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暴裂无声》现实版 —— 陈鸿志的黑色发家路

2018-5-31 00:26| 发布者: 巷口的游击队员| 查看: 3597| 评论: 0|原作者: 晋平

摘要: 新上映的电影《暴裂无声》的剧情,看上去是不是很残忍?其实,真实的事件永远比故事更残忍血腥。与电影《暴裂无声》相似的事件,在山西柳林,有一位煤老板的发家史,充满了血腥和暴力,在他企业扩张的道路上,充满了黑色的迷雾。

在2004年的凛冬里,一个北方矿业小镇上,牧羊少年带着自家的羊群在山里行走,路过浅浅的河沟驻足远望。两天后,哑巴矿工张保民得知儿子失踪的消息急切赶回家中,三天后,律师徐文杰的女儿也跟着失踪。他拿起电话打给他能想到的唯一嫌疑人,黑白两道通吃的煤老板昌万年。于是,两起本来毫不相干的失踪案意外地关联到了一起,所有人都脱不了关系 。

原来,煤老板昌万年想买牧羊少年的羊没有得到回应,就用弓箭射杀了他,并且藏尸于不知名地方,律师徐文杰就坐在昌万年的车里目睹了这一切,但是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为了要挟徐文杰,昌万年又绑架了他的女儿。张保民在帮助徐文杰营救他女儿的过程中险些被昌万年所杀,而徐文杰则站在边上冷眼观看。最终徐文杰的女儿得救,而张保民的儿子则仍然不知去向。

这个故事,就是新上映的电影《暴裂无声》的剧情,看上去是不是很残忍?其实,真实的事件永远比故事更残忍血腥。

与电影《暴裂无声》相似的事件,在山西柳林,有一位煤老板的发家史,充满了血腥和暴力,在他企业扩张的道路上,充满了黑色的迷雾。

这个故事,也得从十几年前说起。


操控基层政权,保护非法利益

——陈鸿志发家本钱

陈鸿志


陈鸿志,山西柳林孟门镇人,1975年生人,初中文化,汉族,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人,1998年从武警部队退役。后于2005年3月成立凌志焦煤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陈鸿志退役后,先在一桑拿洗浴中心为顾客擦皮鞋。1999年12月,陈鸿志开始经营鸦沟石料厂。

本世纪初以来,陈鸿志开始涉足煤矿。2003以来,陈先后承包、收购了8个煤矿。

网络搜索陈鸿志出现的相关搜索


2003年8月,陈鸿志以1271万元的价格承包了兴家沟煤矿。

2003年8月,陈鸿志以1.43亿元的价格承包了成家庄煤矿。

2003年9月,陈鸿志以3726万元的价格承包了田家坡煤矿。

2003年9月,陈鸿志以4020万的价格承包了薛家圪旦煤矿。

2003年12月,陈鸿志以3652万元的价格承包了葫芦塔煤矿。

2007年6月,陈鸿志以2555万元价格承包了邓家洼煤矿。

2007年8月,陈鸿志以2.38亿的价格承包了柳家庄煤矿。

2007年12月,陈鸿志以1.7亿元的价格购买了麻塔则煤矿。



其中,薛家圪旦煤矿和葫芦塔煤矿分别于2003年及2006被整合。除上述煤矿外,陈鸿志的凌志焦煤有限公司还拥有大井沟洗煤厂、燎原商厦、星火建材有限公司(鸦沟石料厂)共9家企业,资产价值数十亿亿元。

在此期间,陈鸿志创办了“燎原商贸有限公司”,后扩张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凌志集团是现在柳林县,也是吕梁地区重要的煤炭企业。

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陈鸿志在柳林县深耕20年,以围堵打砸,挖沟断路、雇佣村民上访、强迫低价收购、传统基层干部私刻公章做秘密工商变更等手段取得了王家墕、成家庄、柳家庄和兴家沟等多座矿井。

