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江青评传(十七)

2017-9-29 22:0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67| 评论: 1|原作者: 苦多 |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第十七章 身正胆壮  一九六七年,正当反“二月逆流”取得节节胜利的时候,江青接受了无产阶级司令部另一项极其重大的历史性任务。

 

 

第十七章 身正胆壮

  一九六七年,正当反“二月逆流”取得节节胜利的时候,江青接受了无产阶级司令部另一项极其重大的历史性任务。
  江青像所有的革命家一样,走着荆棘丛生的路。自从解放后介入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之后,她就犯了“众怒”。把持意识形态大权的党内外资产阶级分子,垄断了话语权的资产阶级文人,对她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污蔑陷害,从个人品质到生活经历,从家庭关系到为人处世,从现实到历史。在轰轰烈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形势下,抓叛徒成风,历史问题是最好的突破口。江青一直就面临着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疯狂挑衅,1967年达到了最猖狂的程度。请看其中两条。
  其一是说江青为叛徒,在历史上曾被捕写了自首书。可是查遍历史材料,核对所有知情人,只有193411月被当作嫌疑群众在拘留所关押了一个来月,哪里有被捕,更何谈叛变自首!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二,竭力丑化江青三十年代在上海的演艺生涯。把搞地下革命工作说成生活放荡,把与党内机会主义的斗争歪曲成好出风头、有野心,把国民党反动派的报刊杂志上的花边新闻奉为尚方宝剑、当成攻击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的法宝。这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对于敌人的无耻诬蔑,江青在三十年代就曾以公开信的形式进行了有力的反击,当1967年有人再次拣起这些历史破烂向江青恶毒攻击的时候,中央文革小组写了报告,以澄清事实,匡正视听。报告的全文如是:“毛主席、林付主席:呈上江青同志三十年代的一封公开信,请批阅。只要抛弃一切封建的偏见,都可以看到,她还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时,就已经表现出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钢筋铁骨,就显示了共产党人不畏流言,勇于斗争的勇气。和鲁迅一样,江青同志的这封公开信,是讨伐封建势力和黑暗社会的战斗檄文。但是,国内外一小撮阶级敌人,港澳台的反共势力却利用此事至今造谣、诽谤不休,为此,我们建议将此件在一定范围内公开,证明江青同志的光明磊落和共产党人的广阔胸怀。”毛主席的批示是:“我就是从此认识江青的性格的。”
  其实,在无产阶级司令部中,不只江青的历史遭到敌人的污蔑陷害,周恩来也是其中比较突出的一个,而恰恰是江青奋不顾身站出来保护周总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周恩来的秘书的女儿是大串联的红卫兵,在上海发现了三十年代的一份国民党反动派的报纸,上面登有《伍豪等243人脱离共产党启事》,带回了北京,于是1967516日晚上在北京钢铁学院宿舍楼六七个来自师范大学、航空学院、钢铁学院的大学生和附中学生头头,进行了热烈讨论,认为伍豪就是周恩来、这份启事是真实的,决定炮打周恩来,并成立了“首都五一六红卫兵”。江青得知消息后,立即进行干涉,派人取走报纸,批评他们的错误做法。但“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在一些极左分子的支持下,受到阶级敌人的利用,愈走愈远,连江青一起炮轰,斗争矛头对准无产阶级司令部。中央文革小组不得不开展了反对“五一六”分子的运动。江青不顾个人的安危,挺身而出,坚持斗争,向毛主席及时反映情况,毛主席在江青转来的北京大学学生关于伍豪脱党启事材料上亲自批示:“此事早已弄清,是国民党造谣污蔑。”并马上召集会议予以澄清。


