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商品拜物教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

2018-4-21 04:1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361| 评论: 0|原作者: 萬里雪飄

摘要: 我欣赏项观奇先生的坦率,但是项观奇先生读不懂我的文章并不能成为项观奇先生坚持自己的立场和观点的理由。抽象的肯定就是抽象的否定,真理必须通过自身的对立面来反思自己而发展自己。

商品拜物教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

 

项观奇先生在《评项观奇的〈调查研究的认识论意义〉》做了这样的跟帖评论:〝謝謝萬里雪飄先生。除了罵我的我可以看懂外,其餘的理論部份,由於我水平低,看不懂。你能不能用通俗語言講一講你的深奧的道理。哲學應該是明白學,主席也說要把哲學從書本裡和課堂上解放出來,變成勞動人民手中的武器,要是這樣寫晢學文章,那只能是你們哲學家的專利。限於我的認識侷限,我覺得你並沒有弄準我講的調查研究的認識論意義。〞

首先声明我不是什么〝哲学家〞,我不过是只有高中学历的粗人,况且自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哲学家〞就已经死了。

我欣赏项观奇先生的坦率,但是项观奇先生读不懂我的文章并不能成为项观奇先生坚持自己的立场和观点的理由。抽象的肯定就是抽象的否定,真理必须通过自身的对立面来反思自己而发展自己。

项观奇先生让我用通俗的语言讲〝深奥的道理〞。大道至简,在人间并没有什么〝深奥的道理〞。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中叙述了在孤岛上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的鲁滨逊的故事,那是极明白而合理的故事,因为孤岛上既没有商品,也没有教堂,换句话说,既没有唯理论的奇神,也没有唯物论的怪力,只有精确地分配自己执行各种生产职能的时间的、快乐的鲁滨逊,马克思接着叙述自己设想的自由人联合体只是重演鲁滨逊的劳动的一切规定,不过不是在个人身上,而是在公有制社会范围内重演。这就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极明白而合理。可是正因为大道至简,人们反倒不明其理。人们公认毛主席著作平实易懂,不过很少有人能读懂毛泽东思想。人们读不懂毛泽东思想,那是因为被满脑的怪力奇神所迷惑。

人们的思想被庸俗唯物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哲学统治了两千多年,所以克服庸俗唯物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宗教幻想是极为困难的事情。马克思作为稀有的哲学天才,他是以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克服怪力奇神的第一人,自马克思以来恐怕只有毛主席理解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恩格斯的庸俗唯物主义思想倾向相当严重,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就是庸俗唯物主义。而庸俗唯物主义就是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而且是粗鄙的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今天的马列毛派几乎都是信仰庸俗唯物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的宗教徒,马列毛派由于被怪力奇神毒害太深而无法读懂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可是马列毛派却认为哲学批判的马克思不成熟,这是很不负责任的、也是让人难以容忍的武断。这里我以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说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如果马列毛派认为马克思的《资本论》不成熟,或者认为马克思的《资本论》是〝哲学家的专利〞,那我不得不说自己并不是马列毛派。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马克思的哲学批判的客体化、现实化,要想理解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就离不开马克思的哲学批判。这里我要求马列毛派不要拿自己的主观幻想或者既有的条条框框来读《资本论》,要深入马克思的思维逻辑以体会马克思的思想脉搏。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这样阐述自己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可见,商品形式的奥秘不过在于:商品形式在人们面前把人们本身劳动的社会性质反映成劳动产品本身的物的性质,反映成这些物的天然的社会属性,从而把生产者同总劳动的社会关系反映成存在于生产者之外的物与物之间的社会关系。由于这种转换,劳动产品成了商品,成了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物或社会的物。正如一物在视神经中留下的光的印象,不是表现为视神经本身的主观兴奋,而是表现为眼睛外面的物的客观形式。但是在视觉活动中,光确实从一物射到另一物,即从外界对象射入眼睛。这是物理的物之间的物理关系。相反,商品形式和它借以得到表现的劳动产品的价值关系,是同劳动产品的物理性质以及由此产生的物的关系完全无关的。这只是人们自己的一定的社会关系,但它在人们面前采取了物与物的关系的虚幻形式。因此,要找一个比喻,我们就得逃到宗教世界的幻境中去。在那里,人脑的产物表现为赋有生命的、彼此发生关系并同人发生关系的独立存在的东西。在商品世界里,人手的产物也是这样。我把这叫做拜物教。劳动产品一旦作为商品来生产,就带上拜物教性质,因此拜物教是同商品生产分不开的。〞[马恩全集二十三卷八十八至八十九页]

