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社会主义还是野蛮主义:1917 – 2017 – 2050(?)

2017-11-9 22:29|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261| 评论: 1|原作者: 李民骐

摘要: 为了使人类不步入野蛮主义,我们需要一场旨在取代资本主义的革命,它将带来一种新的社会制度:社会剩余产品的分配由人民民主地决定,这些剩余将会被用于生态的可持续发展,为每一个社会成员提供能使得他们自由全面发展的物质条件,而不是被用来无休止地进行资本积累。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主义是21世纪替代野蛮主义唯一可行的选择。 ...

一百年前,欧洲国家卷入了一场大规模的屠杀,造成1700万人死亡,2000万人受伤。正是在这个历史背景下,罗莎·卢森堡提出了一个口号,即人类面临着“过渡到社会主义”或是“退回到野蛮主义”的历史选择。

随着帝国主义战争机器在其“最薄弱的环节”开始瓦解,沙皇帝国于1917年3月彻底崩溃。八个月后,布尔什维克(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多数派”)在彼得格勒和莫斯科的苏维埃工人和士兵的支持下开始掌权。(由于发生在俄历1917年10月25日(公历11月7日),这次彼得格勒工人起义被称为“十月革命”)

被饥饿、工业崩溃、国内反革命力量和国外敌对势力包围,布尔什维克领导的苏维埃政权可能不会幸存下来。尽管一切困难重重,苏维埃共和国却在三年中的血腥内战中崛起。

1922年12月,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苏联, the Union of the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USSR)成立。从1928到1937年,苏联实行了第一个和第二个五年计划,实现了最快速的工业化。

纳粹德国战败后,苏联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军事强国,并成为“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人。在鼎盛时期,该阵营占据了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世界总领土面积的五分之二。

到了20世纪80年代,苏联经历了一段经济和政治危机。苏联的统治精英们通过加速向资本主义的过渡来应对危机。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和1991年12月苏联解体,被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意识形态的倡导者称颂为“历史的终结”,标志着“自由资本主义”的最终胜利。

然而,在所谓的“已终结的历史”仅仅20年之后,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在2008-2009年的“大衰退”中勉强逃过了彻底的崩溃。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经济、政治和环境危机的新时代。历史又回来了!

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际,是时候重新评价20世纪社会主义的历史,反思它的历史根源,并重新确定它的遗产。1917年发生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20世纪世界的历史进程。而现在(2017年)到21世纪中期之间发生的事情,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几个世纪里人类的未来。

1917:一国社会主义

根据列宁的说法,就像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解释的那样,社会主义应该是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或“初级阶段”。在这个“初级阶段”,虽然生产资料被私有化,但是社会还会保留着“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某些经济不平等还会继续存在。这个“初级阶段”通过“极大地提高生产力”,通过“消除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从而会创造出过渡到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的必要条件。

布尔什维克们明白,与西方工业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俄国是一个落后的国家,没有必要的物质条件来过渡到共产主义。当时的希望是俄国革命会导致欧洲无产阶级革命,届时,全欧洲的工人阶级将共同建设社会主义,为全世界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领路。

等到20世纪20年代早期,人们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欧洲革命的希望将被永久地推迟。在激烈的内部辩论和权力斗争之后,布尔什维克党(现在更名为苏联共产党)勉强接受了“一国社会主义”。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苏联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就。然而,它并没有逐步废除“资产阶级权利”、创造共产主义“高级阶段”的过渡条件,官僚特权和经济不平等没有减少反而被扩大;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并没有被消除,反而得到加强和巩固;国家不仅变得压抑,而且也越来越疏远劳动群众。

因此,在上述意义上,苏联不能被认为是为一个更高级的无阶级社会铺平道路的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然而,这种理论上的共产主义和20世纪历史现实中的社会主义之间的比较,其本身并不能帮助我们理解俄国革命及受俄国革命启发的其他主要革命(像古巴革命和越南革命)的历史根源;它也不能提供评价20世纪社会主义的唯一标准。20世纪社会主义的历史合法性,必须在整个世界的历史背景下来评判。

