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评击《再论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以及其形式》之要害

2018-3-26 16:24| 发布者: Liuyuxi1948| 查看: 2667| 评论: 0|原作者: Liuyuxi1948

摘要: 《再论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以及其形式》这篇文章我早已没有印象了。因为虽然看过此文并觉得可笑,但觉得并没有反驳的必要,况且也并没指名道姓。同时,我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与《谈质的突变与资本主义复辟》两篇文章就在网上,观点是公开的,且在《东方红网》、、《红石头论坛》、《红歌会网》、《中华论坛》等都发表过。 ...
Liuyuxi1948 于 2014-3-15 

                                        评击《再论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以及其形式》的要害

      《再论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以及其形式》这篇文章我早已没有印象了。因为虽然看过此文并觉得可笑,但觉得并没有反驳的必要,况且也并没指名道姓。同时,我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与《谈质的突变与资本主义复辟》两篇文章就在网上,观点是公开的,且在《东方红网》、、《红石头论坛》、《红歌会网》、《中华论坛》等都发表过。因此,只是写了个简单的回帖 ,更没有留下什么记忆的痕迹。
       既然再次提起,且点了我的名字,又对我进行了无情的奚落,甚至狂妄到认为我写不出一个字的反驳。那我就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 一)、首先从我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一文的基本观点谈起:
       我这篇文章主要是谈对张春桥的《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一文的理解,从而引出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这一重要问题答案。
       我首先归纳了张春桥文章讲到的问题:
       1,存在帝国主义的颠覆和侵略,被打倒的阶级敌人的反扑。
       2,存在资产阶级法权,会产生新的资产阶级。
       3,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旧思想、旧习惯势力还顽强地阻碍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生长。
       之后我明确地讲“应该这样说,这三点是阶级、阶级斗争存在的主要根源。也是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原因。”
       我更明确的讲’有的人把这三点或其中的一点看成是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原因,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显然,我不认为这三点是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原因。这三点仅仅是阶级、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存在的主要原因。
       而《再论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以及其形式》(下简称为《再论》)却说“那么什么是“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原因呢?”他没有说。或许他说的就是上述三点吧。”     难道这不是对我的观点的歪曲吗?只是巧妙地用了一个“或许”而已。我没有说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原因吗?那么后面的文字是干什么的?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在断章取义吗?
      (二)、我的文章主要是批判把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归结为“生产力发展水平限制”的观点。
      “譬如有人认为,人类社会的第一波社会主义暂时的失败和退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的原因,则是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社会主义社会不得不保留资产阶级法权,和还要保留的国家和家庭。因为正是这种社会存在才是造成了资本主义的暂时复辟的主要根源。”而且列出了8种说法,各种说法都是引用的革命导师的话。
       我不完全赞同这些观点,认为这些说法是片面的、机械的理解了革命导师的话。
       接着我引用了恩格斯的话“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阶级斗争的政治形式及其成果——由胜利了的阶级在获胜以后确立的宪法等等”、“如果政治权力在经济上是无能为力的,那么我们何必要为无产阶级的政治专政而斗争呢?暴力(即国家权力)也是一种经济力量!(恩格斯致康·施米特1890年10月27日于伦敦)”。
       我明确地提出“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难道不是政治斗争和政治事件所起的特殊作用吗?”也就是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就是政治斗争和政治事件所起的特殊作用。
       同时进一步指出,这种政治斗争和政治事件的核心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历史上任何一种所有制的大变更,不论是封建制代替奴隶制,还是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都是先夺取政权,再运用政权的力量大规模地改变所有制,巩固和发展新的所有制。(张春桥语)”。对任何阶级都一样,有了政权就会有一切,丧失政权就会丧失一切。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原因吗?这是直接原因,也是主要原因。
     (三)、我在文章中谈完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后,很怪异的使用了“根本原因”一词,仅仅是为了呼应前面提到的“人类社会的第一波社会主义暂时的失败和退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的原因,则是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社会主义社会不得不保留资产阶级法权,和还要保留的国家和家庭。因为正是这种社会存在才是造成了资本主义的暂时复辟的主要根源。”不使持这种观点有空子可钻,避免为这种观点辩解,说我说的是“根本原因”、“主要根源”,而不是“直接原因”、“主要原因”。
       阶级斗争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这里是借用了这句话里的“根本”的意思。
