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空巢老人问题探源

2018-1-12 23:2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853| 评论: 0|原作者: 李赤|来自: 旗帜日刊

摘要: 当前中国社会,在城市和农村的广大人群中,尤其是在工人阶级和小生产者阶级当中,不同代家庭成员间的关系,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其表现形式之一,就是空巢老人现象的普遍出现。
空巢老人问题探源
原创 2018-01-11 李赤 旗帜日刊


当前中国社会,在城市和农村的广大人群中,尤其是在工人阶级和小生产者阶级当中,不同代家庭成员间的关系,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其表现形式之一,就是空巢老人现象的普遍出现。空巢老人按其具体成因可以分为五花八门的类别,而本文只是探究其中最主要、最普遍,也最具规律性的一类:子女作为雇佣劳动者远离家乡打工,与父母分居而形成的空巢老人。



雇佣劳动者的家庭为什么会普遍地产生空巢老人,这个问题可以分解以下为两个问题:


一、为什么这些家庭的青壮年普遍地离乡打工;

二、为什么这些离乡打工的青壮年普遍地不得不把父母留在家乡。




在伟大的毛主席时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身处各种公有制经济组织,家庭只是一个生活和生育单位,而不再是一个生产单位。全体劳动者是国营企业或人民公社的主人,也是全国的生产资料和行政权力的平等的分享者和支配者。因此,每一个劳动者的就业和养老,都是由无产阶级政权予以保障的。彼时固然也有一定的人口流动和家人分居现象,但由于就业保障和社会保障到位,这些现象的负面影响则可以被降到最低。



然而,毛主席逝世之后,修正主义上台,资本主义复辟,导致官僚特权阶层不断做大,广大工农群众在经济上的“主人”地位不断被削弱直至名实俱亡。改开之初是小农经济和土地私有制在事实上被恢复,接着是国营变国有、社队企业变乡镇企业,进而蜕化为官僚资本,进而是大量官僚特权者通过攫取国营和集体财产变身为官方背景的私人资本家。



而在上述期间,还一直伴随着外国垄断资本主义的渗透,以及比例极少的非官方投机者晋身到私人资本家的行列。在这个过程中,农民重新变为小生产者,而工人阶级陆续沦为货真价实的无产者,他们开始重新像解放前一样承受多重剥削和压迫。



如今大量的原是农民、现已变成工人的异地打工者,与其说是被城市的财富吸引过去的,不如说是被农村的穷困逼走的。小农经济的重建,本身就已经预示着它必然走向困境。它生在官僚资本主义时代,长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中,农民失去了集体的保护,国家弱化了对市场的干预,虽然大多数的小农可以勉强温饱,但他们的相对贫困也在不断加剧,两极分化更是愈演愈烈。



而城市的官僚资本化和私有化,也必然使得市场经济自发和混乱的天性越来越凸显。官私资本的增殖,或打着“财富梦想”的幌子,或罩着“祖国需要”的光环,从来不管劳动者家在哪里、工作在哪里,以及家乡和工作地离得多远。



市场经济下的“发展”,也从来都是不平衡的,城乡发展的不平衡,最多只是迫使农民离开乡村;而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则迫使他们走得更远。



不光是农村打工者,城市无产者也在承受代价,市场化对他们造成的最直接的冲击,体现在就业分配政策的取消。于是,劳动者从农村涌向城市,从小城镇涌向大中城市,从二、三线城市涌向一线城市,就成了当今中国年年往复的“奇观”。



这几年,某些电视台推出了关于关爱空巢老人的公益广告,催泪的剧情配上凄婉的女声:“常回家看看……” 我们上面已经分析了,这些家庭的青壮年为什么没法“常回家”,由此就可以看出该类广告的虚伪。



那么现在就要反过来问:为什么这些异地打工者不能把父母带到工作地养老?无数异地打工工人,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出外谋生,却为什么还要把部分家眷留在老家,而不是举家迁入工作地,以至于产生了无数两地分隔的家庭?



然而对每个身处其中的人来说,这么问似乎是多余的,他们可以不假思索地立即回应:养得起么?!



实际上,大量的异地打工工人未能举家迁入工作地,这至少从侧面反映了两个事实。


其一,他们无力在工作地安置家人,既没人给他们足以供全家人在当地生活的工资,也没人在当地给他们的家人提供教育、养老等社会保障权益;


其二,即便是他们自己,也是并非全都能在工作地得到各种社会保障。



而在农村家庭,打工者把老人留在家乡,不仅是出于无奈,而且简直成了必须。虽然这些打工者已经完全成了工人,但是在工作地不给他们提供基本的社会保障的前提下,继续顶着农村户口,让父母替自己留住几亩薄田,就成了他们自己为自己准备的保障。



通过压低工资和控制户籍,资方和官方可以只把那些能贡献劳动力的工人留在工作地,至于他们年迈的父母、尚不能打工的子女,以及身体衰弱之后的他们自己,则被拒之门外。除了每年付给异地打工工人的微薄工资,这里不允许异地打工工人及其家人享受它更多的发展成果,尽管这些成果本来就是他们流尽血汗创造的。



也正因如此,在异地打工工人家庭中,不同代际的家庭成员,以及每个家庭成员的不同人生阶段,才会被分隔在两地,异地打工工人的生养、教育和养老只能在家乡完成,但其劳动力的使用却要在工作地完成。父辈为生养他们而付出的辛劳,都转化成他们的劳动力,而在异地打工的过程中一点点消耗,直至殆尽。



退一万步讲,即便是那些父母本身就和自己同在一地的人,也往往由于城市中的住房、交通,特别是休闲时间的限制,而缺乏对父母的照料,因而在这些家庭当中,空巢老人也在呈现增加的趋势,这是私有化以来家庭发展的一个最基本的特征。



最后要说的是,我们不应当孤立地看待空巢老人这一现象。事实上,空巢老人、留守儿童,以及离家打工的青壮年,在那些拥有多代成员的家庭中,往往是并存的。而且,这几种现象并存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以至于这些家庭里的单个成员,可以在人生的不同阶段经历这样的变化:从留守儿童变成离家青壮年,或者从离家青壮年变成空巢老人。



在劳动者各阶级中,这种青壮年与其父母、儿女分居两地的家庭关系,正在向年轻一代延续。家庭中不同代人之间的关系一代代地延续,就是家庭关系的代际再生产,而它背后的实质,乃是家庭阶级属性的代际再生产,也就是子辈对父辈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的继承。



留守儿童、离家青壮年和空巢老人,作为特色社会条件下、特定阶级的家庭关系再生产中的三种连续形态,是应当结合起来分析的。因此,本文虽然主要讲空巢老人问题,但也部分地适用于留守儿童问题的分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4-24 08:55 , Processed in 0.01599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