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江青评传(十九)

2017-10-3 22:4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66| 评论: 1|原作者: 苦多 |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第十九章 决裂   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到十月四日,江青陪着毛主席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她知道毛主席是忍着巨大的痛苦,在9月13日凌晨说出:“天要下雨鸟要飞,娘要嫁人,你有什么法呢?都是没法子的事,由他去吧!”并嘱托周恩来安排善后事宜之后,就再也支撑不住了。毛主席谁也不想见,只要自己的妻子朝夕陪伴在身边。 ... ... ...

 

 

第十九章 决裂

  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到十月四日,江青陪着毛主席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她知道毛主席是忍着巨大的痛苦,在913日凌晨说出:天要下雨鸟要飞,娘要嫁人,你有什么法呢?都是没法子的事,由他去吧!并嘱托周恩来安排善后事宜之后,就再也支撑不住了。毛主席谁也不想见,只要自己的妻子朝夕陪伴在身边。他大口大口地吸烟,由于睡眠不好,眼皮发肿,整天闭着眼睛,行动迟缓,有时香烟烧到手指还未觉察,江青每次都赶紧把烟蒂扔到痰盂里。他明显地衰老了!江青心痛地想。但是,毛主席的思维依然活跃敏捷。江青说:润之,你不要太自责,选定林彪为接班人,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主意,再说那时这样做也是应该的和必要的。”毛主席摇摇头说:“江青呀,你说错了。政治斗争,一时有一时的需要,必然会有人被淘汰,这谈不上自责和影响个人威信。我感到有压力的是,无产阶级革命,特别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真是太难太难啦!我还预料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有夭折的危险。”江青说:“我们可以避免这种危险。”毛主席感慨地说:“难啊!批修容易斗私难。作为平常人,私是为了个人利益;作为政治家,私是为了权,为个人、为小集团、为本阶级去夺权、掌权。刘少奇利用习惯势力,适应剥削阶级的需要,篡党夺权;林彪‘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还是为了权,为了他那一伙人铤而走险来夺权。无产阶级革命家也需要权,但他靠正确的路线来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夺权、掌权。可悲的是有人把我当成封建帝王,认为只要讨好我就可以得到权力,而得不到权力就把仇恨记在我的账上,巴不得我死。”江青说:“要让全党都明白这个道理,都明白无产阶级革命与任何一种革命都不同。”毛主席兴奋起来:“是不同。所以你抓的革命样板戏,让工农兵占领戏剧舞台,以及现在出现的革命委员会、全民皆兵、上山下乡、‘五·七’干校等等新生事物都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这才是向共产主义迈进的正确方向。”

 

 

  为了排遣毛主席心中的郁闷,江青经常给毛主席读书。毛主席的书房的书,她几乎都浏览过。她对古今中外的书卷,熟悉得如在掌中。而毛主席更是如此,他知识渊博,学贯古今中外,给他读书谈何容易!一个字的错误,他都辨别得非常清楚。这一天,江青读了柳宗元的《封建论》后,对毛主席说:“柳宗元在论证‘封建’制被代替的合理性以前,先追溯了‘封建’制的起源。他认为,在远古时代,人类要生存下去,必须像荀子那样,‘假物以为用’,也就是借外物为自己所用。借外物为用必然会相争,相争不息必然会去找那能评判是非的人,于是就产生了大大小小的各级统治者。相争的规模越来越大,几个国的国君都去听从威望最高的人的命令,他就成为天子。所以天子是最后产生的。从天子到乡里之长,凡是有恩德于人民的,他们死后,人们一定要继续尊奉他们的后代为首领,因而形成世袭相承的‘封建’制。柳宗元的结论是,秦以前分封诸侯,世代承袭,割据独立的‘封建’状况,‘非圣人意也,势也。’也就是说,这不是某个人的意志所造成的,而是时势——历史发展的客观条件——所造成的。他所谓‘势’,当然没有也不可能从生产力的发展和阶级矛盾的不可调和中去理解,但至少他认为,‘封建’是客观时势或环境所造成的。这种看法,在当时还是进步的。润之,我的看法对吗?”毛主席说:“你的见解是对的。文化大革命打倒了刘少奇,林彪想搞权力再分配,所以他才主张设国家主席,说穿了,就是他想当国家主席,世世代代为王嘛。不光不能搞家族的世袭,也不能搞一个利益集团的世袭。我们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要破一下嘛,不搞国家主席有什么不好呢?我们不能搞那种世袭制,打倒皇帝自己做皇帝,还是还政于人民吧。我不主张搞国家主席的根本意义其实在这里。还是你看得清楚些。”江青说:“正因为我理解了您的思想,看得清楚些,所以林彪集团才恨死了我。”江青说得一点不假,在查获的林彪的儿子林立果搞的那个杀人名单中,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赫然在首位。

