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山西日报》—— 你如何向党和人民交代?

2018-6-11 23:07| 发布者: 巷口的游击队员| 查看: 7370| 评论: 2|原作者: 晋平

摘要: 柳林当地群众对山西日报这篇文章非常气愤,此文完全是颠倒黑白,陈鸿志是如何运作这篇文章的,我们不得而知。一个堂堂的共产党的省委机关报,为一个涉黑的老板洗地站台,你的党性原则在哪里,如果在日后不久,此人被抓,作为党报,将如何向党和人民交代?
山西日报为涉黑煤老板陈鸿志洗地究竟是为什么

6月8日,山西日报在13版以整版刊登了文章——《修路筑桥治荒山、助学建村搞教育的柳林县企业家陈鸿志,如今要斥资80亿元——将千年古镇孟门打造成“美丽乡村”样板》,主要文章就是叙述山西凌志集团陈鸿志是如何积德行善,造福百姓的。

柳林当地群众对山西日报这篇文章非常气愤,此文完全是颠倒黑白,陈鸿志是如何运作这篇文章的,我们不得而知。我们虽然不懂这些幕后,但是,我们也知道,一个堂堂的共产党的省委机关报,为一个涉黑的老板洗地站台,你的党性原则在哪里,如果在日后不久,此人被抓,作为党报,将如何向党和人民交代?           


山西日报笔下的大善人



山西日报将陈鸿志描绘成一个大善人,说陈鸿志建造的柳林县凌志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现在园区提供了165个就业岗位,蛋鸡养殖项目70%的饲料原料玉米委托当地农民种植,带动周边乡镇农民共同富裕。如今,这里不仅仅是凌志集团8000余名员工的菜篮子,还能给柳林县和离石区城区居民每天提供2000余公斤绿色蔬菜。

实际上当地人都知道,这个不过是陈鸿志打着生态农业的招牌骗取国家补助罢了,放眼全国的所谓生态农业,哪一个不是如此,山西日报的领导把这当成宝来宣传,是不懂还是收钱而为,我们柳林百姓将会向上级纪检部门讨个公道。

山西日报称,由凌志集团投资兴建的山西柳林黄河大桥于2017年7月15日完成主桥上部结构。大桥起于柳林县孟门镇小河沟村沿黄公路,跨越黄河,与吴堡县寇家塬镇沿黄公路相连接,桥长509.84米,桥面宽度27米,设计行车速度每小时80公里,道路等级为双向四车道一级公路,总投资1.77亿元。除了修建黄河大桥,凌志集团还广修公路,在孟门镇、成家庄镇、王家沟乡等修建和在建公路总里程达122.55千米,预计投资总额达15.36亿元。

我们当地群众都知道,凌志集团和陈鸿志修建这些道路都是为了他们集团拉煤卖煤方便,根本不是为了群众生活方便,前两年王家沟镇的一座路还被凌志集团挖断,至今无法修复,造成当地群众生活极度不便,其挖路断桥目的,就是为了让其他煤矿的车无法通行。当地群众至今上访告状无门。

山西日报说陈鸿志为当地群众建移民新村。

成家庄镇马家梁移民新村:占地面积18万平方米,共建1224套住房。工程总投资3.78亿元,政府按标准补助7300万元,其他全部由凌志集团出资。

孟门镇柳家坡移民新村:占地面积8.6万平方米,共建125套住房。工程总投资4000万元,政府补助906.3万元,其他全部由凌志集团出资。

孟门镇贺龙沟移民新村:占地面积10.24万平方米,共建576套住房。工程总投资2亿余元,全部由凌志集团出资。

李家塔移民新村:占地面积13.24万平方米,共建218套住房,均为二层联排住宅。工程总投资8000余万元,全部由凌志集团出资。

刘家塔移民新村:占地面积45.26万平方米,共建2006套住房(其中凌志集团承建1727套)。承建工程预计投资6亿元,政府补助6887.88万元,其他全部由凌志集团出资。

看着山西日报笔下的陈鸿志,简直就是积德行善的大善人。但是,当地群众怎么看呢?



