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浅谈关于当代朝鲜的四个问题(1)

2017-11-3 23:00|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602| 评论: 17|原作者: 水边

摘要: 我们国家曾经一度和朝鲜是很亲密的,两国的党和人民可以说同甘共苦,背负着类似的历史,都为彼此的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流过汗,也流过血。这种宝贵的同志兄弟般的情感,在近几十年时间里,尤其是我国充分融入资本主义世界之后,很快就冷却了。从若干年前开始,朝鲜也成了一个陌生的邻居,我们有人对于同是邻邦的日本韩国的很多东西非常了解非常有感情,但是却跟西方政客一样把朝鲜看成某种遥远的不可理解的存在。 ...

浅谈关于当代朝鲜的四个问题(1)


水边


在西方媒体的眼里,朝鲜很长时间里都是一个所谓“隐士王国”,充满了神秘感,这在苏东剧变之前就是如此。我们国家曾经一度和朝鲜是很亲密的,两国的党和人民可以说同甘共苦,背负着类似的历史,都为彼此的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流过汗,也流过血。这种宝贵的同志兄弟般的情感,在近几十年时间里,尤其是我国充分融入资本主义世界之后,很快就冷却了。从若干年前开始,朝鲜也成了一个陌生的邻居,我们有人对于同是邻邦的日本韩国的很多东西非常了解非常有感情,但是却跟西方政客一样把朝鲜看成某种遥远的不可理解的存在。


看看我们的主流媒体吧,说到朝鲜的时候,无非就是说朝鲜很穷,朝鲜很乱,以及对朝鲜领导人的各种低级讽刺取笑。中国各个大学的教授老爷,知识分子们都异口同声的说朝鲜是流氓国家,务除之而后快,似乎是在背诵美国政府发言人的讲话。网络讨论说到我们国家自己问题的时候,朝鲜也是作为一个反例出现的,比如说什么,你看看朝鲜,跟中国60年代差不多,中国不改革就是那个样子云云。我们的这些精英及其走狗们是从来不对朝鲜宽容讲同理心的,就连对于处于困境中邻居的那种廉价同情往往都没有,完全是自觉承担美帝乏走狗这个工作。然而,我们需要的不是这样的反动而且没有多少内容的宣传。不管是为了历史上的深厚感情,还是为了反帝斗争和地区和平,中国人民应该对于朝鲜的体制和状况有一个客观的了解。


我在这里针对当代朝鲜的几个问题谈一点自己的看法。这篇文章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帮助感兴趣的同志和朋友们进一步的学习讨论。



为什么朝鲜没有走俄国或者中国的道路?


朝鲜和中国一样,在二战后以苏联为范例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这种传统社会主义体制在各个国家都带来了巨大的成就,也同时也有着自身的缺陷。其中最核心的缺陷是产生了拥有权力又不满足于社会主义体制的社会群体,这个逐渐削弱了工农专政,孕育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基础,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产生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去世以来,在大部分传统社会主义国家,这些“走资派”都纷纷夺权,领导社会走上了资本主义的道路。

这种从传统社会主义到“新时代”的巨大变化,历史上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俄国式的突变。比如苏联在极短的时间内搞私有化市场化,无数人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而有准备有关系的一小撮当权派却趁此机会变成亿万富翁。这种突变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整个社会经历相当长时间的动荡,包括人均预期寿命在内的各项经济社会发展指标全面大幅度后退,可以说苏东人民经历了真正的十年甚至二十年浩劫。就算到了现在,大部分前社会主义国家依然没有能够缓过气来。第二种形式是我们更熟悉的中国式的渐变,也就是政府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逐步的进行私有化和市场化的改革。在我们国家,改革先从一些薄弱环节突破,比如农村和农业,先搞包产分田,这样的过程能够创造出新的无产阶级,也削弱了农村的组织力量。在城市里面先鼓励各种非公有制生产关系和市场经济发展,在公有制内部鼓励承包,削弱工人福利和组织,逐渐挖空原来公有制基础。在这些基础上再对城市工人动刀,搞大规模的私有化,于90年代末期基本完成了转型。这种中国式道路是相对比较平稳的,也没有造成生产力的大规模破坏。

在这个背景下,朝鲜看起来似乎很特殊,它既没有走俄国的道路,也没有走中国的道路,而是继续保留了大量传统社会主义的制度,比如公有制和计划。这是为什么?