这里马克思的叙述没有晦涩难解的黑格尔范畴,但是马克思叙述的人的生产活动即人的生活就是哲学批判,因为在马克思那里哲学本身就是人的生活,如果读不懂马克思叙述的人的生活即人的生产活动,只能说明自己被怪力奇神毒害太深。

马克思的《资本论》不是资本的圣经,马克思的《资本论》是以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叙述出来的历史辩证法。所以《资本论》不是别的,《资本论》就是对商品价值形式的批判,如何理解商品价值形式是《资本论》的核心问题。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分析商品价值形式之后,通过说明〝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揭穿商品价值形式的宗教本质。马克思认为〝劳动产品一旦作为商品来生产,就带上拜物教性质,因此拜物教是同商品生产分不开的〞。马克思在《资本论》继续自己的哲学批判,马克思向世人宣布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是对庸俗唯物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宗教幻想的批判。

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认为商品价值形式是自然存在物,所以在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那里商品价值形式是永恒的真理。对此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引述了《哲学的贫困》中的一段话:〝经济学家们在论断中采用的方式是非常奇怪的。他们认为只有两种制度:一种是人为的,一种是天然的。封建制度是人为的,资产阶级制度是天然的。在这方面,经济学家很象那些把宗教也分为两类的神学家。一切异教都是人们臆造的,而他们自己的教则是神的启示。——于是,以前是有历史的,现在再也没有历史了。〞[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八页]

如果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们指出在中世纪商品价值形式并不是普遍的社会现象,他们会说那是人为的社会现象,而不是天然的社会现象。庸俗唯物主义经济学家将劳动产品当作抽象的物而予以形而上学化,并将抽象的物当作人的本质,以抽象的物解释和说明人的生产活动即人的生活。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神学家幻想抽象的神,并将抽象的神当作人的本质,以抽象的神解释和说明人的生产活动即人的生活。神学家颠倒人的生活,神学家将自在自为的人颠倒为人依附于神的拜神教教徒。经济学家也在颠倒人的生活,经济学家将自在自为的人颠倒为人依附于物的拜物教教徒。所以马克思从经济学家联想到神学家,指出他们把人为的现象当作假象,而把拜神教或拜物教的幻想当作现实。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人为的现象才是现实的历史,而所谓自然或天然的现象不过是神秘的宗教幻想,所以马克思认为政治经济学和神学一样没有历史。

〝商品形式在人们面前把人们本身劳动的社会性质反映成劳动产品本身的物的性质,反映成这些物的天然的社会属性,从而把生产者同总劳动的社会关系反映成存在于生产者之外的物与物之间的社会关系。由于这种转换,劳动产品成了商品,成了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物或社会的物。〞

马克思用两句话揭穿了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同时也就指出了商品自身诞生的秘密。而马列毛派跟着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把商品当作自然存在物,鼓吹物质决定论的庸俗唯物主义,还说什么物质决定论就是马克思主义。体制内马克思主义学者甚至要以马克思的《资本论》搞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些无耻的家伙把马克思当作资产阶级经济学家。马克思写《资本论》不是为了别的,马克思写《资本论》就是为了消灭商品价值形式,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通过说明〝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猛烈抨击商品价值规律否定人性的异化本质,并指出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共产主义思想。

〝生产者同总劳动的社会关系〞或者〝人们本身劳动的社会性质〞,简而言之,在劳动中形成的人与人关系即人的生活就是现实的历史,而劳动产品不是抽象的物质,劳动产品是人的生活的客体化。但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颠倒人的生活,将劳动产品当作某种独立的东西或者神秘的实体,于是劳动产品成为商品,劳动产品成为物或社会的物。〝社会的物〞就是〝物与物之间的社会关系〞,即人的社会关系决定于物与物的关系的拜物教。商品是可感觉的物或社会的物,同时马克思认为商品又是超感觉的物或社会的物。马克思之所以指出商品具有超感觉的神秘性,是因为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把商品当作存在于生产者之外并支配生产者的物质,即把商品价值形式当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存在物。马克思的世界观不同于列宁的庸俗唯物主义,在马克思看来,存在于生产者之外并支配生产者的物质对于有生命的个人而言是神秘的抽象物,所谓上帝就是存在于人之外并支配人的神秘的抽象物事实上被资产阶级当作物或社会的物的劳动产品即商品并不是存在于人之外并支配人的超感觉的自然存在,商品及其价值形式是人为的社会现象,确切地说,商品价值形式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产物

