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我向毛主席发过誓言,我就是毛泽东的战士

2018-4-9 03:3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214| 评论: 2|原作者: 刘德保

摘要: 新加坡国家艺术局,这样一个高度资本主义国家,把我一个所谓的红色收藏的人请到那里去。两百本毛主席语录,有四种不同版本的,一天全卖光,这说明什么道理?毛主席像章,他们说,我们新加坡人把它作为一种国礼,表达个人感情送给朋友的,希望你全部留下来。
"我就是毛泽东的战士,我向毛主席发过誓言,作过承诺,我到今天不改变自己的想法!"
曼谷座谈会上海左翼团体代表刘文林/刘德保发言(田葭据会议录音整理):



我最近跑了柬埔寨、奥地利、匈牙利和俄罗斯,想到一些事情。


今天在座的年轻人很多,其实我不年轻了,六十六岁了,但是我把自己看作年轻人。我搞了五十年的收藏,三十年的红色收藏的传播。我大概是在十六岁,和在座很多同志、战友一样去了北京,串联。毛主席说的,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现在文化大革命几个字很敏感,被边缘化、标签化,那我就少提文化大革命,但是我心里没有放弃过对理想的追求。我经常说,我们要把文化战线的革命进行到底,这个话和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便于年轻人接受。我们现在要讲事实、讲真话。现在中国什么都有,但就是缺讲真话。我们这一代人要为青年做个榜样出来。必须讲真话,实事求是,这样革命精神才能传承下去。现在话语权不在人民手里,问题太多,积重难返。1988年到1993年之间,我很失落,我本来是工人阶级的一员,搞宣传,写大字报,贴大标语,喜欢文化艺术,但是中国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我作为一个中国的男人,良心触痛。这是中国人最大的悲哀。刚才有人说毛泽东这样那样,肖老师,你了解多少?当你了解(不是)很多,你就没有发言权了。毛泽东所作所为,是中国人的骄傲。我走遍全世界很多地方,我从来到哪里都不反毛。



我三十多年的宣传,搞了两百多场展览、演出,包括演讲、座谈。中国人不能在别人的制裁下、文化侵略下、和平演变下消灭。中国人大有希望。我觉得我们到哪里,做什么,都要想到自己是中国人。我2002年、2003年,新加坡国家艺术局,这样一个高度资本主义国家,把我一个所谓的红色收藏的人请到那里去,他们把中国的电影艺术、民族文化当成中国的国宝,把我请去的。到了那里以后,我想,在国内,我是一个名人,到了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讲什么、做什么,立场要清楚。讨论展览主题的时候,我说,就搞新中国文化展吧,他们说不行,联合早报,联合晚报,还有几个英文报纸,
说刘先生,到这里听我们的,我们认为就叫毛泽东时代展,你这个展览就有意义,不然我们不请你来了。结果展览以后,所有报纸照片第一版,就写文革革到新加坡,把我吓一跳,我怎么回去啊?我们现在中国把文革边缘化了,不提了,变成讲不清楚的事情了,你们把这么帽子戴得这么大。他们说,没有问题,刘先生,你代表中国文化,这个角度,这是新加坡的问题。展览一共进行了一个月,第二年又来了一个中国电影百年展,我带了很多东西,他们说,第一次来,我们给你命名,第二次来,你自己多发挥一些。有这样大的鼓励,第二次展览我带了两米高的巨幅毛主席像,我们国家大使馆的大使没有敢去,但是派了老婆来,给我留了言,说我们很感动,说刘先生你放心,你卖的所有东西,第一,我们不跟你搞分成,第二,不加税。我说我很惭愧,我是来展览的。两百本毛主席语录,有四种不同版本的,一天全卖光,这说明什么道理?此外,毛主席像章,他们说,我们新加坡人把它作为一种国礼,表达个人感情送给朋友的,希望你全部留下来。我说好,全部留给你们。他们提了很多问题,说新加坡好多人不明白,第一,你们把你们认为的人民公敌蒋介石、宋美龄作为天使捧到天上去,而把建立新中国的毛泽东和他的夫人踩在脚底下,我们不明白,请你回答这个问题。

