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在纪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52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2018-5-17 21:2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687| 评论: 1|原作者: 清源|来自: 红旗网

摘要: 关于文革的经验,这个方面网上网下很多的人都有大量的论述,由于时间的关系,这里就不谈了。今天仅谈谈我本人在文革中的一个重要的教训。
在毛泽东旗帜网、中国红旗网、时代先锋网纪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52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清源
    同志们:大家晚上好!今天是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52周年,在这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我代表中国红旗网作一个发言,与大家共勉。
    我发言的提纲是:
    一、我受到毛主席集体接见的情况介绍
    二、毛主席为什么接见红卫兵
    三、文革造反派的本质
    四、对文革中一个重大事件的认识和看法
    五、我在文革中的一个重要的教训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1951年出生于河南农村,今年虚度68岁,文革时我15岁,当时是初中二年级。文革中我全程参加了我们学校的文化大革命,是我们学校造反派组织的服务员之一(那时,组织的领导人都叫服务员),在我们河南省,我所在的学校造反派组织,是河南全省造反派组织二七公社的下属组织。1967年,我们学校和我所在的人民公社成立文化革命中的权力机构--革委会的时候,我是我们学校和当地人民公社革委会的常务委员,当时16岁。1970年当兵入伍,1975年退位以后,到我们当地一工厂当工人,98年工厂倒闭而失业至退休。
        一、文革初期我受到毛主席集体接见的情况介绍
    毛主席在1966年下半年开始,曾经先后八次接见红卫兵,我也荣幸的受到毛主席第八次接见。在毛主席第八次接见红卫兵以前,我们这些等待毛主席接见的红卫兵,先接受解放军的军训,时间是半个月,主要是队列训练,一排横队30个人,要整齐划一的向前行进。当时,我们就住在离前门箭楼不远的前外大街的一个居民区里,军训都是到不远的天安门广场上进行的。这八次接见红卫兵的方式都不太一样,有毛主席一直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红卫兵和革命群众都在天安门广场不动的,有毛主席乘坐敞篷车在红卫兵和革命群众中间经过的。毛主席第八次接见红卫兵,是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通过金水桥旁边的东西长安街,毛主席就站在天安门城楼的正中央向我们不断的挥手。
    二、毛主席为什么接见红卫兵
    这个问题,网上和一些文献里都有说明,文革中,在山东大学任教的、造反派教师出生的项观奇同志,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来讲述这个问题。下面是项观奇同志这篇文章里的一段:
    “戚本禹同志说,看到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很辛苦,一天要站八、九个小时,而且全国的红卫兵到北京,要解决住宿和吃饭,国家不仅要花费很多钱,而且要选派大量服务人员,开支很大。眼看天渐渐冷了,大家有尽快停止接见红卫兵的想法。别人不敢说,我年轻胆大,有一次在天安门城楼上,趁主席暂时在休息室休息的机会,向主席进言,说主席一天站这样长的时间,身体受不了,劝主席停止接见红卫兵。
    于是,毛主席向我讲了他为什么要接见红卫兵的良苦用心。
    毛主席说,我不怕累,我就是要想让更多的孩子见到我,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希望。将来,我不在了,有人要搞修正主义,就是现在在广场上见到我的孩子们当中,会有人记着我对他们的希望,记着我说的要反对修正主义,要敢于实行对修正主义造反有理。我多见一群孩子,多站一会,就多一份希望,这是很有意义的。
    毛主席接着说,我有这样的经验。当年,搞国共合作,开代表大会,我到会了,见到了孙中山先生。孙先生对我很器重,让我担负了重要的工作,还让我在大会上作报告,而那时我很年轻。孙先生这样器重我,我一辈子都没有忘记。孙先生不在了,但他讲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时时刻刻记在心里,记了一辈子,要把革命进行到底。我今天见见孩子们,也是希望他们记着要继续革命,要把革命进行到底。所以,这是一件大事。
    毛主席讲完这些话,熄掉手中的烟,站起来说,看孩子们去。”
    每每想到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情景,每每想到毛主席为什么接见红卫兵,每每想到毛主席生前那些无数次的、遗嘱式的、在资本主义复辟以后要人民重新起来革命的嘱托,我都深深地感到愧对毛主席,愧对毛主席对红卫兵的殷切希望。
    资本主义复辟了,当年的红卫兵哪里去了?大浪淘沙,他们中有叛变的,不说全国,在我们河南,文革中曾经的响铛铛硬梆梆的造反派、甚至是全省性的造反派头头,今天反倒成了资产阶级保皇派。他们中间有落伍的,有颓唐的,当然也有几十年如一日,一辈子痴心不改的。
    三、文革造反派的本质
