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我共”又要败在小谷围派出所诸警官手里了

2018-1-22 18:2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887| 评论: 6|原作者: 老田

摘要: 在一定程度上,如果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们不思悔改的话,那他们对于现存社会秩序和社会关系的潜在危害 —— 不管从思想犯的角度看,还是从所作所为引发的社会后果考察 —— 都要远远大于那些被追逃的左翼青年。

共产党的无形资产谁来守护:我共又要败在小谷围派出所诸警官手里了

 

老田

 

这一次广州小谷围派出所抓捕八个青年人(社工和左翼青年),引发的负面舆情发酵过程中间,派出所和警察敢于无视汹涌的舆情,这就说明,没有一个专职权力机构作为舆论监督的中介,舆论监督对于权力机构内部的机会主义违法滥权行为的纠偏作用,是极为有限的。以此而论,无论是恢复民众对司法的信心,还是着眼于维护政权合法性的贬损,都需要一个在负面舆情发生时由专职权力机构发生的声音,没有这样的声音参与,就无从把民众透过舆情参与监督的地位落实,也难于超越权力机构内部发展起来的机会主义庇护链条,实现纠偏工作。     

 

从这些年的网络舆情发展看,一个显著的现象是各种私人目标损害共产党执政基础的恶性事件有增无已,几乎每一个这样的恶性事件的结果都是私利的某种程度实现,同时,共产党政权形象或者政府合法性这样一种无形资产被贬损。此种损公肥私的状况,长期得不到起码的纠正,关键因素似乎在于:没有一个恰当的机构专门守护共产党政权的无形资产,其贬损和流失处于放任自流状态。从这个现实出发,如果建立一个类似于国资委那样的机构,专管各种在无形资产方面损公肥私的行为,效果应该会大为不同。            

 

如果,这一次小谷围派出所能够赢到底的话,那,我共又要输了。

 

一、为什么警察权力最需要堂堂正正

警察在公众中间形象不佳,是由来已久的现象。记得20087月上海杨佳袭警案致六死五伤,网上舆论中间同情杨佳颇为不少,甚至有称之为大侠者。应该说,滥用警察权力无谓地得罪民众,招致如此错误和野蛮的报复事件,更为重要的是警察权力运用问题未能通过舆情检验,作为执法者反而未能得到恰当的舆论同情,如此严重的问题竟然都没有得到重视和反思,更没有从中吸取教训,更没有看出对警方作风有任何触动。我们非常遗憾地看到,每出现一次警民冲突的舆论事件,都一无例外地造成共产党政权无形资产的流失,而且事后还都没有人从中吸取教训并提出有效的改进措施。     

 

老子说过“以正治国、以奇治兵”,治国不是行军打仗,不能够不择手段地追求目标,而是需要以堂堂正正的方式来宣示规则并执行规则。警察权力作为一种国家政权最重要的镇压手段,要体现政权的公共性和阶级属性,是最不能够与诡道兼容的,最要求堂堂正正地行使。目前,“警察使用权力的过程不能见光”的各种案例,已经成为政府合法性流失的最严重漏洞。            

 

这一次的网络舆情中间,小谷围派出所的诸位警官,不知他们出于何种心态,专门说一些见不得光的话,专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他们作为国家政权的镇压机器的人格化代表,行事没有丝毫的堂堂正正作风,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和土洞里的蛇,完全见不得光。此种行事作风,是难于理解的。     

 

现代法治的兴起,把全部的司法救济的权力集中于公检法这样的专职机构,剥夺前现代社会的私力救济和个人复仇权力,是基于一种信念 —— 由专职机构和专职人员接管全部的相关事务,会带来更高的公正和公平。警察机构及其行使权力,经不起曝光和经验,这是极为可怕的事情,从根本上摧毁了人们对于现代法治的信心和信念,在杨佳袭警案中间之所以又出现“大侠”这样的字眼,是因为人们对于公权力救济的信心和信念受到了打击,开始回顾甚至寄希望于私力救济的公正性,而侠客本身就是古代私力救济公正性的想象力所系。            

 

在一定程度上,在警民冲突的舆情中间,出现侠客这样的想象力 —— 此种想象力对于现代法治信念是一种颠覆性的倒转,说明民众对司法信任度已经降低到了一个可怕的低水平上了,迫切实需要改进警察权力的运作方式,并据此去重建民众对于司法的信心。     

 

