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浅谈历史唯物主义与阶级斗争

2018-4-5 22:0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824| 评论: 0|原作者: 寰宇皆赤旗|来自: 红旗网

摘要: 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不过是对一切历史事实的系统的阐述。阶级斗争在它诞生之前就存在着,在它诞生以后依旧存在着。
浅谈历史唯物主义与阶级斗争
2018.04.05文 / 寰宇皆赤旗

【编者按】这是一篇对于阶级斗争学说的简明介绍。虽然篇幅不大,但仍不失一份历史唯物主义的通俗解说的佳作。

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不过是对一切历史事实的系统的阐述。阶级斗争在它诞生之前就存在着,在它诞生以后依旧存在着。
      
“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集团的劳动”(列宁)。
        
人类现今社会的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原始社会晚期的新兴奴隶主贵族为了抢夺其它部落的人口以及资料,将他们变为奴隶,同时掌握更多的资料以保证本部落的发展。囿于早期奴隶社会的生产力水平还不够发达,难以保证太多人的生存并满足奴隶主贵族的私欲,所以这种对于其它部落的掠夺往往伴随着屠杀。一个部落占领了更多的土地,拥有了更多的奴隶,它也就拥有了更多的劳动力与更多的生产资料,也就为奴隶主贵族提供了更多的剥削机器。针对其它部落的屠杀与奴役,在早期的奴隶社会经常有之,这便是最早的民族矛盾的来源。在奴隶社会的形成以及发展的过程中,类似的情景是常发生的。而在这以前的原始社会,囿于各种原因,则极少有人类之间的战争。
        
残暴的剥削与超经济剥削无时无刻不在激起奴隶阶级的反抗,为了镇压这些“暴民”的反抗,国家、军队、法律等等体现了统治阶级意志的用以维系统治的工具也就随之诞生了。
        
在奴隶制解体的过程中,新兴的地主阶级为了确立自己的统治与生产关系,他们同奴隶主贵族展开了各种各样的阶级斗争。在常常伴随着的激烈的战争中,旧奴隶主贵族已经那套腐朽的制度被冲击的粉碎,一切现实已经表明,这样一种落后的制度已经到了被淘汰的时候了。地主阶级同奴隶主阶级之间展开的种种斗争,最终的结果是地主阶级的胜利,奴隶主与奴隶,作为两个阶级,都从此成为了历史。在奴隶社会,作为劳动力的奴隶是只被看作为牲口与牲畜的,没有任何的自由,奴隶主贵族的剥削除了残酷的经济剥削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超经济剥削。在奴隶社会,杀死一个奴隶就像杀死一只动物那样寻常。总之,在奴隶社会的社会地位中,奴隶是不作为人而作为动物存在的。
     
在地主阶级许诺的小土地私有以及某些对人身安全的保证下,原先在奴隶社会毫无自由的劳动者得到了一定的利益,于是他们的劳动积极性大大提高了。新的生产关系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原先在奴隶社会发展受到阻滞以及在革命战争中被破坏的生产力在这样的生产关系中迅速的得到了恢复。
        
随着封建社会漫长的发展,这种曾经先进的生产关系本身也在逐渐走向衰落。某种意义上对小农、佃农的一些利益的保证也逐渐被破坏。大面积的土地兼并兴起,而越来越多的农民则逐步沦为了农奴,继续受到一些超经济的剥削(这在近代的中国是十分普遍的,地主杀死农民是不需要赔偿或只用象征性赔偿的)富者连田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的情景是常有的,在西方在东方,一切的封建社会都在走向崩溃。
      
新兴的资产阶级诞生于封建社会的晚期,他们起初是手工业者、商人、放贷者、行会师傅等等。随着封建社会的生产力发展,作为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对立面的商品经济也随着剩余产品的增加而发展。不管在西方还是东方,都产生了新兴的资产阶级,新的资本主义萌芽在一切封建社会的晚期酝酿着。
        