在新加坡发生这些事情,我就有一个体会,到了国外以后,不要骂老祖宗,更不要骂毛泽东,也不要骂文化大革命。他们有他们的看法,他们说你们八一年这个决议,我们不是共产党人,我不知道你们的领导考虑过全世界那么多华侨的情感吗?文化大革命被全面否定掉,这符不符合辩证法?外国人跟我谈辩证法。我说我当然有我的看法,但是这是一个邓小平的决议。


2011年,由于我在国内影响比较大,到奥地利,奥地利国家艺术馆,国家博物馆、国家电影博物馆,一共三个馆,举办了一个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中国展览,六个月,2011年2月19日到9月19日,11个国家进行巡展,名字叫“文化大革命的文化展”,切入点放在文化上。中国人否定文化大革命,但外国人,欧洲人,欧洲大收藏家,主厅一千平方米,六个厅加起来一万平方米,展览六个月,多大能量。不是喷绘啊照片平面的东西,是实物啊,那么多东西在那里展览。把文化大革命前后认为是文化的东西,展示给大家来看。正面的、反面的都有。我去以什么身份呢?我带了八部电影,“中国文化大革命电影”,这个展览。奥地利的大街小巷,广告筒,信筒,红色的,三米高,满街都是,满街都是毛泽东的照片。



又想到我去年11月6号到俄罗斯,这是他们给我的像章,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三人像章。俄罗斯这个民族,我现在有了切身的体会,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我到了俄罗斯,受了很大教育。11月6号,红场从早到晚,满满的人,据说有128个国家的代表团来到红场,庆祝第二天11月7号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这一天普京做了什么事,他在主会场列宁墓的对面,搭了很大的台,普京的智慧就体现在这里。这一天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俄罗斯人民曾经把它作为国庆,后来共产党垮台了,国家解体了,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但是这个节日没有放弃,所以一百周年很隆重。普京怎么做呢?他在大台,没写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但是又巧妙地满足和迎合了俄罗斯共产党、俄罗斯共青团。他一年前发表了声明,说希望一百周年的时候,希望各国人民共同来庆祝,共同的观点都可以探讨,我这里都宽容。这对我是一种很大的教育。我们国内,现在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内,我们共产党在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之后存在这么多年,马上要一百周年了,我们居然没有什么庆祝,而在俄罗斯,不管哪个大小城市,全部都是铺天盖地地在纪念十月革命,而且还是资本主义国家,我就感触很深。普京派了几万个警察维持秩序,确保群众游行有序进行。他站在主台,写了1917年这几个字,但没写一百周年,主题是纪念卫国战争,但是时间放在11月7号。纪念卫国战争,五月九号已经举行过了,这一天再重新满足人民的政治欲望和需求,同时在大台的后面,俄罗斯共产党、俄罗斯共青团办了一个更大的台,更多警察保护现场。我当时就在主席台前面。前苏联的那么多国家,包括俄罗斯,纪念十月革命,意义在哪里。为什么普京允许你们在这么一个时刻举行这样一个大的活动,连续一个礼拜,每天从早到晚。前苏联人民的领袖、前苏联人民的服装,包括卫国战争一些老英雄,全部进行游行,大家在公园里互相讨论。俄罗斯有个名人公园,无论左派右派,都在里面,不做任何评述。赫鲁晓夫的黑白墓,叶利钦去世了,在里面也有很大的墓,他们相对对历史人物还是比较宽容。包括王明也在里面。大概有两百多个世界名人。
在这样一个国度,我想到了两个字,什么叫宽容。我想到刚才老师说的左派右派,我希望在这种大家愿望还算相近的地方,大家表述的时候更宽容一点。所谓左右,肯定要分清楚。像我,头上有顶红色帽子,肯定左的,但我并不反对好多被你们划为右翼的人追求民主的愿望,追求自由的愿望,他们也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我希望也不要排斥。左派要看到左派本身自己的局限性,也要看到右派表述中先进合理的正确做法。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的左右合作,其实左右不可能合流,进步的和错误的,革命的和反革命的,怎么可能合流呢?但是从一个群体,我们大家可以坐下来和平地进行讨论。我们这代人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教育,应该比别人更成熟。俄罗斯共产党那么伟大,居然在西方势力不费一枪一弹下垮台了,共产党的领袖宣布自己的党是非法的,苏联解体。普京现在的宽容,迎合了世界的潮流,反映了一种进步。