我们假设一下,如果真的设立一个机构,专司维护共产党政权的无形资产,包括关注司法机构的信誉,那么,这一次小谷围的负面舆情发生在之后,就应该不仅仅只有民间的公开信和呼吁书起作用了,而是有一个各级政权和司法机构都无法忽视的声音,来督促他们出面向民众说清楚:警察系统中间是否存在着基于职业利益鼓励而存在的“法外执法空间”,小谷围派出所也应该被要求及时地回应负面舆情中间涉及到的各种违法乱纪行为。正是因为缺乏无形资产维护的必要机制和权力来起作用,小谷围派出所不仅强硬地继续其违法滥权行为,完全无视负面舆情的发展而不做任何积极回应,甚至我们还看到了相反的绑架行为:动员另外的公权力机构通过删帖子的方式去维护和扩大负面舆情的发酵过程和时间。            

 

二、当读书会遭遇到小谷围派出所的立功受奖心切 —— 对逼供信与私刑偏好的检验

这一次广东小谷围派出所抓捕读书会的学生,所引发的舆情中间,派出所一方至始至终未能让民众相信他们是出于公心和恰当地依据法律和事实行事,唯一采取的行动是删帖子和封口。这就使得自己居于被审判地位上,小谷围派出所的办案警察还拒绝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辩护。因为派出所方面拒绝发言,目前能够得到的资料都是被抓捕对象披露的,而且,依据人们过去形成的社会刻板印象——警察的申辩材料即便是真的,人们往往也不相信,这种现象本身就值得进行深刻反思。     

 

在张云帆和孙婷婷两人披露的资料中间,小谷围派出所的行事方式非常可怕,警官似乎毫无法纪观念,且完全不尊重公民的合法权利和利益,在执法过程中间和执法过程之外,往往选择各种作为或者不作为的策略,去实现对审查对象个人利益和人身权利的最大化损害。这实际上等效于别种的逼供信策略,目的就是以尽可能少的时间和精力,获得最大化的破案成果以及由此立功受奖。            

 

从这个案例中间,我们深刻地体会到,在办案警察看来,当事人需要“自证有罪”,这似乎是警察的一项天赋权力,也是警察职业的正当利益所在,为达成此一目标,警察可以公权私用以获致此一目标。因此,连续八个小时的审讯,把孙婷婷关进刑事犯的监号,并利用上厕所和睡觉等一切方式去营造难于忍受的处境,还在孙婷婷病情爆发之际拒绝提供起码的治疗条件,这一切的一切,都服务于警察的天赋权力和自认为的正当职业利益 —— 目的是迫使孙婷婷自证其罪,而且还不是依据孙婷婷自身的所做作为去自证,而是要按照警察所喜欢和期望的“破一个大案子”的要求去自证其罪。     

 

为了把读书会的行为,做成一个大案子,与立大功受大奖的预期收益联系起来,小谷围派出所在逼供信方面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典型地体现在对孙婷婷的关押方式上。而且,派出所似乎还想要做成一件巨大的反革命集团案件,为此,除了不惜抓捕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和叶建科之外,还对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顾佳悦和韩鹏等四人进行网络追逃,这一看就给人一种强烈印象 —— 警察破获了一个反革命集团案件的八人团伙。            

 

无论是就法理层面还是就社会现实而言,让无罪的人认罪,都不存在任何正面的效果,也不是国家司法体系设立的目标,而仅仅与警察个人的职业利益相关 —— 破了大案就立了大功,这可能有助于在以后职业生涯中间的升迁。为了这一部分职业利益,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们忘记了一切:诸如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更为可怕的是,依据孙婷婷披露的材料,那个派出所长及其手下,就跟黑社会老大差不多,诸如这样的词汇张口就来:不说就死、随便安个罪名关进去再说,这还是执法人员吗?而且,在关押孙婷婷的过程中间,连基本的人道治疗都坚决拒绝,这就不仅是说说而已了。     

 

我们十分期待小谷围的警官们站出来,用事实告诉我们说:这些可怕的言论和事实都不是真的!都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三、“信马罪”或者“为人民服务罪”派出所能够说了算吗?

从小谷围派出所的积极行动看 —— 似乎抓了这些人可以立功受奖所以积极得不得了,同时也结合张云帆等人及其学友披露的资料被追逃对象多为具有左翼思想的学生 —— 要么具有底层阶级的政治认同、要么信奉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在左翼学生和警察立功预期之间,有一个公约数 —— 就是各种左翼立场的实际存在,这成为警察立功受奖想象力的唯一渊源。            

 

我们都被教导说:法律要保护的客体内容是一个社会的合法社会关系。我们先甩开“抓思想犯”是否具备法律依据的问题,直接追问这些左翼学生有无抓捕价值,即:他们是否已经成为具有危害主流社会关系的潜力,需要预先地施加法律制裁呢?从警察积极抓人的积极性看,这些人最有可能牵涉到的共同罪名是“信马罪”“信毛罪”或者“为人民服务罪”或者“阶级立场罪”。     