    否定文革造反派的,不去说特色,单就我们左翼,否定文革造反派的也大有人在,这个方面具有代表性的就有郭xx等人。我现在就来谈谈文革造反派的本质是什么。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始终是社会主义时期的主要矛盾。当时感到受压的社会群体中的主体是工农兵学商群众,而不是仅占人口5%左右的‘黑五类’及其子女。这个主体感到受压的来源,是来自社会主义社会里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和它的代表人物--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的利益诉求体现了无产阶级的斗争方向,他们与官僚主义者阶级之间的矛盾,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的具体体现和反映。这就是毛主席所说的“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的含义,这就是文革中造反派的天敌、天然对立面为什么是全国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邓小平和各级走资派的缘故。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1966年刘邓50天资产阶级反动路线、1967年‘二月逆流’和以后一系列造反派挨整受迫害中清楚的看到,更可以从76政变抓捕文革四杰以后,针对文革造反派的揭批査、清除‘三种人’等一系列阶级大清算的迫害中看到。由此可见,毛主席与党内资产阶级的对立,完全是与文革造反派和以刘邓为代表的大大小小走资派的对立相重合的。
    毛主席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说过,“在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在生产关系的变革上很难说有一个底。”这个意思是说,生产关系的变革始终是无产阶级的首要任务。因为如果不能不断的维护和调整生产关系,无产阶级随时就有失去生产资料的危险。这个危险就是来自不断产生和出现的官僚主义者阶级所有制,也就是走资派所有制、党内资产阶级所有制。实际上,文革造反派与刘邓为代表的大大小小走资派的矛盾和对立,就是社会主义社会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矛盾和对立的集中反映,文革造反派体现了无产阶级不断变革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要求,也就是体现了无产阶级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要求。这就与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完全契合了。这就是文革造反派现象的实质,这就是文革造反派的本质,这就是文革造反派的真相。
    历史的潮流在不断的荡涤着文革造反派,历史上的文革造反派是这样,现实的文革造反派也是这样。他们中的一部分颓唐、落伍,一部分转向资产阶级阵营,一部分却几十年一贯制,始终坚守和保持着文革造反派的本质和精神,他们是文革的精灵,是最坚定的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和实践的传承者,他们是毛主席当年播散的龙种,他们的斗争矛头始终是对着资产阶级及其代表人物。相反的是,自文革造反派诞生那一天起,资产阶级和它的代表人物就将造反派视为不共戴天的仇敌,必欲斩尽杀绝而后快,从文革中和文革后造反派受尽了资产阶级和它的代表人物骇人听闻的镇压和迫害就可以看到这一点。他们受尽人间的所有苦难而百折不回,他们才是代表着文革造反派本质和主流的那部分,这就是文革造反派的本质,这就是文革造反派的真相。
    四、对文革中一个重大事件的认识和看法
    前不久,一个左派网站搞了一个关于武汉“7.20事件”的座谈会我对一位出版过关于这个事件书的作者的观点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武汉“7.20事件”的出现,明确显示了党内、军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对文革的强力抵抗特别是长期以来,这些混进党政军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手中掌握的权力,他们把自己当作党的化身,滥用广大人民群众对党的热爱,蒙蔽群众,组成保护自己的保守派组织致使相当多数的群众对文革并不能够真正理解,以致在文革中无产阶级出现战略退却的情况。这说明共产主义运动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波浪式的推进,直至冲垮资产阶级的大堤。作者是一位武汉“7.20事件”亲历者,但是,对武汉“7.20事件”的解读并不是准确的甚至存在着原则性的错误1、该书始终对走资派的干扰、破坏、对军内支“保”造成的恶果不去谴责,而是以“自我批评”的形式,在造反派、中央文革、甚至毛主席的部署方面找原因(这些原因确实要找,但作者是在变相的谴责造反派),把产生恶果的原因推到无产阶级革命派一边。2、利用背叛文革、讨好邓小平、不足为信的《王力反思录》来吹捧邓小平。3、作者对中央文革的反感和厌恶的态度跃然纸上,如“周恩来看准了时机,决意给狂妄的中央文革当头一棒。”总之,作者对“武汉‘7.20事件”基本的阶级立场是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之所以提到这方面的事情,原因在于作者的这本书客观的道出了“武汉‘7.20事件”在文革中的位置,这个位置就是:由于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力量对比方面的原因而无产阶级不得不实施战略退却,以便积蓄力量进行下一波对资产阶级的进攻。
