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乱臣贼子把自己做的坏事嫁祸给毛主席!

2017-12-23 23: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523| 评论: 0|原作者: 铁流886|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浮夸风到底是谁刮起的?虽然官方现在还没有定论,但历史很清楚地记载了,这股风不是毛泽东刮起的,而是另有其人。他们是谁呢?

  真相 乱臣贼子把自己做的坏事嫁祸给毛主席!

 

 

 


    1976108日中共中央作出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和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的决定 1976108日,中共中央作出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和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的决定。同日,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决定建立毛主席纪念堂。

 

(人民网资料) 

 

    前言:记得毛主席刚去世时,中央做出“出版和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的决定”。后来,那个人上台,这事就被他叫停了。因为,他知道,如果出版了毛泽东全集(毛主席的著作、谈话、批示、指示、书信等等。),他和他的死党做的那些坏事就会大白于天下,他们做的那些坏事就不可能嫁祸于毛主席,他也不可能翻案,他的阴谋就不可能得逞,人民也不会容忍他去篡权。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工人下岗、农民失地、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不可能有遍地的贪官污吏,天天上演的冤假错案,更不可能有无数的老百姓死于强拆。

 

 

浮夸风是谁刮起的?一封毛泽东主席亲笔信读后 :

 

浮夸风到底是谁刮起的?虽然官方现在还没有定论,但历史很清楚地记载了,这股风不是毛泽东刮起的,而是另有其人。他们是谁呢?

 

有人曾经说过:毛泽东头脑发热,难道我们头脑就不发热?将所有的错误归结到毛泽东的头上是不公正的。

 

这种评论貌似公正实际上是为自己的错误开脱,而将浮夸风的屎盆子扣到毛泽东的头上,用心是极其险恶的!因为浮夸风正是说这样的话的人及其同伙刮起的!

 

我们一起来看看毛泽东头脑究竟是不是象这个人说的一样发热了,毛泽东曾经有一封给六级干部的亲笔信,这封信给我们解读那段历史提供了最好的素材。

 

毛泽东致六级干部的公开信:

 

省级、地级、县级、社级、队级、小队级的同志们:

 

我想和同志商量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农业的。

 

第一个问题,包产问题。南方正在插秧,北方也在春耕。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例如,去年亩产只有三百斤,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己,实际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问题,密植问题。不可太稀,不可太密,许多年青干部和某些上级机关缺少经验,一个劲儿要密植,有些人竟说愈密愈好。不对,老年人怀疑,中年人也有怀疑的。这三种人开一个会,得出一个适当的密度,那就好了。既然要包产,密植问题就得由生产队、生产小队商量决定。上面死硬的密植命令,不但无用,而且害人不浅。因此,根本不要下这种死硬的命令,省委可以规定一个密植幅度,不当作命令下达,只供下面参考。此外,上面要精心研究,到底密植程度以何为好,积累经验,根据因气候不同,因地点不同,因土、肥、水、种等条件不同,因各种作物的情况不同,因田间管理水平高低不同,做出一个比较科学的密植程度的规定,几年之内达到一个实际可行的标准那就好了。

 

第三个问题,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闲时半干半稀,杂以蕃薯、青菜、瓜豆、芋头之类。此事一定要十分抓紧。每年一定把收割、保管、吃用三件事(收、管、吃)抓得很紧很紧,而且要抓得及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定要有储备粮,年年储一点,逐年增多,经过十年八年奋斗,粮食问题可能解决。在十年内,一切大话、高调切不可讲,讲就是十分危险的。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一件大事。

 

第四个问题,播种面积要多少的问题。少种高产多收的计划,是一个远景计划,是可能的。但在十年内不能全部实行,也不能大部实行。十年内,只能看情况逐步实行。三年以内,大部不可行。三年以内,要力争多种,目前几年的方针是:广种薄收与少种多收的高额丰产田同时进行。

 

