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中国近代的衰落只能让儒家“买单”

2017-12-28 22:0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190| 评论: 1|原作者: 吴铭|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今天,打着“弘扬传统论”旗号大讲什么孔孟之道、“国学热”、“儒家热”之类,实质是要复活孔孟的奴才之道,复活孔孟之道中最糟粕的东西,本质是要以此取代无产阶级的马列毛主义,否定阶级斗争理论和阶级分析法,否定人民史观,居心够险恶!手段够下流!
中国近代的衰落只能让儒家买单

  ——评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中国近代的衰落不能由儒家买单》奇文

  作者:吴铭

  最近,看了《新京报》刊登的《中国近代的衰落不能让儒家买单》一文。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不防拿出来让大家都看看,究竟中国近代的衰落该不该由儒家买单?为什么要由儒家买单?那些不想让儒家为中国近代的衰落买单的人,究竟想干什么?

  一、原文:每一次思想的转变,在国内都会形成异常巨大的争论,而其中的每一次争论都会有一种甚至几种观点被大众接受,这些观点在未来的日子里沉淀,变成了社会上大部分人的共识。
  评论:这个论断颠倒了因果关系。
  是面对每一次社会主要矛盾的激化,各阶级思想家都会按照自己的阶级立场,指出问题的本质,提出自己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其阶级立场、阶级利益的尖锐对立,所以,他们所认识的问题的本质完全不同,所提出的办法同样完全不同,这就形成他们之间的激烈的论战。只有革命性最强的那个阶级的知识分子才能在这种争论中胜出,最终领导建立新社会,他们的思想也随之成为新社会的指导思想、主流思想,以便于维护其阶级统治和利益。也就是说,这种争论之后,统治阶级只接受一种思想;被统治阶级的思想,是不可能被统治阶级接受的,不可能“变成社会上大部分人的共识”。
  每个阶级只接受自己的阶级共识,不接受另一个对立阶级的共识,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共识。无论怎样欺骗,暂时受骗、小部分受骗可能,全部受骗、永远受骗,不可能。所谓儒家思想,不能代表中华传统文化;今天所宣扬的儒家文化,本质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的共识,是被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用以奴役、麻痹全国人民的工具,一定程度上,是没落的、无前途的、受到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压迫和欺骗的中国小资产阶级的共识,并不是什么大部分人的共识。
  在中国,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时期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是绝大部分中国人民的共识。因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代表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利益的,是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对人民的压迫的,是能够引导中国人民走向解放的。
  另外,如果要对观点分类,最根本、最关键的是要看其阶级本质,正确的区分方法是看其站在哪个阶级的立场、代表哪个阶级的利益,而不应按照表面的不同而区分为什么流派。

