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2013年上海狮城纺织工人抗争的发起、结局与回顾

2018-4-17 22:5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784| 评论: 0|原作者: 吴子莲|来自: 劳工之声

摘要: 五年过去了,中国资本经历了产业转移与调整,彼时纺织厂的工友们可能已经进入其他行业谋生了。然而,不变的是劳资斗争的紧张的节奏与内容,资本家的优势在于个体工人的原子化与难以组织,而工友们如何扭转劣势呢,是否能认清楚本群体的现状并做好组织团结的准备,至关重要。
2013年上海狮城纺织工人抗争的发起、结局与回顾
2018-04-17 吴子莲 劳工之声

编者按:本文是2013年上海嘉定狮城纺织厂工人抗争的简单记录,五年过去了,中国资本经历了产业转移与调整,彼时纺织厂的工友们可能已经进入其他行业谋生了。然而,不变的是劳资斗争的紧张的节奏与内容,资本家的优势在于个体工人的原子化与难以组织,而工友们如何扭转劣势呢,是否能认清楚本群体的现状并做好组织团结的准备(如避免“搭便车”心态),至关重要。

上海狮城纺织公司是中新合资企业,成立于1993年,借着20年来中国对外开放与市场经济的便利,公司发展迅速,形成了针织、染整、成衣一条龙作业。产品有针织面料、休闲类服饰、床上用品等,主要销往日本等国。出事前,他们注册资本在950万元,雇员人数在600人左右。老板周某是美籍华人。

今年春夏时节,因为嘉定区有关方面要进行市政动迁,公司决定变更厂房地址,另外在上海寻找新址建厂。然而,搬迁方案对员工是区别对待的,公司原先有三个部门,染缸部、针织部、衬衣部,搬迁新厂后,染缸部将不复存在,公司对他们进行裁员处理,按照工龄以1年1个月的标准进行补偿,比如一个染缸部的工人2001年11月2日进厂,13年8月28日离开,按照每个月3570元的工资,补偿12年工龄能拿到42840元。剩下两个部门以公司换地址为由,要求他们在原先劳动合同结束之后,在新厂签新的合同继续履行雇佣关系。公司认为是厂址平移,不愿给予另外两个部门的工人以补偿,但工人认为动迁必须买断工龄,且因为染缸部工人已经得到赔偿,他们要求一视同仁,并要求举证“平移没有补偿”的说法是否有依据——国家相关法律和从前的例子。

事实上,之前,老板已经派出一名许姓高管跟政府商议动迁的事情,显然政府是会给予公司一笔补偿款的。因此,当公司提出“平移不用给予补偿”的荒谬说法,工人很愤怒,于2013年8月4日开始罢工,提出以下几点要求:

1、     动迁必须买断工人工龄。
2、     不接收公司“平移”的说法。
3、     要求公司公平对待三个部门的工人。
4、     如果说平移没有补偿,政府的说法必须政府解决这个问题,公司的说法公司来解决这个问题。
5、     如果平移没有补偿,必须举证。
6、     老板应该闹出诚意解决跟工人的问题,不然公司应该对劳资矛盾的激化负责。
7、     动迁赔偿的问题不谈妥,工人绝不复工。
8、     工厂不能以罢工为理由开除任何一名工人。

工人选出了代表跟老板谈判,但老板拒绝任何对话,显然,狮城纺织的老板跟很多国内老板一样,工人为了生计进行的维权斗争在他看来是“泥腿子蹬鼻子上脸——不识好歹”。
事实上,动迁补偿只是一个打开工人情绪的闸机口,狮城纺织的工人在平时就干得很辛苦。旺季的时候,工人在秋冬季节需要一下子完成来年春装和夏装的订单任务,经常是早晨8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13个小时忙完之后,回到家也不想干别的事情,就想“洗洗睡了”。公司采取计件工资和计时工资相结合的政策,工时数目经常排的让工人叫苦不迭。不过,职业安全上做得倒还规范,像染色部门的工人得戴口罩进行作业。一个工作8年的老员工在忙季能拿到4000多工资,淡季3000多,吃饭在厂里是不包的,中午饭两素一荤,3.5元,但工人说饭菜难吃得几乎无法下口,如果晚上加班的话,得12点以后才有夜宵补贴——5元钱,女工们都说老板太抠门了。公司的老员工(08年以前的)基本都是直接跟公司签合同的,08年之后,新的劳动法颁布之后加上近两年经济不景气,也大量采用劳务派遣工。一位大姐是05年进公司的,他说最早的时候是不交社保的,自己在老家买保险,后来公司帮忙交综合保险,再后来11年开始城乡保险标准同等对待之后,公司开始按照国家法律进行操作了。大多数工人住在离公司比较近的村庄上,小屋子200-300元,大点的屋子400元,都是本地的农民租给他们的,房东们自己搬到嘉定市区去了,要方便得去公共厕所,如果要洗澡的话,打了水拉个帘子就行了。厂内工会形同虚设,工会主席是老板的秘书,所以工人诉诸集体行动之后,也没找过工会。