知情人士透露,陈鸿志通过操纵基层选举,控制柳林县近1/4的基层政权,致使在吕梁地区无法触动任何和陈鸿志相关的话题。

十几年间,被陈鸿志指使殴打致死、打断手腿、强买煤矿土地、强拆家园、打深井方式破坏煤炭开采面给企业造成巨大损失等数十件恶性事件,至今无一得到公正处置。



控制村政,左右乡政,影响县政

陈鸿志的豪宅

在柳林县孟门镇,陈鸿志通过其父、前冯家沟村支书陈月福,控制了孟门镇所有村委的选举工作。可以配合凌志集团,能镇得住村民的人才能获得陈鸿志支持而上台,许多被群众诟病甚至痛恨的“村霸”被选举为村主任。如贺龙沟村主任冯六巴、薛家坪村主任薛五五、西坡村主任刘文生、郝家塔村主任赫银有等,都是通过陈鸿志出钱贿选或者暴力干预而上台的。

那些不配合的干部,则遭到疯狂报复。比如陈秋平,孟门镇人,是陈鸿志的本家亲戚。2016年4月任柳林县成家庄镇党委书记,因在围堵邓家庄煤矿中不配合凌志集团的行动,遭到陈鸿志的疯狂打击和欺辱,最终被停职。

陈鸿志通过其亲信村主任们,组成成家庄村、田家坡村、马家梁村等老百姓上访,然后以陈秋平不能维持基层稳定为理由,通过县主要领导将其停职。

2016年中秋节后不久,一天下午,陈鸿志打电话约陈秋平大批柳林县煤炭大酒店谈话。陈秋平一进酒店大厅,灯光全部熄灭,一名保安抢走陈秋平的手机。陈秋平到县委办将经过同胞给县委书记郝继平,但是无任何处理结果。

2017年正月初六,陈鸿志和其父陈月福,将陈秋平父母在李家塔村居住的家中水电掐断,令其不能居住。

同月,陈鸿志组织策划由成家庄村支书李晋东召集多个村庄党支部书记来自己家里赴宴,然后组织各村支书签字,一起上访告状,要求陈秋平滚出陈家庄镇。2017年清明节,陈鸿志部署人员,将陈秋平祖坟挖毁,墓碑砸烂。

多年前山西晚报对其操控基层即有报道


邓金柱,邓家庄村主任,因拒绝陈鸿志贿买,不同意配合凌志集团对邓家庄实施断水断路,被陈鸿志押到太原,在一家酒店非法拘禁了3天。

柳林县群众都知道,前几年在柳林县任职的一位县长,被陈鸿志当众扇过耳光。

巧取豪夺,建立柳林煤炭帝国

凌志集团是柳林县的巨无霸企业

陈鸿志在吕梁市、柳林县经过多年深耕,通过巧取豪夺,逐渐把控了柳林县当地大多数煤矿。一个帝国的建立,无经济基础是无法延续的。陈鸿志深谙此道,他通过暴力夺取、欺诈、勾结地方干部等多种手段,将触角所及范围内的煤矿尽数取入囊中。而这些被他夺取的财富为他在当地控制地方政权和实施更大规模的暴力犯罪提供了坚实的后盾。

据调查,陈鸿志通过种种手段控制了近20家煤矿和企业,资产达数十亿元。10年前,在有关部门对陈鸿志进行调查时,曾经对其掠夺控制相关资产进行了梳理。而经过调查,目前可以确认的是,陈鸿志在经济领域内的问题有如下方面:



兴家沟煤矿(山西柳林兴家沟煤业有限公司):兴家沟煤矿是由兴家沟煤矿、葫芦塔煤矿、薛家圪旦煤矿整合而来,年生产规模为15万吨,煤种为5号、8号、9号

1995年,临县人张万胜以每年3万元从成家庄镇政府手中承包该煤矿。2003年8月,张万胜以999万元的价格将煤矿转包给陈鸿志,陈与镇政府签定合同,承包期限20年,前十二年每年上缴镇政府10万,后八年每年上缴19万。



