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回眸战后美国对拉美左翼政权的颠覆活动

2018-2-7 03:0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590| 评论: 0|原作者: 鹿野

摘要: 世界上恐怕没有人不知道2001年美国的“9·11事件”,包括社会主义古巴在内的国家也均对这一恐怖袭击进行了谴责。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1973年时还有一个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策划的智利“9·11事件”。

据央视新闻2月4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日前在一次演讲中暗示有些事情“可由委内瑞拉军方来做”,以便实现委内瑞拉政权的所谓“和平交接”。此后,正在墨西哥访问的蒂勒森继续发表类似言论,不料遭到墨西哥外长的当场拒绝,场面异常尴尬。不过,这个讲话本身或许就预示了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干涉将进一步加强。在这里,笔者想简单回眸一下战后美国对拉美左翼政权几次最重要的颠覆活动的历史,仅供朋友们参考。


自食其果的“猪湾事件”

拉丁美洲一向被视之为美国的后院,但是随着二战后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越来越多的拉美人不愿意再做美国的附庸。与之相对应,美国也日益频繁地挥动对外干涉的“大棒”。像早在1951年,危地马拉就建立了阿本斯为总统的民族民主政府,征收了美国联合果品公司的400多万英亩土地。1954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指示中央情报局的西方分局局长戴维·菲利普斯制定了“成功行动”计划,利用在洪都拉斯训练的反叛武装颠覆了阿本斯政府。新上台的阿马斯军事独裁政权也将土地退还给了美国联合果品公司。

不过,这些干涉中影响最大的还是20世纪60年代初美国对古巴的入侵。

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推翻了美国扶植的巴蒂斯塔独裁政府。其在执政之初并无意与美国为敌,相反还希望通过出访美国化解美方的疑虑。然而,由于古巴的优质土地以及电力、通信等基础设施普遍掌握在美国资本手里,所以卡斯特罗任何涉及民族独立的改革都不免触及美国资本。于是,艾森豪威尔便在任期的最后的一年里批准了中央情报局的“十字军行动”计划,主要内容是通过扶持反政府组织和训练雇佣军等措施推翻卡斯特罗政权。

计划得到批准不久,中央情报局便于1960年5月拼凑了一个所谓“古巴民主革命阵线”,主要纲领是“把卡斯特罗政权没收的财产退还给美国及古巴的原主”。接下来,中央情报局又在已经成为拉美国家中亲美反共急先锋的危地马拉建立训练营,招募古巴流亡者作为雇佣军。到1961年初肯尼迪上台之时,美国雇佣军已经发展到1400多人,并基本完成了训练。

新上任的总统肯尼迪随即批准了中央情报局利用这支美国雇佣军武力推翻卡斯特罗的计划,即先由危地马拉转到尼加拉瓜登船,然后在古巴的猪湾地区登陆。1961年4月17日,这支雇佣军“2506突击旅”在美国海空军的掩护下,由两名中央情报局官员指挥突击古巴。

雇佣军登船之时,美国军事顾问曾表示:“只要你们占领滩头阵地三天,就会得到古巴人的广泛帮助而长驱直入,直奔哈瓦那。”然而,事实的发展却与中央情报局的宣传相反。仅仅72小时这支雇佣军便全军覆没。大约114人被击毙,1189人被俘虏。另外,古巴还击落了五架美国飞机,击沉了两艘为入侵者运送弹药的船只。这就是震惊世界的“猪湾事件”,也被称之为“吉隆滩之战”。

吉隆滩之战的惨败不仅使得美国颜面大失,更导致古巴政权迅速左转。仅仅粉碎入侵之后十天,卡斯特罗便在纪念五一节的群众大会上宣布“古巴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宪法也是社会主义的宪法”。同年7月,卡斯特罗把三个革命组织合并为“古巴革命统一组织”,次年改名为“古巴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并且最终在1965年更名为古巴共产党。拉丁美洲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诞生了。当然,不甘心失败的美国并没有停止对古巴政权的颠覆活动。无论是对于卡斯特罗的600多次刺杀,还是对于古巴半个多世纪的封锁,均创造了世界纪录。


鲜为人知的另一个“9·11

世界上恐怕没有人不知道2001年美国的“9·11事件”,包括社会主义古巴在内的国家也均对这一恐怖袭击进行了谴责。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1973年时还有一个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策划的智利“9·11事件”。

