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我们没有忘记你!追思切·格瓦拉牺牲五十周年

2017-10-11 00:20| 发布者: 燧鸣| 查看: 1235| 评论: 1|原作者: 羽佳|来自: 土逗公社

摘要: “你们应该永远对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针对任何人的、任何非正义的事情都有最强烈的反感。” 今天,我们追思革命者切·格瓦拉牺牲50周年(1928–1967)

我们没有忘记你!
——追思切·格瓦拉牺牲五十周年


“你们应该永远对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针对任何人的、任何非正义的事情都有最强烈的反感。” 今天,我们追思革命者切·格瓦拉牺牲50周年(1928–1967)

作者 | 羽佳

编辑 | xd

美编 | 黄山

是谁点燃了天边的朝霞,


千年的黑夜今天要融化。


也许光明会提前到来,


我们听见你的召唤:切·格瓦拉。


——黄纪苏和张广天《切·格瓦拉》 


2001年年初的上海兰心大戏院。漆黑的剧场里,张广天坐在台侧吧椅上弹着吉他,汤唯等一群青春活力的演员列队齐声歌唱着。那时年轻的我在此与切邂逅。 

话剧《切·格瓦拉》剧照


如果说已故的菲德尔·卡斯特罗是古巴革命的象征,那么切·格瓦拉则是拉丁美洲国际主义革命的象征。


1967年10月9日,切在玻利维亚山区的小村庄拉伊格拉(La Higuera)被美帝国主义纠结的拉美反动势力杀害。他离开我们已经50年了。今天,我们还记得切吗?

英俊而略带病容的面庞、飞扬的卷发与胡子、一顶斜戴的金色五角星的贝雷帽、一身橄榄绿的作战服、嘴中叼着雪茄、手中拿着铅笔、膝边靠着步枪、桌上放着马克思的著作与聂鲁达的诗集,还有一杯刚沏好冒着热气的马黛茶。这就是英勇的游击队员“切”·埃内斯托·格瓦拉(El Che Ernesto Guevara)。


一个欧洲贵族庄园主的后裔(切·格瓦拉家族来源于欧洲的西班牙和爱尔兰)、一个患有哮喘的阿根廷医科博士,在危地马拉因支持进步的阿本斯政权遭到暗杀威胁,在墨西哥与卡斯特罗兄弟共同登上凶多吉少的“格拉玛号”;经过非洲刚果丛林的苦涩秘密战,最终捐躯在玻利维亚的山区游击战中。切用年轻的生命与热血跋涉在反抗资本主义的艰辛长征路上,也激励着无数后人。


日前,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在群众集会上宣布,玻利维亚将举行全国性的纪念切·格瓦拉牺牲50周年活动,活动主旨是“反对资本主义”;格瓦拉在世的4个子女都将出席,拉丁美洲国家众多国家领导人、左翼政党领袖也会出席,拉丁美洲和世界各地将有数万人前往玻利维亚参加纪念活动。 

                                                                       位于古巴圣克拉拉的纪念格瓦拉活动

古巴国内纪念切·格瓦拉一系列活动也已开始。今年4月数千青少年前往圣克拉拉的格瓦拉纪念碑、墓地举行献花与宣誓仪式,自1997年纪念碑建立20年来已经有全球450万游客前往瞻仰,其中四分之三以上是外国游客;今年十月古巴邀请全球数百人自愿报名参加为时两周的“切国际旅”活动,其中包括义务劳动与参观切生前战斗和工作过的地方。

从9月底起,世界各地悼念切·格瓦拉牺牲五十周年的活动已经全面展开。古巴与玻利维亚都开始举行大规模的全国性纪念活动,包括10月9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将参与的10万人“反对帝国主义”的集会示威。世界各地的左翼政党领袖与左翼支持者前往切牺牲、战斗与工作过的地方以志愿劳动、绘画、诗歌、音乐等各种形式纪念切。在欧洲爱尔兰政府专门发行一欧元的纪念切牺牲的邮票,英国等国的左翼政党也将有专门的集会与讲座追思切·格瓦拉的生平。

爱尔兰发行的1欧元纪念格瓦拉牺牲50周年邮票
“英勇的游击队员”形象是世界上辨识度最高的形象之一


无数的文字、图像、音乐与视频描述了切·格瓦拉。关于切的生平的畅销书籍、电影、纪录片就有成百上千之多,难以计数的政治家、学者、革命者赞颂过切,并以他为楷模;将他们赞美的词句罗列就足以编成一本多语种的厚厚的书籍。 直到今天,每天早上古巴中小学生清晨上课之时,都要宣誓“成为一个像切这样的人”。而其“英勇的游击队员”等形象甚至成为20世纪全球流行文化中最为广泛传播和识别度最高的符号之一。 


本文无意在此滥情而乏味地重述那些已经被重复过无数次的赞美与夸耀,一本严谨的关于切·格瓦拉的传记足以帮助我们了解他的生平。作者也不想在此为“圣埃内斯托”的“肉身成圣”增加几许“月桂枝”,因为这既不能为他增加荣光,也并非是作为马克思主义战士的他的愿望。本文试图选取几个片段,让切自己回答那些对他的污蔑、不解与赞颂。 