成家庄煤矿(山西成家庄煤矿有限公司):年生产规模为15万吨,煤质为5号、8号、10号。

2003年4月,原承包人刘锦奇和王保军以1200万元的价格从李保明手中承包煤矿,刘占19股,王占15股。2007年9月王保军以3600万元的价格将股份转让给陈。2007年10月,陈鸿志在未取得刘锦奇的股份前就派人进驻煤矿,禁止刘的人动矿上的东西,刘在无奈之下只好以1.07亿元价格将所持股份卖给陈。陈鸿志在未付清全款(欠刘2千万)的时候就要刘将煤矿全部手续转交给他,刘不同意,要求付清款后再交手续。于是陈带五六名保安将刘的司机刘钧义控制在宾馆,让该刘打电话找刘锦奇到宾馆,直至刘锦奇将手续全部移交后才放刘钧义离开(所欠2千万付清)。

据刘锦奇的司机刘钧义讲述,在陈鸿志伙同其手下保安控制刘钧义期间,对刘钧义进行殴打、恐吓,又将后来过去的刘锦奇的助手张候勇殴打。限制人身自由时间长达25小时左右。



田家坡村煤矿(山西柳林田家坡煤矿有限公司):年生产规模为9万吨,煤种为4号和5号。

1999年9月18日吕梁龙耀公司将煤矿转包给贺海有经营,2002年11月贺海有以1千万价格转包给陈四则,2002年12月,龙耀公司以违约起诉贺海有,要求贺海有归还煤矿承包权,2003年又追加起诉陈四则,要求归还煤矿承包权。在此期间陈鸿志找到村主任张香平和陈四则,要求承包煤矿,承诺支付打官司的所有费用,并承诺付给贺海有、龙耀公司各1千万承包费用。2003年9月,陈四则以1千3百万的价格将煤矿转包给陈鸿志,陈鸿志先后付给陈四则1千1百万,付给贺海有8百万后又借走5百万,但未给龙耀公司支付承包款项。在与张香平签署的煤矿承包合同中,陈鸿志以90万元价格承包该煤矿20年的经营权,并承诺每年付给村民福利费16万8千元。



薛家圪旦煤矿:2003年9月间,因此煤矿将被政府关停,陈鸿志找到原承包人邢燕斌要求承包煤矿,经薛家圪旦村委会同意,陈鸿志付给邢燕斌900万元获得煤矿的承包权,承包期为13年,并承诺继续履行邢燕斌与村委所签合同的相关条款,答应按合同每年补偿村民240万元。同年10月该煤矿被县政府关停,陈鸿志以煤矿被关停为由没有履行与村委之间的合同。后该煤矿于2006年被整合到兴家沟煤矿。



葫芦塔煤矿:2006年已关闭整合到兴家沟煤矿,整合后年生产规模为15万吨.

2002年中阳县人、原承包人杨建军以一百四十七万元的价格承包了葫芦塔煤矿并投资一千多万元进行技改。后陈鸿志许诺给该村每户一台彩电,每人每年1200元、村委5万元,要求承包该煤矿。在利益的诱惑下,部分村民同意将煤矿承包给陈鸿志,于是组织村民阻拦煤矿生产。无奈之下杨建军于2003年11月将煤矿以2320万的价格转包给陈鸿志。陈鸿志付给杨建军1千万元后,余款未付,并于2004年5月以杨对煤矿进行技改投资不到位,在转包时有不当得利将杨起诉至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判决按杨建军承包煤矿时的费用147万元承包煤矿,返还陈多给付的费用。杨建军反诉陈,要求陈支付欠款1320万元。中院驳回双方诉讼要求。后陈又起诉至省高级人民法院,高院判决陈再支付给杨240万元承包费用。陈鸿志在与马家梁村委与薛家湾村委签署的承包中,该煤矿共承包18年,向两村委分别支付承包费831.6万元,给马家梁村民福利334.8万元,给薛家湾村民福利665.28万元。



