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中国的前途是无产阶级革命

2018-7-2 10:4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7579| 评论: 16|原作者: 井冈山卫士、远航一号

摘要: 我们和红色中国网编辑部的同志不是这样认为的。我们认为,中国的前途是无产阶级革命。这种革命,不是在某种想象中的、遥遥无期的将来,而是今天的青年、中年乃至老年同志都可以亲眼目睹、亲身经历并且投身于其中的。中国革命的红旗是可以在不远的将来树立于神州大地的。

中国的前途是无产阶级革命

            —— 与中国红旗网评论员“和尚”同志商榷

 

井冈山卫士、远航一号

 

            经红色中国网龙翔五洲、野火两位网友介绍,读到了中国红旗网评论员“和尚”同志对首发于红色中国网的《从“贸易战”看“中华帝国主义论”的破产》一文撰写的评论文章:《谈“中帝论”破产了,还是“中帝”破产了?》。

            读后,我们认为,我们与红旗网的同志在许多方面的认识是一致的。当然,也有不一致的方面。“和尚”同志认为:“认清中国社会的性质,才能认清中国革命的对象,中国革命的任务,中国革命的动力,中国革命的性质,中国革命的前途和转变。所以,认清中国社会的性质,就是说,认清中国的国情,乃是认清一切革命问题的基本的根据。”对此,我们完全赞同。

            我们与“和尚”同志都认为,中国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两大阶级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是剥削阶级也是统治阶级,无产阶级是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中国的无产阶级必然领导和团结其他劳动群众,与中国的资产阶级展开斗争,并最终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这几点,我们想,“和尚”同志也是同意的。这就是我们的共同点。

            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在逐段引用了“井冈山卫士”同志的一些观点以后,“和尚”同志还会认为:“既然作者还没有搞明白中国社会性质,也就搞不明白中国革命性质,革命动力,革命对象,更无法明白中国革命前途和方针策略。即使作者提出前途方针策略,也是南辕北辙,无的放矢。和作者看法差不多的某些朋友说,当前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半社会主义社会,中国人民要先争取到资产阶级民主,取得民主革命胜利,然后再进行新社会主义革命。”

            “和尚”同志在这里引用的观点,也叫“二次革命论”,是远航一号、井冈山卫士和红色中国网编辑部的其他同志明确反对的,远航一号曾多次、公开地批驳这种认为中国应首先争取实现资产阶级民主的错误观点。“井冈山卫士”同志的文章,虽然并不是针对“二次革命论”的,如果“和尚”同志能够更为仔细地阅读,也不至于将其误解为是在宣传“二次革命论”。

            “井冈山卫士”同志虽然没有点名批判“二次革命论”,但是明确批判了与“二次革命论”有密切关系也为相当一部分“中华帝国主义论者”所信奉的“独立工会论”。所谓“独立工会论”,就是认为在资产阶级专制统治条件下,无产阶级是不可能进行广泛的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更谈不上领导革命。只有等到实现了“一般意义上的结社和言论自由”,有了合法的、“独立”的工会,无产阶级才能够通过资产阶级法律所允许的集体谈判等手段开展经济斗争,然后在某个遥遥无期的未来,政治斗争、无产阶级革命才能提上日程。

            “井冈山卫士”同志明确指出,在半外围的中国,这样的“阶级妥协”的空间并不存在,“如果中国资产阶级有一天让独立工会合法,同时开放言论和结社自由,那就只有一种情况,即资产阶级的统治力量已经萎缩到这种程度,以至于其无法阻止事实上的工人革命组织出现,也无法管制言论和结社自由。革命形势发展到了这一步,不仅工会组织合法和非法是个毫无意义的问题,为了孵化革命政党而存在的工会本身也已经是落后于时代的事物了。”换言之,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具体的和特殊的矛盾,在资产阶级正常统治时期,是不会有一般意义上的政治自由的,因而也不会有什么“独立工会”。中国的政治民主只有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无产阶级足够强大时才能够实现;而中国的无产阶级果然足够强大时,不仅资产阶级专制统治无法存在下去,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也无法存在下去。“和尚”同志,这难道是你所理解的“二次革命论”吗?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用“半外围”这一概念来说明中国目前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地位而不直接照搬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使用的一些概念呢?