刚才肖老师谈斯大林比较多,王老师也补充了,大家能够更清醒地看到,怎么看待历史人物。我认为,斯大林政策和斯大林体制是两回事,现在普京在俄罗斯花很大力气做的事,就是几十年来斯大林被妖魔化,普京客观地为斯大林的名誉做了很多工作,不是说平反,是要正确看待斯大林在历史上的作用。为什么普京要这样做,这是真正的政治家,他把斯大林看作是一个民族的象征。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所以成功,没有斯大林这面旗帜,没有列宁主义,没有苏联人民两千多万的牺牲怎么可能成功。斯大林不是简单的斯大林,毛泽东不是简单的毛泽东,文化大革命不是简单的文化大革命。我们所有在座的应该好好思考。我很赞成王先生说的,对历史人物,包括蒋介石,也要这样看待。我没有去过台湾,但是我看到报道,蒋介石像被推倒了,有一个公园,搜集了一千多座蒋介石的像,倒在地上。


王希哲:慈湖,就是蒋的陵墓。


刘:我今年四月要去台湾。我就很有想法,共产党把蒋介石树为人民公敌。但从蒋介石1924年、27年,到35年,到49年,各个历史时期他也有贡献,他作为一个抗战的统帅,毛泽东也喊过蒋委员长万岁,我们不要轻易全盘否定一个人。斯大林也是这样。


王:蒋介石,民进党和绿色势力把蒋介石像斩头、推倒,跟共产党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反蒋介石,认为他镇压人民。而绿党推翻蒋介石,因为蒋介石是"代表中国人来压迫我们台湾人",他奴役了我们台湾人,他殖民了我们台湾,所以我们要把它推倒,也就是说,被推倒的蒋介石的罪恶,恰恰是代表了中华民族的利益的东西。所以说很多东西要分析,不能说共产党反对蒋介石,民进党也反对蒋介石,就一致了。要分析,他的目的是什么。


刘:本来,我的外祖父是辛亥革命指挥官,北伐打到安徽,后来担任了淮北市公安局局长,国民政府的公安局局长。我应该是北伐军国民党的后裔。但我同时还有一个身份,我母亲是八路军铁道游击队儿童团团长、妇基会主任、民兵女队长,刘胡兰等就是我母亲那样千千万万妇女的化身,十二岁干革命,十三岁入党。她说"我们那一年十几个娃娃,到山沟沟里去,有个大胡子像,就是马克思的像,那时候没有毛主席像,前面宣誓,最后一句话我记得,永不叛党!"。
从我自己来讲,红二代也好,红色血统也好,我们一定要认准我们的主义、信仰,不能随便改变。我来到了奥地利、新加坡、香港、澳门、马来西亚,我就是红卫兵。我没有戴红卫兵的袖章而已,我就是毛泽东的战士,我向毛主席发过誓言,作过承诺,我到今天不改变自己的想法。

王希哲:

感动!刘德保母亲的宣誓和刘德保二代人的宣誓。那时代共产党人就是把宣誓真当作一回事儿。文革千百万红卫兵也宣誓。现在宣誓又时兴了。甚至我怀疑,当习近平带那几个常委到上海去宣誓,我看他们都未必知道宣誓怎么回事,不当回事。中国人很多是不把宣誓当回事的,觉得哪个菩萨灵就向哪个菩萨宣誓。这点西方倒不同,他们在上帝面前宣个誓,往往就很当回事。中国人今天信佛,明天信上帝,后天信观音,反正只要谁有钱来我就信谁。