邓家洼煤矿(柳林县永新煤业有限公司):年生产规模为9万吨,煤种为4号煤。

1986年,邓家洼村民邓白锁与村委签合同承包了该村煤矿,2002年邓白锁将煤矿转包给山西伟誉经贸有限公司法人候慧文,煤矿法人仍是邓白锁。候慧文承包期间未按合同约定支付承包费用,并且不愿支付国家征收的资源费,于是邓白锁将候慧文起诉,要求解除承包合同。2007年1月,陈鸿志与候慧文在未告知并征得邓家洼村委同意的情况下私下签署了以1200万元的投资补偿款从候慧文手中接手煤矿的合同(只付给候500万,至今仍欠700万一直拖欠),并于同年1月15日进驻煤矿组织生产,引发村民阻拦生产和上访。后法院判决邓白锁败诉,只得在候惠文与陈鸿志起草的协议上签了字,以1355万元的价格将手中该煤矿股份转让。据了解,陈鸿志长期未与邓家洼村委签署任何合同或协议。



柳家庄煤矿(山西亚通柳家庄煤业有限公司):年生产规模为15万吨,煤种为4号和5号。

1999年1月刘铁应以165万元承包该煤矿。2001年刘铁应以410万元将煤矿转包给刘过成,煤矿法人仍是刘铁应。2005年5月,村主任柳补应与刘铁应私下解除承包合同,将法人资格变更为柳补应。2007年1月,部分村民要求柳补应一次性给予村民每人10万元补助,在协调解决期间,2007年8月,柳补应在未经村委及村民同意的情况下与陈鸿志私下签署合同,以2.38亿的价格将煤矿转包,随后陈鸿志手下100余矿工及保安进驻煤矿从事生产,并与阻止其生产的村民发生对峙。

网络举报矿难情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154b690100j2xc.html



麻塔则煤矿:年生产规模为5万吨,煤种为5号

2005年,陕西秦珠水泥厂以6350万元兼并麻塔则煤矿,由董事会五名股东控股。分别是薛建军、薛武汉、李善德(陕西方)占40%,李锦全、陈爱斌(柳林方)各占30%。2007年9月,陈鸿志以修自己柳家庄煤矿通往县城的路为由,将柳家庄煤矿与麻塔则共用的道路挖断,导致麻塔则煤矿生产的原煤不能外运,导致产煤大量积压。麻塔则煤矿多次找陈协调解决运输问题,同时向柳林县有关领导请求解决未果。不久陈鸿志提出以1.7亿的价格收购麻塔则煤矿,虽然五名股东都不同意出让,但面对产煤不能外运的情况束手无策,只好于2007年12月12日接受陈的条件,将煤矿以1.7亿元卖给陈鸿志。

麻塔则煤矿股东提出煤矿积压的7万余吨原煤(据煤矿原股东李善德、薛建军讲此重量为估计值,产煤当时市值约为每吨400元)要拉走,陈鸿志说要拉走必须在三日内完成。股东们认为三天之内根本不可能拉走这些煤,于是协商将煤以市值将这些产煤卖给陈鸿志。在看过存煤后,陈鸿志表示重量只有3-4万吨,且煤质不好,只能每吨出价200元,股东们表示不同意,后经协商达成将7万吨折算成5万吨,每吨作价300元共计1500万元将这些煤卖给该陈的口头协议,但陈鸿志既未及时履约,又不与原股东保持协商,原股东在找不到陈鸿志继续履约保证的情况下,又将该煤以同样的价格卖给了王亮珠,在股东李善德陪同王亮珠看煤后,发生了“12.30”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



燎原商厦:2004年3月27日,陈鸿志以5400万元价格从柳林县国有资产管理运营中心竞拍获得原名香港购物商厦所有权,并于2004年6月成立柳林商贸有限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



大井沟洗煤厂:2008年1月,经吕梁市发改委批准,凌志集团在成家庄镇大井沟村建设120万吨的洗煤厂,投资5622万,此项目目前仍在建设中。


十一

陈鸿志承包的煤矿在转让过程中价格成倍的增长,但是没有向国家缴纳税款,陈鸿志的八个煤矿2006年至2007年只上缴税款600万元,村民反映偷税920万元。


十二

陈鸿志虚报产量,村民测算田家坡实际产量30万吨,2006年上报产量为10.2万吨,2007年上报13.4万吨,2008年1—4月份上报2.7万吨,偷税金额为930万元。其中煤矿产量最少210万吨,2003年至2008年偷税约2.3亿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7 22:33 , Processed in 0.02649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