到19世纪末,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已在世界上占主导地位,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全球性系统。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由三种结构层构成:核心、外围和半外围。尽管世界财富集中在核心区域,但外围国家提供了廉价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半外围国家,作为中间层,从历史上来说一直是经济和政治不稳定的地带。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国一直是一个高度不稳定的半外围国家。面对迅速升级的国内冲突和不同社会阶层日益增长的需求,她挣扎着维生。在1904-1905俄日战争失败后,俄罗斯帝国不仅受到内部不稳定和革命的威胁,还受到从半外围永久跌落到外围国家的威胁。俄国革命通过推翻旧的统治阶级,彻底重组国家,成功地进行了经济动员以加速工业化的进程。到20世纪中期,苏联不仅成功地巩固了其作为一个强大的半外围国家的地位,而且似乎也适时地走在步入核心国家的道路上。

与1989年之后认为苏联社会主义的经济表现是一个彻底的失败的新自由主义共识相反,大约半个世纪以来,苏联一直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下图比较了1928-1970年之间51个国家的人均GDP的长期增长。从图中可以看出,在1928-1970年间,苏联的经济增长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在1928年至1970年间,苏联人均GDP增长了三倍,使得苏联成为这一时期增长第二快的经济体(仅次于日本)。

2

1928-1970年各国人均GDP增长(横轴是1928年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纵轴是1970年人均GDP与1928年的比值,它显示出一个国家的总经济增长的规模) [1]

苏联的成就并不局限于经济增长。苏联在成年人中几乎完全消除了文盲,并向所有公民提供免费的医疗和教育。在科学和文化的许多领域,她可以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相匹敌。苏联工人享受着充分的就业、工作保障和养老金。

尽管取得了这些经济和社会成就,苏联仍然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一部分,并被迫按照体系内的某些规律来运作。上世纪30年代,苏联是全球资本转移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大规模的引进最新的西方资本对苏联的工业化做出了重要贡献。到上世纪70年代,苏联在科技进步的步伐上开始落后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作为一个半外围国家,苏联无法在科研投入与核心资本主义国家相匹配。此外,苏联必须将大部分科研资源用于军事目的,以在某种程度上维持与美国的战略平衡。

另一方面,在上世纪70年代,部分由于城市化和工业化的成功,苏联不得不去适应工人阶级与城市中产阶级不断增长的经济和社会需求。这迫使苏联将国民收入的大部分投入到了大众消费中。因此,苏联既无法在前沿科技上与西方资本主义经济体竞争,又面临着大量城市人口对其施加的压力,这样她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到了20世纪80年代,苏联再也无法调和资本积累的要求与国内工人阶级、城市中产阶级日益增长的需求之间的矛盾,苏联的上层精英们为了应对危机,接受了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

2017:全球变暖

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在于“社会化大生产”和“生产资料私有制”之间的矛盾。恩格斯认为这种矛盾会导致越来越多破坏性的经济危机,迫使资本主义逐步采用更加“社会化”的经济组织形式。只有生产资料公有制和全社会范围内合理的计划经济才会结束资本主义“无政府状态”的生产方式,并为现代生产力的发展提供最好的制度形式。

在战后的几年里,政府部门的扩张和凯恩斯宏观经济政策的常规应用,帮助稳定了处于核心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防止了大萧条式经济危机的发生。在新自由主义时代,金融自由化导致了频繁的金融危机,大多数外围和半外围国家的经济遭到了破坏。然而,到目前为止,资本主义在各种经济危机中幸存了下来。在可预见的未来,生产过剩的危机不太可能会摧毁资本主义。

马克思和恩格斯并没有与预料到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基于无休止资本积累的经济体系,与一切人类文明所依赖的生态可持续性基本要求之间的冲突正在产生。

全球资本主义的大规模扩张,依赖于物质生产和消费的指数增长,而这种增长是由始于工业革命的化石燃料的大规模消费而实现的。化石燃料的消耗导致了二氧化碳和其他导致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的排放,并有可能在未来几个世纪引发全球气候灾难。

3

1850-2017全球温度变化动图:2016年是自有全球地表温度记录开始以来最热的一年。2016年,全球平均地表温度比1880-1920年平均高出1.25摄氏度。
动图来源:Ed Hawkins

下图比较了1970-2015年各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历史上大部分的二氧化碳排放负有责任。如果经合组织(OCED)成员国的人均排放量继续按现有降幅(指2007-2015的降幅)下降,那么2050年的人均排放量仍将是5.2吨,这是2050年维持气候稳定所需要的人均排放量(1.7吨)的3倍。

上世纪70年代,前苏联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迅速增长,并在上世纪8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持续增长。从1990年到1998年,前苏联的人均排放量从12.6吨骤降至7.5吨,年均降幅为6.3%。而如此大规模的排放下降,只能伴随着工业生产和生活水平的崩溃而实现。