第五个问题,机械化问题。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要有十年时间,四年以内小解决,七年以内中解决,十年以内大解决。今年;明年、后年,这三年内,主要依靠改良农具,半机械化农具,每省每地每县都要设一个农具研究所,集中一批科学技术人员和农村有经验的铁匠、木匠,收集全省、全地、全县各种比较进步的农具,加以比较,加以实验,加以改进,试制新式农具。试制成功,在田里实验,确实有效,然后才能成批制造,加以推广。提高机械化,用机械制造化学肥料这件事,必须包括在内,逐年增加化学肥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第六个问题,讲真话问题。包产能包多少,就讲能包多少。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而又勉强讲做得的假话。各项增产措施,实行八字宪法,每项都不可讲假话。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的。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因此,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

 

以上六件事,请同志们研究,可以提出不同意见,以求得真理为目的。我们办农业、工业的经验还很不足。一年一年积累经验,再过十年,客观必然性可能逐步被我们认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有自由了。什么叫自由?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

 

同目前流行的一些高调比较起来,我在这里唱的是低调,目的在真正调动积极性,达到增产目的。如果事实不是我讲的那样低,而达到了较高的目的,我变为保守主义者,那就谢天谢地,不胜光荣之至。

 

许多人和我一样,读了毛泽东这封亲笔信会很受感动的。且不说其中谈到的诸多事项,就凭着写信人与读信人商量的那种平易近人的话语就足以让人感动的。此时的毛泽东在中国的威望如日中天,在信中他没有颐指气使,没有居高临下训示,没有“不争论”的武断,也没有“不管白猫黑猫”的蛮横,更没有“不管姓资姓社”的拔扈,有的只是一种平等待人的融洽,字里行间,透出的都是冷静,哪一点象是头脑发热的样子?

 

再来看看信中所说的事项:

 

第一条说的是粮食产量问题。毛泽东说:“例如,去年亩产只有三百斤,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己,实际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是不可能的。”同时还告诫说:“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这里的上级指的是谁呢?对于小队来说,大队就是其上级,对于大队来说,公社就是其上级,对于公社来说,县就是其上级,对于县来说,地区就是其上级,对于地区来说,省就是其上级,对于省来说,中央就是其上级,这封信是写给省、地区、县、公社、大队、小队的,那么也就是说,他们的总上级就是中央,这里毛泽东要求他们不要管上级的高指标高要求,意思就是要他们不管中央的高指标高要求,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断出中央有人对下面提出了不切实际的高指标高要求呢?这个人肯定不是毛泽东,而且这个人一定是浮夸风的始作俑者!

 

毛泽东已经说了,亩产有几百斤就不错了,但浮夸风中亩产可以达到上万斤,现在居然还把这笔帐算到毛泽东的头上,居然还说毛泽东的头脑发热,岂有此理!哪里还有一点实事求是的原则!

 

第二个问题,密植问题。毛泽东说:“不可太稀,不可太密,许多年青干部和某些上级机关缺少经验,一个劲儿要密植,有些人竟说愈密愈好。不对,老年人怀疑,中年人也有怀疑的。这三种人开一个会,得出一个适当的密度,那就好了。既然要包产,密植问题就得由生产队、生产小队商量决定。上面死硬的密植命令,不但无用,而且害人不浅。因此,根本不要下这种死硬的命令,省委可以规定一个密植幅度,不当作命令下达,只供下面参考。此外,上面要精心研究,到底密植程度以何为好,积累经验,根据因气候不同,因地点不同,因土、肥、水、种等条件不同,因各种作物的情况不同,因田间管理水平高低不同,做出一个比较科学的密植程度的规定,几年之内达到一个实际可行的标准那就好了。”这里毛泽东仍然要求下面不要管上面的命令,而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农作物的种植密度问题。他自己没有对下面发出死命令,也没有要求中央发出死命令。

 