为了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工人从8月4日深夜开始采取了堵厂门的行动,他们的诉求很简单,染缸部工人怎么赔自己也怎么赔,同时,老板为了分批解决工人,说染缸的赔偿分三批进行,在搬厂的过程中,又将原来的12小时工作制改成8小时工作制,工人认为平均工资有下降了,所以要求讨个说法。罢工是针织部、衬衣部工人发起的,但此时染缸部工人尚未离厂,另外两个部门的工人不上班,染缸部工人也停工了,罢工把组长、车间主任等基层或中层干部也卷了进来。当时老板要出货,工人日夜堵在门口,不让老板出货。车子为了开进厂来,不顾工人安慰,逆向行驶。而老板呢,则一副不愿意谈判的样子,他说爱继续干就干,不想干合同到期自己走人。工人很愤怒,打出了横幅“上海狮城公司黑心老板周xx,还我血汗钱,我要养家糊口”,但老板的答复是请政府出面。此时是2013年8月7日,防暴警察开进来了,以维护治安的名义要求工人不能堵厂门,立即复工,拒绝复工威胁的工人被殴打、被喷辣椒水,抓了20多名工人,有七八人遭到拘留,警察看到有工人拍摄殴打照片,就上前威胁删除甚至把他们抓起来。劳动仲裁机构的人来了,不过呢,他们跟老板联络得比较频繁,跟工人没有多交流。
从工人的回忆来看,老板和公安都急切地希望工人立即复工,复工后再走所谓的集体谈判或者协商仲裁的渠道,而继续罢工是公司和有关部门所不能忍受的。据工人回忆说当时出动了58名警察、23名联防队员、8名劳动局工作人员和5名嘉定区南翔镇官员,警察带铁棍打工人,虽然纺织工人多数是女工,不过呢,执法者可不懂啥叫“尊重女士”,镇压的结果是38人严重受伤,13人被带走,辣椒水喷身上,在40度的高温下很难受,不少工人都皮肤起泡了,送医院治疗,询问说医疗费谁负担,旁观的工人说应该是老板打人老板负责,但谁知道呢?工人找到电视台,希望新闻记者能报道,可是,政府请记者回去,不要管这档子事情。工人后来又试图去找市里面的信访办,不过,由于已经打过招呼,工人访问市里有关部门的时候也正好碰上周末,无功而返。

老板和政府勒令工人立即复工,不复工作旷工处理,继续罢工,厂方做“直接开除”处理,工人看斗争没效果,罢工一周后陆续复工。原先比较同情工人的基层组长们在其中也帮助工厂进行了一定的劝说,工人们看争斗无望就结束了这场集体行动。

有工人回忆说虽然进行罢工,但多数工人并没有认识到情况的复杂,总觉得自己要求合理,每天去到厂门口,8小时罢工结束了,就回家休息,晚上也没有工人相互通气,讨论进一步如何行动。积极的工人堵在厂门口,不让老板搬厂,但这样的工人只是少数,不少工友有“搭便车”心态。工人试图选举代表跟老板谈判,但代表本身没有积极尝试组织工人行动。当然大家对于罢工还是比较积极,染缸部的工人因为自己有补偿,也没有在斗争中袖手旁观(虽然未必积极)。工人每人出了10元钱,作为罢工经费,印刷横幅,买水和乘车去市区。

罢工之后,老板略微做出让步,比如05年工作的女工,如果不愿意履行工作合同,可以拿补偿金走人,但工龄只能从08年开始进行计算。复工之后,老板借故开掉了几个带头积极罢工的工人。

纺织厂以女工居多,这些女工都很淳朴,他们觉得争取合法权益天经地义,但没想到老板态度那么恶劣,而原先寄希望的政府也帮老板说话。大多数工人后来又回到厂里上班,因为8月份的罢工行动,工时单上的“罢工周记录”被作为矿工处理,工友们拿到手的工资少很多,而9月间为了赶制冬装冬季的纺织用品,工人又开始忙碌起来了。一位女工大姐诉苦说自己不懂法律,老板懂法律,他说这样换厂址不用赔钱,工人一方面见识没他广泛,另外一方面也没时间精力金钱跟他打官司。她还觉得老板对工人的态度可能跟他个人的品行有关,她说自己认识的厂里几个工友,积极参加当地基督教教会的活动,基督教教会的主持者是另外一个厂的老板,“教徒”老板的厂也碰到过搬迁,他一下子赔了15年左右工龄的“老工人”7万元。

主流媒体曾经报道说在上海嘉定区,通过工会出面,协商进行集体工资谈判,此事还被作为视点加以宣传。然而,从这个事件来看,基层工会的主席居然是老板的秘书,工人没有选举工会干部的权利,工会根本不能有效维护工人权利,工人也没民主选举自己信任的工会干部的权利。因此,与各地的工人斗争一样,罢工是绕过工会进行的,而且工人也没有去找工会援助。工人选举的代表都是临时性的,只是报“跟老板谈判”的态度找了几个比较积极的工人去谈判,而当老板做好决心要镇压罢工的时候,工人没有进一步的对策。事实上,老板底限很明确,复工再慢慢谈,因为一天不出货或者不生产,对他损失就很大。工人普遍都觉得法律上规定自己能要补偿,且因听说染缸部工人有补偿在先,所以就投入到罢工中去,但工人相互之间没有联系,每天的集体行动告一段落之后,也没有及时总结经验教训。一位40岁的女工大姐说自己平时下班很忙,没空去了解一些资讯,这次罢工也只是跟在别人后面,她说老板很霸道,不讲理,即便如此,自己是维护合法权益,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她的话语应该代表了中国工人群体多数的一个状态,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和生存权利,投入到集体行动中去,却尚未认清目标在何处如何去实现。目前各地如狮城纺织工斗这样的争取动迁补偿的搬厂斗争很多,如深圳迪威信工人的抗争行动。但由于工人自我组织尚不完善,没有有效动员起工人本身的参与以及争取其他阶层的人士的声援,所以搬厂斗争通常以工人的退却或者老板略做让步(比如狮城纺织)甚至不做让步(比如深圳迪威信)而结束。怎么办?也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这并不是一段没有光亮的路……

相关文章:
上海狮城老板对工人武力镇压 往死里打 
http://www.zghq603.xy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419
上海狮城纺织有限公司工人罢工被警察镇压打伤抓捕
http://www.zghq603.xy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407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5 03:09 , Processed in 0.0224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