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81年之后 | 今天,鲁迅之于我们是什么?

2017-10-21 22:0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62| 评论: 1|原作者: 笔航|来自: 俩粒铜豌豆

摘要: 一百年前鲁迅的话历久弥新:“青年人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一切利害,推开古人将自己的真心话发表出来。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 ...
81年之后 | 今天,鲁迅之于我们是什么?
原创 2017-10-21 笔航 俩粒铜豌豆

一、纪念

81年过去了,鲁迅离开我们已经有八十一年了。

人们仍然记得他——“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祝福》里描绘的乱世下的艰难民生,《阿Q正传》备受封建社会压迫的底层,以及《伤逝》里游走于“自由”之间的青年知识分子们……新时代下,常看常新。

以前我不懂鲁迅,更觉得他的课文读不懂,唯有在谈论“真的猛士”时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硬气; 直到后来,当我能够稍微思考一些关于国家、社会的问题时,才能想起他来。

今天,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重新审视或许只有“曾经”才拥有的问题:

我们的国民站起来了嘛?

贫穷、压迫、剥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还存在吗?



二、反思

批评鲁迅的文人政客从来不少,从鲁迅所参与的各种各样的论战中可见一斑。现代作家李长之写过一本《鲁迅批判》。在李长之看来,“鲁迅不是思想家。因为他是没有深邃的哲学脑筋,他所盘桓于心目中的,并没有幽远的问题。他似乎没有那样的趣味,以及那样的能力。倘若以专门的学究气的思想论,他根底上,是一个虚无主义者,他常说不能确知道对不对,对于正路如何走,他也有些渺茫。他的思想是一偏的,他往往只迸发他当前所要攻击的一方面,所以没有建设。”

这类评论并不少见,或许是因为鲁迅本人的文章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的批判。但是深究当时的历史环境,我们真的对完美畅想有那么大的需求吗?在帝国主义、封建势力的围剿下,中国国民的意识却麻木不仁,主要矛盾当是唤醒之,推翻压在人民身上的三座大山。而李长之其父李泽培,清末秀才,母亲毕业于省立女子师范,爱好艺术;自小养尊处优,受到良好的教育,自己对底层人民所受到的压迫没有什么见证,自然也不懂为何鲁迅只顾批判,不懂建设的“迷茫”。


面对这样的批评,背负盛名的鲁迅并没有成为一个“学术权威”。

当北新接受《鲁迅批判》的书稿后,李长之写信向鲁迅索要相片。鲁迅接信后,便毫不迟疑地从自己的相册上揭下一张标准像寄去,还写了回信。

除此之外,最有名的论战莫过于“梁鲁之战”。在这场论战中,鲁迅写成了《"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一文,将知识分子的阶级性摆上台面。

让我们看看梁实秋先生和鲁迅的不同吧!

“慢慢的寻求一点一滴的改良,不失为一个办法。鲁迅如果不赞成这个办法,也可以,如果以为这办法是消极的妥协的没出息的,也可以,但是你总得提出一个办法,不能单纯是谩骂,谩骂腐败的对象,谩骂别人的改良的主张,谩骂一切,而自己不提出正面的主张。”



“一个无产者假如他是有出息的,只消辛辛苦苦诚诚实实的工作一生,多少必定可以得到相当的资产。”

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广大人民受到了残酷剥削和压迫,如果不打碎现有的社会制度,是不可能为广大劳苦群众谋取福利的;而梁实秋认为无产者应该老老实实地“被剥削”,这不是资产阶级的走狗还是什么呢?!

“那么这样一来,资本家更能安稳地加紧其榨取的手段,天下便太平。对这样说教的人,我们要送资本家的‘走狗’这样的称号的。”

比起各类思潮的博弈,标签化的纪念却是更为致命的。

在消费主义、娱乐化的浪潮和去政治化的教育中,鲁迅成为了中小学教科书上那个刻板的中年人,变成了高考语文试卷上引用的名人故事——但是鲁迅为国为民的呐喊和彷徨却仿佛越来越虚幻飘渺了。

在学生中间,流行着一种玩法:随便说一句很有道理的话,再加上“——鲁迅”,然后鲁迅说:我没有说过这句话。就好像有些人仿佛记得“为了忘却的纪念”,却从未了解究竟是忘却什么,纪念什么,却对关于“文章题目的句子结构”了若指掌。

今天,中国革命的先驱者从来不缺少符号化的纪念和符号化的忘却。

三、文人?
我们该不该忘却鲁迅?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老一辈的革命家和无数的劳动者建设了新中国,为社会主义、为了全世界人民的幸福抛头颅洒热血。如今,经济腾飞,我们还需要纪念批判“国民性”,批判“资本家”的鲁迅吗?

今天,家乡的房子被推土机碾平,黄土之下还留着六十老母的尸体。


今天,一位母亲还不得不背着孩子,再扛起数百斤重的水泥。
今天,在繁忙的、泰勒制的流水线上,工人们依然忍受着超时加班的折磨。
……



也就在今天,身穿名牌的企业老板子女依然摇晃着杯中的葡萄酒,站在建筑工人铸成的大厦上,从透明的玻璃外俯瞰世界。

鲁迅时期的国家最主要的矛盾莫过于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侵袭。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大量的知识分子成为了资产阶级、封建社会的走狗,宣扬反革命的主张,所谓“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说的就是这些知识分子。很多似乎“去政治化”了的文人墨客都批判鲁迅,说他晚期投靠了左翼联盟,句子里外都透着政治的火药味。

然而,哪一种文学部带有阶级性呢?鲁迅深深的知道自己的笔是为了谁写作,绝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因为他不但批判甘愿忍受剥削和压迫的奴才,将笔刀直至反动的军阀政府:“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八十年过去了,民生依旧艰难,又有几人能像鲁迅一样站在底层的视角上、为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发声呢?

如果纯粹的文人只顾保持优雅,那么鲁迅绝对不能称得上是一个文人,而是真正的革命家。

四、青年

批判的视角,让鲁迅更愿意看到新生力量的崛起。

有人说,鲁迅就相当于现在的八零后的力量,批判现实,不惧权威,不怕牺牲,为人民说话发声,揭露黑暗。

今天,年轻人们如同一个个孤立的原子,大学生中出现了很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是随着社会矛盾的激化,越来越多的学生站了出来,为遭受苦难的民众发生。

一百年前鲁迅的话历久弥新:

“青年人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一切利害,推开古人将自己的真心话发表出来。 ”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鲁迅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10-22 01:53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1 20:11 , Processed in 0.01696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