刘:中央现在提出一个不忘初心,我觉得不忘初心做到还真的不容易,说是不忘初心四个字,我们王老师,包括在座一些人,就是不忘初心,不忘当年的承诺和信仰。我不是共产党员,我到了新加坡,人家说你这个人被赤化得很厉害,我说,没有,我说了你不相信,我不是共产党员。人家说不可能的,你比共产党还共产党。我说我是中国青年,你说我是红卫兵我承认,你说我是知青我承认,这些我都承认,但我不幸被戴了一个帽子,红色收藏家,当然我这个家真的不是吹出来的,我可以汇报一下,我五十年收藏,一百万份抗战开始的报纸,包括《救国日报》,《救亡日报》,共产党国统区周恩来办的《新华日报》,现在是江苏省党报,张春桥1941年在延安办的《解放日报》,后来变成共产党在上海的党报,然后四八年的六月十六号,在西柏坡成立的《人民日报》,一直到今天,所有这些报纸我都保存完整。


王:这个给你鼓掌,以后肯定国家图书馆要从你那里搜了。


刘:我把它看作是历史,历史不能随意切割的,更不能随意解说。不能胡说八道。我为什么收藏?第一,收藏,第二,保护,第三,研究。我在奥地利演讲的时候讲了一个话题,中国的电影和文化大革命。可能是大家比较满意,所以他们明天后天又挑了时间,讲第二次、第三次,一共讲了三个演讲,给我很高的报酬。我说我演讲从来不考虑报酬。讲到文革,我个人认为,1976年无论叫宫廷政变也好,什么也罢,我们不谈,78年是思想理论战线的大动荡,最要害的是81年,现在我们所有观点所有舆论为什么把文革视为洪水猛兽,大学教授不能讲,我到奥地利,见到奥地利大学的校长,她说很多大学教授来讲文革,都是胡说八道的,没有真实的。我说这样,校长,我跟你看看你的图书馆。我看到以后大吃一惊。奥地利大学图书馆收藏了全世界最多的关于文革的文章,不管哪个国家的,关于毛泽东最多的评述,上千本都不止,她说我就想不通你们为什么不能谈文革。我说中国有中国的政治环境。81年是最最关键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把文化大革命彻底否定掉了。中华民族最大的劫难发生在1981年,由于两个决议对文革的否定,从此共产党反对共产党,共产党否定共产党,共产党抹黑共产党的历史。