  二、原文:一百年来,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似乎经历了一个轮回。
  评论:“一百年来”,准确地说是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一百多年来,至今已经177年了,说“一百年来”,不够严谨。既然作者提到“中国近代的衰落”,那近代就只能从鸦片战争开始,这是史有定论的。一百年前,中国兴起新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到今天中国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重新搬出孔儒这具僵尸,的确是一百年,是准确的。但是,文章题目是“近代”,说是“一百年来”,就文不对题了。
  为了“文能对题”,可以将题目改成“中国一百年来的衰落不能让儒家买单”。
  但是,从1840年鸦片战争1910年代,在儒家思想的麻痹下,中国的清政府政治腐败、军备废弛,每战必败、每败必割地赔款、出卖经济主权,放任外资、商品流入,清王朝就已经衰落了。如果不把这70年掐掉,那对儒家是极不利的。所以,作者也顾不得文不对题了。为儒家翻案作者可谓是煞费苦心,不得不把时间改动一下,把近代史缩短了70年。
  这个“人们”“轮回”的概念,也并不准确。
  自从鸦片战争起,中国开始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外部民族矛盾和国内阶级矛盾同时激化,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地主阶级、农民阶级、民族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先后纷纷开出拯救中华民族的“药方”,这些药方,就是不同阶级的“思想”、“哲学”、“文化”,这就引发了不同阶级思想之间的“争论”。争论的结果是:封建地主阶级、农民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药方”通通不管用,这些“药方”的失败,表明这些阶级的思想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不再有人理会。只有无产阶级的马列主义这个药方胜出,“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直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中国共产党诞生,工人阶级以领导者的身份出现在中国革命的舞台上,中国革命才出现转机。特别是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正确的革命路线逐步在党内确立,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人民和民族的解放。此后又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一辈子人吃十辈子的苦,干十辈子的活”,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等方面,都取得了空前的、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实践出真知”,能够拯救民族、人民的思想,能够打败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等反动势力的思想,能够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思想,当然是正确的思想,当然是真理,当然应该是我们弘扬的文化。“人民的眼光是雪亮的”,直到今天,最广大的中国劳动人民仍然怀念毛主席,崇拜毛主席,热爱毛主席。
  热爱孔孟儒学的只是一小撮,陈先生算是其中之一吧。(我严重怀疑,陈来先生对孔孟也未必就是真爱。)
  统治阶级的利益和立场,决定着他们采取何种思想。现在,经过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当权,勾结帝国主义,大肆出卖中国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文化主权,尽管国土未残,国家已破,工人阶级早就被赶下了政治舞台不再是领导阶级了,农民阶级当然也不是什么同盟军了,工农联盟当然也不是政权的基础了。当权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背叛了中国人民,也背叛了中华民族,“与国际接轨”、“引进外资”、“混改国企”、“保护外资知识产权”、“加入WTO”、“比较优势”、“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消气外交”、“夫妻外交”、“好水快流”、“推广转基因”,弄得中国人民又面临当亡国奴的危险,中华民族又一次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硬要把这样残破国家吹嘘出什么什么的“伟大成就”,就必须骗过全部中国人民,就必须骗过几亿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就必须骗过数千万“下岗职工”,必须骗过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必须骗过无数“失足妇女”,必须把黄赌毒黑、资本压榨、贪污横行掩盖起来……,这种高难度的活,没有孔子孟子作背景,是玩不好的。
  统治阶级变了,思想意识也要跟着变。胡汉三又回来了,这才是“轮回”出现、孔孟复活的根本原因。
  有了孔孟作背景,同样玩不好这出骗人的把戏。
  要说轮回,那也只是当年的李鸿章、蒋介石、汪精卫的子孙在投靠美帝国主义、篡夺人民政权、背叛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之后,重新抬孔孟之道这个文化僵尸,对内讲究“君臣、父子”“报恩”,对外则屈膝投降,肆意出卖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民族利益,出卖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文化主权,把中国改变成国际垄断资本的殖民地,而自己则充当买办、为虎作伥,充当帝国主义压榨中国人民的打手而已。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行径,才不得不抬出所谓儒家文化、消解马列毛主义,用以对内欺骗、麻痹、压榨中国人民的反抗,消除卖国投降的障碍。其下流、卑鄙、无耻已经远远超越了秦桧、李鸿章、蒋介石、汪精卫。如果非要讲“轮回”,那么,孔孟“轮回”一次,人民群众就要吃一通苦、遭一次罪,经历一次全民族的灾难,如此而已。
  所谓传统文化,仍然要看阶级立场,站在不同的阶级立场上,就会看出不同的传统文化。共产党人是马克思主义者,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代表全世界最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工人阶级的先进性决定马列毛主义是最先进的文化。对于传统文化,我们看到的是被压迫阶级反抗斗争的伟大历史和文化,劳动人民是对封建地主阶级、对资产阶级反抗的伟大历史和文化;而反动的压迫阶级,则看到的是如何剥削压迫人民,如何维护他们的剥削压迫秩序,如何麻痹被压迫者的反抗,是反动的、肮脏的历史和文化。当前在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马列毛主义指导下、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反抗官僚买办阶级勾结国际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孔孟儒家又一次被反动的官僚买办和帝国主义抬出来,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用以取代马列毛主义,压制、麻痹人民的反抗斗争。任何宣扬孔孟之道以取代马列毛主义的图谋,所得到的最终只能是可耻失败。这些文化骗子站在反动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头顶着专家、学者、院长的光环,充当了帝国主义的凶恶而懦弱的帮凶,成了整个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民的敌人。但他们在人格上已经破产,任何光环都掩盖不了他们狐假虎威、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本质。