  有没有真正的叛徒?!有!不光有,而且就隐藏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之前的党中央,是资产阶级司令部重要成员和后台老板,可以说“叛徒”是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一大特色。江青现在担当的历史重任就是抓叛徒集团,特别是参与和负责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专案工作。
  抓叛徒集团的起因是从彭真、薄一波等人叛变投敌反共的历史问题引起的。19665月对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的审查结束,中共中央作出决定,下发文件,其中就把彭真定为叛徒。随后,红卫兵小将和革命群众又挖出薄一波、安子文、杨献珍、刘澜涛等61人叛徒集团。而彭真、薄一波等人的叛变问题都与刘少奇有直接关系,都是在刘少奇的支持、包庇下,写了自首书,写了“反共启事”而从敌人的监狱里爬出来的,然后又混入共产党内,得到刘少奇的提拔重用。这就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为什么刘少奇这么喜欢叛徒,这么理解叛徒,重用叛徒?除了他们听话,具备资产阶级的活命哲学,有复辟资本主义的能力之外,是不是他本身有叛徒的亲身体会?同时,在查阅刘少奇的几次被捕经过的材料中也发现了不少疑点。于是,中共中央1968年初决定成立刘少奇的专案小组,把现实问题和历史问题结合起来审查,这个小组的总负责是周恩来,江青是其中的重要成员。
  江青是从刘少奇的检查看出问题的。刘少奇在19667月份的检查中写道:“19363月,我作为党中央的代表到达天津(当时党的北方局所在地)。当时北方局的组织部长柯庆施同志,向我提出一个问题,说北京监狱中有一批同志,他们的刑期多数已经坐满,但不履行一个手续就不能出狱。柯问我是否可以履行一个手续,我当时反问柯:‘你的意见如何?’柯说可以让狱中同志履行一个手续,我即将此种情况写信报告陕北党中央,请党中央决定,不久就得到中央答复,交由柯庆施同志办理。”显然,刘少奇这是不顾事实的上推下卸,有意歪曲事实真相。从大量历史史实,以及知情人的揭发,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1936年春,刘少奇一到北方局就感到一直在北方局坚持工作的柯庆施、莫文华等人不听自己的话,不积极贯彻“一切服从抗日需要”的政策,执行了极“左”路线,所以他就和自己带去的秘书(也是北方局的秘书长)林枫(后来查明林枫是叛徒)商量,要整顿北方局,让柯庆施靠边站了。19364月,刘少奇召开秘密会议,硬把刚从监狱里出来而没有经过严格审查和考验的彭真、林枫塞进北方局领导班子,他自己当上了北方局的书记。当时会议上的斗争十分尖锐,各地特委送上来很多报告,刘少奇看都不看,说:“这些报告连擦屁股纸都不值。”柯庆施、李菁玉等同志对此十分气愤,会后便联名给党中央写信,控诉刘少奇、彭真等人的问题,要求撤刘少奇的职。信到陕北后,张闻天给压了下来。柯庆施坚持斗争,不只一次地说:“刘少奇是个老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他怎么可能向刘少奇建议狱中的同志叛变自首呢!所以,让薄一波等人叛变出狱完全是刘少奇一手包办的。再看看薄一波他们出狱的《反共启事》。这篇《反共启事》全文发表在1936830日的《华北日报》上,全名是《徐子文反共启事》,是经杨献珍三易其稿,以狱中党支部书记薄一波为首的讨论通过后,又征得国民党当局同意,然后发表的。全文如下:“子文前因思想简单,观察力薄弱,交游不慎,言行不检,致被拘禁于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反省自新。 当兹困难时期,凡属中国青年均须确定方针为祖国利益而奋斗,余等幸蒙政府宽大为怀,不咎既往,准予反省自新,现已诚心悔悟愿在政府领导之下坚决反共,做一忠实国民。以后决不参加共党组织及其他任何反动行为并望有为青年俟后莫受其煽惑。特此登报声明。 徐子文(安子文) 刘华甫(刘澜涛) 杨仲仁(杨献珍) 周斌(周仲英) 董旭天(董天知) 夏维勋(鲜维勋) 冯俊斋(马辉之) 张永璞(薄一波) 徐立荣(徐子荣)  中华民国二十五年八月三十日”刘少奇事前支持写这份声明,当报纸上发表时也一定会看到这份声明的,但他不光同意这种做法,而且重用这些人,包庇这些人蒙混过关,躲过了历次整党运动,还一再提升他们的职务,成了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重要成员。这不能不引起革命同志的深思和中共中央的警惕。所以,中央才决定审查刘少奇的历史问题。
  江青看的第一份材料是湖南省公安厅、宁乡县公安局军管会转来的材料《杨剑雄反省》,其中交代:19251216日,刘少奇在长沙文化书社被长沙戒严司令部逮捕。经审讯,湖南省省长、反动军阀、血腥屠杀共产党人的刽子手赵恒惕亲批将刘少奇“斩决”。刘少奇的同乡同学、湖南省政府会计、赵恒惕的至亲杨剑雄知道后,立即邀约刘少奇的把兄弟、长沙禁烟局局长洪赓扬、刘少奇的同乡、反动军阀的师长叶开鑫、贺耀祖以及刘少奇的胞兄、大地主刘云亭,联名具保,答应了赵恒惕的活命条件:“迅急离开湖南,不要在这里乱搞,好好读四书五经。”刘少奇对联名具保的人千恩万谢,完全遵照活命条件,于1926116日离开湖南前往广州。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9-30 10:53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18 06:24 , Processed in 0.05710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