       因为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资本主义复辟是结果,我们要找的原因,必需是能够预防和避免的原因,这样才有讨论的价值和意义。无法预防和避免的原因,无论是“直接原因”、“主要原因’还是”根本原因”,对于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都是没有意义和价值或没有更大的意义和价值的。用哲学的观点讲,一种事件(事物)的原因,可能是另一事件(事物)的结果;而这个结果的原因又有可能是第三个事件(事物)的原因;依此类推。
       资产阶级法权的存在(原因),是新生资产阶级的产生的(结果);新生资产阶级的产生(原因),是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原因(结果)。这个观点正确吗?
       社会主义社会,新生资产阶级是有办法预防和避免的吗?资产阶级法权是有办法预防和避免的吗?不可能。因为受生产力发展的限制。这就回到了上面的问题。资本主义复辟,第一波社会主义失败的原因就是生产力不够充分发展的必然结果。这不正是在为“早产”论、“初级阶段论”、“资本主义补课”论、“确立新民主主义秩序”论这些理论做诠释吗?!这不正是在为否定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做理论上的宣传吗?!
       这是典型的社会主义失败“必然”论。是在“左派”内部流毒很深的反动思潮。
       那么,我讲的资本主义复辟的的原因是能够预防和避免的吗??
       当然可以。这就是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以后,必须坚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实践。运用这个理论和实践就一定能够保证无产阶级的政权始终被无产阶级所掌握。
      《再论》说“因此如果说1976年的政变是“直接原因”没有问题,但是声称是根本原因则说明作者的理解是错误的。
       如果更深刻的说,为什么苏联和中国发生资本主义复辟呢?应该是是因为社会主义下依旧存在着阶级斗争,在斗争中无产阶级暂时失败了,所以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
       这里有两个问题:
       1,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是因为社会主义下依旧存在着阶级斗争吗?
       如果是,那么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阶级斗争是无法预防和避免的。必然得出结论,资本主义复辟是无法预防和避免的,是必然的现象。
        2,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是无产阶级在阶级斗争中暂时失败了。这有一定道理,但并没有触及政权这一核心问题。
      《再论》说“但是还不应该以此满足,为什么社会主义下资产阶级依旧存在?”在下面虽然泛泛的谈了不少,但无非就是还要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存在新生资产阶级。
        这没有错。
        但是《再论》由此得出结论说“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新生资产阶级主要集中于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内,即毛泽东所说的“走资派、“官僚主义者阶级”。这个新生资产阶级是社会主义下资产阶级的核心部分”,这个理解则是极端错误的。
       “走资派、“官僚主义者阶级”并不等于新生资产阶级。
       在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条件下,新生资产阶级是被专政的对象。共产党内的新生资产阶级被发现,是要被随时清除出党并被专政的,如刘青山、张子善等。
       “走资派”、“官僚主义者阶级”,除了死不改悔(即走资派还在走)的其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之间的矛盾仍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中毛主席说过“他还是人民内部问题,引导得好,可以不走到对抗方面去,如刘少奇、林彪那样。”(编者注:他指邓小平,文革中的二号走资派)。
       毛主席还说:对于走资派“批是要批的,但不应一棍子打死。对犯有缺点和错误的人,我们党历来有政策,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互相帮助,改正错误,搞好团结,搞好工作。”
       同时,毛主席还说过:“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毛主席说的“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并不等于说“党内有一个资产阶级”,更不是说还是什么新生资产阶级。而是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是伪装的两面派、叛徒、野心家、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但是《再论》确说:【中共十大选出的中央委员被清洗了三分之一。从政权性质的变化意义上来说,不可谓不大,但是从绝对数量上来说,又不是很大。中国剩下的三分之二中央委员是什么老资产阶级分子、老地主吗?大部分显然不是。而且民主革命时期很多还是革命功臣。-----为什么这些曾经的革命功臣们会叛变革命呢?这些党内资产阶级难道说天上掉下来的吗?显然不是。】,也就是说,那只能是新生资产阶级了。
       这就是《再轮》的观点。
       “这一切都说明,社会主义下最主要的敌人,不是被打倒的老的资产阶级和地主,而是新生的、潜伏在无产阶级先锋队内部的党内资产阶级(分子)”,这是《再论》一文的要害。
       在探讨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的问题上,我们有的“左派”理论家认为,毛主席建立和领导的党,从来就不是无产阶级的政党,而是农民的党、小资产阶级的党。
       从《再论》的文字中可以体味出,这个党不仅不是无产阶级的政党,也不仅仅是农民的党、小资产阶级的党的问题,而是一个“新生资产阶级主要集中(于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内)”的党、是“资产阶级的核心部分”,而且十届中央委员的2/3是新生资产阶级。因此我们有理由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党是一个资产阶级的党,尤其是一个新生资产阶级的党。
       这就完全混淆了修正主义、走资派、官僚主义者阶级以及犯修正主义、走资派错误与新生资产阶级的之间的界限。这就不仅在理论上制造了混乱,而且也从根本上否定了毛主席领导的党的无产阶级性质。试想,一个由2/3的新生资产阶级组成的中央委员会的党,会是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吗?显然不会是。
     (四)、关于资本主义复辟的形式问题。
     《再论》说“实际上,在党内资产阶级上台后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基本确立了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而后的“改革开放”,实际上不过是对资本主义体系的重大调整,这一调整到今天还在进行。”