    五、我在文革中的一个重要的教训
    关于文革的经验,这个方面网上网下很多的人都有大量的论述,由于时间的关系,这里就不谈了。今天仅谈谈我本人在文革中的一个重要的教训。
    在我们河南和我们学校的文革中,我都经历了文革初期的1966年的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期和1967年的中央和地方各级走资派对造反派的围剿和镇压的二月逆流时期。特别是在二月逆流时期,文革造反派受到走资派和保皇派的空前围剿和屠杀。这个方面的情况,在网上网下的对文革的研究中都有很多的描述。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青海的走资派在叶剑英的背后支持下对青海造反派的大屠杀,在这个事件中,造反派和革命群众被枪杀近200人,伤几百人。在我们河南的二月逆流中,在走资派和保守派的文攻武摧中死伤的造反派也是无法统计的。这个方面的情况,我们河南的原来二七公社的骨干成员袁庾华同志有这个方面的专门文章。针对走资派和保皇派的文攻武摧,河南的造反派针锋相对的提出了“文攻武卫”的口号,这个口号曾经得到过江青的赞扬。文革中的造反派与保皇派之间的大规模巷战的经验,对今后无产阶级革命的方式有着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因为,今后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方式,将会是无产阶级以自己的武装为后盾的、类似于文革中的造反派与保守派之间的城市大规模巷战的模式。在武汉“7.20”事件以前,河南的造反派和保守派的代表一起在北京办学习班,主持人是周恩来。当时毛主席的中央和中央文革的立场,就是支持河南的造反派组织--二七公社的。最后,周恩来在这个河南两派的学习班上,宣布河南二七公社是造反派组织而予以支持,二七公社的对立面组织--十大总部是保守组织,这就确立了河南造反派组织的政治地位。从此,河南的造反派就翻身而成为河南文革中的权力机构--革命委员会中老中青中的青的主要成分。
    但是,正如毛主席在文革中警告造反派的那样,毛主席说:“将小资产阶级转变到无产阶级的革命轨道,是文化大革命取得胜利的一个关键。”“告诉小将们,现在是他们犯错误的时候了。”对于毛主席的这些警告,我们当时没有一点感觉,当然也就不能理解毛主席的深意。依然陶醉在翻身得解放而忘乎所以之中,继而在造反派组织内部争夺权力和分辨谁更左,更革命。比如:文革初期,我们中学在二月逆流中是一个造反派组织--造反派联合会,简称“造联”,由于在二月逆流中河南省的造反派组织二七公社,被河南的走资派宣布为反动组织而遭到空前残酷镇压的时候,对二七公社是支持还是反对,在我们学校的这个造反派组织“造联”内部,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而导致分裂为两个造反派组织,我和“造联”中的支持二七公社的一部分人重新建立了一个叫做“延安公社”的组织。后来,中央和中央文革对河南二七公社的肯定和支持,导致了河南造反派的翻身。这样,同时也使我们在我们学校中得以翻身。我们取得胜利以后,犯了全国一些造反派相似的错误,由于小资产阶级思想的作怪,唯我独左、唯我独革的思想在我们“延安公社”内部盛行,我们不去搞斗批改,而是专事区分和排斥在二月逆流中反对支持二七公社而犯有错误的“造联”,与他们打起了内战,要求以我们为核心来进行革命派的大联合,在革命派内部大打内战。这个内战从我们学校打到了我们当地的社会上,严重的干扰了毛主席在文革中的战略部署。真真实实的验证了毛主席的那些对造反派的警告。其教训是沉重的。
    文革中我们的这个沉重的教训,在现实中的意义是:要善于求大同存小异,只要是主张无产阶级革命的,都是一个革命阵营的战友和同志。在这个大的划线下,在革命派内部中的其他方面的分歧和不同的认识和看法上,比如:对历史的研究和总结上的分歧、对现实中不是属于革命还是保皇的分歧、对将来社会的设计上的分歧、对怎样进行革命,如“一、二次革命”上的分歧,等等。这一类的分歧可以争论,错误的地方可以批评。但是,不能将无产阶级革命派内部的大同下的小异进行放大,进而出现一部分将另一部分作为敌对势力来大肆进行批判和韃伐。比如:长期以来,关于“一、二次革命”的争论,争论的双方应该吸取我在上面所说的我在文革中的那个沉痛的教训和错误,在无产阶级革命派内部,不同的看法可以争论,可以批评,但是,不能将如何进行革命的不同部分相互的视为仇敌而在革命派内部大打内战。在这一点上,“一、二次革命”争论的双方,都存在着将对方视为敌对势力的错误。无产阶级要组织成阶级,革命派要走向联合,就要防止唯我独左,唯我独革、百分百的布尔斯维克的孤家寡人的错误,无产阶级革命派要有所作为,就一定要迈过求大同存小异这一道坎,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辜负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殷切希望和他生前的那些无数次的、遗嘱式的、在资本主义复辟以后要人民重新起来革命的教导,才能继承和发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精神。这就是我们今天纪念文革的意义之一。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6-9 01:28
深受启发. 革命需要这样的老同志的经验.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3 18:26 , Processed in 0.01436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