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库尔德石油归谁所有

2017-12-19 04:4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513| 评论: 0|原作者: 余家豪

摘要: 库尔德政治前途问题将会长期缠绕伊拉克,当中牵涉各种例如“石油归谁所有”的利益问题,库尔德作为中东石油重地拥有独特的地缘战略要素,其利益得失比普通经济冲突更为复杂。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举行公投不到一个月,伊拉克军队就强行进入控制库尔德,双方更爆发了军事冲突。在库尔德的前途问题以及周边地区地缘政治博弈里,石油重镇基尔库克成为关键因素。

伊拉克在过去40年来一度是油价波动的主要影响因素之一,不少人均担心伊拉克与库尔德之间的冲突会否让油价上涨。但当前世界石油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值得关注的不是伊拉克政治对石油价格的影响,而是库尔德“石油归谁所有”,及其归根究底会如何影响该区的地缘政治乃至库尔德的前途。


▷伊拉克政府加强对库尔德的能源控制◁

库尔德政府现今除了在其管辖地区推动公投,也在有管辖争议的地区举行公投,当中包括石油重镇基尔库克,也是伊库军事冲突所在地。

伊拉克政府在萨达姆•侯赛因时代,便控制了库尔德的产油地区。直到2014年,伊斯兰国开始侵占库尔德油田,伊拉克军队很快溃不成军,库尔德民兵介入调解,继而占领该省份,并控制了当地大部分油田来缓解自己财政压力。

伊拉克是石油组织欧佩克第四大产油国,整个库尔德自治区石油蕴藏量约四千五百亿桶,占伊拉克总石油蕴藏量三分之一,当中基尔库克油田拥有约90亿桶储量,每日出产40万桶石油,占伊拉克总石油出产10%,其中16万桶/日产量来自三个地区,即巴巴多姆、詹布尔和卡巴兹,这意味谁掌控这里谁就把握了经济命脉。这些地区曾一度由伊拉克中部政府控制的北方石油公司管理,目前归库尔德自治政府控制,伊拉克一旦完全失去基尔库克,其产油能力将大受影响。

库尔德自治政府多年来一直以言辞和行动宣示对基尔库克的所有权,伊拉克政府则主张所有北部地区尤其是基尔库克都在其控制下,总理哈德阿巴迪更表示这关乎伊拉克的统一。伊拉克政府一方面否定库尔德自治区公投,另一方面加强对北部地区的控制,尤其是对石油重镇基尔库克下功夫。

伊拉克石油部长发布声明指出,伊拉克将于“未来几个月内”恢复遭伊斯兰国烧毁的北部尼尼微地区油田的生产,并命令国营北方石油公司准备紧急方案,透过参与重建工作,重申对该地区的石油资源的所有权。为了进一步稳定局势,伊拉克军队强行进入控制库尔德的基尔库克,展开了激烈争夺。


▷库尔德公投带来的能源投资风险◁

库尔德公投触犯了伊拉克政府底线,一旦成功独立,其他省份如巴斯拉省和安伯尔省有可能仿效,军事冲突更会对伊拉克政局和能源市场带来连锁影响与破坏,因此库尔德公投受到伊拉克政府以及土耳其和伊朗等周边国家的强烈反对,伊拉克总理哈德阿巴迪更宣称公投违宪。

无论独立或者发生内战,都涉及库尔德“石油归谁所有”的问题。伊拉克宪法清楚列明伊拉克的石油归伊拉克人民拥有,并且由巴格达的伊拉克政府控制。三大石油公司全由政府所有和控制,石油营销组织、销售和运输公司也是如此。

从法律上讲,运输中的石油是伊拉克政府所有的,而不是库尔德政府。伊拉克石油行业会出现复杂的变化,但要改变石油行业运作模式是需要通过宪法修正案,或者是伊拉克议会达成协商一致的重大立法。在伊拉克,修法非常困难,即使微小的改动,比如在进行交易时赋予库尔德一方多点的权力,都会是极具争议性的提案。