王:共产党造共产党的谣。


刘:这就是毁我长城,毁我民心,毁我党心,毁我军心。


张鹤慈:我插一句话,文革是不是共产党否定共产党?共产党开国的元勋成了反革命。刘少奇、贺龙、彭德怀……


刘:我为什么把81年两个决议看得那么重要。过去说反思文革,没有人说反思改革开放四十年,难道不能反思吗?都可以反思。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很多记者采访我,我接受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新闻媒体电视台的报道,电视专辑四五十个,将来可以贡献给大家,都讲的近代中国,包括文革、毛泽东。2009年,记者采访我说,2008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你的文章网上我看了很多。我说对不起,你是年轻记者,我把你当朋友看,你让我讲真话还是讲假话?他说肯定是让你讲真话才找你啊。我说我是讲新中国六十年,讲文革,讲改革开放,我不谈。人家改革开放三十年,讲了很多大话官话,我不讲,我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结果我讲了两个小时,很快报纸上发表出来,就是新中国六十周年,结果刘海粟国家美术馆看到文章以后请我去办一个展览,一千平方米,展览一个月,我也比较智慧,文化大革命不能谈,但文化大革命的文化可以谈。刘海粟美术馆还用我的名字到国家批了四十万人民币办这个展览,拿了国家的钱来办这个展览。我如果说展文化大革命十年,肯定通不过,但是我展新中国六十年可以吧?其中有十年文化大革命。很隆重地,把新中国六十年历史,也包括文化大革命十年,展示出来。我展示的是历史,一以贯之的历史,任何人都没有异议。最后大家都说这个展览是比较客观公正的,能够完整地展示新中国六十年。过去没有一个人敢把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报纸啊,所谓的负面的东西展示出来,新中国成立,镇压反革命,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四清,文化大革命,一直到后来,全部展示出来。刘少奇五九年选为国家主席,从此以后我们国家人民日报等所有的报纸都一样的,一直延续到六五年,连续六年的报纸,第一版都是毛主席刘主席。好多青年不知道,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个报纸。有的社长、主编说我也从来没见过,这就是历史,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展示出来,每年国庆一张,六十年六十张。共产党宣传共产党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但是作为敏感话题不能谈。所以我们说无论在国内国外,办事要讲方法,让左中右都能接受,我们展示历史,不做评述,不要解说。电影收藏我有四千部,不是DVD,是胶片,十六毫米,三十五毫米,八点五七毫米,要几个仓库来装。我觉得这些东西是我们人民共同创造的文化财富。不能说搞经济了,这些东西不要了。几十年以后发现,这些东西太重要了。研究文革,研究大跃进,中国死了多少人,拿什么做依据呢?当时历史记录要看,不能现在随便解说。最珍贵的告诉大家,我收藏了一千多部纪录片,过去有个东西叫新闻简报,国家花了很多外汇,周总理批了很多柯达胶卷,每个礼拜至少有一部新闻简报,大概十分钟,里面五到十个新闻。让中国人民通过这种方式了解我们的国家,外交、军事、国防、文化、体育,等等。毛泽东八次接见红卫兵,中国进入联合国,当时怎么发表的,邓小平怎么接受毛主席对他的委托,由乔老爷乔冠华带团到联合国,回来以后江青周恩来在飞机场欢迎他们,中国人民外交的胜利。我上山下乡的报道啊,包括习近平他们到了延安,从黑龙江到海南岛,各地的知青的活动,每一次都敲锣打鼓欢迎接受,都通过新闻媒体告诉大家。大家说那个红都女皇的事情,我就有几部电影来证明是假的。右派的朋友做事太多的戏说假说,实际上就是在制造谎言,欺骗老百性,毒害青年一代。这些问题的产生,就是81年的两个决议,中国人真的政治大劫难,共产党没人相信,共产党把自己否定掉了。军队怎么腐败的,因为否定了自己的历史。解放军不光荣了,雷锋都是假的,英雄都是假的,共产党都是胡说八道的。



韩武:那是共产党自己否定自己,不是右翼人士干的。


刘:从此以后,青年还有什么理想?不仅军队,我们国家任何领域,政治外交经济国防教育卫生,哪一个领域没有腐败?为什么,81年的政治劫难。亿万人民参加的文化大革命就这样被否定掉了。81年领导人是谁,胡耀邦赵紫阳,几年后又被邓小平轻易否定掉了。开了什么会议、经过谁讨论的,人民有没有话语权?好,我今天就讲这些。


王:我稍微讲一句啊,文林兄说到彻底否定文革,那鹤慈兄问,文革本身是不是共产党否定共产党?其实都是的。但是有一点不同,文革的时候打倒刘少奇打倒贺龙打倒一大堆人,毛那个时候没有说过彻底否定十七年,没有说过彻底两个字。凡是说彻底两个字,就是杨曦光的理论了。毛泽东说你如果彻底否定,就是极左了。毛泽东的否定还是一种辩证否定,揭发我们的黑暗面,我们还是有光明面的。但是八一年把文革彻底否定,就是一点光明面都没有了,那就不符合辩证法了。辩证法总是有两面,有积极一面,也有要否定的一面。


