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取消外资控股中国银行比例限制 —— 不可以犯的“犯颠覆性错误” ...

2018-3-11 22:2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568| 评论: 0|原作者: 邋遢道人

摘要: 最近看到有人在总结什么改革的十大不能犯的错误,读了觉得完全是无的放矢故作玄虚。其实眼下就有一个确实不能轻易犯的错误:就是这次两会要实施的所谓“取消外资控股中国银行比例限制”

眼下就可能“犯颠覆性错误”!


2018.03.11邋遢道人


2013年,总书记在出席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时对于中国的改革原则说过一段很重要的话,总书记说:


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我们既要大胆探索、勇于开拓,也要稳妥审慎、三思而后行。


总书记这些话是对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经验的重要总结:那种“不怕改革犯错误,就怕不改革”并不是改革实施的原则,不改革是不行,但如果改革措施让中国“在根本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更不行。


最近看到有人在总结什么改革的十大不能犯的错误,读了觉得完全是无的放矢故作玄虚。其实眼下就有一个确实不能轻易犯的错误:就是这次两会要实施的所谓“取消外资控股中国银行比例限制”(此前规定,外资单独控股中国银行不能超过20%,联合控股中国银行不能超过25%),以及放开资本项下外汇业务等于西方金融全面接轨的所谓改革措施。如果这项改革轻易实施了,就属于“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的错误。


其实,包含此项内容的《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早在2008年春就被银监会推出。虽然有学者不同意见,但这是十七大报告中提出的改革内容,似乎没什么力量能阻止中国在2008年春夏推出这项政策。贫道为此还写了一篇情绪极端低落的文章:《清明节有感:船要翻了》。


但是老天护佑中国:2008年春,美国爆发严重金融危机,全球经济陷入严重衰退。这次危机让全世界学者重新审视西方金融体系的缺陷,中国政府和学界当时庆幸的是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早于中国金融改革走完最后一步之前。


当时有人就指出:如果中国如期在2008年春夏实行了这项改革,而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点延迟两年,也许所谓美国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危机就不存在了,因为中国(也许还有其他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爆发了类似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八十年代拉美金融危机,或者日本楼市崩盘和俄罗斯金融危机等大事件,导致全球资金涌入美国……


其实才刚刚过了10年,中国人就把这事儿忘了。两会期间周小川宣讲与10年前相同内容的,差点惹了大祸的金融“改革”时谈笑风生,也没引起与会代表一小点注意。虽然有几个经济学的代表提出异议,但引起的注意与成龙等倡导“惩治精日”的议案相比,如同蚊子在哼哼!


关于这次金融改革的看法,贫道十年前就说完了。有兴趣读后面附文就清楚了。这里提两点疑问:

一个问题是:中国准备放开外资对中国银行控股比例,取消外资控股中国银行的限制。而且声称这个改革是与全球金融接轨。


那么,西方发达国家,包括美、日、英、法、德等所谓G7国家,是否都任由外资控股本国银行吗?都没有政策限制吗?他们国家的主要银行是本国政府和私人控股的,还是有外资控股的?


这里告诉大家: 没有一个允许。英国是金融祖宗,没有外人能控制英国银行;法国最大的10家银行,8家干脆是国有;美国喊叫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开放最厉害,美国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就通过专门立法,禁止外国银行在境内吸收美国居民存款,禁止外国银行加入美国联邦存款保险系统;不支持外国银行收购、兼并或控股美国银行等。通过该项法案,美国实际拒绝外资银行进入美国市场,即便个别被认为安全的银行获准进入,也不允许插手银行核心业务,更不允许从当地取得资金供应。通过这种种法律限制,美国成功地把外资银行排斥在银行业的主流业务之外,完全剥夺了外资银行与本国银行开展平等竞争的条件,最终使外资银行要么就是根本进不去,要么就是即便进去也活不下去。也就是说,西方国家金融权没有交给外国资本控制,不仅仅是这些国家本来的金融资本就雄厚,外资,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资本难以控制他们,而且还都设有金融壁垒,让外国资本无法控制本国银行。