 

  江青和毛主席都酷爱《红楼梦》。有一天,他们看着《红楼梦》,议论起那些追名逐利的党内资产阶级分子,不由得你一句我一句用京剧的曲牌唱起了“好了歌”:“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扬,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里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毛主席说:“这一段词,把事物发展变化,道了个淋漓详尽,只有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者才能无私无畏,把自己的一切贡献给人类发展的科学——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江青用京剧道白说:“下一段更精彩,听我唱来——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江青的女高音唱得悲怆、慷慨、字正腔圆、抑扬顿挫,非常耐人寻味。她有意把“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重复了一遍,更引起了毛主席的兴趣:“好!这个‘为他人做嫁衣裳’好。我们共产党人就是要甘心为人民做嫁衣裳。不要学蒋介石,囊尽民膏为自己。等将来我们见马克思的时候,只落得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我就高兴了。江青,你有这个思想准备吗?”江青自豪地回答:“我们只有一个目的,这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利益服务,而不是为一己一派一小部分人服务。我一直根据这条原则,时常照照镜子,自己就啥也明白了。”毛主席越发兴奋起来:“如果你有精力,可以把《红楼梦》改编成样板戏。一部红楼,满篇血泪,充满多少人间哲理呵!”江青说:“我跟样板团的同志们讲,如果我死不了,一定要帮助你们排出二十个样板戏来。结果大家群情激奋,正准备搞出新剧目向四届人大献礼呢。现在搞《红楼梦》怕没有时间。”毛主席说:“我也只是给你提个建议,不一定现在就搞。《红楼梦》是反封建的,从里面可以看到复杂激烈的阶级斗争,每一个人物都是触目惊心的。”江青说:“看《红楼梦》,联系现实的政治斗争,也有很多有益的启示。”毛主席的精神今天格外好,经过江青两个多礼拜的精心护理和多方调节,他的身心基本上恢复了。他想听听江青对当前局势的看法。江青说:“林彪事件对全国震动很大,特别是军队,必须稳定。这就迫切需要一个人能担当中央军委办事组的工作。像王熙凤一样。”毛主席笑了:“尽管你比喻得不够恰当,但说到点子上了。我也正考虑让叶剑英把这项工作抓起来。”江青反对:“主席,这个人脑后有反骨。他最会看风使舵。在老帅中,他最早表态拥护林彪,对林彪歌功颂德到肉麻的程度。”毛主席说:“那个时候也难说,现在他的态度很好,一直反省自己对文化大革命的认识,周总理把他的检查给我,极力推荐他。”江青无言以对,只好作罢。毛主席看江青思想不通,又说:“你的担心,经过考验再逐步解决。”

  于是,1971104日,毛主席批准中央军委办事会议正式成立,由叶剑英负责。毛主席对叶剑英的看法,是从路线角度考虑的。叶剑英确实不能形成一条自己的路线,但他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根深蒂固,又善于伪装,精于耍权术,一时博得毛主席、周恩来的好感。紧接着,邓小平也活跃起来,积极批判林彪集团,深刻检查自己的错误,虚心接受批判教育,痛心地表示坚决拥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永远不翻文化大革命的案。毛主席心知肚明,一并让他们出来工作,在实践中考验他们。同时,毛主席从上海调来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革命造反派的优秀工人代表王洪文,从湖南调来在文化大革命中表现不错的干部代表华国锋,从南京部队调来紧跟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副司令员李德生。毛主席在考虑中国政治舞台的新布局,准备中共“十大”的召开。

  江青很能理解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并坚决贯彻执行。她又反复学习了《共产党宣言》中两个“决裂”的理论:“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江青认为,进行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把几千年形成的私有制变为社会主义公有制,这是第一个决裂。在这个决裂过程中,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进行了疯狂的反抗、阻挠和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第一个阶段打倒了刘少奇、邓小平等党内一小撮中国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在“斗、批、改”中如何“改”,触及了传统观念的顽固抵抗,林彪集团就是代表势力。现在林彪一伙也完蛋了,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毛主席作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政治家、战略家,朝思暮想,并且严重地损害了健康,就是为了运筹这件关系到共产主义革命生死成败的大事。依靠哪些人来继续完成这件大事?当然首先应该是在反对刘少奇、林彪两个战役中冲锋陷阵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但也应该团结和使用那些愿意站到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一边、又有一定能力和影响的人,毛主席一再告戒自己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孤家寡人,其良苦用心也就在这里。江青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想通了的问题就会义无返顾地去执行。

