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是西方经济制度危机?还是资本主义危机?

2017-12-15 22:4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149| 评论: 0|原作者: 迎春|来自: 红旗网

摘要: 说什么:“在这场全球金融动荡中,西方在衰退,东方在增长;西方充满担忧,东方满怀希望。”‘中国赢了(China won)’。”等等,说得轻一点是“梦想”,说的重一点是在欺骗群众。
是西方经济制度危机?还是资本主义危机?
——评《让全球金融危机十年之变告诉世界》
2017.12.15 迎  春


  最近看的两篇有关世界经济危机十年的文章,一篇是《瞭望》新闻周刊的《让全球金融危机十年之变告诉世界》(以下简称《告诉世界》),另一篇是《2008,给资本主义制度打了大大的问号》(以下简称《2008》)。两篇文章讲的都是“全球金融危机十年之变”,但是,告诉人们的结论却不同:前者告诉人们的是“西方的经济制度和发展模式具有难以克服的制度性缺陷。”后者则认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危机;前者要让人们相信:“中国赢了”、“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等等,而后者则没有这种“预见”。一个是“西方”经济制度的缺陷,一个是资本主义制度的问题,看似差别不大,实际上是两个根本不同的结论。资本主义是指社会制度,而“西方”则是地域概念。日本是资本主义制度,但是,它不是“西方”。可见,两篇文章都是讲2008年以来的世界经济危机之变,但是,告诉人们的内容却不同。我们赞成《2008年,给资本主义制度大了个大大的问号》一文的基本观点,而不赞成《让全球金融危机十年之变告诉世界》所说是西方经济制度危机的结论。

一,对于这次世界经济危机严重程度的认识

对于2008年以来的世界经济危机的严重程度,两篇文章的认识比较接近,都说这次经济危机非常严重,为资本主义发展历史上所罕见。

  《告诉世界》说:“肇始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跌宕十年,世界格局已是地覆天翻:全球经济遭受重创,进入了低增长、高风险的‘新平庸’”;“毫无疑问,这是‘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在中央党校教授赵曜看来,这至少体现在四个方面:

  其一,规模大。此次危机不是一国性的,也不是区域性的,而是世界性的。在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始于美国的这场危机,很快波及世界,多国先后遭殃。

  其二,范围广。此次危机不仅仅是金融危机、经济危机,而且还引发了社会危机、政治危机、信任危机,是一种全面性的危机。

  其三,时间长。从历史来看,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周期性的,危机延续的时间一般也就是两三年。相比较而言,此次危机持续时间之长,‘在许多经济学家的记忆中是没有的’。

其四,打击重。每一次危机都是对世界经济的一次打击,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此次危机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后,对世界经济打击最为沉重的一次。”等等。

《2008》一文也认为:“肇始于美国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近十年。回首此次危机,持续时间之长、影响之广,史所罕见。此次危机,打破了资本主义危机周期的一般规律,沉重打击了资本主义世界,结束了西方某些理论家提出的‘历史已告终结,资本主义最终战胜共产主义,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已成为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由之路’的神话。”等。

   是啊!仅仅十几年前,苏联解体、东欧资本主义复辟时,资本主义的学者就喊出:“历史已告终结,资本主义最终战胜共产主义,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已成为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由之路’”等。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至今,“连上世纪80年代末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也实事求是地改口说,美国式资本主义已经跌下神坛,自由主义市场或新自由主义模式将受到审判。”我们的一些学者也改变调子说:“肇始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跌宕十年,世界格局已是地覆天翻:全球经济遭受重创,进入了低增长、高风险的‘新平庸’”等;有的学者还说:“给资本主义制度打了大大的问号”。其实,这次经济危机远不是给资本主义制度“打个问号”那么轻松,而是表明资本主义制度气数已尽!马克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指出:“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资本论》第一卷    第832页)而列宁更进一步指出,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了帝国主义阶段,“是垂死的资本主义”。(《列宁选集》第二卷  第843页)当然,一种社会制度的死亡,不能按照人的寿命期限计算,要按照几十年、上百年的期限计算。从资本主义1825年爆发第一次经济危机起,到1929年的大萧条,再到2008年爆发的经济(金融)危机,至今已经将近十年,资本主义世界经济还看不见复苏的景象。尽管资产阶级召开形形色色的会议,包括8国峰会、20国峰会等等,采取了各种措施,但是,经济仍然不见起色:“从经济增速看,2009年至2016年,全球GDP年平均增速3.5%,低于危机前五年1.6个百分点。而且增速基本上未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2016年仅为3.2%,是六年来的新低。从全球贸易看,危机之前的20年,全球贸易年平均增速约为6%。2012年以来,这一增速连年低于3%,贸易增长持续疲软,去年更创下了1.3%的危机以来最低增速。由于增速低于全球GDP增速,贸易成了全球经济增长的拖累。”等等,事实表明,资本主义制度确实是气数已尽。
二,对于这次爆发经济危机根本原因的不同认识

  《2008》明确地指出:“制度酿造危机。对资本回报的一味追求决定了资本主义具有无限扩大的趋势,而社会财富分配中严重的两极分化则导致普通民众有支付能力的需求相对缩小,导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可避免。这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决定的。”这个观点符合实际,是马克思主义的。
马克思早就指出,经济危机是由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决定的。他说:“一切真正危机的最根本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资本论》第三卷    第548页)