我认为,这个结果来源于好几个因素。归根到底是,工业化水平的高低,工农群众的斗争力量这两点。

首先来说说走俄国和中国道路的历史前提是什么。俄国和中国道路的差别,其实说到底就是走资派和工人力量的相对大小。俄国经过多年平稳发展,走资派的力量已经相当强大,控制了主要的政府职位,也在舆论上占优势,一旦遇到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败这样的的历史时机,他们就能一举成功。

而中国的历史条件很不一样。虽然城市改革一开始就是重点,要把权力收到经理层,准备推行进一步的私有化市场化,但是由于工人阶级力量还在,尤其是文革这个革命遗产还在,当局没有苏联政府的权力和魄力,依然不敢轻易得罪工人阶级,才转而从农村寻找突破口。而人民公社相对平稳的解散,农业的半私有化,农村劳动者组织力量的涣散,进而农村人变成城市工人的潜在竞争者,由此创造了新的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条件,这也就是所谓的增量改革。工人阶级一直在八十年代都是享受不错的物质待遇的,这其实就是在政治上收买他们。在农村改革完成十年后,在已经有了大量非公有制城市经济的情况下,工人已经没有援手了,政府才开始真正对付工人阶级,把公有基本转成私有。

从这个角度来说,俄国根本没有什么渐进改革的空间,因为工业化和城市化已经相当发达,拥有了庞大数量的城市正规部门和工人。如果要搞渐进道路,需要培养出工人阶级的竞争者,或者说产业后备军,但是苏联已经找不到这样的社会群体了。同时在中国的例子里面,为了稳定,往往在最开头还需要在政治上买通工人,给他们好的福利待遇。但是一旦工人阶级数量巨大,而且本身就有相当优越的物质条件,统治者就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好处来。所以一权衡,苏联走资派的最佳选择就是硬着头皮来,争取快点解决问题,所以就走了突变的道路。

那么朝鲜呢?朝鲜拥有什么样的条件?

首先要强调的是,朝鲜的经济在苏联时代已经相当发达了,这个证据是非常明确的。比如,按照经济史学家麦迪逊的统计(这个已经是保守的计算了),1975年,朝鲜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达到了2841国际元,我们国家要到了1995年,才头一次超过了这个水平,印度到了2008年才超过这个水平。

而且朝鲜的城市化工业化水平非常的高。根据历史文献,在1987年的时候,朝鲜的农业人口占就业人口比例只有25%,这是个什么概念?中国和越南同一时代这个比例要超过一半。朝鲜人大部分早就成为城市居民了。经常看到那种不做调查研究的人,想象朝鲜人民普遍住在穷困的农村,这实在是差的太远。除开农业之外,朝鲜劳动者里面有57%在工业部门工作,就连工业大国苏联也只不过是43%而已,当时乌克兰是40%。我们国家到了2015年,农业劳动者比例还是有28%,大家可以想想朝鲜当时是多么先进了。

但是这个先进,给走资本主义道路带来了难题。这个难题就跟苏联类似,农村劳动力少,想另辟一块资本主义飞地不容易,城市工人多,想收买也没有这个能力。所以要么就不改,要么就要彻底改掉。

我一点也不觉得朝鲜的走资派会跟中国俄国的有什么区别,但是朝鲜党有一个自己的特殊条件,那就是领袖金日成一直活到了90年代初期。金日成有极高的威望,作为第一代社会主义革命家,他肯定和戈尔巴乔夫,以及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不一样。有他坐镇,朝鲜党内也不容易迅速推倒重来。

活到90年代初期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见证苏联解体,红旗落地之后的状况,这个反面的教训当然不可能改变走资派,但是能改变群众的认识,能极大的减弱走资的社会基础。如果朝鲜跟着苏联一起突变了,可能也就变了,但是只要没有赶在那个点,大家一看,原来这就是美好的改革啊,这走资的派别也得缩着尾巴,暂时不提这个事情了。

事实上,90年代初期之后,朝鲜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有经济上的衰落,也有政治上的空前孤立,包括老朋友中国的背叛。可以想象,这些因素使得亲西方走资的力量暂时边缘化了。由于无力打垮工人阶级,又错过了苏东波,朝鲜社会里旧的苏联式社会主义的制度就得以部分的保存下来。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美国不是一直对朝鲜很仇视吗,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是没能打垮或者颠覆朝鲜?这里也涉及这样的小问题,比如朝鲜韩国有统一的基础吗?这跟东西德统一的区别是什么?我们来一个个的分析。



未完待续。
后面三个问题是

2.帝国主义为什么没有能在朝鲜成功?

3.朝鲜人民究竟为什么会在90年代饿肚子?