〝正如一物在视神经中留下的光的印象,不是表现为视神经本身的主观兴奋,而是表现为眼睛外面的物的客观形式。但是在视觉活动中,光确实从一物射到另一物,即从外界对象射入眼睛。这是物理的物之间的物理关系。〞

要想说明商品价值形式超感觉的宗教幻想,就要弄清主体和客体的辩证法。视神经本身的主观兴奋是主体的感性意识,而主体的感性意识是对象性意识,没有对象即客体的感性意识是没有内容的抽象。同时马克思认为〝在视觉活动中,光确实从一物射到另一物,即从外界对象射入眼睛〞,也就是说,主体的视神经的主观兴奋即人的感性意识就是对客体的直观,这是人的感性活动即实践证明了的真理,如果怀疑这个真理,人就会寸步难行。康德、恩格斯、列宁承认不依赖于人的意识和感觉而存在于人之外的自在之物,即某种独立的东西或者神秘的实体。黑格尔和马克思不承认超感觉的自在之物,黑格尔和马克思认为存在即思维。马克思继承黑格尔辩证法,不谈论超感觉的自在之物。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人的感性意识以及人对感性意识的思维即人的理性意识就是感性的对象世界即现实的客体,这也是人的感性活动即实践证明了的真理。

〝相反,商品形式和它借以得到表现的劳动产品的价值关系,是同劳动产品的物理性质以及由此产生的物的关系完全无关的。这只是人们自己的一定的社会关系,但它在人们面前采取了物与物的关系的虚幻形式。因此,要找一个比喻,我们就得逃到宗教世界的幻境中去。〞

单纯的视觉活动即人的感性意识就是对客体的直观,但是,单纯的视觉活动只是实践的条件,单纯的视觉活动还没有形成主体的历史。人的视觉活动和动物的感官功能并没有质的区别,动物只有外在的自然史而没有内在的即动物自身的社会史,所以马克思认为单纯的视觉活动是没有历史的、视神经本身的主观兴奋,人的视觉活动是物理关系。而商品价值形式和被直观的客体即单纯的视觉活动不同,马克思认为商品价值形式〝同劳动产品的物理性质以及由此产生的物的关系完全无关〞,因为商品价值形式本身形成主体的历史,商品价值形式就是人的生活方式的客体化。马克思认为商品价值形式〝只是人们自己的一定的社会关系,但它在人们面前采取了物与物的关系的虚幻形式。因此,要找一个比喻,我们就得逃到宗教世界的幻境中去。〞宗教徒幻想自己的一切是上帝给的,经济学家幻想财富的价值是商品给的。如果动物能说话,它会说自己吃的是自然给的。不过动物说的是真话,而经济学家和宗教徒一样说的是梦话,康德、恩格斯、列宁的自在之物也是梦话。这并不奇怪,动物还没有进化到思维上帝的人,动物还没有像人那样通过思维上帝学会自己欺骗自己。

马克思这样批判经济学家的宗教幻想:〝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化学家在珍珠或金刚石中发现交换价值。可是那些自命有深刻的批判力、发现了这种化学物质的经济学家,却发现物的使用价值同它们的物质属性无关,而它们的价值倒是它们作为物所具有的。〞[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一〇〇页]

商品的使用价值是物的属性,商品的价值是人的属性,但是,经济学家通过宗教幻想颠倒商品的两种属性,他们认为商品的使用价值是人的属性,而商品的价值是物的属性。如果商品价值形式是作为物的商品所具有的物的属性,那么商品价值规律就像自然规律一样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必然性,资本主义制度就像地球围绕太阳运转一样是永恒的真理,于是就有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宗教幻想

那么宗教幻想又是怎样形成的?在原始公有制和私有制社会,人们认为不是自己支配自己的生活,而是自己的生活支配自己,人们把自己的生活当作存在于自身之外而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异己力量。如果动物能说话,它会不禁感慨__诚哉斯言!但是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__这里暂且撇开劳动因素__,动物是粗鄙的唯物论者,而人是神秘的唯理论者。人们思维支配自己的异己力量的主体上帝,人们相信上帝主宰自己的生活,人们相信上帝的化身即货币的耶稣是支配人间的绝对存在物,人们在货币的耶稣那里彼此确证上帝给予的自身价值。原始社会宗教意识形态的现实基础是狭隘的公有制,即生产力极端落后的部落文化。在原始部落,人们迷信自然,甚至迷信自身的性器,这种迷信就是鲜活的自然神教的观念。私有制社会宗教意识形态的现实基础是私有制本身,宗教就是理解私有制的观念。在私有制社会,人们崇拜强权,敬畏市场,这种崇拜和敬畏的现实态度同样也是鲜活的宗教观念。迷信、崇拜、敬畏是超感觉的观念,是信仰上帝的超感觉的观念。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序言这样批判超感觉的观念:〝人们迄今总是为自己造出关于自己本身、关于自己是何物或应当成为何物的种种虚假观念。他们按照自己关于神、关于模范人等等观念来建立自己的关系。他们头脑的产物就统治他们。他们这些创造者就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我们要把他们从幻想、观念、教条和想像的存在物中解放出来,使他们不再在这些东西的枷锁下呻吟喘息。〞[马恩全集三卷十五页]