  三、原文:20世纪初,中国在西方列强瓜分的狂潮下,出现了亡国灭种的危机。以胡适、陈独秀、鲁迅等人为首的青年知识分子为了谋求近代的变革,让中国人接受西方的科技和政治制度(吴铭注:即“全盘西化”),不得不批判固有的文化传统,在他们看来,儒家思想是阻碍中国变革的罪魁祸首,因此他们喊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
  评论:胡适、陈独秀、鲁迅,都批判儒家文化,“打倒孔家店”,但又不可同日而语,他们在对待所谓儒家这个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新文化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
  胡适买办资产阶级文人的代表,根本就看不起中华传统文化,充满文化自卑感,“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当然也不会把传统文化的精华与糟粕区分开来,从言论上主张全盘西化,是一个彻底的没有脊梁的洋奴。口头上“打倒孔家店”,但实际上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他是继承的。同样地,胡适对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精华与糟粕也不能正确区分、取舍,对西方文化中的糟粕同样爱不释手。胡博士在言论上和行动上是分裂的、对立的。1933年6月,其好友、著名民主人士杨杏佛被蒋介石杀害,鲁迅、宋庆龄等著名人士不惧死亡威胁,毅然出席葬礼,而胡适作为死者好友、文化名人,不但避而远之,而且落井下石,称杨“没有朋友”,谄媚于蒋。抗日战争期间,胡任驻美大使,不务正业,搞到了很多士学位,以致美国人甚至有过用胡代蒋的打算。南怀瑾很喜欢吹捧此人。蒋介石逃台后,胡博士骨酥肉麻地吹捧蒋,又一次做了蒋的帮凶。其人五毒俱全,岂止是斯文扫地,简直是斯文败类!哪有一丝文人的风骨?连其主子蒋介石也对其大骂不止。
  胡适对马克思主义、共产党是坚决反对的,他要“多研究问题,少谈些主义,恐怕此君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也不那么上心。
    进一步说,胡适对西方的东西也不是认真地研究,而是以西方文化为幌子,给自己弄个地位、名头,以便于混饭吃而已。
  现在,胡博士是中国公知的偶像,大吹特吹,倒是说明了“人以群分”的道理。
  陈独秀是小资产阶级文人,可能算不上革命家,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优点、缺点,他都有。这类人都有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和正义感,所以,在民族危亡、屡战屡败之际,他能够接受并宣扬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中国革命发挥过重要作用。但是,同样因其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两面性、动摇性,他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缺乏阶级独立性,不能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灵活地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所以,在革命危急关头,他手足无措、动摇投降。在第一次国共合作中,他犯了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后被开除出党,再后则投降了蒋介石,在抗日战争期间做了蒋“反共、融共、限共”的帮凶。说明这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共产主义信仰是不坚定的,对马列主义的认识是肤浅的,终未脱小资产阶级飞扬。“晚节不保,一笔勾销”,对陈独秀要一分为二。
  不过,我看到的材料、听到的讲课中,一提到“全盘西化”的学者,都说是“胡适、陈经序、鲁迅”,而不是“胡适、陈独秀、鲁迅”。把陈独秀列为“全盘西化”的代表人物,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应该感谢陈来院长让我开了眼界。
  陈独秀1910年代后期宣扬马克思主义,1921年至1927年任共产党的总书记,是让中国人学习苏联!不是“让中国人接受西方的科技和政治制度”吧?
  我很怀疑,陈来院长可能是把陈独秀与陈经序弄混了。
  鲁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文学家,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却是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鲁迅的方向,今天仍然是中国广大劳动人民的革命方向。
  把鲁迅和胡适放在一起,是对鲁迅的侮辱;同样地,把胡适和鲁迅放在一起,又是对胡适的高抬。
  鲁迅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汲取其精华批判其糟粕。新文化运动是要批判孔孟之首为代表的旧的封建文化,有些过激的行为,有些“矫枉过正”。但是,对所谓儒家文化的批判,现在看来,仍然是正确的!
  儒家文化也不代表中华传统文化,甚至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主要成分。陈来先生似乎把所谓儒家文化当作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了,至少是将其作为传统文化的主流了。这是错误的,是背叛工人阶级立场的表现。
  就地主阶级的文化来说,法家、墨家、道家等文化思想要远强于儒家。