在古巴革命胜利的影响下,以社会党领导人阿连德为代表的智利左翼力量迅速发展起来。阿连德主张与共产党合作,共同反对美国对智利的控制。为了抵制智利左翼运动的影响,美国支持所谓中间派的基督教民主党领导人弗雷于1964年当选总统。可是,弗雷政府并未兑现土地改革的承诺,虽然进行了铜矿“智利化”,但是用来购买美国公司股份的资金远远超出了铜矿的实际价格。这使得美国资本比弗雷政府上台前从智利获得的利润还要多。

到1970年,阿连德领导的社会党联合共产党与其他几个小党共同组成了人民团结阵线,并在总统大选中获得了最多的选票。按照智利宪法的规定,如果没有一个候选人得票在半数以上,应该由议会在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中决定总统人选。在这种情况下,阿连德向基督教民主党让步,表示将在宪法范围内进行改革。最终,阿连德在议会投票中击败了右翼候选人亚历山德里当选总统。随即,阿连德政府采取了国有化和土地改革等一系列政策,宣称要使智利成为“第一个按照民主、多元和自由的模式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社会”。

尽管阿连德采取的措施颇为温和,但是仍然不能为美国所容忍。早在阿连德正式就职前一个半月的1970年9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和中央情报局长赫尔姆斯等人便在白宫召开会议,计划阻止阿连德在11月3日时就任智利总统。失败以后,美国又对阿连德政府实行经济制裁,使智利在国际银行上不能再获得贷款,并操纵国际市场上铜矿大跌价。在政治上,美国一方面资助智利反政府的组织和报刊企图和平推翻阿连德政府,另一方面又资助军队中的亲美力量积极筹谋政变。据2000年11月13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公布的解密文件显示,美国情报机构在1973年8月提供了一百万美元活动基金,这对三周后皮诺切特的政变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1973年9月11日凌晨,皮诺切特开始政变行动。7:50,政变者通过电台公布了皮诺切特等人事先准备好的声明,表示军队将接管国家。8:15,政变者要求阿连德辞职,否则就要用空军轰炸总统府。9:40,阿连德做了生命中最后一次演讲:“我绝不辞职,我将用一切方式进行抗争,哪怕以生命为代价……智利万岁!人民万岁!劳动者万岁!这就是我最后的话。我相信,我的血不会白流。”11:00,政变部队在空军的支援下开始攻打总统府。13:45,政变者占领了千疮百孔的总统府,阿连德以身殉职。这就是智利“9·11事件”的基本内涵,也是美国成功颠覆拉美左翼政权的代表之作。

随后,皮诺切特建立了亲美的右翼军事独裁政府。据估计,在皮诺切特长达17年的统治期间,其至少杀害了3000多名左翼人士,另有13万人遭到逮捕,其中35000余人遭受了酷刑折磨。另一方面,军政府将阿连德政府国有化和土改中征收的财产全部归还给了美国资本家和国内的大地主,并通过新自由主义改革使美国资本获得了巨额利润。


、赤膊上阵的“暴怒行动”

如果说在70年代受困于越战的美国对于智利左翼政权的颠覆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么到了十年后国力恢复的美国对于格林纳达左翼政权的干涉则堪称赤膊上阵。

格林纳达是加勒比海上的一个小国,面积只有300多平方公里,和北京市的丰台区差不多,人口更是只有区区10万,不足丰台区的1/20。但是由于左翼政党“新宝石运动”的领导人毕晓普在1979年3月执政后采取了亲近苏联和古巴的政策,美国总统里根竟宣称格林纳达严重威胁了美国的安全,“已成为输送恐怖和破坏民主的重要军事堡垒”,要“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来教训格林纳达”。

在巨大的压力下,毕晓普屈服了。他于1983年初访问美国,希望与美国缓和关系。但是,毕晓普这种做法引发了左翼政权内部的不满。1983年10月12日,格林纳达武装部队司令奥斯汀等人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毕晓普。10月19日,奥斯汀成立了由16名军人组成的革命军事委员会作为新的最高权力机构,并于次日宣布“在与反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分子的斗争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然而,渐趋稳定的格林纳达局势却让美国颇为不满。美方先是放风要“解救”在格林纳达圣乔治医科大学内的800名美国学生。格林纳达新政权立即发表声明,表示留在格的美国人随时可以乘包机离开。但是,美国随即又以东加勒比国家组织的邀请为名于10月24日开始了入侵格林纳达的“暴怒行动”。事后美国总统发言人拉里·斯皮克斯承认,东加勒比国家组织对美国出兵的邀请是美国政府事先派前驻哥伦比亚大使里卜·弗兰克·麦克内尔去巴巴多斯做工作才获得的。因此,所谓“应邀出兵”不过是美国自导自演的一个借口。