〝模范人〞即抽象的人,抽象的人就是抽象的神,费尔巴哈的人就是黑格尔的神,马克思把〝关于神、关于模范人等等观念〞当作〝幻想、观念、教条和想像的存在物〞。

这里的〝幻想、观念、教条和想像〞是存在于人之外并支配人的超感觉的观念即神的观念或意识,而不是人的观念或意识。人的观念或意识不同于存在于人之外并支配人的神的观念或意识,人的观念或意识是人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的主观能动性,神的观念或意识是颠倒世界而否定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宗教幻想

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将人的观念或意识同存在于人之外并支配人的神的观念或意识混为一谈,在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看来马克思的〝自我〞、〝异化〞、〝扬弃〞、〝类〞、〝类本质〞、〝类意识〞、〝类生活〞等等是马克思不成熟的表现。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不知道马克思的观念或意识同超感觉的观念即神的观念或意识截然相反,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不知道马克思的观念或意识即马克思的〝自我〞、〝异化〞、〝扬弃〞、〝类〞、〝类本质〞、〝类意识〞、〝类生活〞等等就是马克思推导共产主义思想的主观能动性

在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者那里,〝人的头脑的产物统治人〞。在庸俗唯物主义者那里,〝创造者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庸俗唯物主义就是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创造者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和〝人的头脑的产物统治人〞一样是超感觉的观念即宗教幻想。人们在庸俗唯物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枷锁下呻吟喘息,马克思要把人们从超感觉的观念中解放出来,要把人们从超感觉的商品价值形式中解放出来。

〝诚然,政治经济学曾经分析了价值和价值量(虽然不充分),揭示了这些形式所掩盖的内容。但它甚至从来也没有提出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这一内容要采取这种形式呢?为什么劳动表现为价值,用劳动时间计算的劳动量表现为劳动产品的价值量呢?一些公式〔商品价值形式〕本来在额上写着,它们是属于生产过程支配人而人还没有支配生产过程的那种社会形态的,但在政治经济学的资产阶级意识中,它们竟象生产劳动本身一样,成了不言而喻的自然必然性。因此,政治经济学对待资产阶级以前的社会生产机体形式,就象教父对待基督教以前的宗教一样。〞[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七至九十八页]

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曾经分析了商品的价值和价值量,他们揭示了劳动表现为商品的价值,劳动时间表现为商品的价值量,但是他们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马克思认为他们从未揭示商品自身诞生的秘密。马克思揭示商品价值形式属于〝生产过程支配人而人还没有支配生产过程的那种社会形态〞,也就是说,商品价值形式属于〝创造者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的那种社会形态,即商品价值形式属于丧失自我意识的宗教徒的社会形态。但是在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那里,商品价值形式〝竟象生产劳动本身一样,成了不言而喻的自然必然性〞,而市民社会的〝生产劳动本身〞是支配人的异己力量,也就是说,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看来,商品价值形式作为支配人的异己力量是〝不言而喻的自然必然性〞。资产阶级颠倒现象与本质的历史逻辑,他们从商品价值形式出发,即从超感觉的观念出发,以商品价值形式解释和说明人的生产劳动即人的生活,以超感觉的观念解释和说明商品价值形式支配人的生产活动即人的生活的宗教幻想。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指出:〝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马恩全集三卷二十三页]而有生命的个人是从事活动和生产的〝现实中的个人〞。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的出发点和归结点不是抽象的物即超感觉的观念〔抽象的物即抽象的神〕,而是有生命的个人即〝现实中的个人〞。马克思颠倒被神学家和经济学家颠倒的世界,揭穿商品价值形式不是支配人的历史本质,马克思以人的生活即人的生产劳动解释和说明商品价值形式,指出商品价值形式是生产过程支配人的历史现象,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现象。马克思意识到商品价值形式不过是人为的历史现象,这就使马克思有意识地发挥黑格尔的主观能动性,即有意识地发挥〝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的辩证法〞[],__否定是推动原则,否定之否定是创造原则__,通过消灭私有制即消灭商品价值形式来推导人支配生产过程的共产主义思想。