 

正是在这个方面,我们看到了警察们的为难之处,这些罪名都未曾载入刑法法条,以致于警察们不得不浪费很多脑细胞去找寻一个合法罪名。抓捕张云帆最初想用非法经营罪名,后来只好改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对于孙婷婷所长厘定的方案是“不说就死”和“随便找个罪名抓起来再说”,然后似乎就等着孙婷婷帮助他们想出必要的事实和罪名,当然,这个目标至今没有达到。            

 

我们可以站在警察的立场上,以同情式理解去剖析他们的行为动力,这至少有两个方面的要素需要关注:一是社会危害的实际存在,第二个方面是抓捕学生真的有可能立功受奖,没有后者的实际成立,警察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就无从解释了。     

 

我们都知道,立法权还是在全国人大手上,至少小谷围派出所手上没有立法权,而且处置“思想犯”也不在常规立法和司法活动的范围之内,这是典型的政治事务。减少思想犯,一般法律是很难处置好的,通常是在教育和家庭等个人社会化链条中间去实现政治认同输入,以尽可能减少思想犯的数量,保证社会统治秩序的稳定。            

 

在小谷围派出所的积极抓捕行动中间,很明显存在着一个由执行者掌握的“自由裁量权”空间来处置“思想犯”。也就是说,客观的执法实际中间,抓捕思想犯虽然不是法律规定的标准业务,但还有可能是被职业利益晋升链条所具体肯定的、由警察个人越过法律规定去实施的“法外施法、法外执法”处置空间。此种“法外执法空间”不由正式颁布的法律来肯定,但在部门的上下级职业利益评定中间则是有效的,法律不肯定的法外执法,是在行政链条中间还能够得到肯定。     

 

如果我们假定小谷围派出所的诸位警察,对于上下级关系中间肯定和否定职业利益评定标准相对熟悉,那么,从小谷围派出所不顾舆论反对而坚持不改的狠劲看,这个“法外执法空间”是真是存在的,并且这个“法外执法空间”还可能是在上级默许之下,由上下级共同经营的。            

 

我们十分期待,在广东警方中间存在着实际的“法外执法空间”的判断是错误的,若真的如此,相信不久就能够看到公安系统纠正基层错误执法的行动了。迫切希望,小谷围派出所的上级站出来,澄清一切有损警察形象的推测和言论。     

 

四、派出所对“思想犯”的惕戒会产生正面效果吗

记得是柏拉图说过:每一个城邦都分裂成两个城邦 —— 穷人的城邦和富人的城邦,这两个城邦处在永不停息的交战之中。所以,从较为宽泛的因果关系看,把穷人看做是富人永远的威胁也不算错,把被统治阶级及其思想看做是对统治阶级的潜在危害也算有依据。但是,这样的政治性分析或因果关系,并不能成为执法的依据,法律要求更为切近和更严密的因果关系链条。            

 

我们都知道,邓小平说过“要警惕右,但主要是反左”,显然邓小平这个说法是针对领导层的改革思路的评定和建议,并不是要求警察立马出动在社会上到处去抓捕左翼青年。至少全国人大没有认为需要据此修订刑法,确立“信马罪”“信毛罪”或者“阶级立场罪”这些符合“反左”需要罪名。正因为人大没有进行这样的立法,我们才会看到这一次小谷围派出所的尴尬:想要寻寻觅觅找一个合适的依据抓人,却总是找不到,只好转过来全心全意指望年轻人自证其罪,因为这几个年轻人也实在想不出自己做过什么诸如颠覆国家政权之类重大事实,去帮助警察定罪和立功,结果出现僵局:警察只好通过监视居住和网络追逃等方式,去无限制地损害青年人的就业机会来把逼供信进行到底。

 

纯粹从有效维护统治阶级需要的社会关系出发,对恒久存在的一种潜在危害 —— 底层民众对于统治阶级的威胁 —— 的司法处置,即便不存在合乎法律因果关系链条的“思想犯”镇压业务,小谷围派出所也许是指望抓人追逃等镇压手段的运用,去起到某种杀鸡吓猴的作用,以此去保护了关键的社会关系和客体,遏止被统治阶级可能的潜在危害。

 

不过,张云帆等人还很年轻,从他们有限的社会行为看,实在没有做出多少大事,去损害统治阶级利益,应该说,派出所盯住这几个人不放,纯属立功受奖的心理过于迫切。

 

