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又传出一起“小官巨腐”案件。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发布的“山西省晋城市煤炭煤层气工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赵晚畴受贿、巨额资产来源不明起诉书”显示,赵晚畴家庭资产及支出超过1.1亿元人民币(约合1736万美元),其中2427本存摺存有9691万元(约合1530万美元)。

澎湃新闻报导,赵晚畴因犯受贿罪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法庭上月终审判处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9年,并罚款300万元。

检察机关指控,2006年至2014年,赵晚畴在担任晋城市煤炭工业局(后改为晋城市煤炭煤层气工业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利用对下属单位和各煤矿的监管权,多次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价值共计人民币约2692万元、欧元83万元、美元27万元。

经查明,赵晚畴家庭资产及支出超过人民币1.1亿元,其中有人民币约7879万元、美元40.6万元、欧元74.02万元、港币10.5万元以及部分手表、手机等财产或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澎湃新闻梳理起诉书发现,2006年至2014年,赵晚畴受贿事实共计70项,涉及财物折合人民币3400余万元。向他行贿的人多为当地“煤老板”。

收到财物的赵晚畴,通常会利用职权,为他人在煤矿复产、转产、资源整合、介绍业务、安排子女工作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赵晚畴每次受贿的单笔金额通常不高,多则百万元,少则只有1、2万元。其受贿总额之所以达到千万元级别,主要是因为日积月累、长期持续敛财形成。

长达八年的持续受贿,为赵晚畴一家积累上亿元财富,这也是典型的“小官巨腐”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