  四、原文:因此喊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
  评论:1840年鸦片战争起,清王朝每战必败,请问皇帝驾前诸公,哪个不是孔门弟子?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日俄战争等,大清可曾打过一次胜仗?但是,对于镇压太平天国、镇压义和团运动、镇压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又积极又残忍。“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中华民族近代所遭受的屈辱、灾难,哪一件不是孔孟之道、孔孟弟子造成的?退一万步讲,在帝国主义的侵略面前,孔孟之道是至少无能的!没有能力反抗外辱,没有能力保护人民,甚至没有能力保护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孔孟之徒,“洸洸乎干成之具也”,其实就是一群草包饭桶,误国误民误苍生。孔孟思想,是当时封建地主阶级的主流思想、主流文化,现在人一讲就是讲文化发挥如何如何重要的作用。那么,国难当头,需要用你儒家文化救国救民的时候,你儒家文化束手无策、一事无成,不打倒你打倒谁呀?难道打倒“道家”、“伊斯兰”、“佛家”?不,虽然这些思想文化在中国也很普遍,但不是地主阶级的主流思想,所以,不需要打倒这些思想。但话也说回来,这些思想在拯救中华危亡中,也没有发挥太大作用,所以,在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之后,也不能给予这些思想太高的地位,尤其不能给予其主导地位,不能让其成为工人阶级的意识形态。
  “孔学名高实秕糠”,这个评价恰如其分,它是赖不掉这个评价的,无论如何也是洗不白的。“秕糠”,就是徒有其表,实际上没有用。“打倒孔家店”,让地主阶级带着他们腐朽、堕落、反动的儒家思想滚出中国历史舞台,是拯救中华民族的必然举措,是革命顺利前进的前提,这没有任何问题。
  “文- 革”期间批林批孔、评法批儒,是有人要借孔子这个尸还封建剥削的魂,批一下也是完全应该的。
  当然,打倒了孔家店并不意味着中国革命就一定会成功,还必须找到马列主义、确立了以毛主席的领导地位、创造出毛泽东思想,中国革命才能保证成功。
  但是,不打倒孔家店,则中国革命肯定不会成功。这应该是共产党和当时国民党的共识,也就是工人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共识。孙中山最终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说明他已经放弃了“全盘西化”主张,走上了苏联道路。
  老实说,“打倒孔家店”的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国民党;不是中国工人阶级,也不是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而是恰是西方殖民主义。在殖民主义列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侵略面前,孔家店束手无策、被动挨打、不堪一击,根本保护不了大清王朝,完全不像孔门弟子吹的那么神乎其神,它的信誉完全彻底地破产了。革命的中国人民只不过是确认其死亡,不再对其抱任何幻,从而探寻新的属于自己阶级的思想文化以拯救中华民族而已。只有一小撮死脑筋的封建地主阶级人物、清朝遗老遗少还死抱葫芦不开瓢,只能为孔孟陪葬。

