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2018-1-16 11:12| 发布者: 左向前| 查看: 2907| 评论: 1|原作者: 秋火|来自: 秋火杂谈集2世

摘要: 这位24岁的左翼青年的坦率而勇猛的《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这个新标杆必将激励今后其他被打压的进步人士,鼓舞人们站出来以说出事实真相、捍卫事实真相之名,揭露这类披着依法治国虚伪外衣的打压里的荒谬构陷和无耻威逼。


关于张云帆事件,在昨天(2018年1月15日)之前我一直没有公开做出完整的表态;主要原因是我并不清楚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相信我的一个内容只限于“政治正确”(即“言论自由当然要声援”)、实际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力的声援表态就会起什么作用。所以这和我之前做过的几次声援很不同,这次我感到可据以有效分析的信息实在太少,而且那么多京城的政治思想圈子大佬名人已经发挥影响了,那么我这无名小卒再观望下等到这个事件出现关键信息再说也不要紧。


终于,几个小时前我看到了张云帆自己所写的自白书,其中揭露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同时可以与之前的信息相互对照(这件事相关资料我汇集在本网页左下角“阅读原文”那个链接里了),从而窥见这事情的一些关键脉络,虽然事情全貌要百分之百搞清楚仍是不可能的,但目前客观信息就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位参与2017年11月15日读书会而被捕的人士都是无罪的,以下仅就客观事实方面做一个分析论证,就足以向公众说明这八人,无论是2017年底被取保候审的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还是据张云帆所说被列为网上追逃“逃犯”的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TA们都是无罪的,都应该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第一,张云帆等八人被拘捕的原因,虽然官方至今没有说法,但是从事件当中(包括与张云帆家人有联系的声援者当中)流出的信息、各方报道、乃至张云帆本人的说法都有一致的内容:被拘捕是因为谈论了1989年的众所周知的敏感事件。
张云帆的说法还更进一步:不只谈了社会问题,还讨论了“如何解决”。但这些都是在言论的范围内。任何谈论对事情看法(包括“如何解决”的看法)的观点言论,不应该成为任何罪证。


第二,对比2017年12月21日公开信和2018年1月15日张云帆自白书,可以发现有关当局至少对张云帆竟然两次变更(下调)了处置措施:

先是把2017年11月15日的刑事拘留,在12月15日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警方关押其在秘密居所);

然后仅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2017年12月29日,又改成了取保候审,也就是重新能回到日常生活中、与家人亲友见面,但仍背负着涉嫌罪名、仍要随时等候国家机器的司法处理(所以张云帆说他“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还是认识不足,取保候审之后仍然有可能上法庭遭受审判,两年前12.3打压劳工机构案里的朱小梅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张云帆等人真的有什么重大罪嫌,比如其言论、甚至诉诸于打印文稿里有什么鼓动、敌对、谋反的意思,请问官方会在短短一个半月内两次下调处置措施,最终让张云帆等四个人都取保候审吗?在审查控制“敏感话语”方面,请相信我国政府绝对当之无愧是全世界最认真最严格的。


第三,张云帆自白书隐约透露出一个很关键的信息:有关当局力图让张云帆承认有密谋活动,似乎还企图根据他们的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迫使他们承认有“密谋组织”。


张云帆的原话是:“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再仔细分析,这个信息其实还说明了两点:

1、有关当局不敢针对张云帆等八人“讨论社会问题”定罪,因为那就授人以柄落下了被批评“因言定罪”的口实,而是试图把这个实际上的“因言定罪”构陷出非法结社、非法聚众的意思,极力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上靠拢。

2、如果能找到文字信息(比如读书会的打印文稿或社交网络的交流信息)来证明张云帆等人怀有鼓动、敌对、谋反之类意思,那么自然就不必再要求口供,因为文字信息的证据效力可能更大些;但警方在调查中试图获取张云帆的口供来坐实其“密谋组织”“极端思想”之类罪名,结果却是短短一个半月后就取保候审了,这就说明警方至今都没有找到什么客观的、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张云帆等人的读书会是“密谋组织”“极端思想”。


第四,警方在2017年11月15日刚带走张云帆时安插的罪名颇为滑稽:“非法经营罪”——那是根据张云帆所从事的教育行业量身打造的,正式刑拘时却又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法律指控罪名换来换去,岂非儿戏?正如张云帆自己所讽刺控诉的: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所以综上可以想见:有关当局一直在极力找一些法理上站得住脚的“证据”来“坐实”张云帆等八人的“罪”,找不到客观证据就想迫使张云帆等人亲口“承认”“密谋组织”,最后在自己“依法治国”的幌子下、在国内外众多人士的注视下还是底气不足,本想治罪打压还是改成了监视居住半年,最后监视居住不到半月后又一下子取保候审了张云帆等四个参与读书会的人。


既然张云帆等四个人都没有“搜刮”“构陷”出有力的“证据”,那么为什么还要继续“追捕”其他四位参与读书会的人呢?只是因为这四位当时没有被抓,就成了“在逃”?只是因为这四位没有经过一个半月的关押和审问,没有好好被GA们“搜刮”“尝试构陷”一番,所以有关当局不甘心让这场拙劣的企图罗织构陷的黑色戏剧就此匆忙草草收场?