据说张云帆等人在北大读书,调查过北大后勤工人的状况,调查报告指出劳动合同签约率过低,五险一金缴纳不足,一些工人劳动时间过长,所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据说报告披露之后相关方面采取了整改措施,这些在理论上降低了资本的利润,应该是损害了雇主的利益,算是危害之一吧。这一次广州警察抓读书会,连此种基本的损害事实都未能造成。据事后诸人在网络上披露的材料,郑永明在大学发布交友公告,招募读书会成员无非是想要做些事、却付不出多少工钱雇人,只好去学校里找愿意干点活还不要钱的热心学生,来帮助做义工而已。而且,在义工工作内容中间,也没有发现组织地下党预备干革命的各种事实,而是组织底层的体力劳动者跳跳广场舞什么的,以纾解一下心情压抑什么的,这其实都要算是维稳工作的有机构成部分,当然,这些学生主观上是从帮助底层工人的善意出发,而不是从维护统治需要出发的。     

 

似乎正是因为如此,青年人因为没有组织工人阶级的地下党,也没有搞任何颠覆政权的设计,导致派出所抓了人却无法立功,因为这些人老是交代不出密谋网络和犯罪事实,以至于孙婷婷被各种针对,希图借此逼迫她写出符合警察需要的地下斗争小说情节来。也许是警察先生们把女孩子作为薄弱环节对待,设想她最容易被攻破,所以选择她刻意地重点照顾。            

 

就目前所知的情况,无法认为小谷围的警察,对于社会维稳做出过什么正面的贡献,恰好是反过来,警察们所损害的倒是真有维稳功能的社工事务。而且,小谷围派出所到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简直是给司法机构脸上抹黑,更为可怕的是:派出所诸公在负面舆情面前拒绝做出任何有助于挽回形象的努力 —— 不管是出面辩诬还是公开认错,都会产生这样的正面后果。对一切指望长治久安的统治阶级来说,小谷围派出所此种应对方式,都是最愚蠢的猪队友表现 —— 每当一个负面舆情到来时,猪队友都会以自己的努力去把对政权形象的损害最大化。     

 

最后,如果派出所真的是从青年人的左翼倾向着眼去抓人的,那会不会在一定时候或者条件下,他们跑到北京去抓人呢?例如抓捕投票赞成宪法和党章的那批人,因为这些人身上“信马”“信毛”的事实也不少,那可真实构成颠覆政权的重大罪行了。目前,小谷围派出所还没有让人们信服地看到:他们能够将惩处左翼青年的强烈意愿与干预指导思想,进行合理的区分,希望,小谷围派出所还不至于会玩脱吧。            

 

在一定程度上,如果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们不思悔改的话,那他们对于现存社会秩序和社会关系的潜在危害 —— 不管从思想犯的角度看,还是从所作所为引发的社会后果考察 —— 都要远远大于那些被追逃的左翼青年。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日

 

附录:有感于广东小谷围派出所的事业心

 

满网争说小谷围,方知今日信马非。学生读书劳抓捕,党国奉马剩阿谁?

 昔年捉拿苏维埃,共产幽灵又徘徊。粤警辛劳多费力,定教东风永不来。

  

【捉拿苏维埃:1930年前后福建军阀卢兴邦曾经发布通告,悬赏捉拿反贼“苏维埃”先生。】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毛丝丢顿 2018-1-23 01:38
老田反话正说的好文章!
引用 林林 2018-1-23 01:12
支持无产阶级之怒!
警察抓捕左翼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这是特色党的反毛反共搞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警察本身处于底层,但是他们又代表国家机器,他们执行的是上级的政策。
现在封网,删帖更加频繁。有的左翼网友化好几个小时,甚至十多个小时发一篇文章,结果很快就被删除。有的红色网站,每天被封,然后又想尽办法恢复,花了不少人力财力。但是为了宣传红色文化,他们坚持不懈地工作着。传讯网站编辑也是经常的事。小谷围派出所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1-22 15:44
作者同志你承不承认中国现在的统治阶级是资产阶级?承不承认马克思说的上层建筑是统治阶级压迫被统治阶级的工具?把这两点搞清楚,就不会出什么民警的行为难以理解的怪论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 11:03
文中设想的所谓邀功心切没有什么依据,这种行为是系统性的法西斯的一部分,我认为当今中国是一个温和法西斯社会。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 11:00
言论自由 组织自由应该是自由民主主义资本主义的都允许的,社会主义更加要保证这些权利,除非在戒严情况下才能禁止言论自由组织自由,否则就是法西斯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 10:58
这个只能是法西斯行径,另外也让我想起几年前毛派去重庆集会被唱红打黑的薄熙来治下的警察打和抓捕的事情,当然还能联想到毛时代的思想罪。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9 02:36 , Processed in 0.03039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