尽管格林纳达的武装力量只有区区1200人,但是美国仍然采取了“牛刀杀鸡”的做法。其对格林纳达的武装干涉共结集了以“独立”号航母战斗群为核心的15艘战舰,总排水量超过12万吨;登陆部队8000余人,舰上人员一万余人;各类飞机和直升机230架以上。经过四天的战斗,美军于10月28日占领了格林纳达首都圣乔治。11月9日,美国扶植的格林纳达临时委员会正式成立,原格林纳达领导人奥斯汀则在监狱里度过了25年的漫长岁月。

表面上看,美国对格林纳达的武装干涉是非常成功的。这也是越战后其第一次公开用武力推翻主权国家的政府。但是另一方面,“暴怒行动”不仅引发了当时国际舆论的普遍谴责,单从军事上看也颇为混乱,甚至在战斗中出现了多起恶性事故,如海军飞机误伤陆军人员,运载伤员的陆军直升机希望在海军舰艇上降落而被拒绝等。只不过由于双方军事力量对比过于悬殊,这些问题才没有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四、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干涉从未止息

苏东剧变后,拉美的左翼运动一度受到了很大打击。但是,随着贫富差距拉大与美国资本在拉美势力加强等诸多新自由主义的恶果凸显,左翼力量又逐步发展起来。其中,委内瑞拉的左翼力量发展最快。1998年12月6日,创建“第五共和国运动”不足一年的查韦斯赢得了委总统大选,并于1999年2月2日正式宣誓就职。

随后,查韦斯开展了一系列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包括建立免费医疗诊所给穷人看病,推出扫盲计划和住宅补贴,推进石油、电力和电信等重要部门国有化等。在外交上,查韦斯主张同古巴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友好往来,共同建立多极世界。这一切使得美国将其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力图采用种种手段颠覆这个左翼政权:

早在查韦斯上台之时,美国的克林顿政府就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积极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推翻查韦斯政权。其主要活动包括向反对派政党、非政府组织、媒体、研究机构和大学、工会、企业主提供资金、培训人员、提出建议等。

小布什上台后,美国对委内瑞拉的颠覆活动进一步发展。2002年4月,美国公开支持委内瑞拉右派企图推翻查韦斯政府的未遂政变。2003年7月,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出资113.6万美元资助反对派制定推翻查韦斯政府的“国家共识计划”。在2004年8月15日罢免查韦斯的投票活动当中,委内瑞拉反对派同样得到了美国在委内瑞拉各种办事机构的资助。2006年委内瑞拉大选前,仅“请加入”一个反对派组织就获得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70万美元的援助。

2013年查韦斯去世以后,奥巴马和特朗普两届美国政府不断加强对委内瑞拉的干涉力度,各种颠覆活动由隐蔽转向公开。2015年3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以委内瑞拉对美国安全造成威胁和所谓“违反人权”为理由,下令对7名委内瑞拉政府与军队的高官和企业高管实施制裁;2016年3月,奥巴马政府又宣布将制裁的年限延长一年;2017年2月13日,新上任的特朗普政府以所谓涉嫌毒品走私为理由宣布对委内瑞拉副总统艾萨米实施制裁;7月26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对委内瑞拉13名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实行经济制裁,8月1日又宣布委总统马杜罗是“独裁者”并对其进行经济制裁……

通过回眸战后美国的对外政策,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对拉美左翼政权的颠覆活动恰恰是其外交的常态,正应了美国国会山上最后一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那句关于美国外交的名言——“温言在口,大棒在手”。因此,近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欲拉墨西哥煽动委内瑞拉政变,虽然被当场拒绝,但是其实美国对委内瑞拉“没有硝烟的战争”早就已经开始。只要马杜罗政府不放弃缩小贫富差距等社会改革,不放弃外交上的独立自主方针,美国对委内瑞拉左翼政权的颠覆活动就不会停止。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5-28 16:01 , Processed in 0.02536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