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大公司商业利益驱动 —— 网络技术俘虏司法?

2018-1-7 00:2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34| 评论: 0|原作者: 侯猛 |来自: 《法律适用》

摘要: 由于互联网法院在进行网上审判时高度依赖互联网技术,而互联网技术是由阿里巴巴公司所提供的,由此带来的疑问,就是法院是否会受到商业公司的牵制甚至俘获,从而影响司法公正?甚至还有夸张的说法认为,杭州互联网法院就是阿里的法院。持平而论,这种担心和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2017年6月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8月1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揭牌运作。互联网法院究竟是如何运作的,目前还存在怎样的问题。虽然各方媒体进行了一定报道,但法律界和法学界还没有同步跟进深入了解。

一、设置和职权

之所以要在杭州设立互联网法院,受理上述涉网案件,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就在杭州。阿里旗下淘宝、天猫、飞猪、支付宝、余额宝公司的所在地也在杭州。全中国甚至世界各地的人们,越来越多在淘宝和天猫购物、使用支付宝消费、在余额宝上存储。作为公司所在地的杭州市的法院,受理了来自杭州市以外当事人的越来越多的相关诉讼。也因此,2015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杭州市西湖、滨江、余杭区三个基层法院,试点建立电子商务网上法庭。电子商务网上法院系统已经处理上万件网上交易、支付和著作权等纠纷案件。也正是在这样的试点基础上,作为一审法院的杭州互联网法院才设立起来。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网上纠纷越来越多,互联网企业比较集中的城市,例如,深圳、北京这些城市对设立互联网法院或电子商务网上法庭的需求会更大。而对于较少互联网企业的其他城市来说,可能连设立电子商务网上法庭也没有必要。但是不是据此认为,杭州互联网法院的设立,对全国其他法院就没有普遍的借鉴意义?

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趋势来看,它已经全方位影响到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而在法律领域,律师业已经比法院更早、更深入的对接了互联网技术。法院的节奏虽然慢了半拍,但互联网技术将会在全方位改变法院的运作方式。它不仅改变了法院信息的存储方式,[1]还影响法院的审判管理和审判活动。因此,即使是普通法院,只要它越来越依赖于互联网技术,已有互联网技术高度支撑的杭州互联网法院,其运行中的经验与教训,就会具有普遍意义。

大公司商业利益驱动:网络技术俘虏司法?

案件类型

二、技术俘虏司法?

由于互联网法院在进行网上审判时高度依赖互联网技术,而互联网技术是由阿里巴巴公司所提供的,由此带来的疑问,就是法院是否会受到商业公司的牵制甚至俘获,[2]从而影响司法公正?甚至还有夸张的说法认为,杭州互联网法院就是阿里的法院。持平而论,这种担心和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从长期来看,对于目前存在的问题应该可以逐步得到解决。

利用互联网技术进行网上审判的创意,最早就来自于阿里巴巴公司。在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试点建立电子商务网上法庭之前,阿里巴巴公司旗下的淘宝、天猫等在内部已经建立起一套非常完备的规则体系,建立了较为成熟的网上争议解决机制。[3]淘宝平台的争议解决机制,已经解决了淘宝大部分纠纷,但仍有少数案件难以通过内部解决,有的就会诉至线下的法院。这就会给阿里巴巴带来较大的诉讼成本,这是一种外部性的表现。为了减少其负外部性,包括降低诉讼成本,阿里巴巴也就有动力推动法院进行网上审判。[4]

实际上,杭州互联网法院的网上诉讼平台,就是阿里巴巴公司的技术帮助下建立起来的。而且,当事人在诉讼平台上注册用户时,就可以直接通过其旗下的支付宝关联加以身份认证。在技术便利,降低成本的同时,至少也会带来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法院的审判信息包括当事人的证据信息,是否会被阿里巴巴监控或不当操作,从而影响司法判断。这种可能性理论上是存在的。因为在注册用户时,同时需要绑定电商账号,目前主要是在淘宝和天猫上试点,从而可以在线获取电商平台上的纠纷证据等信息。也就是说,这些证据是通过诉讼平台从淘宝和天猫平台上导过来的。由于淘宝和天猫都是阿里巴巴旗下的公司,而诉讼平台也是阿里巴巴的技术。因此,这会影响到证据的可靠性。但阿里巴巴不当操作实际上发生的概率几乎不可能,否则这是阿里巴巴替代国家权力来进行管理,是极为严重的僭越行为。

第二,由于杭州互联网法院是依托阿里巴巴建立诉讼平台,虽然相关信息数据目前由法院自己保存,但仍存在数据安全风险,也因此阿里巴巴公司的竞争者会拒绝在该法院进行网上审判。这是因为像腾讯、百度、京东等巨型互联网公司,极为重视大数据的采集和分析。这些公司之间的商业竞争极为激烈,一旦相关大数据落入竞争对手中,后果不堪设想。而这些竞争公司如果在杭州互联网法院的网上起诉或应诉,相关信息就有可能会被阿里巴巴公司所知晓。同样的,如果深圳的法院依托腾讯的技术进行类似审判,也会面临类似问题。

这样看来,技术俘虏法院,让法院难以做到公正审判,并非危言耸听。因为这并非是法院自身存在的问题,而是大公司商业利益驱动的必然结果。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解决之道。或许可以尝试让诉讼平台由第三方主要是政府主导的相对中立的企事业单位接管,或者在技术上,进一步切合法院与阿里之间的联系。

大公司商业利益驱动:网络技术俘虏司法?

庭审大屏幕

注释:

[1]例如,庭审需要录音录像,而不仅仅是庭审笔录或拍照。相关改革经验介绍参见:刘淑丽:《关于庭审录音录像改革的探索与思考——以浙江、上海、深圳法院庭审录音录像改革为例》,《法律适用》2016年第4期。

[2]俘获理论(Regulatory Capture Theory)的相关分析,参见George J.Stigler,The Theory of Economic Regulation,The Bell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Science,Vol.2,No.1(Spring,1971),pp.3-21.

[3]例如,淘宝规则:https://rule.taobao.com/index.htm,天猫规则:https://guize.tmall.com/wow/seller/act/rule-index。最后访问日期2017年10月18日。

[4]这就如科斯对于企业性质的分析。如果企业内部的组织成本较高,就会交由市场来解决,同时降低市场的交易成本。参见R.H.Coase,The Nature of the Firm,Economica,New Series,Vol.4,No.16.(Nov.,1937),pp.386-405.

【本文由察网(www.cwzg.cn)摘录自《法律适用》2018年第1期,有删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4-27 03:04 , Processed in 0.02380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