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我们今后,能否再度夺得庶民的胜利?

2017-11-7 23:1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51| 评论: 1|原作者: 旗帜日刊 评论员|来自: 旗帜日刊

摘要: 毛主席说过:“历史上发生过各种的革命。但是,过去的任何一次革命,都不能够同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相比拟。建立一个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曾经是世界上的劳动人民和进步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十月革命破天荒第一次在世界六分之一的土地上,把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如列宁所说:“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线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历史证明,列宁指引的十月革命道路,是可行的。庶民主义的胜利,全在于我们的艰苦准备和积极争取 ...
我们今后,能否再度夺得庶民的胜利?
——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献辞
旗帜日刊 评论员


从古至今的农民起义,虽然都是泥腿子冲锋陷阵、流血牺牲,却无不是封建统治者改朝换代的工具。近代的法国大革命,或者世界各国的资产阶级革命,都是老百姓冒着枪林弹雨去摧毁旧的封建统治,但上台执政的无不是资本家的政府。唯有1917年发生在俄国的十月革命,是自古以来第一次使老百姓当家作主的革命。毛主席说过:“历史上发生过各种的革命。但是,过去的任何一次革命,都不能够同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相比拟。建立一个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曾经是世界上的劳动人民和进步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十月革命破天荒第一次在世界六分之一的土地上,把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

1918年11月,《北大日刊》发表“启事”,谓“为庆祝协约国战胜日期,本校拟于每日下午开演说大会”。11月28日,李大钊同志在大会上发表了题为《庶民的胜利》的著名演讲。

什么是庶民?就是老百姓。李大钊同志在演说中说:“我们庆祝,……不是为打败德国人庆祝,是为打败世界的军国主义庆祝”。李大钊同志指出:“原来这回战争的真因,乃在资本主义的发展。国家的界限以内,不能涵容他的生产力,所以资本家的政府想靠着大战,把国家界限打破,拿自己的国家做中心,建一世界的大帝国,成一个经济组织,为自己国内资本家一阶级谋利益。”今天的所谓“资本全球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难道说,今天以美元为主导的金融帝国主义全球化,就天下太平了吗?其他资本主义大国的资本家阶级,就那么甘愿俯首听命吗?未来的世界,恐怕并非如此“美好”。

李大钊同志在演说中说:“俄、德等国的劳工社会,首先看破他们的野心,不惜在大战的时候,起了社会革命,防遏这资本家政府的战争。”这里,指的就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和1918年德国十一月革命。因此,李大钊同志说:“我们庆祝,不是为哪一国或哪一国的一部分人庆祝,是为全世界的庶民庆祝。”

当然,1918年德国的十一月革命,由于德国社会民主党内修正主义分子篡夺了领导权而失败。社会民主党,本来是工人阶级政党。“一战”前夕,德国社会民主党内的主流派支持本国政府向其他国家开战。十一月革命爆发后,以修正主义头子F·艾伯特和P·谢德曼组成的政府发表《告人民书》,只字不提没收垄断资本主义的企业为国家所有、没收容克地主的土地分给农民等问题,反而宣布政府保障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并作为政府的主要任务。紧接着,这个自称“人民全权苏维埃”的修正主义政府血腥镇压了不来梅和巴伐利亚两个地区工人阶级的起义。德国十一月革命虽然推翻了德皇威廉二世的统治,但广大工人、士兵流血牺牲之后换来的,仍然是垄断资本家和容克地主的统治。

德国十一月革命之所以失败,全因社会民主党内部长期弥漫着改良主义、工联主义等等修正主义思潮。“一战”来临时,帝国政府号召人民跟着政府一起“保卫祖国”,帝国议会中110名社会民主党议员,有109名议员对“战争拨款”提案投了赞成票。民族沙文主义思潮也弥漫于党内,而党的领导权长期被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把持,面临重大问题而发生分歧时,以斯巴达克同盟为首的党内左派没有及时与右倾分子划清界限,以艾伯特和谢德曼为首的右派在党内把持领导权,以伯恩斯坦和考茨基为首的“党内理论家”摇摆于左右派之间。

在1917年之前的14年,也就是从1903年开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部,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就同孟什维克明确划清了界限,并同它进行着始终不断的斗争。因此,在俄国国内形势发生突变时,孟什维克畏首畏尾、左右摇摆,而布尔什维克目标明确、进退有序。正因为如此,加上1917年“七月流血事件”擦亮了群众的眼睛、使孟什维克威信扫地,十月革命才一举成功。


