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关于特朗普政权阶级属性的三篇文章

2018-6-30 07:30|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9605| 评论: 0|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世界范围新自由主义的反革命浪潮发端于里根、撒切尔时期,并在比尔•克林顿任美国总统期间达到鼎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随着华尔街资本家的政治总代表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大选中惨败,新自由主义乃至整个世界资本主义的下坡路已经在世人面前展开了。

怎样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美国大选?

原文发表于: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0723


这个周末,是美国的所谓劳动节。过了劳动节,就是美国总统大选传统上最后冲刺的阶段了。美国大选,向来是资产阶级民主滑稽戏中的重头戏,对于美国和世界的政治走向都有重要的影响。目前,国内的主流媒体,无论是自由派的还是所谓“民族主义”的,对此也都有报道和评论,但是都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并迎合中国小资产阶级的一些低级趣味,见识庸俗和狭隘,对于马列毛主义者没有什么帮助,对于群众则有迷惑的作用。


怎样从马克思主义观点出发分析美国大选这种政治现象,这是个重要的题目,需要专门研究。笔者能力有限,目前还力不从心,这里姑且写几点感想,凑一个短篇随笔。


马克思主义分析资本主义的方法和武器是历史唯物主义。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要了解美国政治,首先就要了解美国资本主义,了解它的本质和现阶段的特点。我们知道,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就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霸权国家。在经过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世界革命高潮的打击以后,美帝国主义一度出现衰落。到了里根、格林斯潘时期,美国资产阶级采取了一系列步骤来重振霸权,并挽救世界资本主义。其中主要的,是在内部实行产业调整,放弃一些制造业,将资本积累的重心从物质生产转向金融投机;在外部,对原社会主义国家的统治集团威逼利诱,加快这些国家资本主义复辟的步伐,一面搞垮苏联,一面将中国拉进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共荣圈”,依托中国提供的大量廉价劳动力打赢全球范围的阶级战争。


经过上述调整和重组,美国和世界资本主义得以在上世纪末回光返照,一度繁荣起来,政治上也因为“历史的终结”而洋洋自得,时人甚至于都在忙于讨论美国将成为“新罗马帝国”。然而,好景不长,美国和世界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很快激化起来。到了本世纪初,布什政府的对外军事冒险全面失败,依靠债务消费堆积起来的虚假经济繁荣也随之破灭。


奥巴马执政八年,无所作为。对外,美帝国主义在全面战略撤退与进行新的军事冒险、挽救霸权衰落两种战略之间摇摆不定,但是,总的来说,其衰落的趋势在继续。对内,债务消费泡沫破裂以后,美国资本主义内部原来的社会妥协基础崩溃,阶级和种族矛盾达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最激化的程度。多年来,第一次出现了美国资产阶级对选举政治失控的局面。


美国的两党政治,在很长时期中维持了美国资产阶级统治的稳定,但是两党背后的资产阶级集团以及选举中的社会基础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是不一样的。


自上世纪三十年代罗斯福“新政”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民主党是美国资产阶级统治的主要工具。从1932年至1980年,民主党执政32年,共和党执政16年。自罗斯福起,民主党就是美国工业资产阶级的政党,但是在选举政治中也依赖工会官僚以及“南方民主党人”(即南部各州原白人奴隶主的后代)。但是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的打击下,民主党被迫放弃“南方民主党人”;后者在1980年里根上台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比尔•克林顿上台,民主党的社会基础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民主党不再是工业资产阶级的政党,而是蜕变为标准的新自由主义政党,主要代表华尔街金融资本家以及硅谷高技术资本家集团的利益。在选举政治方面,民主党主要依靠所谓有较高教育水平的新兴小资产阶级以及被少数族裔新兴资产阶级所裹挟的非裔、西语裔群众;工会官僚的作用已经边缘化。另外,六十年代一度加入革命浪潮的一些原小资产阶级激进分子,也被民主党收编,成为其所谓”进步“的一翼。


另一方面,共和党所代表的资本家集团逐步收缩为军事工业综合体和传统制造业、采矿业资本家集团。被民主党和工会官僚所抛弃的白人工人阶级以及小业主逐步地向共和党靠拢,成为共和党的选举基础。这部分群体,在上世纪美国资本主义繁荣时期,是美国资本主义社会改良和阶级妥协的主要支柱;到了新自由主义时代,一步步被美国资产阶级抛弃,因而成了阶级矛盾激化的焦点。其情形,与中国的国企老工人,有一定可比性。白人工人阶级和小业主的不满,首先通过“茶党”运动表现出来;这次,则通过特朗普竞选集中爆发。


特朗普本人是个大资本家。但是,特朗普现象决不能从特朗普个人而只能从美国和世界资本主义的矛盾来理解。美国白人工人阶级和小业主,幻想回到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特朗普的崛起,反映了这种幻想。他们期望,只要赶走非法移民,压制住少数族裔,自己就可以恢复到上世纪的”世界工人贵族“的地位。对外方面,他们认识到帝国主义侵略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主张恢复美国历史上的”孤立主义“传统;这是与美国金融和高技术资产阶级继续维持全球霸权的妄想相矛盾的。


正因为如此,还在共和党初选的时候,整个共和党的“体制派”就不遗余力,违反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各种惯例,公开阻挠特朗普当选。在特朗普出乎几乎是整个资产阶级及其媒体的预料,居然在共和党预选突围以后,包括保守派媒体在内的整个资产阶级媒体继续对特朗普展开围攻,希拉里•克林顿轻松当选,似乎已成定局。


然而,最近一两个星期,形势起了变化。希拉里的电子邮件门因为联邦调查局公布其调查记录又开始发酵。希拉里与特朗普之间的民意调查数字也起了变化,选情开始吃紧。从马克思主义观点看,这当然不是偶然的。从现在的情况看,美国资产阶级发生了严重的分裂。一部分制造业和采矿业资产阶级不甘心被华尔街和硅谷长期主导,不惜以一定程度上破坏美国的霸权利益以及新自由主义全球秩序为代价,希望通过对外政策上的全面战略收缩以及经济政策方面的贸易保护主义来巩固本集团的利益。这部分资产阶级应当是特朗普的真实阶级基础。


与此同时,这部分资产阶级也已经行动起来,在加强对希拉里负面宣传的同时,对特朗普竞选团队进行了重组和控制,避免特朗普被白人工人阶级和小业主等“暴民”完全劫持。


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如果特朗普当选,在国内当然会实行一些反动政策,但是客观上会加速美帝国主义的衰落,因而对世界人民将是有利的。即使特朗普不能当选,美国白人工人阶级和小业主社会经济地位的衰落、美国资产阶级的分裂、美国种族矛盾的激化,都不能改变。现在,大片美国地区已经出现人民起义以及低烈度游击战频繁爆发的情况。在有些地区,资产阶级的正常法律秩序已经无法维持,已经开始出现外围化或“第三世界化”。


无论十一月份的大选谁胜谁负,美国资本主义日益激化的内外矛盾,都已经开始超出美国资产阶级控制的范围。美国和世界资本主义彻底烂掉的那一天,正在缓慢地但是确定地向我们走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7-16 11:07 , Processed in 0.03529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