       “很短的时间”?但没有说什么时间。根据后文,应该在1978年三中全会以前。
       这是典型的“一日政变”论,所有都变了的形而上学观点。
       关于这个问题的分析,我的《谈质的突变与资本主义复辟》一文,有过论述。
       我的观点很清楚。
       1976年10月6日的反革命政变是上层建筑中的中央政权质的突变。
        政变以后又有一个新质的量的扩张,这就是3年的清查和邓小平的复出。3中全会和《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标志政权即上层建筑全面的根本质变完成。
       而认为“事实上一九七六年从经济基础上看并没发生任何变化”,这个说法我认为是符合事实的。但不能以此得出结论说中国资本主义这时还没有复辟。
       中国资本主义复僻,在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以后,要把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变更为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完成经济基础的资本主义复僻,绝不可能是一天早晨的事,也是一个很复杂的质与量的变化过程。是上层建筑质变的进一步量的扩张,不断地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质变和进一步量的扩张的过程。上层建筑质变与经济基础质变并不是同时进行的,同时经济基础的质变伴随着上层建筑的部分质变。
       这是一个量变的过程,在量変中有部分质变,部分质变不断积累,完成了根本质变。即在21世纪初,中国的走资派、修正主义集团蜕变为官僚资产阶级。这是中国资本主义在经济基础领域里复辟的历史过程。
       我在论述这一观点时,举了一个实例“这与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在政权性质上的质与量的辩证关系是一样的,只是方向相反。中央政权建立以后,重庆即大西南还没有解放,已经解放的地区,无产阶级政权还没有完全建立或巩固。这里也有一个新质的量的扩张过程,根本质变不是马上实现的。但不能由此得出结论,中国无产阶级专政的建立不是1949年10月1日。”
       所有制的变更,甚至到1956年才基本完成。难道说,1949年无产阶级专政的建立,意味着社会主义的所有制改造就完成了,公有制就建立了吗?按照“一日政变”论的理论,回答应该是肯定的。政权变了,所有制就变了嘛。但实际上这是错误的,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思维。
      《再论》认为“而后的“改革开放”,实际上不过是对资本主义体系的重大调整,这一调整到今天还在进行。”更是无稽之谈。
       而“把资本主义复辟(把社会主义经济变为资本主义经济)和资本主义结构的调整(“国进民退”“民进国退”MBO)混为一谈”的正是《再论》。
       我们应该知道“国退民进”是1994年提出的,1996年实际操作过。这时的经济领域的资本主义复辟已经进行了十年之多。尤其是1996年是个时间点,这时完成了全员劳动合同制,意味着雇佣劳动的全面实施。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一时间作为经济领域资本主义复辟全面完成的时间。
       “国进民退”、“有进有退”是1999年以后的事。
我讲的是“即在21世纪初,中国的走资派、修正主义集团蜕变为官僚资产阶级。”,而不是资本主义在经济领域复辟的时间。这一点请搞清楚,这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五)、至于《再论》说“1986年失业已经成为相当广泛的现象”,我不知道根据是什么。这明显与事实不符。如果说1996年失业已经成为相当普遍的现象是不错的。
       在相关跟帖争论中,我已说的很明确了“我说过“1986年绝对没有失业现象”吗?不要忘了这里有个“绝对”二字,还有个“现象”二字。就是毛泽东时代也不存在“绝对没有失业现象”。这是一种什么思维?”
      《再论》者说“1986年失业保险都出台了,楼上居然说那时候“怎么可能允许失业”?事实都给你列出来了,还不认账?
毛泽东时代也有失业?这是故意污蔑毛泽东时代,还是搞不清失业的概念?”
      我的回复““怎么可能允许失业”与“1986年绝对没有失业现象”是一样的意思吗?须知狡辩是没有用的!
       毛泽东时代没有失业吗?城市盲流是怎么回事?“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城市知识青年是怎么回事?当然这是一种局部现象(也是个别的、暂时的现象。况且待业与失业也是有区别的。待业是没有参加过工作过而应该工作,但没有工作的人,失业是已经参加工作而又失去工作的人。毛泽东时代存在的失业主要是待业)。企业的工人(不论是全民的或是集体的),是不存在失业问题的(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所谓“铁饭碗”)。
       1986年9月25日 ,中国第一家企业——沈阳防爆器械厂破产,一个小厂,职工不足200人。这时才开始出现工人下岗失业的问题。我讲的我厂处理盗窃职工是1986年3月召开的职工代表大会的事。待业保险是7月才出台的,9月才搞了个试点。这有什么认账不认账的问题。真正实施失业政策也是90年代以后的事情,这也是事实。”
       我讲的不对吗?
      (六)、简短的结语。
     《再论》的要害是:混淆“走资派”、“官僚主义者阶级”、修正主义者与新生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的的界限,客观上起到了否定毛主席建立与领导的无产阶级政党的阶级性,进而攻击毛主席的“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是“新生阶级存在于政党内部”,为华、叶、邓等的恶意歪曲毛主席的理论的罪恶行径辩护作用;混淆社会主义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及其基本特征与资本主义的国家资本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私有制的市场经济及其基本特征的界限,制造了理论混乱,客观上起到了使人们分不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的目的。
       因此评击《再论》是完全必要的。


附文(标题及链接地址):
1,《再论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以及其形式》http://www.hqgmlt.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742
2,《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http://www.hqgmlt.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229&fromuid=2438
3,《谈质的突变与资本主义复辟》http://www.hqgmlt.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989&fromuid=243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4 21:50 , Processed in 0.01551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