4.朝鲜过去十多年的经济情况如何?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5 16:39
毛主席领导的文革让工人斗争性强到被收买,毛的辩证法,我只能呵呵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5 15:17
一方面说文革刚结束,中国工人阶级斗争性强,另外一方面说中国工人阶级容易被收买,这都是毛的文革遗产,比如说你水边斗争性很强的,但是伪共一收买,你就软了。这是毛的矛盾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5 15:14
水边: 你的想法挺乱,不过我可以简单的针对这个问题作答。其他的网友可以参考。 你所说的矛盾,其实就是历史的辩证法。中国的工人阶级有斗争性,尤其在文革刚刚结束之 ...
那你说为什么中共官僚得到的果实大于苏联官僚呢?中国工人阶级还斗争性强,也是你的矛盾论。
引用 水边 2017-11-5 10:09
马列托主义者: 简单的说矛盾点,一会儿说苏联为工业化和城市化已经相当发达,拥有了庞大数量的城市正规部门和工人,就是工人不但在数量上占绝对多数,按理说工人阶级很强大,但 ...
你的想法挺乱,不过我可以简单的针对这个问题作答。其他的网友可以参考。
你所说的矛盾,其实就是历史的辩证法。中国的工人阶级有斗争性,尤其在文革刚刚结束之后,新上台的走资派无法操之过急,要缓称王。可是另一方面,中国的工人阶级却还是数量较小的,而且与农业劳动者之间的差异容易被分而治之,所以收买和温水煮青蛙又是可能的。所以这两个方面,一个是必要性,一个是可能性,并不矛盾。
如果你看苏联的工人阶级,规模大,收入福利水平本来就已经相当高,所以收买不现实。但是苏联的工人阶级政治上长期被压制,也没有毛主席领导的文革,所以斗争性不强,走资派长期稳定掌权,对工人阶级的反抗担心较少。这两个方面导致了,走资派选择强硬的休克疗法是最合适的,这两个方面也一点也不矛盾。
如果托派的思想里比较少接触矛盾论辩证法,那可以从自己看起,比如,马列托喜欢发很多的回帖,表达很多的情绪,但是其有逻辑的评论却不多,这也是一种辩证法。 ...
引用 林林 2017-11-5 02:58
马列托主义者,你看看你自己反驳作者文章本身也是矛盾的,没有拿出任何有理的证据反驳,只是空洞的说词。
我想应该让水边把整个文章登出后再评也不迟吧。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4 21:17
朝鲜从官僚的角度,特别是金家来说,无疑收益最大,其次是天朝,苏联官僚最小。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4 21:15
苏联中国朝鲜的斯大林主义政权和官僚比楼主聪明,他们从他们的既有条件下都获得了最大收益。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4 21:13
我看朝鲜唯一的特殊性就是金日成还在并且搞了个世袭制,而美国不要朝鲜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4 20:34
楼主我就问你,如果你是官僚,你愿意搞苏联那样还是搞中国那样?事实证明苏联的官僚在走向中国模式,就是不但搞一党制,现在是普京独大。为什么走了20年后,苏联的官僚又回来了呢?你懂不懂啊,现在的俄国和天朝有什么区别?没什么区别,但是为什么苏联如此周折,就是因为苏联工人阶级强大而中国工人阶级弱小。我如果是官僚最好的办法就是既不放权有搞到钱,这就是天朝那帮孙子搞的,而苏联至少一开始放权了,苏联官僚不得不放权。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4 19:55
经济大饥荒的90年代的朝鲜有什么资格嘲笑解体的苏东的经济困难呢?居然说苏联解体带来了反面教材,你看吧,苏联放弃社会主义结果,而我们朝鲜坚持社会主义,结果大饥荒,太可笑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4 19:48
简单的说矛盾点,一会儿说苏联为工业化和城市化已经相当发达,拥有了庞大数量的城市正规部门和工人,就是工人不但在数量上占绝对多数,按理说工人阶级很强大,但是楼主看来反而弱小,走资派反而强大,在中国工人占比小,一开始却很强大,而慢慢因为占比小,开始衰弱,因为农民太多了,不得不衰弱,而且同样经过文革,文革期间城市人还要去农村学习,结果文革遗产只导致城市工人阶级很强而农村农民阶级很弱,可笑,扯谈。朝鲜居然和苏联一样,工人很强大,无法收买,既然苏联不需要收买能解决,为什么朝鲜必须收买呢?逻辑在哪里呢。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11-3 22:24
朝鲜不仅要对社会主义的概念负责,更要对朝鲜人民的幸福生活负责。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11-2 22:58
“朝鲜党有一个自己的特殊条件,那就是领袖金日成一直活到了90年代初期。金日成有极高的威望,作为第一代社会主义革命家,他肯定和戈尔巴乔夫,以及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不一样。有他坐镇,朝鲜党内也不容易迅速推倒重来。”——有一篇文章说如果再给毛主席30年,一定比现在建设的更好,也是这个道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1-2 21:45
矛盾百出,浅谈,我看是扯谈,我有空再来批驳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7-11-2 16:02
一国建设社会主义是不可能的。朝鲜能保留社会主义制度和公有制经济的形式确实难能可贵,但在这种国际的大形势下显然是不可能专心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主义优越性也就无从发挥。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17-11-2 14:21
坐等后续。
引用 水边 2017-11-2 10:07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1 20:12 , Processed in 0.01942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