  五、原文:在急于变革的时代,人们不会分析传统文化里的精华与糟粕,只是一股脑全部看成灭绝人性的传统,并在未来的岁月里不断强化。
  评价:陈院长此言差矣!
  恰是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危急关头时,也就是陈来院长所说的“急于变革的时代”(不是变革,是革命),人们玩不起那种空谈,才能更清楚地分辨是非,才更能分辨世界上所有文化的“精华与糟粕”。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恰是在和平时代,人们容易忘记阶级斗争,才不会分析所谓传统理论的精华与糟粕,容易被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甚至奴隶主主义的毒药麻痹,忘记了自己是谁。比如今天,许多人本来属于无产阶级队伍,但却每天做着资产阶级的美梦,幻想通过自己的所谓努力打拼,将来某一天,上天开眼,找到“上升通道”,土鸡变鸾凤,成为资产阶级的一员,其实是受了资产阶级“鸡汤”的毒害。不敢斗争、反对革命,幻想着当个扎实认真的奴才,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就会给自己一碗饭吃,等待这些人的只能是绝望。
  在“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振荡风雷激”的革命斗争时代,为了革命胜利,人民最大限度地发挥聪明才智、积极实践各种思想,这时的分辨力最强、得出的结论最有说服力。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整整80年,时间足够长了,儒家文化做什么了? “吃一堑,长一智”,儒家在整整80年期间,吃了无数“堑”,却不曾长任何“智”。看看作为儒家弟子的叶铭琛、琦善、崇厚、李鸿章、弈劻诸红极一时的大臣,在干什么?卖国、割地、赔款、开放、引进外资,一件好事都没做,不打倒孔家店行吗?不打倒孔家店,中国有出路吗?历史雄辩地证明,当孔家店被打倒之后,新文化革命胜利,马列主义在中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诞生了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中国革命显现出新的气象,从胜利走向胜利。仅仅28年(如果从1927年建军起,仅22年)就推翻了帝国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的统治,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中华民族的真正独立和解放。解放后,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坚定地沿着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展开了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运动,迅速清除长期封建主义压迫、帝国主义殖民、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卖国所留下的黄、赌、毒、黑、病、盲,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对外反击帝国主义反对修正主义,支持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对内巩固无产阶级政权,继续革命,一代人吃十代人的苦,流十代人的汗,创造了空前繁荣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综合国力空前强大。到1976年主席去世时,我们新中国已经是个工业国,从建国初的“东亚病夫”一跃成为世界“大三角”格局中最强大、最有前途的一角!创造了人类建设发展史上的奇迹,与苏修美帝斗争,占尽上风,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甚至还有我们的敌人敬佩。也就是在这期间,我们批林批孔、评法批儒,不让孔子僵尸复活。也就是说,中国人民在短短二十七年取得的这些伟大成绩,和孔夫子没有任何关系!
  可以说,从1949年到1976年,这个没有孔夫子捣乱的时代,是中国人民天天向上的时代。要说“民族崛起”,早在五、六十年前,毛主席时代,中国早就“崛起”了!
  倒是最近些年,孔夫子又吃香了。但伴随着孔夫子的复活,黄赌毒黑、腐败堕落、对内镇压、对外投降又盛行了;美帝国主义魔爪、日本军国主义幽魂、印度霸权主义幻想又复活了,中国周边局势乃至国内社会又动荡了。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孔夫子带来了黄赌毒黑,还是黄赌毒黑带来了孔夫子,恐怕是相辅相承。看来,孔孟之道兴盛之时,必是人民群众每况愈下、社会走向动荡不安之日。
  不是说孔孟著作里没有一丝好东西。比如,“学习实习之”“孔子进太庙,每事问”,就代表了孔子的实践精神,注重调查,很好。也就是说,批判地继承儒家思想,辨别其精华和糟粕,这个工作早在毛主席时代就已经完成了!今天,打着“弘扬传统论”旗号大讲什么孔孟之道、“国学热”、“儒家热”之类,实质是要复活孔孟的奴才之道,复活孔孟之道中最糟粕的东西,本质是要以此取代无产阶级的马列毛主义,否定阶级斗争理论和阶级分析法,否定人民史观,甚至还想着以此作为发动“颜色革命”的抓手,居心够险恶!手段够下流!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9 09:19
中国近代的衰弱确实不能归罪儒家特别是孔子本人的学识,中国的衰弱不是一个特例,印度在古代也是富强的,但是照样成为工业革命后的英国殖民400年,几乎除了工业文明崛起的英国和西欧外所有其他文明都衰落了,所以不能归因为孔子,应该归因为封建制度是一个落后的制度,孔子的学说恰恰被封建当局利用了,即使如此中国等国的落后相对衰落来自封建生产关系而不主要是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而孔子本人的学说就更加不能说是封建的意识形态不过被改造为了封建意识形态,同样说中国衰弱了,是相对于工业文明而言的,反过来说明中国在封建社会是世界上很富强的国家,那什么原因呢,却来自中国特有的封建制度,毛派都是不懂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7-17 11:20 , Processed in 0.02366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