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学习园地 查看内容

接见亚非作家协会外宾的讲话(1967年12月22日)

2018-3-4 05:5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726| 评论: 0|原作者: 周恩来|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毛主席的讲话中指出,我们进入城市,全国解放以后,在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义道路上的矛盾会尖锐起来,成为主要矛盾。确实,我们进了北京城,从一九四九年到现在整整十八年,十八年的变化,就是不断地进行两条路线的斗争。
周总理在文革中的表现是“违心的”吗?——老田转贴《周总理谈党内政见分歧和文化大革命(1967/12/22)》
2018-03-03 周恩来 乌有之乡网 乌有之乡网

  周总理谈党内政见分歧和文化大革命(1967/12/22)——转帖此历史文献纪念周总理诞辰120周年

  老田按:毛主席他老人家临终之前说:他一生做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民主革命,第二件事是文化大革命。这个总结是很准确到位的,不仅对毛主席来说是如此,对老一辈共产党人来说,他们一生的政治生涯都需要联系着两件大事来评价。革命年代在拿枪的敌人面前,无愧为英雄的战士是值得敬佩的;相反,在革命后社会里保持革命精神和初心,更不容易。周总理在自己的胸前毕生佩戴“为人民服务”的像章,还在文革初期反复启发很多“思想跟不上”的老干部:要保持革命晚节。周总理逝世之后,他在文革期间为保持革命晚节的一切表现,都被政学两界很多有心人联手进行了颠覆性的表述,似乎周总理在第二件大事方面不仅是反对毛主席的,还是不停滴“说违心话做违心事”的两面派。应该说,说周总理是两面派还反对毛主席,这不仅不是周总理的真实表现,而且此种做法更是出乎周总理生前意料之外的诡异现象,原本周总理是预备那些人在他照片的脸上打叉叉的。

  周总理是个什么样的人,要由周总理自己的选择来判定,各种聪明的有心人完成的事后解释,有且仅有符合周总理自己理性选择和一贯表现时,才是有效的。在周总理120周年诞辰之际,转帖一份历史文献,纪念那位毕生不忘人民、不忘初心的共产党人楷模周总理。

  周总理接见亚非作家协会外宾的讲话(1967年12月22日)

  陪同接见的有:郭沫若、许广平、郝德清

  被接见的外宾有:森纳那亚克(锡兰)、白石丸、白士吾夫、西园寺公一、北泽阳子、北泽政雄(日本)、贾米鲁丁·阿里(巴基斯坦)、叶贡(缅甸)、戚利·易卜拉欣·伊萨·阿费夫(印尼)等十几个国家的二十七名作家。

  去年中国开始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它是由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近一年半的文化大革命发展的深度、广度和速度都是我们没有想到的。当然,方向是毛主席早就预见到的。诸位或许都读过我们党七届二中全会的文件,毛主席的讲话中指出,我们进入城市,全国解放以后,在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义道路上的矛盾会尖锐起来,成为主要矛盾。确实,我们进了北京城,从一九四九年到现在整整十八年,十八年的变化,就是不断地进行两条路线的斗争。就是一条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党内在社会上的斗争都在继续和发展。当然这十八年中,指导的主要方面是毛主席为代表的一条红线。不然的话我们不可能在十八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这么重大的成就。这是主流。但是另一方面确实有一条黑线,即刘少奇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经常的忽隐忽现地干扰无产阶级的红线。但这一条黑线有它的特点,即它使用两面派手法,通常好像与毛主席一致,善于表面上同意和悔改,毛主席说的,它一般也执行,不然它就没法隐藏在党内,骗得党和人民信任了。这条黑线不仅刘少奇一个人,而是他那一帮,我们现在说的一帮,那一小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到了关键的时候,他们就干扰以毛主席为代表的红线,反对这一红线,我想给你们举几个例子。

  比如一九四九年,我们进入城市以后,我们面临着两个问题,一个是解放南中国(长江以南的部分),准备百万雄师过大江,这是主要方面。你们是作家,你们知道这首诗吧(指“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另一方面与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进行谈判。他现在住在北京。这是当时的主要任务,要么使国民党南京政府投降,改编它的军队,或者彻底消灭。但LSQ却急急忙忙跑到天津与资本家会谈去了,不管这样的大事。当然我党是要与民族资产阶级有一段时间合作的,争取他们合作,使他们不破坏我们的生产。但是刘少奇与资本家做的超过了我党的改策。他要合作的包括买办资产阶级,并主张保留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和影响,所以,毛主席知道了以后,就提出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对民族资产阶级提出了利用、限制和改造的改策,刘少奇也表示接受了,好像一致似的。

  我们解放后的另一件大事是在广大解放区(新)完成民主革命时期还没有完成的任务——土地改革。在老解放区,在全国占很大面积,早就进行土地改革了,仍需要继续前进。

  关于土改问题,是法兰西民主大革命时的一个大问题。

  但中国要引导农民走合作化,不可能停留在个体的小农经济上,否则小农经济就在每天每时产生资本主义,这时,在山西已经出现了互助组——最低的合作化形式。刘少奇发现了这个情况,他不向中央汇报和讨论,自己写了一封信,要停止发展合作社,而发展个体经济,这就证明他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时毛主席发现了,纠正了错误,他表面上同意,他又蒙混过去了。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8 23:57 , Processed in 0.01320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