好。我们为刘德保鼓掌。



2018年2月27日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xiaoliwencai 2018-4-10 10:36
中流击水:简述当代中国社会存在的几个主义

1、修正主义。他们打着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号,打左灯向右拐,在党国官僚专制体制下进行私有化改制,大肆持权抢劫,疯狂瓜分国有资产,出卖国家主权。正如毛主席所说,修正主义搞的资本主义是最坏的资本主义。还如毛主席所说,修正主义上台,我看也是短命的。因为修正主义搞的最坏的资本主义是不得人心的,它的必然短命是修正主义的本质及其自身的运行规律所决定的。具体来说,就是执行这样一条道路的特色共产党在分化瓦解了国有资产之后,彻底丧失了自身依赖存在的经济基础,修正主义路线也就走到了尽头,如前苏联那样,等待他们的必然是党垮塌国解体这样一种结果。持有这个主义的就是特色共产党的当权派。现在,他们用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来命名他们的主义,骨子里兜售的是新权威主义,实质就是修正主义。所以我一再警告:新权威主义画卷的尽头画的是歪脖树,是霸王别姬。别说我没有告诉你!

2、宪政资本主义或者叫民主社会主义(实际是民主资本主义)。也就是不仅经济上要向西方学习,搞私有化,政治上也要向西方学习,搞宪政体制。通俗地说,就是全盘西化。持有这个主义的,主要是特色党内的既得利益集团。其目的就是巩固他们的持权抢劫所得,防止后来被清算。其表现形式,就是推墙拆庙。27亿是这个主义的典型代表。解体前苏联的就是苏联国内的这股势力。附和该主义的有中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尽管他们不见得也主张推墙拆庙,但只要坚持这样的主义,就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另外,持有这种主张的,还有左派中顽固坚持推墙拆庙的二次革命论者。

3、党国官僚社会主义。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也就是坚持在党国官僚专制体制下走社会主义道路。持有这种主义的是体制内左派。张勤德、张宏良、王立华等奉行的都是这个主义。党国官僚专制社会主义,是他们的目标。而改良主义或者二次文革是他们梦想通往该目标的捷径。需知,文革是不成熟的理论,有严重缺陷。过去,毛泽东通过文革都没能解决好中国问题,现在的形势比毛泽东时代复杂的多,现在的领导人又远远不具备毛泽东那时的威望,指望二次文革救中国,岂不是痴人说梦?这些人的最大问题在于对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的缺陷认识不清,对于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之所以变修的根源认识不清,对于文革也缺乏深刻的反思,对于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也认识不清。这也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提出医治中国病的正确药方。

4、宪政社会主义。持有这个主张的是左派里面的宪政派,如项观奇、李民骐、韩毓海等。他们的开出的药方是社会主义再革命。由于这个主张严重脱离当前尚未完成民主主义革命的具体实际。所以 ,他们的主义只能停留在纸面上,口头上,悬挂在网络上,终究落不了地。

5、宪政新民主主义。这是我一贯的主张。宪政新民主主义包括新民主主义革命和宪政新民主主义社会两个部分。所谓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指在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或者修正主义统治的国家,由无产阶级领导的联合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广大农民阶级参加,旨在打倒帝国主义,铲除官僚资产阶级的具有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双重性质的革命。在该革命取得胜利后,在无产阶级阶级主导下,建立一整套符合新民主主义原则的宪政管理体制,这个国家就进入了宪政新民主主义社会。在此,需要特别强调一点的是,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就不可能有宪政新民主主义社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是进入宪政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前提条件。而宪政新民主主义社会,则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同义语。亦或说,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是开启社会主义革命的前提条件。先另起炉灶组织起来,拉着特色共产党一起干新民主主义革命,再干社会主义革命,这是挽救革命、挽救党、挽救中华民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引用 毛丝丢顿 2018-4-10 03:11
精彩!感动!!!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5 15:34 , Processed in 0.01305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