被强拆的穆家坡

仅仅被陈鸿志和手下殴打致死致伤的就上百人,他们不会同意山西日报的文章,凌志集团和陈鸿志强拆的村庄老百姓绝不会同意山西日报的文章,被他强占煤田的企业家不会同意山西日报的文章。
(更多详细情况请参考网上文章:拔阴毛,深沟死,抢煤矿——山西柳林的现实版《暴裂无声》)


北京时间新闻:
凌志员工失踪尸身惊现千里之外




凌志公司员工无无故失踪
尸体却出现在江苏省沛县

(北京时间记者柳青报道)煤企员工上班期间失踪,两天后竟在千里之外的煤堆里发现其尸体。5月18日,山西柳林警方向北京时间记者表示,关于此案尚在调查中。

4月18日,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公司(简称凌志能源)大井沟洗煤厂职工景继科在上班期间失踪,两天后(4月20日),其尸体在江苏省徐州市沛县东源港煤堆里被发现,当地警方通过随身物品中的工作证和身份证确认了他的身份。

关于景继科的离奇失踪并死亡,凌志能源声称,该公司在4月18日21时许发现其失踪、组织人员多方寻找无果后,于19日主动报警,且在发现其尸体后第一时间与家属联系,一道赴江苏沛县进行尸体辨认和法医鉴定。景继科家属则声称,景继科是在公司上班期间致伤后被丢入拉煤车中,致其被煤掩盖窒息死亡。对此,家属提供了沛县警方于5月8日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作为凭据。

北京时间记者从这份沛县警方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中看到,景继科的死亡原因为巨大的钝性外力作用致全身多处损伤创伤性休克死亡。

因对景继科离奇失踪并死亡持有异议,其家属组织了多次“维权”行动,引发当地舆论热议。凌志能源于5月17日发布公开声明称,因景继科家属不满足于法定赔偿,狮子大张口索要800万元赔偿,公司未满足其要求,就在街头打横幅游行、在洗煤厂摆花圈祭奠,并围堵洗煤厂、殴打公司秩序员,严重扰乱生产经营秩序。

关于凌志能源的说法,记者于18日上午致电景继科堂兄弟景艳军(音),其声音低沉地表示,嫂子(景继科妻子)已经被派出所带走,什么都不想说了。

随后,记者致电沛县警方和柳林警方,询问关于此案的调查进展。沛县公安局经手此案的警官称,景继科不是被人杀害的,柳林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则表示,案子尚在调查中,具体调查进展要“问局长”。


陈鸿志“摆平”部督案件始末

陈鸿志

近日,随着山西吕梁凌志集团大井沟洗煤厂职工景继科上班期间离奇失踪,尸体横现千里之外事件的网络发酵,有网友公开举报陈鸿志涉黑犯罪四十一条罪状,其中提到陈鸿志摆平公安部督办涉黑案件,在这一起案件中陈鸿志涉嫌领导组织黑社会组织罪、强迫交易、故意杀人等犯罪却逃脱罪责,反将受害人老板王亮珠判刑三年,公安部督办涉黑案件在陈鸿志保护伞的操作下“流产”,陈鸿志涉黑犯罪集团一战成名。

山西柳林县麻塔则煤矿又称陕西吴堡县麻塔则煤矿,该矿横跨晋陕两省,一块煤田两省开采,是当年由周恩来总理特批的煤矿,原由薛武汉等五个股东经营。陈鸿志看中该矿两省都可开采的特殊资源,数次欲购买该矿,遭到拒绝。2007年10月,陈鸿志以修路为名,将通往麻塔则煤矿的道路挖断,致使该矿场地堆满原煤,被迫停产。薛武汉等人无奈之下,只能将煤矿以低价格卖给陈鸿志。

卖煤矿前该矿存有约7万吨原煤,陈鸿志也想一并购买,双方因对存煤价格有分歧,薛武汉等人计划拉走,但因道路被陈鸿志管制却无法运出。

2007年12月30日,薛武汉决定将煤卖给柳林人王亮珠,当天下午,薛武汉同王亮珠等人一道去麻塔则煤矿验煤、勘查运输路线。随后,王亮珠一方的高三平等人在离开煤矿返途中遭到陈鸿志团伙成员约五十余人的围堵殴打,致高三平死亡、四人受伤。

经了解,案发后,经时任公安部领导批示,将该案列为部督嫌黑案件,对以陈鸿志为首黑社会性质组织立案侦查。山西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由省厅刑侦总队直接侦查。

王亮珠叔叔讲述高三平被打死的事情

在案件办理过程中,由于陈鸿志当时担任柳林县人大代表职务,在其保护伞的阻挠下,公安机关没有及时对陈鸿志采取强制措施,也没有打断陈鸿志的经济来源,陈鸿志的煤矿照常生产,导致侦破工作重重受阻。为陈鸿志摆平案件创造了机会。