尽管其余国家的人均排放量较低,但是在这些国家里仍有数十亿人在努力糊口谋生。目前全球约有10亿人经受着慢性饥饿,每年估计约有900万人死于饥饿,约有20到50亿人患有某种形式的营养不良。这一基本事实清楚地表明,资本主义条件下,在满足世界上最贫困人口的基本需求的同时,实现生态的可持续性发展是不可能的。

4

1970-2015年经合组织(OCED)成员国、前苏联、中国、其余国家及世界平均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2]

2050:社会主义还是野蛮主义?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预言,工人阶级有一天会成为资本主义的掘墓人。然而,到20世纪中叶,无产阶级化的过程仅发生在全世界不到十分之一的劳动力人口上。

虽然十月革命在当时被认为是无产阶级革命,但它发生在一个农民占绝大多数人口的国家。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包围下,布尔什维克开始了工业化建设,这在大约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苏联再也无法调和资本积累的要求与国内工人阶级、城市中产阶级日益增长的需求之间的矛盾,苏联的上层精英们为了应对危机,接受了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

苏联危机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半外围国家普遍危机的一部分。为了应对危机,全球资本主义精英试图通过摧毁半外围地区“高成本”的工业生产,将大部分工业生产转移到劳动力和自然资源廉价的新地域,以保持原有的全球利润率。

然而,外围大部分地区的经济动员导致了新的工人阶级的形成。这就导致了现今约五分之二的世界劳动力全都变成了无产阶级。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全球资本主义将不得不努力适应西方和非西方工人阶级的经济、政治需求。如果资本主义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这可能会致命地破坏这个体系的政治合法性,并再次召唤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预言的“幽灵”,只不过这一次,幽灵将不仅在欧洲,而是在全球范围内游荡。

5

当今世界资本主义核心-半外围-外围结构 图片来源:hofstra.edu

在不破坏全球资本积累的情况下来满足全球工人阶级日益增长的需求,可能需要大幅度提高全球物质水平。然而,在经历了资本主义几个世纪内的无情扩张后,剩余环境空间几乎已经耗尽。全球物质消费的进一步扩张(伴随着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加,或保持目前的高排放水平)将确保本世纪下半叶全球气候灾难的发生。

在这种情况下,世界将不得不再次面对野蛮主义的破坏,这一次不一定是帝国主义战争造成的(虽然我们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但其导火索可能是全球气候灾难,它将破坏人类文明的物质基础。

马克思和恩格斯主张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化、全社会范围内民主的计划经济,以此来阻止资本主义的“无政府生产方式”对生产力的破坏。在20世纪,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使用计划经济快速地实现了工业化。

今天,全球资本主义不仅摧毁着它自己的生产力,还试图摧毁着人类文明的物质基础。为了使人类不步入野蛮主义,我们需要一场旨在取代资本主义的革命,它将带来一种新的社会制度:社会剩余产品的分配由人民民主地决定,这些剩余将会被用于生态的可持续发展,为每一个社会成员提供能使得他们自由全面发展的物质条件,而不是被用来无休止地进行资本积累。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主义是21世纪替代野蛮主义唯一可行的选择。

注释:

[1] 其余51个国家包括美国、日本、芬兰、瑞典、法国、西班牙、巴西、加拿大、委内瑞拉等,详细数据及数据来源请参考原论文。

[2] OCED全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经合组织成员国包括所有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和少数高收入的半外围国家。图中相关数据来源请见原论文。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翻译过程中如有疏漏,请谅解。原论文于2017年10月17日发表于期刊”Agrarian South: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原文链接: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2277976017731845

作者:李民骐

摘译、编辑:xd

美编:黄山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11-11 23:24
“到目前为止,资本主义在各种经济危机中幸存了下来。在可预见的未来,生产过剩的危机不太可能会摧毁资本主义。”

“马克思和恩格斯并没有与预料到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基于无休止资本积累的经济体系,与一切人类文明所依赖的生态可持续性基本要求之间的冲突正在产生。”

李民琪的这两个观点,是这篇文章的两个亮点。对于前一点,我们过去只重视了资本主义体系产生经济和政治危机的必然性,而忽略了资本主义体系用加深矛盾和延迟危机来自身修复这一危机的可能性(例如全球化、“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加大对外围国家人民的掠夺等)。对于后一点,正在被无产阶级革命者和生态环保人士逐渐接受。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4 11:54 , Processed in 0.07672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