实行允许外资控股本国银行的只有一批新兴市场国家。


第二个问题是,实行这些除了银行控股政策与西方不接轨,其他方面都接轨的新兴市场国家情况怎么样呢?王小强先生在《投机赌博新经济》一书中有一部分对这些国家改革开放的最终结果进行了描述:


改革开放带来物质生产高速增长,金融自由化带来货币经济繁荣娼盛,外资抛空带来金融危机,

注意:王小强博士用“无一例外的宿命”来描述“改革开放”与“金融自由化”必然导致的最终结局,是考察了所有新兴市场国家(也就是进行了私有化、市场化和对外开放的国家)的发展轨迹后得出的——这里没有说中国,因为这本书是2007年出版的,当时中国虽然完成了“改革开放”,但还没有完成“金融自由化”——虽然正在打算。


难道我们真的不信邪,非要验证一下是不是“中国是个例外,可以打破宿命”?——很好玩吗?


有人会说还真不一定呢:被西方金融资本修理的国家都是小国,中国现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手里3万多亿美元储蓄,真打起金融战了,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呢!


且不说有没有必要按照人家设计好了路线和玩儿熟的套路打这一仗,就算能够打赢又怎么样?把西方国家灭了还是过把瘾?习当家的用“大国”“、“颠覆性错误”、“无法挽回、无法弥补”的词语告诉大家:


世界上有没有即使有十分把握也不能干的事儿?有!关系大国国运的事儿就是!


最主要的是:傻瓜才会在中国走的好好的时候与中国打金融战。但有上升就有下降,谁敢保证中国经济不会遇见一个坎儿,大坎儿?全球的虚高的楼市都过崩盘,也是“无一例外的宿命”,就中国例外,永远不崩?


最后对后面附文做些更正:附文最后对韩国人经历金融危机后团结一心进行了赞扬,但其实韩国人这些努力狗屁没用,贫道在另一篇文章中进行了描述:


即使是依靠强烈的民族情绪和猫腻手段抵抗西方金融控制的韩国也很难受。1997年金融危机,西方人正张开大嘴准备一举吞掉韩国民间金融时,韩国人发起了“捐卖黄金首饰”、“找出箱底的一块美元”等运动,筹资十几亿美元。但是金大中并不一定与老百姓真的一心。金采取了迂回手段,先是国家花费了1250亿美元将大部分银行国有化,然后命令负债沉重的国内企业2年内清除60%负债,结果大部分企业只能通过出售大量真实资产或吸纳新股东满足这一要求。于是西方数百亿美元流入韩国,2002年随着汉城银行出售给外国人,韩国9家商业银行的6家被西方控制。《韩国时报》报道:外国控股的银行“不情愿向韩国企业发放贷款”。现代企业离开银行怎么活?不给你贷款你就死,半死不活情况最好,于是外国资本到2002年就以“清仓价”控制了韩国半导体的44%,通讯业的21%,并成为现代汽车、现代电子、LG以及三星电子的重要股东。而著名的大宇汽车就在这场人为的债务危机中消失了。当年韩国人在一无所有情况下,违反“国际分工”发展汽车行业。但是所有政界、商界、社会名流都带头只开本国车,虽然韩国没有限制日本车进口的政策,但韩国汽车工业总算站住脚了,而且成为亚洲第二大汽车生产国。可就这么一个简单过程,韩国两大汽车集团,大宇没了,现代是美国的了。以后你看到的韩国车,只能是“美国在韩国制造”的汽车了。

附文:


