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战时流血、建设流汗、改开流泪 最后还要流落街头?

2017-10-1 23:55|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076| 评论: 1|原作者: 徐日 |来自: 红色参考编辑部

摘要: 战时流血、建设流汗、改开流泪最后还要流落街头?——从八路军老战士张树清身上看东北老革命的遭遇明天就是9月30日,是我们国家以法律形式设定的“烈士纪念日”。从2014年开始,每年的这一天,国家都要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也要向人民英雄纪念碑集体敬献花篮,以纪念那些死去的英雄。死去的英雄当然值得我们纪念,但幸存下来、还活着的英雄呢?近日从网上看到了一位还活着的英雄——黑龙江大庆市肇州县老革命张 ...

战时流血、建设流汗、改开流泪

最后还要流落街头?


——从八路军老战士张树清身上看东北老革命的遭遇



明天就是9月30日,是我们国家以法律形式设定的“烈士纪念日”。从2014年开始,每年的这一天,国家都要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也要向人民英雄纪念碑集体敬献花篮,以纪念那些死去的英雄。


 

死去的英雄当然值得我们纪念,但幸存下来、还活着的英雄呢?

 

近日从网上看到了一位还活着的英雄——黑龙江大庆市肇州县老革命张树清的遭遇,我心里十分难过。在东北大地的白山黑水间,那些在解放前英勇战斗、新中国无私奉献,改开后生活困难的老战士、老革命还有多少?在张树清的背后,是否还有更多的人、更多的辛酸要向和谐盛世的人们诉说?

 

战时流血

 

有党史学家认为,中国革命有三个大艰难:红军长征、南方八省游击战争、东北抗联。若问这三大艰苦,哪个最苦?笔者认为,是东北抗联。看看党史军史,只能用一句话概括:那不是艰苦,那是在挑战生命极限!

 

与红军长征和南方八省游击战争相比,抗联坚持时间最长,长达14年之久。

 

条件最艰苦,当时黑龙江地区气温接近零下40℃。每年长达四五个月之久的大雪封山,抗联战士不敢生火,全靠体力抵抗极寒。为了不让敌人跟踪,战士在没膝大雪中行军,还要把鞋子脱下来反穿在脚上。

 

精神最孤单,长时间与组织失去联系,完全靠个人的信仰意志来坚守着。

 

也正因如此,毛主席在1955年9月接见东北抗联老战士冯仲云时,曾动情地说:你们抗联苦啊,比我们长征还要还要艰难、艰苦!可以说,这是对东北抗联老战士最大的肯定!

 

这位张树清老人的父母当年能够成为当地有名的支前模范,那可不仅仅是捐粮捐物、伺候伤员那么简单的,那可是全家人都要冒着生命危险啊!可以说,没有东北人民的支持,抗日战争不可能牵制70万日本关东军精锐;解放战争不可能具备摧枯拉朽的力量打倒蒋介石;抗美援朝战争不可能以排山倒海之势拒美帝于国门之外!

 

在父母的影响下,张树清14岁就开始跟着肇州县的“彭八路”参加革命。他从东北一路打到海南岛,荣立战功二十余次,解放了全中国。当年,就是无数个像张树清这样东三省的优秀儿女,用生命和鲜血换来了今天的和平、今天的幸福。但他们一定不会想到,他们的生命和鲜血也换来了今天一部分人的骄奢淫逸。

 

建设流汗

 

有人会问,胜利了,这些最有资格享受胜利果实的人享受到了吗?这位张树清老人的经历颇能有代表性。

 

他在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又从43军转入空三军,在3909部队任政治指导员。战争结束了,国家安定了,他和他的战友们征尘未洗就铸剑为犁,百战归来搞建设。他们响应国家号召,积极投身到自古以来荒无人烟的北大荒黑土地,开发油田、开垦农场,白手起家建设新中国工业体系,打造了号称共和国长子的东北老工业基地。

 

没有听说哪个人躺在功劳薄上向党和政府讨价还价。就像张树清老人,虽然回到了地方,但仍然像革命战争年代一样“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连本该优先安置的住房问题都不找领导“争取”,结果现在连房子都没有!

 

改开流泪

 

幸存的老革命战士在各自岗位上见证了中华民族复兴的奇迹,但成就的喜悦还没有认真品味,他们迎来了改革开放。战时敢于拼杀流血牺牲的英雄,定然不是投机钻营之辈,也当然注定他们没有能耐化公为私,注定他们无法成为先富一族。

 

张树清老人转业后被安置所在的肇州酱菜厂,和东北众多老国企一样,在私有化大潮中毫无例外地沉没。幸亏像他这样年纪的人还能退休离休,还能有几个离退休工资可以维持生活,但他们也都在国企大家庭中赖以生存的子女、家人可没有这般幸运,瞬间就被抛到了社会,成了“下岗工人”!

 

在东北三省,有多少这样“下岗工人”的家庭、“下岗工人”的家族?在这样的家庭和家族里,本该安度晚年的老人们,却不得不用自己微薄的养老金养活一家老小、祖孙三代!

 

当然,也有像张树清的儿子张洪武那样不甘心的“下岗工人”。他们想着自己有技术、能吃苦,不舍得原来的工厂成为一片荒草废墟,东拼西凑承包工厂,总想着能让企业起死回生。但是结果是什么呢?在市场经济中,在深化改革中,他们怎能抵抗得了官商勾结的巧取豪夺?不但没救活企业,反而让自己倾家荡产!

 

流落街头


 

就是这个杂乱寒冷的厂房,也无法成为张树清老人最后的栖身之所。看看照片中的强拆打砸,看看视频中的恐吓骚扰!70年前的“918”让他吃尽了亡国奴的苦,所以跟着共产党打天下。但70年后的“918”,他却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他向肇州县老干部局请求落实政策时,受到讽刺和侮辱,被人说成耍无赖;他向公安机关报警请求保护时,更没人想起来,他曾是一位保家卫国的英雄。


 

所有的生活用品都被强拆者扔了,老人连一双鞋都找不全,一只脚穿着棉鞋,一只脚穿着拖鞋。门被拆了,连门框上“挡风”的布帘子也被一把扯掉。窗户上的玻璃砸碎完了,还要在他床头用电锯切割窗框,刺耳的噪音和四溅的火花中,老人长大的嘴巴似乎在问:

 

“公安局为什么允许他们这样胡作非为?难道日本鬼子和汉奸、国民党又打到肇州县了?”

 

我想,他其实问的应该是一个民族的良心、一个国家的民心、一个政党的初心!

 


鲜花
5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7-9-30 13:07
如果承认76年发生的是一场政变,也就应该心安理得了。政权都丧失了,还想咋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4 15:50 , Processed in 0.02960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