库尔德“石油归谁所有”一直是伊拉克存在的问题,这对希望投资伊拉克的外资尤其重要,美国的埃克森美孚就曾经与库尔德政府签订在争议领土的石油勘探协议而碰壁。伊拉克石油行业难题之一是伊拉克政府坚决反对参与生产共享,而库尔德一方则十分想要参与其中。库尔德一方未经伊拉克政府批准,就签订了产品分成合同,这违反了伊拉克宪法。这是经常被忽略的问题,但如果库尔德成功脱离伊拉克,这就将成为两者之间产生摩擦的潜在主因之一。

这里的问题在于哪个权力机构对交易有最终的决定权。伊拉克政府一直反对库尔德的最终决策,但仔细分析的话,它并不是从概念上反对产品分成合同这共享方法,而是反对库尔德单方面违反宪法发布产品分成共享协议,如果其他地区用同样方式签订任何协议,也会遭到伊拉克政府强烈反对。

库尔德跟伊拉克其他地区不同,尽管储量充足,但由于地质与政治原因,勘探风险很高。最初库尔德几乎没有服务和工业基础设施,到1988年,前伊拉克政权摧毁了数千个村庄、道路和桥梁,并埋下了数百万枚爆炸性地雷。伊拉克的技术服务合同模式满足不了国际石油公司的要求。因此,以生产共享合同作为吸引投资者的手段也算合理。

至于伊拉克南部,伊拉克勘探石油的风险实际上很低,而库尔德草拟的实质为高风险共享协议,这解释了为什么目前伊拉克政府普遍支持服务协议,而非生产共享协议。但伊拉克定下的合作制度令投资者在成本回收后的每桶利润少于1.50美元,因此可以想象,国际石油公司对投资南部兴趣不大。无论如何,伊拉克石油产量正在增加,如果能够制定更为慷慨的合同制度,其产量会增加得更快。

此外,库尔德脱离伊拉克或者发生内战的话,会造成供电供水等公共服务的混乱,严重影响投资环境。许多伊拉克城市完全依赖库尔德供应的食水和灌溉用水,此外,伊斯兰国也破坏了伊拉克北部和中部的许多发电厂,目前库尔德为这些受破坏地区提供电力。

伊斯兰国入侵以后,超过150万的伊拉克流离失所的难民,当中八成以上为逊尼派阿拉伯人,他们大多在库尔德地区定居,而且库尔德政府在没有伊拉克政府支持下,一直为这些难民提供庇护所、食品和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但是,伊拉克政府能力有限,无法重新控制所有伊拉克地区,难以安顿流离失所的难民,同时也没有资金向居民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因此,难民宁愿留在库尔德地区的营地和收容所。库尔德脱离伊拉克的话,可能会造成更多难民涌入库尔德地区,影响伊拉克北部和中部的投资环境。


▷白武士俄罗斯与制裁乏力的土耳其◁

库尔德石油对周边列强的能源战略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是各方必争之地。值得一提的是,在库尔德地区采购石油具有一定的政治风险,因此自2014年起,库尔德石油买家已经从当地政府获得每桶10美元的特别折扣。现在公投和军事冲突令局势更为复杂,面对库尔德石油,周边列强各有盘算,俄罗斯充当白武士加强自己在该区的外交筹码,土耳其则威逼利诱库尔德以维持当局稳定,两者将带来不同的影响,亦见高下。

过去几年来,俄罗斯在经济上和出口运输方面都为库尔德油气行业提供了支持,是主要买家之一,总统普京把握库尔德局势变化,通过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采取行动,扩大了其对基尔库克石油控制权角力的影响力。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近几周加快了与库尔德政府进行重大能源合作谈判,这涉及投资基尔库克油田、将基尔库克项目和杰伊汉原油出口管道对接上,以及投资一条由库尔德经过土耳其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将扮演白武士,为库尔德提供高达30亿美元的资金。