资产阶级需要打破封建社会的种种枷锁,通过革命运动建立自己的制度。封建社会的种种已经不能适应生产力的发展也不能适应资产阶级的需要。以自给自足为目的的自然经济同以交换获得利润的商品经济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它产生了货币制度赋税制度等等经济上的变化。资产阶级所需要的自由劳动力,也囿于封建制度将农民依附于土地而常常不能得到满足。资产阶级所宣扬的利己主义与获得现世幸福的权利同教会的禁欲神学、封建的骑士精神、礼教的伦理纲常都不能相适应,他们同封建制度在文化上的斗争也是时常发生的。
        
新航路的开辟刺激了大西洋沿岸的资本主义萌芽的迅猛发展,同时也造成了最早出现资本主义萌芽的地中海沿岸逐渐衰落,在意大利,大量的手工工场被解散,很多的手工业者被从城市赶回了农村。新大陆的白银,引发了欧洲的商业革命和价格革命,新兴的资产阶级在这一过程中取得了胜利,大大壮大了自己的力量。欧洲大陆很多国家都开始了对封建生产关系的破坏,资本的原始积累这一缓慢的过程因为新航路的开辟而被大大加速了。在这一破坏中,以英国的圈地运动最为典型。英国的资产阶级(新贵族)将农民从土地上赶走,他们在苏格兰侵吞了大量的克兰财产。很多的农民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自由劳动力,为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产业后备军。农村资产阶级也因为侵吞大量的土地成为大土地所有者,他们也可以通过雇佣劳动来使自己的资本增殖,变为了早期的农业资产阶级。原本缓慢的原始积累过程通过这一运动以高速完成了。英国也得以成为最先完成原始积累的国家,这为资产阶级代议制的确立以及工业革命的开始奠定了基础。
        
资产阶级革命从英国和尼德兰逐渐扩展开来,在旧大陆的法国,在新大陆的美利坚,资产阶级都通过自己的革命运动取得了对封建特权以及地主阶级的阶级斗争的胜利。法国大革命以及拿破仑战争将资产阶级革命的成果扩展到了其它欧洲国家。哈布斯堡、罗曼诺夫、霍亨索伦都为了维护自己的封建统治而无比的憎恨这些资产阶级的玩意,他们在拿破仑战争后的维也纳会议中组成了神圣同盟,联合绞杀资产阶级以及一切革命运动。梅格涅和基佐不遗余力的镇压革命运动,然而最终还是没有挽救腐朽的封建制度的崩溃,资产阶级在各个国家最终都取得了这样或那样的胜利。王朝战争的炮火炸毁了哈布斯堡的统治,克里米亚的惨败揭穿了沙皇的外强中干,法兰西的革命运动与色当的白旗为波旁、奥尔良和拿破仑王朝敲响了丧钟,撒丁尼亚的红衫军击垮了意大利的封建统治。一切欧洲的封建力量,不论曾经如何的镇压资产阶级革命,最终还是被资产阶级革命断送了生命。不管反动者如何反动,历史的车轮终会碾碎他们的堡垒。
      
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前所未有的推动了生产力发展,工业革命在几个世纪里创造了比历史上几千年创造的总和还多得多的生产力。然而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却也是其它以往社会所没有的巨大危机。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之间的矛盾使得社会生产日趋于无政府状态。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制造了几千年历史所未有过的景象,人类第一次为了挽救生产而破坏生产力。1825年的阴霾昭告了这个制度的致命缺陷,而1929年和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大危机则更加证明了这一制度灭亡的必然性。
        
无产阶级作为这一社会中的最普遍的劳动者,他们是这个社会大部分文明和劳动成果的创造者,他们创造了这个社会的文明,但却往往是贫困潦倒。不同于其它社会中产生的新阶级,都是依靠破坏旧有社会的经济基础才得以发展的,不同于社会中的其他中间阶级,那些阶级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而逐渐分化瓦解或者衰亡消失,而无产阶级作为大工业本身的产物,代表着这个社会最先进的生产力,随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发展壮大(人数上和力量上皆如此),他们作为大工业本身的产物,代表着这个社会最先进的生产力。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3 04:41 , Processed in 0.01298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