切与他的敌人们

在切的生前生后,他的敌人一直将他视为心腹大患,不少其反对者和批评者,包括一些自称“爱好自由、民主与人性”的人士,甚至将他称为“残酷无情的刽子手”或者抹黑他心理变态、以暴力和观赏枪决为乐,是一个毫无人性与同情心的人。 


早在危地马拉时期,切·格瓦拉还只是一个“革命新手”之际,就已经作为“危险分子”被列入了中情局的黑名单。当时为了推翻危地马拉进步的阿本斯政权,中情局曾组织了一支800人的所谓“危地马拉志愿军”(其中只有200人是危地马拉人),对危地马拉发动武装入侵;格瓦拉作为阿本斯政权的积极支持者也被列入了右翼团体暗杀名单中。阿本斯政权被推翻后的三个月内,近万平民被杀害。


切的前妻戈达亚后来写道,“是危地马拉(的经历)使切确信进行武装斗争和反对帝国主义的必要性。”


众所周知,在古巴革命胜利后,作为古巴革命的元勋,切更是成为美帝国主义的“眼中钉,肉中刺”。 美国中情局一直秘密监控切的行踪。他们获悉切在刚果作战后,就直接派遣特工与前古巴流亡政权叛乱分子前往刚果,协助当地白人雇佣军监视切和游击队的行踪。 


根据1960年代末投奔古巴的前美国中情局特工菲利普·艾吉(Philip Agee)描述,“没有谁能比切·格瓦拉更让美国中情局感到恐惧了,因为他的能力与个人魅力对拉丁美洲反抗运动而言,是对抗传统的等级制度镇压必不可少的。”为了剿灭切和革命之火,真正的刽子手们早就已经结成了“神圣同盟”。 


当切率领游击队来到玻利维亚,美国中情局为了剿灭游击队,不仅协助玻利维亚政府训练从事丛林战的特种部队,而且派遣了古巴前巴蒂斯图塔独裁政权的反动分子菲利克斯·罗德里格斯(Félix Rodríguez)伪装为玻利维亚军官参与指挥丛林特种部队,甚至专门邀请被称为“里昂屠夫”的前德国纳粹战犯克劳斯·巴比(Klaus Barbie)作为特种部队的顾问为剿灭格瓦拉献计献策。为了抓捕切和他的游击队,成千上万的玻利维亚人被拷打与刑讯。 

前德国纳粹战犯克劳斯·巴比(Klaus Barbie)的玻利维亚秘密警察证


克劳斯·巴比在二战时期曾担任过占领法国里昂的德国盖世太保负责人,他本人直接参与毒打、强奸、虐待与处决等刑罚,对超过14000名法国平民与抵抗分子的死亡负有责任。二战后,他被法国法院缺席判处死刑,但被美国情报机构秘密招募从事刑讯与反共研究。此后,他先后为西德与玻利维亚政府服务,成为玻利维亚独裁政府的少校和军火商人,直到玻利维亚独裁政府被推翻后,1980年代才被遣返至法国,最终死于狱中。


古巴流亡分子罗德里格斯不仅出生于巴蒂斯图塔政权的高官家族,直接参与美国策划的猪湾军事入侵,而且在指挥抓捕和处决格瓦拉后,加入美国籍继续为美国中情局服务。作为中情局特工的他直接参与越南战争时期的“凤凰项目”(对越共地下积极分子的“定点清剿”),该项目导致近10万越南平民和越共支持者被捕、虐待,其中约4万人被杀害;他也与曾担任中情局长的老布什和其幕僚们交往密切。2004年在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罗德里格斯作为流亡美国的古巴裔社区的领袖竭力在美国的拉美裔选民中为当时正在进行阿富汗战争的小布什拉票。 


为美国中情局服务的菲利克斯·罗德里格斯(Félix Rodríguez)与老布什一起


假如对于切的暴力反抗有任何质疑,屠杀切的刽子手们自己的“光辉事迹”已经给出了答案。

“当压迫者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而公然违反成文法时,和平已经被打破了。”(《游击战》,1960年)“暴力并非总由剥削者所垄断,被剥削者也能够使用它,当时机到来之时,更应该利用它。”(《论游击战》,1963年)。 


而且更令人讽刺的是,曾经负责直接枪决切的玻利维亚中士马里奥·泰兰(Mario Teran)此后一直隐名埋姓居住在玻利维亚首都的平民社区里。2006年马里奥·泰兰因为古巴与委内瑞拉合作的、为穷人提供免费医疗的“奇迹手术”项目得以去除白内障而重见天日,其儿子为此向古巴政府写了一封感谢信。 


在玻利维亚山区的跋涉中,格瓦拉的游击队曾经对当地的印第安土著居民说过,“我们走后,政府也许会回来,给你们带来学校与医院,因为我们来过。”革命的成果甚至使切的刽子手也能享受惠泽。 


(见续页)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燧鸣 2017-10-10 00:33
责编:燧鸣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3 17:45 , Processed in 0.01822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