俄罗斯参与库尔德地区石油事务后,会直接改变该区能源合作格局,而其他国家将来要跟库尔德谈判都变得更棘手。俄罗斯的做法令其在库尔德问题上获得了更大影响力,其他国家处理与伊拉克关系时都要考虑俄罗斯因素,这让俄罗斯有机会平衡土耳其在该区能源策略,在与其他南欧主要经济体进行能源出口谈判时也有更多筹码。

土耳其一直以来都把与库尔德的能源合作看作打破土耳其依赖俄罗斯能源供应的手段。跟俄罗斯一样,土耳其过去几年一直为库尔德的油气行业提供经济和技术支持,以促进库尔德向土耳其提供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通道。土耳其能源贸易希望透过由库尔德进口石油,提升本身能源供应的多样性。

土耳其亦很关心伊拉克的政治稳定度。去年三月,土耳其民族主义运动党领导人表示,伊拉克的领土完整对土耳其的国家安全不可或缺,并呼吁基尔库克“从历史上讲,基尔库克属于土耳其。现在基尔库克仍然属于土耳其,并将在未来成为最光荣的土耳其城市之一。”总统塔伊普•埃尔多安对库尔德自治地区公投更加谨慎,并指出库尔德当局将为公投和具有胁迫性的经济制裁付出代价。土耳其已经与伊拉克军队在边界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在库尔德问题上,土耳其跟俄罗斯不一样的是,俄罗斯是透过库尔德问题去达到其能源策略与外交目的,土耳其也有此意,但其本身经济很受库尔德问题影响,角色比较被动。土耳其政府为了打消库尔德政府的政治意图,曾经更威胁会关闭与库尔德地区的边界地区,或者停止进口库尔德石油,但这样会令土耳其得不偿失。

首先,土耳其与伊拉克每年的商业往来超过120亿美元,一直期待从伊拉克北部地区战后重建项目获得巨大利润,制裁库尔德等于同时打击土耳其和伊拉克经济,土耳其的公司将会错过重建库尔德的巨大商机。而在库尔德天然气项目中,土耳其的吉尼尔能源公司是库方最大合作伙伴,届时库尔德政府将会迅速以俄罗斯石油公司和阿联酋的达纳天然气公司取代土耳其吉尼尔能源公司。土耳其公司和投资者也将无法进入逊尼派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聚集的摩苏尔和基尔库克省,这些地区是土耳其在伊拉克的亲密盟友。

土耳其在伊拉克的主要竞争者为伊朗,对方亦控制伊拉克市场较大份额多年,土耳其制裁库尔德的话,将失去在伊拉克境内的所有贸易份额,而伊朗将迅速填补伊拉克的空白。如果土耳其决定关闭库尔德通往杰伊汉的石油管道,库尔德政府会直接用卡车运输进行替代。这对库方来说并不困难,毕竟多年以来,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一直无法制止其境内卡车走私石油。


▷库尔德问题何去何从?◁

库尔德政治前途问题将会长期缠绕伊拉克,当中牵涉各种例如“石油归谁所有”的利益问题,库尔德作为中东石油重地拥有独特的地缘战略要素,其利益得失比普通经济冲突更为复杂。

伊斯兰国撤军后,伊拉克政府更需要面对库尔德民兵问题,整个中东的民兵知道,他们可以通过占领石油生产区来对抗政府。任何解决伊拉克和库尔德问题的出路,都必须和平解决石油资源控制权、收入分配等问题。这些问题一直无法取得圆满的结果,已经给该地区的人民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目前公投独立与伊库军事冲突已经令局势恶化。

石油是库尔德斯坦的命脉,周边大国都需要库尔德石油,也不希望这些地区独立,而库尔德地区被内陆包围,只要他们对国际市场有需求,就意味他们必须留在伊拉克统治之下。不过,时代在变,世界对石油的看法亦有所改变,页岩气革命、解除伊朗制裁、利比亚投产、俄罗斯增产、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等都冲击着石油行业,长远来说库尔德石油重要性会慢慢下降。可悲的是,如果周边大国不再需要库尔德石油,这片内陆地区可能会变成废墟。(来源:i能源/余家豪)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举行公投不到一个月,伊拉克军队就强行进入控制库尔德,双方更爆发了军事冲突。在库尔德的前途问题以及周边地区地缘政治博弈里,石油重镇基尔库克成为关键因素。

