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我们没有忘记你!追思切·格瓦拉牺牲五十周年

2017-10-11 00:20| 发布者: 燧鸣| 查看: 4787| 评论: 1|原作者: 羽佳|来自: 土逗公社

摘要: “你们应该永远对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针对任何人的、任何非正义的事情都有最强烈的反感。” 今天,我们追思革命者切·格瓦拉牺牲50周年(1928–1967)

一国革命胜利之后,怎么办?

在流行文化中,切格瓦拉符号被刻画成年轻、帅气、不羁、自由与浪漫等等,但是切的独立性不仅体现在战斗中与生活中,而更重要的是体现在政治上。古巴革命胜利后,作为革命元勋与政府高官,切毅然告别妻子与年幼的孩子,放弃古巴国籍、古巴共产党党籍和某些人极为重视高官身份,投身世界革命。这让很多人难以理解,也引起很多猜测。 


在切离开古巴前留给卡斯特罗的告别信中写道,“世界上的其它地方召唤我付出自己微薄的努力和帮助。……我们分别的时候到了。……无论在何处都要同帝国主义进行斗争!这一切足以鼓舞人心,治愈任何创伤。” 


切是作为一名美洲的国际主义战士加入到古巴革命之中,虽然古巴一国的革命胜利了,但革命胜利之后怎么办?革命如何才能持续下去,革命如何才能不变质? 


而且所谓“社会主义盟主”的苏联的现实更是让他惊醒。


1962年,苏联赫鲁晓夫政府主动挑起“古巴导弹危机”,但面对美国核战争的恐吓,在未与古巴方面进行任何商讨的情况下,赫鲁晓夫又主动与美国媾和,处在灭国威胁下的岛国古巴成为大国博弈中被牺牲的“弃子”。这一事件深深刺痛了怀有国际主义与革命理想的切。

                                                切在联合国大会上

1964年11月,切作为古巴政府贵宾,被赫鲁晓夫政府邀请到莫斯科参加纪念十月革命周年的活动,在古巴驻莫斯科大使馆与古巴留学生的交流时,他公开批评苏联官僚集团僵化的经济制度与腐朽的生活方式,当时正值中苏论战的关键时刻,国际共产主义阵营面临分裂的危险。


他对古巴留学生说,“……我表达的某些观点可能接近中国方面,……有些观点也许包含有托洛茨基主义的内容。他们将中国方面、托派和我都称为宗派主义者。但你不可能用警棍消灭观点,……很显然你们也能从托洛茨基的思想中获取一些收获。”(Paco Ignacio Taibo撰写的格瓦拉传记) 


在1964年12月的联合国演说中,他面对世界明确说出,“和平共存(注:当时苏联赫鲁晓夫政府主张美苏和平共存)不能只存在于强权国家之间。……对于马克思主义者而言,剥削者与被剥削者之间,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不存在和平共存。”话锋所指不仅针对美帝国主义,也不点名地批判了苏联赫鲁晓夫政府的主张。 


当时处在美帝国主义与拉丁美洲反动政权包围与封锁下的古巴在经济上、政治上严重依赖苏联与东欧国家的支持,中苏论战导致的共产主义阵营分裂使古巴政权左右为难,而切在政治上的独立性、对苏联的公开批判和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认识,更是引起了苏联官僚集团的极端不满,将他称为“亲中极左分子”,乃至“托洛茨基分子”。


为了避免卡斯特罗与古巴政府的为难,也为了实践“世界革命”的理想,“心怀创伤”的切决定离开古巴,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探索如何解决“一国革命胜利后,怎么办”的问题。


1967年在玻利维亚丛林的战斗中,他在给“三大洲会议”发致贺信时,仍然不忘世界革命,“我们必须牢牢记住,帝国主义是一个世界性的体系,……只有在世界性的对抗中才能将其击败。……每一个国家的解放都应该成为赢得自己国家解放的战斗中的一个阶段。”


切与他的战友们

拉丁美洲遭受西方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数百年来的奴役与压榨,成为“地球母亲的伤口”,本地几遭灭绝的印第安人,在奴隶商人的镣铐与皮鞭下贩运而来的黑人,在欧洲破产的农民与被严重歧视异教徒,甚至远东中国与日本的契约奴工,世界各地被压迫的民族都汇聚在这片土地上。所以,拉丁美洲的革命从来不是一国、一族、一地的革命。


古巴革命本身就是由多民族、多种族劳动人民共同努力实现的一场“国际革命”。而无论是在刚果还是在玻利维亚,切率领的游击队也是一支由白人、黑人、印第安人乃至华人组成的“多种族的反抗力量”。


赴刚果的古巴游击队主要是由100名非洲裔古巴战士构成,担任切的副手就是有非洲血统的古巴革命老将维克多·德瑞克(Victor Derke),在刚果的战斗中,有6位非洲裔古巴战士死在刚果,死在自己祖先曾经生活与被奴役的地方。维克多·德瑞克在离开刚果后来他仍然长期从事古巴对非洲的军事援助工作,在此后的数十年岛国古巴承担了与国力并不相符的国际主义义务。


与切一起牺牲在拉伊格拉的战友中,就有一位绰号“中国人”的秘鲁华裔革命者陈胡安(Juan Pablo Chang Navarro),他曾经是秘鲁左翼游击队的领导人,也是被殖民者“卖猪仔”到美洲的数十万中国华南农民的后代之一。正如切的父亲曾经引以为傲地说过,切的身上流淌有爱尔兰反叛者的血液。陈胡安的身上可能流淌着曾经掀翻半个中国的太平天国将士的血脉。


陈胡安(图中偏右)


自愿与格瓦拉前往玻利维亚参与游击战的有17位古巴革命者,其中4人是古共中央委员,17位革命者平均年龄不满35岁,全都在古巴有妻子儿女,离开古巴时都留下了告别信。他们中除了3人九死一生回到古巴,其余全都牺牲在了玻利维亚。 


这就是拉丁美洲的革命,这也是切和他的战友们牺牲所昭示的意义,它将历史与今天,将东方与西方,不分国别、不分种族将全世界的被压迫者们联系在一起,为了反抗不公正而进行斗争。


切,胜利,直到永远

临处决前,看守切的士兵曾问他,你是否认为自己是不朽的?切的回答是,我想革命是不朽的。    


半个世纪过去了,今天我们更为客观地看待39岁时离开我们的切。固然切可能有很多不足,甚至过于理想,甚至某些他的国际同志都无法理解切。确实,切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不是“左翼基督”,但切是一个愿意用行动与生命实践其理想的战士,是我们的战士!


在离开古巴前夕,切给自己五个尚未成年的孩子留下了这样一份告别信:


你们的父亲是一个面对现实而忠于理想的人。


……你们要记住,革命是最重要的,而我们每个人都是无足轻重的。


……你们应该永远对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针对任何人的、任何非正义的事情都有最强烈的反感。 


切的告别信不仅仅是留给他的孩子,也是留给所有的后来者:


胜利,直到永远!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


(见续页)
9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燧鸣 2017-10-10 00:33
责编:燧鸣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5 09:49 , Processed in 0.01798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