  中共中央组织宣传组的组长是康生,组员有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纪登奎、李德生。由于康生疾病缠身,李德生又忙于军务,所以工作的担子就落在以江青为首的几个人身上。毛主席也非常依赖和支持江青他们的工作。为了更好地发挥江青的领导作用,毛主席、党中央又安排她参加中央“林彪——陈伯达专案组”,具体负责处理林彪集团的问题,掌握批判林彪、陈伯达等人斗争的大方向。

  江青在工作中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主要是右倾势力借着林彪事件向无产阶级革命左派进攻,她首当其冲,抓住与林彪他们的工作关系,以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初期一起炮轰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事情,大做文章,妄图浑水摸鱼,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江青置于死地。毛主席洞察秋毫,立即决定在一九七二年五月向全国全党公布他一九六六年七月八日写给江青的信(此信的复印件是用的周恩来处当年的抄件)。此信的公开发表,向全国人民传达了两层意思:第一,毛主席对江青是极为信赖的,这才把如此重要的意见写在给她的信中;第二,这表明,江青早在一九六六年七月便知道毛主席“看穿”了林彪,因此江青也是老早“看穿”了林彪。在批林整风会议的简报上还登载了江青对这封信的解释,说明毛主席当年就看出林彪“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对林彪进行了苦口婆心的教育,一直想把他拉到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来,自己也在毛主席、党中央的安排下,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林彪集团顽固坚持错误路线,最后丧心病狂地企图谋害毛主席,走上了叛党叛国的道路。同时,毛主席在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明确指示,林彪集团“是极右。修正主义,分裂,阴谋诡计,叛党叛国。”这就给右倾翻案风以致命的打击。

 

  度过了由于林彪集团造成的混乱之后,江青开始全力以赴抓意识形态的工作。中国自从汉朝武皇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就被孔老二的思想所禁锢。孔老二的“儒术”集历代统治阶级思想之大乘,是中国数千年私有制下“传统观念”的总根子。一切剥削阶级的代表人物都是“尊孔”的,刘少奇、林彪等人也不例外。所以毛主席在19735月的中央共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批孔问题。以后毛主席又多次分别与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周恩来、姚文元等人就批孔问题谈到:林彪同国民党一样,都是尊孔反法的。

  一次,江青整理毛主席的书籍文稿,发现了毛主席写的一首诗:“劝君莫骂秦始皇,焚书之事待商量。祖龙虽死魂犹在,孔丘名高实秕糠。百代数行秦政制,‘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将子厚返文王。”江青读罢拍手叫绝:“润之,你这是要把历史大案重写啊!”毛主席说:“我们搞无产阶级革命就是要有这种胆略和气魄,因为我们是代表最广大的劳动人民,符合历史发展的方向。”江青说:“我过去读历史就为秦始皇鸣不平,现在明白了,秦始皇是代表了新兴的地主阶级,他所重用的法家人物,他所镇压的是那些叫喊‘兴灭国、继绝世’、妄图恢复奴隶主统治的疯狂儒生。”毛主席告诉江青:“现在要把林彪和孔孟之道联系起来批,实行与传统观念决裂,这可是思想领域的硬仗呀!”

 

  随后,江青根据党中央的统一部署,组织写作班子,掀起了批林批孔的宣传高潮,并在《人民日报》上连续刊登了中山大学教授杨荣国的两篇文章:《孔子——顽固维护奴隶制的思想家》和《两汉时代唯物论反对唯心论先验论的斗争》,从历史事实和理论高度批判了孔孟之道的儒家思想,廓清了意识形态上的糊涂认识,把“五·四”运动以来的反孔斗争推向更高层次。与此同时,江青还具体组织和直接指导革命干群对林彪居所毛家湾进行检查,将林彪留下来的、写有孔孟语录的大量卡片收集起来,编写了《林彪与孔孟之道》的材料,发给全国各地基层群众学习和批判。这些工作有力地推动了意识形态的斗争,为中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的召开,做好了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ooooo 2017-10-15 14:54
向国母敬礼!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18 06:21 , Processed in 0.02981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