伊拉克在过去40年来一度是油价波动的主要影响因素之一,不少人均担心伊拉克与库尔德之间的冲突会否让油价上涨。但当前世界石油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值得关注的不是伊拉克政治对石油价格的影响,而是库尔德“石油归谁所有”,及其归根究底会如何影响该区的地缘政治乃至库尔德的前途。

▷伊拉克政府加强对库尔德的能源控制◁

库尔德政府现今除了在其管辖地区推动公投,也在有管辖争议的地区举行公投,当中包括石油重镇基尔库克,也是伊库军事冲突所在地。

伊拉克政府在萨达姆•侯赛因时代,便控制了库尔德的产油地区。直到2014年,伊斯兰国开始侵占库尔德油田,伊拉克军队很快溃不成军,库尔德民兵介入调解,继而占领该省份,并控制了当地大部分油田来缓解自己财政压力。

伊拉克是石油组织欧佩克第四大产油国,整个库尔德自治区石油蕴藏量约四千五百亿桶,占伊拉克总石油蕴藏量三分之一,当中基尔库克油田拥有约90亿桶储量,每日出产40万桶石油,占伊拉克总石油出产10%,其中16万桶/日产量来自三个地区,即巴巴多姆、詹布尔和卡巴兹,这意味谁掌控这里谁就把握了经济命脉。这些地区曾一度由伊拉克中部政府控制的北方石油公司管理,目前归库尔德自治政府控制,伊拉克一旦完全失去基尔库克,其产油能力将大受影响。

库尔德自治政府多年来一直以言辞和行动宣示对基尔库克的所有权,伊拉克政府则主张所有北部地区尤其是基尔库克都在其控制下,总理哈德阿巴迪更表示这关乎伊拉克的统一。伊拉克政府一方面否定库尔德自治区公投,另一方面加强对北部地区的控制,尤其是对石油重镇基尔库克下功夫。

伊拉克石油部长发布声明指出,伊拉克将于“未来几个月内”恢复遭伊斯兰国烧毁的北部尼尼微地区油田的生产,并命令国营北方石油公司准备紧急方案,透过参与重建工作,重申对该地区的石油资源的所有权。为了进一步稳定局势,伊拉克军队强行进入控制库尔德的基尔库克,展开了激烈争夺。

▷库尔德公投带来的能源投资风险◁

库尔德公投触犯了伊拉克政府底线,一旦成功独立,其他省份如巴斯拉省和安伯尔省有可能仿效,军事冲突更会对伊拉克政局和能源市场带来连锁影响与破坏,因此库尔德公投受到伊拉克政府以及土耳其和伊朗等周边国家的强烈反对,伊拉克总理哈德阿巴迪更宣称公投违宪。

无论独立或者发生内战,都涉及库尔德“石油归谁所有”的问题。伊拉克宪法清楚列明伊拉克的石油归伊拉克人民拥有,并且由巴格达的伊拉克政府控制。三大石油公司全由政府所有和控制,石油营销组织、销售和运输公司也是如此。

从法律上讲,运输中的石油是伊拉克政府所有的,而不是库尔德政府。伊拉克石油行业会出现复杂的变化,但要改变石油行业运作模式是需要通过宪法修正案,或者是伊拉克议会达成协商一致的重大立法。在伊拉克,修法非常困难,即使微小的改动,比如在进行交易时赋予库尔德一方多点的权力,都会是极具争议性的提案。