说实在话,非常多中国人对当前否定革命,否定毛泽东甚至否定社会主义并不在意,觉得讨论“姓社姓资”毫无意义,认为走资本主义也不错,你看人家美国、英国等资本主义不仅过得不错,甚至还欣欣向荣呢。贫道就听过别人说:资本主义复辟?资本主义复辟了也不错,只要中国能强大,老百姓日子能过好就行。而中国现在似乎就是在向资本主义方向走,不仅制度上(除了一党专政)逐步靠拢,而且经济也快速发展,都预计中国2020年超过日本,2050年前就超过美国,很多人都想着中国很快就西方化了,很快就和西方——就算达不到美国标准——人一样过好日子了。

其实,中国是不可能真正走上西方模式的资本主义道路的,而且逻辑上不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中国从来没有走过西方资本主义的路,哪里来的复辟?但是中国会很自然地实现“殖民地半殖民地复辟”,中国正在很清楚地走上一条路是殖民地半殖民地道路,这条路很多类似国家走走过,也就是阿根廷、巴西、墨西哥、菲律宾、印尼等那样,主要资源由西方控制,金融体系、经济命脉由西方控制,国内政治家成为西方的附庸,经济界以买办为主体,社会精英思想上依附西方,甚至社会动荡和国家分裂是可以预期的。老百姓日子会好点吗?不知道,多数情况不会好,比如阿根廷、巴西经济被西方彻底控制以后,贫困人口一直在增加。

今天是清明节,昨天,看到中国银监会发布的《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取消了对外资控股中国银行的比例限制(此前规定,外资单独控股中国银行不能超过20%,联合控股中国银行不能超过25%),贫道终于知道,此前精英们建议的东西,正在一步步实现,而且十七大后不仅没有任何修正的可能,还在加快步伐。按照时间表,很快就会开放股权期货及指数期货,取消资本项下外汇管制。因为这一切才顺理成章,因此会水到渠成。中国真的要与西方设计的金融体系接轨了,而且马上要接轨了。这一接轨就不可逆转,就要一条道走到黑——如果西方金融控制了中国主要银行后,你是不能反悔的,因为人家已经出资,你总不能不算吧——除了再次发生革命,而且是真正意义的,如同上世纪前半叶那样血流成河的革命!

看到很多非主流在关心两极分化,关心非毛化和非社会主义潮流,注意南街村和农民工问题。其实,假如完成金融体系与西方接轨后,这些都不重要了,而且这些问题将永远无可奈何,甚至让你做总书记也对此没办法。巴西、阿根廷前几年就是左派在台上,力图解决贫富分化问题。但他们基本无所作为。因为阿根廷金融在与西方全面接轨前的国有资本从1992年占银行资本的82%,下降到接轨后97年的48%。外国资本控制了52%。到2001年国有股本又下降到33%,西方资本控制67%。阿根廷最大10家银行中,8家属于国外资本控股(法国最大的7家银行全部属于国有,英国美国虽然主要是私有银行,但最大银行全部是美资控股),巴西更是早在1990年就金融体制全面接轨,放宽外资在金融中投资比例,金融机构基本是外国人说了算,而且西方资本控制了拉美大部分国家产业资本的50%以上,矿产,电力,交通等产业,完全是外国资本,主要是美国资本控制着。也就是说,你影响经济的任何手段都被西方人控制着的,能有多大作为?到这个时期,也许你还是个主权国家,也学还能对美国说几句难听话,但是你基本无所作为,处于一种新型殖民地状态。于是贫道觉得,其实现在关心什么都没用了,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

如果有一条路,张三看着好好的,走着走着掉进深渊了,李四这样走也掉进深渊了,王五……等一系列人无一例外地掉进深渊了,而且你现在也走在这条路上,而且确实看到张三、李四等的下场,心里什么感觉?而现在正是这样!看着那些高高兴兴往前走的人,觉得还是他们幸福,因为清醒了更痛苦。

中国人沉浸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欢乐中,计算着中国每年增长8%的情况下,多少年能赶上谁。其实当年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印尼、泰国、马来西亚……几乎所有新兴市场国家都这样计算过。因为他们都高速增长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3 09:55 , Processed in 0.02097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