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托番禺警方追逃之福,让我过了一个最不寻常之年

2018-2-24 00:10| 发布者: 林林| 查看: 908| 评论: 0|原作者: 韩鹏|来自: 韩鹏

摘要: 请允许我在这里,给大家送上一句迟到的感谢与祝福: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勇敢地斗争下去,直到我们的罪名撤销为止。祝福大家新春快乐,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一起为更加自由的明天奋斗!

韩鹏:托番禺警方追逃之福,让我过了一个最不寻常之年

2018.02.23韩鹏


这是第一次别离了亲人好友,独自一人在外过年。其实对我个人而言,到没有什么,只是放心不下自己的老父老母。我也不清楚这么久得不到我的消息,这个年他们是怎么过下去的。我曾一度打算回家陪他们吃一个年夜饭,安慰一下他们,但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我向来不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番禺警方,只是番禺警方曾可以破门而入把郑永明按倒在床,可以派九名警察开着警车去徐忠良家企图抓人,那又如何保证番禺警察不会在大年三十冲进家门把我带走?如果是这样的话,岂止是年过不好,还可能会给父母留下终生的阴影。想到此,回家陪父母吃年夜饭的念头只能作罢了。

如果要用两个词语来形容我现在的心理状态,那就是愤恨与鼓舞。

 

愤恨的是番禺警方出于立功心切的一己之私,无端地破坏广工读书会,把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关进看守所,并对根本不在现场的我、顾佳悦、徐忠良、黄理平进行全网追逃,搞得大家有家难回,父母在家惶惶不可终日;更愤恨的是,微信、微博、知乎等自媒体平台封杀我们八人的发声以及一切声援的声音,将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变成一纸空文。

 

说实话,也正是由于番禺警方对人身自由的迫害,某些部门对言论自由的野蛮打压,才让我更加坚定了斗争到底的决心。因为很简单,如果番禺警方不撤销我们的罪名,如果番禺警方像此次这般涉嫌违法而毫无压力,那么今后我们八人以及更多有思想的人们,是不是还会因为搞读书会讨论思想而被送进监狱、被追逃呢?


另外,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悲观害怕过,因为我知道有成千上万的人们一直在支持着我们。我看到了各界人士的联名信,看到了几千热心人士组建的关注团,看到了无数人们踊跃捐款,看到了前赴后继声援我们的自媒体,看到了来自世界各地青年声援的信件,看到了各地群众的集会游行这一切都让我倍受鼓舞,信心倍增,给了我无穷的动力和力量。


请允许我在这里,给大家送上一句迟到的感谢与祝福: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勇敢地斗争下去,直到我们的罪名撤销为止。祝福大家新春快乐,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一起为更加自由的明天奋斗!

韩鹏

2018/2/22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5 17:16 , Processed in 0.01385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