库尔德“石油归谁所有”一直是伊拉克存在的问题,这对希望投资伊拉克的外资尤其重要,美国的埃克森美孚就曾经与库尔德政府签订在争议领土的石油勘探协议而碰壁。伊拉克石油行业难题之一是伊拉克政府坚决反对参与生产共享,而库尔德一方则十分想要参与其中。库尔德一方未经伊拉克政府批准,就签订了产品分成合同,这违反了伊拉克宪法。这是经常被忽略的问题,但如果库尔德成功脱离伊拉克,这就将成为两者之间产生摩擦的潜在主因之一。

这里的问题在于哪个权力机构对交易有最终的决定权。伊拉克政府一直反对库尔德的最终决策,但仔细分析的话,它并不是从概念上反对产品分成合同这共享方法,而是反对库尔德单方面违反宪法发布产品分成共享协议,如果其他地区用同样方式签订任何协议,也会遭到伊拉克政府强烈反对。

库尔德跟伊拉克其他地区不同,尽管储量充足,但由于地质与政治原因,勘探风险很高。最初库尔德几乎没有服务和工业基础设施,到1988年,前伊拉克政权摧毁了数千个村庄、道路和桥梁,并埋下了数百万枚爆炸性地雷。伊拉克的技术服务合同模式满足不了国际石油公司的要求。因此,以生产共享合同作为吸引投资者的手段也算合理。

至于伊拉克南部,伊拉克勘探石油的风险实际上很低,而库尔德草拟的实质为高风险共享协议,这解释了为什么目前伊拉克政府普遍支持服务协议,而非生产共享协议。但伊拉克定下的合作制度令投资者在成本回收后的每桶利润少于1.50美元,因此可以想象,国际石油公司对投资南部兴趣不大。无论如何,伊拉克石油产量正在增加,如果能够制定更为慷慨的合同制度,其产量会增加得更快。

此外,库尔德脱离伊拉克或者发生内战的话,会造成供电供水等公共服务的混乱,严重影响投资环境。许多伊拉克城市完全依赖库尔德供应的食水和灌溉用水,此外,伊斯兰国也破坏了伊拉克北部和中部的许多发电厂,目前库尔德为这些受破坏地区提供电力。

伊斯兰国入侵以后,超过150万的伊拉克流离失所的难民,当中八成以上为逊尼派阿拉伯人,他们大多在库尔德地区定居,而且库尔德政府在没有伊拉克政府支持下,一直为这些难民提供庇护所、食品和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但是,伊拉克政府能力有限,无法重新控制所有伊拉克地区,难以安顿流离失所的难民,同时也没有资金向居民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因此,难民宁愿留在库尔德地区的营地和收容所。库尔德脱离伊拉克的话,可能会造成更多难民涌入库尔德地区,影响伊拉克北部和中部的投资环境。

▷白武士俄罗斯与制裁乏力的土耳其◁

库尔德石油对周边列强的能源战略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是各方必争之地。值得一提的是,在库尔德地区采购石油具有一定的政治风险,因此自2014年起,库尔德石油买家已经从当地政府获得每桶10美元的特别折扣。现在公投和军事冲突令局势更为复杂,面对库尔德石油,周边列强各有盘算,俄罗斯充当白武士加强自己在该区的外交筹码,土耳其则威逼利诱库尔德以维持当局稳定,两者将带来不同的影响,亦见高下。

过去几年来,俄罗斯在经济上和出口运输方面都为库尔德油气行业提供了支持,是主要买家之一,总统普京把握库尔德局势变化,通过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采取行动,扩大了其对基尔库克石油控制权角力的影响力。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近几周加快了与库尔德政府进行重大能源合作谈判,这涉及投资基尔库克油田、将基尔库克项目和杰伊汉原油出口管道对接上,以及投资一条由库尔德经过土耳其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将扮演白武士,为库尔德提供高达30亿美元的资金。

俄罗斯参与库尔德地区石油事务后,会直接改变该区能源合作格局,而其他国家将来要跟库尔德谈判都变得更棘手。俄罗斯的做法令其在库尔德问题上获得了更大影响力,其他国家处理与伊拉克关系时都要考虑俄罗斯因素,这让俄罗斯有机会平衡土耳其在该区能源策略,在与其他南欧主要经济体进行能源出口谈判时也有更多筹码。