首先,陈鸿志为逃脱罪责,将涉案人员大规模转移躲避,组织串供,安排、教唆公司人员对抗警方取证,订立攻守同盟。2008年5月,在专案组调查期间,陈鸿志在其下属企业新宇洗煤厂召开中层领导干部会议,要求公司员工忠于公司利益,严守秘密,指责向公安机关主动自首的张玉明是“内奸”,同时,亲自对刘三平、康平平如何编造谎言应对警方讯问进行教导。安排许多犯罪嫌疑人在外“旅游”两年之久,外逃期间所有人员工资照发,相互串供;被抓捕关押的人员和后来被判刑的人则由公司每月给他们在看守所和监狱上账四五千元;在一切外围工作准备就绪后,陈鸿志给高海平50万元,达成让高海平投案、编造虚假情节应对侦查的协议;让副总冯彦军代其顶罪,并许以重金。通过这种有组织的应对警方侦查取证活动,为陈鸿志摆脱罪责奠定了基础。

更为重要的是,陈鸿志除了上述内部活动外,通过各种关系向相关人员大肆行贿,花钱摆平相关人员。

陈鸿志通过关系搭上高层,导致原来被公安部紧盯督办的涉黑案件,变成了督“不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将案件消化。同时,为了防止受害人家属和其雇主老板王亮珠继续上访告状,一方面对受害人家属进行了数百万的巨额赔偿,另一方面,通过相关领导批示,反将其老板王亮珠进行立案调查,翻出以前王亮珠的一些劣迹,将王亮珠逮捕,彻底掐断了受害方的告状渠道。

2016年10月,聂春玉受贿4458余万一审获刑15年

除了在上面找“大老虎”活动外,陈鸿志还通过原吕梁市委书记聂春玉等人协调当时山西省某些领导,送礼用的都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承兑汇票。

在陈鸿志上下其手的运作和巨大的金钱攻势下,公安部督办两年的涉黑案件“转向”。案件被以普通故意伤害案件指定管辖到晋中检察院起诉,公安部打黑专家准备询问关键证人郝红红时,竟然被拒绝提讯,后突然被取保候审。专案组相关办案人员被调离更换。

王宁已于2015年被双开

王宁原来任柳林县县长,按当时干部任免规定不能在本地提拔书记,必须异地提拔,但在陈鸿志资助2000万元资金后,王宁被违规提拔为柳林县委书记,陈鸿志通过在煤炭大酒店为王宁安排房间和女人,长期控制王宁,王宁如有不听陈鸿志的,陈鸿志甚至当众扇过王宁耳光,此事在柳林县人人皆知。通过对柳林县主要领导的控制,陈鸿志将自己的同学、亲戚、朋友安排在了政府公安、煤管、土地、水利等主要职能部门。为陈鸿志非法占地、越界开采、私挖乱采、涉黑犯罪提供保护。

陈鸿志的姐夫张泽平,高三平案发时任柳林县法院成家庄副庭长,用警车转移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至今没有处理。

以上保护伞只是其巨大关系网中的几个小小例子,凌志集团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一个以陈鸿志为首,披着合法企业外衣的典型的黑社会组织,堪比“四川刘汉”。

陈鸿志和凌志集团部分暴力活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18-6-11 22:53
标题是编者修改的
引用 林林 2018-6-11 05:51
看了晋平这篇文章,觉得是官商黑一体,祸害无辜百姓。
当前有一部电视连续剧“阳光下的法庭”,看了以后,觉得是以阳光为名,实际上为资本家服务。对志成化工造成的环境污染以及他们埋葬污染材料导致一家人死亡的案子,被罚的款通过被一个极富的金融集团买下而资本家韩志成就可以不用全付,而埋葬污染材料导致他人死亡案却判韩志成为三年缓刑五年,而导致两个年轻人出车祸的犯罪嫌疑人——韩志成的心腹,警方连调查都没有进行。看来这是一部为资本服务的连续剧,宣传“改革一直在路上”。而用资产阶级人性论为指导思想的省法院院长白雪梅,最后得到到党校学习的机会,为升官铺路。这部剧还有利用入额,通过重新考核,考试,“优胜劣汰”搞掉一批经验丰富的老法官,让他们丢掉法官的位置。这被叫做公平竞争,真的公平吗?为什麽以白雪梅为首的党组成员就可以不考试?很明显,因为他们是特色领导吗?他们可以通过入额的名单限制而对其他人进行考核而主宰他人的前途吗?这是2018年的电视剧,恐怕是为了特色统治所需要而拍摄的,剧中有不少老戏骨。联想到崔永元爆料而文艺界的沉默,也许现实——为资本鸣锣开道,就是如此吧。 ...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19 08:34 , Processed in 0.01433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