在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制度下,一方面是工人劳动群众的有限消费:工人的工资是劳动力的价格,受价值规律制约,在消费以后,必然要重新产生出卖劳动力的无产者;另一方面,资本家防止被其他资本家兼并,在竞争中拼命地发展生产。这种无产阶级的“有限的消费”与资本阶级“力图发展生产力”的矛盾,必然要爆发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由于固定资产大体上十年左右更新一次,随着固定资产的更新,经济经过萧条阶段,开始复苏、繁荣,然后又一次爆发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这就是资本主义爆发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

随着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程度提高,1929年爆发了震惊世界的生产过剩大危机。作为资本主义社会总代表的国家——政府,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制度的崩溃,开始干预经济,其理论上的表现,就是凯恩斯主义。政府主要是通过大量发行纸币和债券,即所谓的“货币政策”,和通过制造虚假购买力和预支购买力的办法,即“财政政策”等,企图“熨平”经济危机。结果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转化为上世纪70年代的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并存的危机和2008年的次贷危机。所谓的“滞涨”和债务危机,都不过是生产过剩危机的不同表现形式。危机的根本原因,仍然是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制度。正如《2008》一文所说:“在战后以来的资本主义发展进程中,一度有众多的西方政治和经济理论学者否认经济危机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联系,只把危机产生的原因,归结为政策和行为的偶然失误,或是某些外部因素的冲击,还认为资本主义摆脱了经济危机,找到了熨平经济周期的办法。然而,2008年从美国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机,迅速引爆欧洲债务危机,强烈冲击了西方经济学理论和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打碎许多人对西方发展模式的迷信和幻想。”

《告诉世界》却不认为危机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必然产物,而认为是“西方经济制度”的缺陷。它说:“十年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面临着内部断层和社会撕裂的困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西方的经济制度和发展模式具有难以克服的制度性缺陷。”“‘历史的火炬似乎正从西方传给东方。’正如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所言,在这场全球金融动荡中,西方在衰退,东方在增长;西方充满担忧,东方满怀希望--------必然会让人们发现,实现现代化的制度,绝非只有西方这一种制度。”“中国赢了(China won)”。“国际金融危机是旧国际格局和西方发展模式各种病症的集中体现。”等等。文章强调西方经济制度与东方的对立,强调美国与中国的对立。但是,文章并没有讲清楚西方经济制度与东方经济制度究竟存在什么区别?美国经济制度与中国经济制度有什么不同?

从经济制度看,当前的“西方”和“东方”、美国和中国并没有根本区别。美国的经济是雇佣劳动制度,中国现在也是雇佣劳动制度。我国不仅外资企业、私资企业雇用工人,而且国有企业也是实行雇用劳动制度;美国买卖股票、期货等,中国也一样买卖,按照流行的话说,我国经济已经“融入”了世界经济,哪里有什么经济制度的不同呢?有的只是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高低。说经济危机是“西方经济制度”的“缺陷”造成的,而“中国赢了”等,纯粹是一种梦想或欺骗。

由于我国经历了彻底的民主主义革命,又经过了二十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因此,我国的工业化水平比一般发展中国家高;基础设施健全;最初我国农村劳动力有集体土地的保障,价格特别低廉,加上当权派以极其优惠的条件吸引外资,因此,大量外资蜂拥而入,工业生产高速发展,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提供大量廉价商品,赢得了“世界工厂”的称号。

2008年世界性的债务危机爆发,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依靠债务维持高消费的状况不能持续,也造成我国对外贸易急剧下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由两位数降为2009年的8.5%,再滑到2016年的6.7%。事实表明,我国的经济与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紧密相连,不仅不存在制度差别,而且生产过剩危机已经严重威胁着我国。2009年国务院批转的《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  引导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就承认钢铁、煤炭、水泥等行业产能过剩。当时的政府为了防止危机爆发,沿着资本主义的老路和凯恩斯主义理论的方法,采取了投资“四万亿”,大搞基础设施建设,结果不仅没有解决生产过剩的问题,反而使粗钢生产由2008年的5亿吨,增加到2013年的8亿多吨,水泥由14.2亿多吨,增长到24.2亿吨等等。生产过剩的问题没有解决,反而造成了滥发纸币和沉重的债务,由生产过剩危机转变为债务危机。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据估算,中国3月底(指2016年——引者注)净债务总额达到163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债务总额占GDP比例在一季度上升至创纪录的237%,远高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其债务累积的速度,中国债务与GDP的比例在2007年年底只有148%等等(引自《中国债务总额占GDP达237%债务累积速度惊人》)。可见,今年政府成立金融稳定委员会,以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十九大会议上说的“防止‘明斯基’时刻”等,都不是空穴来风,表明我国潜伏着爆发金融危机的风险。

总之,“十年金融危机之变”告诉人们,危机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而不是所谓的“西方经济制度”,更不是什么“中国赢了”。其实,通常所说的西方经济制度,就是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制度。如果说二十世纪还有“东方经济制度”的话,那是指毛泽东时期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和原苏联的经济制度。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不存在生产过剩的问题,更不可能爆发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所以说什么:“在这场全球金融动荡中,西方在衰退,东方在增长;西方充满担忧,东方满怀希望。”‘中国赢了(China won)’。”等等,说得轻一点是“梦想”,说的重一点是在欺骗群众。实际上“十年金融危机之变”,完全证明了马列主义经济理论的科学性,表明我国经济发展背离了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走进了资本主义的死胡同!

前两年,我们写过《世界经济危机七年祭》、《经济危机八年祭》,这篇文章就作为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九年的纪念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15 21:24 , Processed in 0.01419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