〝只有当实际日常生活的关系,在人们面前表现为人与人之间和人与自然之间极明白而合理的关系的时候,现实世界的宗教反映才会消失。只有当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的形态,作为自由结合的人的产物,处于人的有意识有计划的控制之下的时候,它才会把自己的神秘的纱幕揭掉。〞[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六至九十七页]

〝人与人之间和人与自然之间极明白而合理的关系〞就是〝人〔像快乐的鲁滨逊那样〕有意识有计划地支配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的社会形态〞,即共产主义社会形态。而在私有制社会,人无意识无计划地支配于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人之所以处于无意识无计划的状态,是因为人丧失自我意识而支配于神的意识,人在神的支配下像动物那样处于偶然的从属地位。在共产主义社会,〝人〔像快乐的鲁滨逊那样〕有意识有计划地支配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那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宗教意识形态失去存在的现实基础,〝人的头脑的产物统治人〞、〝创造者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的庸俗唯物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宗教幻想被人们永远保存在人类史前史的历史博物馆。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留下了震惊世界的一句名言:共产党人的理论用一句话可以概括为消灭私有制!

或许项观奇先生认为这才是通俗易懂的哲理。可是,马克思既不是神,也不是模范人,消灭私有制的共产主义思想既不是先验的形而上学〔康德的统觉〕,也不是来自彼岸的信仰〔黑格尔的理念〕,消灭私有制的共产主义思想是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历史必然,是马克思批判商品拜物教的历史必然,是马克思通过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来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必然。如果不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不理解马克思对商品拜物教的批判,换句话说,如果不理解马克思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马列毛派只能以庸俗唯物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宗教信仰来幻想消灭私有制,由此形成唯我独革的形左实右、迷信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保皇派以及鼓吹〝二次革命〞的宪政派,重建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将会面临巨大障碍。

革命者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是革命者的敌人就是革命者自己!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黑格尔的《现象学》是一种隐蔽的、自身还不清楚的、被神秘化的批判;但是,由于《现象学》紧紧抓住人的异化,——尽管人只是以精神的形式出现的〔这里的精神马克思特指超感觉的观念即神的精神〕——其中仍然隐藏着批判的一切要素,而且这些要素往往已经以远远超过黑格尔观点的方式准备好加过工了。……因此,黑格尔的《现象学》及其最后成果——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的辩证法——的伟大之处首先在于,黑格尔把人的自我产生看作一个过程,把对象化看作失去对象,看作外化和这种外化的扬弃;因而,他抓住了劳动的本质,把对象性的人、现实的因而是真正的人理解为他自己的劳动的结果。人同作为类存在物的自身发生现实的能动的关系,或者说,人使自身作为现实的类存在物即作为人的存在物实际表现出来,只有通过下述途径才是可能的:人实际上把自己的类的力量统统发挥出来(这又是只有通过人类的全部活动、只有作为历史的结果才有可能),并且把这些力量当作对象来对待,而这首先又是只有通过异化的形式才有可能。〞[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二至一六三页]黑格尔的《现象学》就是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马克思在读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时候,把黑格尔的抽象的精神或抽象的自我意识当作人来理解,也就是说,把黑格尔的抽象的精神或抽象的自我意识当作人的精神或人的自我意识来理解,把黑格尔的抽象的意识当作现实的客体即人的客体化来理解,马克思因此把隐藏在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批判的一切要素全部发挥出来了。所以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版跋中指出:〝将近三十年以前,当黑格尔辩证法还很流行的时候,我就批判过黑格尔辩证法的神秘方面。但是,正当我写《资本论》第一卷时,愤懑的、自负的、平庸的、今天在德国知识界发号施令的模仿者们,却已高兴地象莱辛时代大胆的莫泽斯·门德尔森对待斯宾诺莎那样对待黑格尔,即把他当作一条ˋ死狗ˊ了。因此,我要公开承认我是这位大思想家的学生,并且在关于价值理论的一章中,有些地方我甚至卖弄起黑格尔特有的表达方式。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这决不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二十四页]

 

 

萬里雪飄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日

 

主题词:马克思的《资本论》、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5-22 02:51 , Processed in 0.01770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