,国民党回来了?中国回到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旧社会吗?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7-9-25 11:59
"难道日本鬼子和汉奸、国民党又打到肇州县了?可我这个当年的老兵如今瘫在床上,连跟他们拼命的力气都没有了。
求共产党赶快打回来,解放肇州县!"
--------------------------------
唉......
引用 水边 2017-9-25 11:30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3 17:35 , Processed in 0.0188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