然而,目前张云帆等四人被取保候审这一阶段性的结果,加上张云帆勇敢坦诚的重要信息披露,已经足以让人看出这件事的上述一些荒谬之处,这件事无论在事实上还是法律上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虽然这件事对于一贯极度自信的有关当局来说可能还真的不会有多大政治上的损失,但由于有一位冒着再次被迫害风险站出来讲出一些关键真相的青年的存在、由于有这样一种敢于同自己的妥协公开决裂和要斗争到底的精神的出现,有关当局这场戏已经快要演不下去。


好吧!——就算我们再假设正在被通缉的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位青年现在被捉拿归案了,甚至他们迫于压力做出种种妥协,甚至配合GA们的构陷,被当成持有“极端政治思想”的“密谋组织”案犯,按照官媒编好的一套说辞去做流泪忏悔,那又会怎样呢?我相信大多数人还是会同情理解这种妥协的,因为这几年官媒这种伎俩用来对付公民运动各类民间组织都已经用到烂了,用到官媒自己都发臭了,用到CCTV都成CCAV了。加上现在已经有张云帆承认自己在被关押时“没能顶住巨大的精神压力”,为了“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做了妥协,张云帆这样的姿态是真诚的,更具有说服力的,更会让人们理解同情本案中后续可能发生的妥协情况。


其实,对于至今仍贼心不死想要定罪打压张云帆等八位读书会参与者的“有关方面”来说,这个涉及八个人的案子里最棘手的问题是出现了1月15日张云帆的揭露与反抗、并表示出斗争到底态度这件事。


因为如果有关当局继续抓捕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位青年,并且采取法律名义下的打击措施,那么已宣示了坚决斗争态度的张云帆的持续发声就有可能搅乱有关当局的步骤。但是如果为此把张云帆重新抓起来(监视居住或抓捕),这个事件反而还要继续升级、发酵,有关当局会受到更大压力。而人们也将会从有关当局反反复复如同儿戏的法律变更中,越来越感到这件事的野蛮可耻的本质。


张云帆对人们的提醒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他认为他们自己甚至都微不足道,但这件镇压事件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然而令人惊喜鼓舞的是,因为张云帆反思了自己“苍白无用”的妥协、终于开始觉醒后展现的坚决反抗姿态,使得这样的绝望前景有了突破改变的希望。


所以我昨天傍晚看到张云帆自白书的第一时间,我就评论道:这位24岁的左翼青年的坦率而勇猛的《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这个新标杆必将激励今后其他被打压的进步人士,鼓舞人们站出来以说出事实真相、捍卫事实真相之名,揭露这类披着依法治国虚伪外衣的打压里的荒谬构陷和无耻威逼。


这件事不只是得到了众多泛左翼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其他各界人士的关注声援,而且由于张云帆的政治性的坚决反抗姿态,这件事正在成为一个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来说都具有积极意义的启发教育过程(其中很大程度得益于张云帆那篇宝贵的自我反思、揭露和战斗的宣言,张云帆也通过反思他自己的错误妥协和重新斗争进行着自我教育)。所以说这个事件的整体的正面意义,已经超过了当事人有局限的观点言论的意义(对于张云帆的政治言行及思想的问题需另篇再述)。


最后必须强调的是:由于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人还在被追捕,张云帆及其他三人也没有被撤销罪名,斗争还将进行下去,不只是要准备好做出牺牲,因为一贯过度自信的“有关方面”还可能有新的压制和欺骗花招、甚或可能有其他混淆视听的舆论战术。只有彻底的不抱幻想和彻底的揭露、斗争到底的态度,不理睬有关方面的诡计花招、杜绝冒险政治交易的企图,才可能争取得张云帆等八个人都撤销罪名、无罪释放,才可能维护读书会和志愿活动及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合理性、合法性——只有坚决彻底的斗争才能最有力说明这些活动和言论都是正当的、合理的、合法的。以这样的态度继续审视、关注、声援这件事情,将是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最好的自我教育。



秋火,写完于2018-1-16凌晨2点

6

鲜花
5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1-16 17:28
斗争还没有完,要谨防当局在各方压力之下暂时收敛,等风头过了之后秋后算账的可能。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5-27 09:22 , Processed in 0.01612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