土耳其一直以来都把与库尔德的能源合作看作打破土耳其依赖俄罗斯能源供应的手段。跟俄罗斯一样,土耳其过去几年一直为库尔德的油气行业提供经济和技术支持,以促进库尔德向土耳其提供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通道。土耳其能源贸易希望透过由库尔德进口石油,提升本身能源供应的多样性。

土耳其亦很关心伊拉克的政治稳定度。去年三月,土耳其民族主义运动党领导人表示,伊拉克的领土完整对土耳其的国家安全不可或缺,并呼吁基尔库克“从历史上讲,基尔库克属于土耳其。现在基尔库克仍然属于土耳其,并将在未来成为最光荣的土耳其城市之一。”总统塔伊普•埃尔多安对库尔德自治地区公投更加谨慎,并指出库尔德当局将为公投和具有胁迫性的经济制裁付出代价。土耳其已经与伊拉克军队在边界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在库尔德问题上,土耳其跟俄罗斯不一样的是,俄罗斯是透过库尔德问题去达到其能源策略与外交目的,土耳其也有此意,但其本身经济很受库尔德问题影响,角色比较被动。土耳其政府为了打消库尔德政府的政治意图,曾经更威胁会关闭与库尔德地区的边界地区,或者停止进口库尔德石油,但这样会令土耳其得不偿失。

首先,土耳其与伊拉克每年的商业往来超过120亿美元,一直期待从伊拉克北部地区战后重建项目获得巨大利润,制裁库尔德等于同时打击土耳其和伊拉克经济,土耳其的公司将会错过重建库尔德的巨大商机。而在库尔德天然气项目中,土耳其的吉尼尔能源公司是库方最大合作伙伴,届时库尔德政府将会迅速以俄罗斯石油公司和阿联酋的达纳天然气公司取代土耳其吉尼尔能源公司。土耳其公司和投资者也将无法进入逊尼派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聚集的摩苏尔和基尔库克省,这些地区是土耳其在伊拉克的亲密盟友。

土耳其在伊拉克的主要竞争者为伊朗,对方亦控制伊拉克市场较大份额多年,土耳其制裁库尔德的话,将失去在伊拉克境内的所有贸易份额,而伊朗将迅速填补伊拉克的空白。如果土耳其决定关闭库尔德通往杰伊汉的石油管道,库尔德政府会直接用卡车运输进行替代。这对库方来说并不困难,毕竟多年以来,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一直无法制止其境内卡车走私石油。

▷库尔德问题何去何从?◁

库尔德政治前途问题将会长期缠绕伊拉克,当中牵涉各种例如“石油归谁所有”的利益问题,库尔德作为中东石油重地拥有独特的地缘战略要素,其利益得失比普通经济冲突更为复杂。

伊斯兰国撤军后,伊拉克政府更需要面对库尔德民兵问题,整个中东的民兵知道,他们可以通过占领石油生产区来对抗政府。任何解决伊拉克和库尔德问题的出路,都必须和平解决石油资源控制权、收入分配等问题。这些问题一直无法取得圆满的结果,已经给该地区的人民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目前公投独立与伊库军事冲突已经令局势恶化。

石油是库尔德斯坦的命脉,周边大国都需要库尔德石油,也不希望这些地区独立,而库尔德地区被内陆包围,只要他们对国际市场有需求,就意味他们必须留在伊拉克统治之下。不过,时代在变,世界对石油的看法亦有所改变,页岩气革命、解除伊朗制裁、利比亚投产、俄罗斯增产、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等都冲击着石油行业,长远来说库尔德石油重要性会慢慢下降。可悲的是,如果周边大国不再需要库尔德石油,这片内陆地区可能会变成废墟。(来源:i能源/余家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22 02:45 , Processed in 0.0130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