李大钊同志在《庶民的胜利》的演说中说:“我们记得这回战争的起因,全在‘大……主义’的冲突。当时我们所听见的,有什么‘大日尔曼主义’咧,‘大斯拉夫主义’咧,‘大塞尔维主义’咧,‘大……主义’咧。我们东方,也有‘大亚细亚主义’、‘大日本主义’等等名词出现。”“一战”时,德意志帝国政府是用“大日尔曼主义”来忽悠德国人民,俄国沙皇政府是用“大斯拉夫主义”来忽悠俄国人民。列宁则主张,各国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要设法使各自国家的资产阶级政府在战争中败北、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革命战争,使战争成为革命的契机,抛弃资产阶级民族沙文主义、伸张全世界劳动者的利益。

21世纪的今天,美国的目标是“美国利益至上”,欧洲各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则主张欧洲联合、与美国若即若离;日本垄断资产阶级虽然“二战”失败后投靠美国,实际上却贼心不死,总想着有一天实现其“大日本主义”的梦想;俄罗斯经过苏联解体大伤元气,但普京抱着“大俄罗斯主义”情结,也在悄悄与美国叫板;再加上我们中国也跟着起哄,玩一把“民族复兴”的游戏。资本主义世界奉行的就是“丛林法则”,如李大钊同志在《庶民的胜利》中所说:“人之欲大,谁不如我,于是两大的中间有了冲突,于是一大与众小的中间有了冲突,所以境内境外战争迭起,连年不休。”

然而,这种争霸,无论是“一战”、“二战”中白热化的争霸,还是今天重新洗牌、再度酝酿之中的争霸,全是因为各国垄断资产阶级各自资本扩展的需要,他们总要建立一个世界经济组织、为其国内资本家谋取利益。美国可以疯狂印钞、让全世界给它当“杨白劳”,其他国家的垄断资本家为何不可?

“一战”本是资本主义世界同盟国与协约国之间的战争,不意之中出现了苏维埃俄国,退出“大……主义”之战,专谋庶民的利益、赢得了庶民的胜利。“二战”本是德意日等法西斯阵营与美英法盟国阵营之间的战争,不意之中出现了东欧、朝鲜、越南、中国等一系列人民民主国家,组成了社会主义阵营。所有这些,用李大钊同志的话说,都是“大……主义”的失败,都是民主主义、庶民主义的胜利。然而,“二战”50年之后的2015年,各大国的首脑却聚集在一起庆祝某些“大……主义”的胜利,借此继续忽悠百姓,掩盖资本和强权对百姓的剥削和压迫,贩卖资产阶级的国家主义、民族沙文主义。

诚然,人生在世,谁不爱自己的祖国?然而,我们要的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我们要的是全世界各民族平等待我,我们不能一方面跟美国“攀夫妻”,一方面又在一些第三世界小国面前“称圣人”,还将这自诩为“民族自尊”、“民族自信”。这样的话,就把中国人的脸丢完了。

俗话说:“天底下有杆秤,这秤砣就是咱老百姓”。咱们老百姓最关心的,是自己的阶级利益。一切的垄断资本、官僚资本、军阀、政客,你们的“大……主义”,与我们百姓,没有丝毫关系!正如时下舆论所说,如果再打起仗来,最好先让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上战场,老百姓关心的,首先是自己的阶级。

这就是庶民主义。如果资本的争霸、民族的残杀,全都被看穿、被制止,各国人民都觉悟起来,伸张自己的阶级利益,那就开创了世界历史的新纪元。一百年前的十月革命就是开创了这样一个新纪元。

然而,正如李大钊同志在《庶民的胜利》中所说:“须知一个新命的诞生,必经一番苦痛,必冒许多危险。有了母亲诞孕的劳苦痛楚,才能有儿子的生命。这新纪元的创造,也是一样的艰难。这等艰难,是进化途中所必须经过的,不要恐怕、不要逃避的。”

这种艰难,不仅来自帝国主义的强大、反动派镇压革命手段的凶狠,也不仅因为资产阶级国家主义、民族沙文主义的诱惑,不仅因为资产阶级社会改良主义的狡猾,还有无产阶级队伍内部各种思想、路线的斗争,上述德国社会民主党修正主义泛滥导致德国十一月革命失败,就是例子。

不过,如列宁所说:“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线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历史证明,列宁指引的十月革命道路,是可行的。庶民主义的胜利,全在于我们的艰苦准备和积极争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11-8 11:01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4 11:54 , Processed in 0.01687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