第三个问题,节约粮食问题。毛泽东说:“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闲时半干半稀,杂以蕃薯、青菜、瓜豆、芋头之类。此事一定要十分抓紧。每年一定把收割、保管、吃用三件事(收、管、吃)抓得很紧很紧,而且要抓得及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定要有储备粮,年年储一点,逐年增多,经过十年八年奋斗,粮食问题可能解决。在十年内,一切大话、高调切不可讲,讲就是十分危险的。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一件大事。”这一点可能是后来提出的“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前凑。有一则资料表明,毛泽东离世时给中国留下了一份珍贵的遗产,这就是可供全国吃三年的几千亿吨粮食。

 

这份资料让那些吹嘘“包产到户解决了中国的吃饭问题”的人心里很不爽,所以一直不见官方报道,但事实就是事实,真相总会以其顽强的生命力突现出来。

 

第四个问题,播种面积要多少的问题。毛泽东说:“少种高产多收的计划,是一个远景计划,是可能的。但在十年内不能全部实行,也不能大部实行。十年内,只能看情况逐步实行。三年以内,大部不可行。三年以内,要力争多种,目前几年的方针是:广种薄收与少种多收的高额丰产田同时进行。”这里我们仍然看不到毛泽东急功近利的情绪。第五个问题,机械化问题。毛泽东说:“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要有十年时间,四年以内小解决,七年以内中解决,十年以内大解决。今年;明年、后年,这三年内,主要依靠改良农具,半机械化农具,每省每地每县都要设一个农具研究所,集中一批科学技术人员和农村有经验的铁匠、木匠,收集全省、全地、全县各种比较进步的农具,加以比较,加以实验,加以改进,试制新式农具。试制成功,在田里实验,确实有效,然后才能成批制造,加以推广。提高机械化,用机械制造化学肥料这件事,必须包括在内,逐年增加化学肥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出处原来于此!经过三十年改开,农业不仅没有实现机械化,反而回到了小农时代。农业的巨大倒退却被资改派鼓吹成解决了吃饭问题的巨大贡献。

 

第六个问题,讲真话问题。毛泽东说:“包产能包多少,就讲能包多少。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而又勉强讲做得的假话。各项增产措施,实行八字宪法,每项都不可讲假话。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的。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因此,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这里,毛泽东要求下面要讲真话,同时还说到讲假话都是“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也就是说下面讲假话的原因还在于上面。

 

最后,毛泽东说:“我们办农业、工业的经验还很不足。一年一年积累经验,再过十年,客观必然性可能逐步被我们认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有自由了。什么叫自由?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同目前流行的一些高调比较起来,我在这里唱的是低调,目的在真正调动积极性,达到增产目的。如果事实不是我讲的那样低,而达到了较高的目的,我变为保守主义者,那就谢天谢地,不胜光荣之至。”这里毛泽东的谦逊达到了极致,他充分认识到“我们办农业、工业的经验还很不足”,只有“一年一年积累经验”,最后才会有“客观必然性可能逐步被我们认识”。同时还自称愿意成为保守主义者,希望同志们达到较高的目的。

 

作为一国之主,毛泽东不可能事必亲躬,如果将下面同志工作的失误都归为他决策的错误显然是极不公正的,从这封亲笔信中,我们看不到毛泽东有一丝一毫的头脑发热,但有人却说他头脑发热显然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前一段时间和一位朋友谈起浮夸风时,那位朋友说过,浮夸风不是毛泽东刮起来的,如果能找到毛泽东写给六级干部的信就能说明这个问题,当时这封信都传达到了生产小队,还办成了墙报,那时人人都可以看到的。我问,现在哪里能找到这封信?他说,不知道,你可以上网找找看。我试着找了几次,没找到。前几天偶然在乌有之乡看到一篇文章,其中就有这封信,于是复制下来,细细研读。愈读愈感觉到毛泽东的伟大!毛泽东写过无数文章,有许多是给他的敌人写的,那些文章对他的敌人冷嘲热讽,何曾客气过?读来令人拍案叫绝,比如《别了,司徒雷登》,但这篇文章是写给他的人民的,用词,造句,语气,都是那么的恳切、真诚,不能不让我感叹!

 

历史可以有惊人的相似,但毛泽东却无法复制。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15 21:05 , Processed in 0.01769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