            作为马列毛主义者,毫无疑问,我们都是要为无产阶级革命而奋斗的,并且要争取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为此,就必须不仅了解以往革命胜利的经验,而且要总结以往革命失败的教训。我们知道,在世界阶级斗争的发展史上,欧美无产阶级曾经走在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前列;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也早就做过无产阶级必然成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论断。

            但是,毋庸讳言,欧美无产阶级在后来一个多世纪的实际历史发展中并没有走上革命的道路,也没有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欧美国家的工人运动会堕落到改良主义、修正主义的邪路上去呢?对此,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曾经做过分析,那就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帝国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可以从剥削殖民地、半殖民地中攫取超额利润,又可以从这些超额利润中拿一部分出来,赎买本国工人运动的领导人,使之成为“工人贵族”。这在列宁看来,是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得以流行的物质基础。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普遍实行了社会改良,被赎买的不再是少数“工人贵族”,而是相当一部分工人阶级;或者如恩格斯曾经评论英国工人阶级那样的,这些国家的工人阶级在很大程度上资产阶级化了。

            另一方面,在欧美资本主义国家似乎一度实现了阶级妥协的同时,世界阶级斗争的重心转移到了拉丁美洲、东欧、南欧。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这些地区的许多国家阶级矛盾激化并发生了革命形势;其中有的地方,如葡萄牙、智利,几乎爆发了社会主义革命。这些地方,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半外围”地区。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当时国际上的许多进步学者也在积极思考世界资本主义的矛盾和世界革命的前途。其中一部分学者,一方面继承了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的一些基本观点,另一方面又结合新形势下的世界范围阶级斗争,特别是结合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世界革命高潮的经验,才提出了世界体系理论。我们现在所说的核心、半外围、外围等概念,就是从那个时候来的,已经应用于许多国家的阶级斗争实践,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我们几个人自己发明的。

            那么,为什么上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世界范围的阶级斗争会集中于半外围国家呢?这是因为,一方面,半外围国家的资本主义工业化有了相当发展,从而无产阶级队伍迅速扩大并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和政治斗争力量;这些国家的城市小资产阶级也有相当规模,并且也提出越来越广泛的经济和政治要求。另一方面,与核心国家不同(就是说,与历史上的帝国主义国家不同),这些半外围国家不能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攫取大量的超额剩余价值并用来在国内实行社会改良和建立稳定的自由民主制度,也就是说,他们养不起大量的“工人贵族”,也满足不了城市小资产阶级对民主自由、高工资、高福利的要求,因而阶级矛盾十分尖锐,频频发生罢工、骚乱、政变,乃至爆发革命。

            这与今天中国的阶级斗争形势有怎样的联系呢?我们想,我们和你们都同意,今天的中国既不是某个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也不是半殖民地。因此,以往殖民地、半殖民地条件下的革命经验是不适用于今天的中国的。

            那么,今天的中国是不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呢?我们和你们都是列宁主义者,都要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对于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的所有论断都要结合当前阶级斗争的实际来认真体会,不能搞断章取义,不能只从其中挑选自己喜欢的一部分,而忘却或抛弃另外一些部分。列宁指出,帝国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可以用从全世界剥削来的超额利润的一部分来收买“工人贵族”,这是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物质基础。在后来的实际历史发展中,欧美核心国家事实上用从全世界剥削来的超额剩余价值来收买本地区的工人阶级,在一个时期内实现了相对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和一定范围的阶级妥协。

            所以,如果如你们所认为的,中国资本主义果然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那么你们就要承认,正如历史上绝大多数的帝国主义国家那样,中国资产阶级将有条件用它从全世界剥削来的超额剩余价值来收买无产阶级、收买城市小资产阶级,进而建立相对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恰恰实现了你们(红旗网同志)所坚决反对的“二次革命论”,而无产阶级革命则被推迟到了遥遥无期的将来。这,难道是“和尚”同志与红旗网同志乐于见到的前景吗?

            我们和红色中国网编辑部的同志不是这样认为的。我们认为,中国的前途是无产阶级革命。这种革命,不是在某种想象中的、遥遥无期的将来,而是今天的青年、中年乃至老年同志都可以亲眼目睹、亲身经历并且投身于其中的。中国革命的红旗是可以在不远的将来树立于神州大地的。

            在我们看来,今天的中国既不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也不是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国家,而是一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半外围国家。这个半外围国家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资本主义工业化,已经有了一个数量庞大并且仍在继续壮大的无产阶级,还有着一个有相当规模的城市小资产阶级。中国的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都在提出越来越广泛的经济和政治要求。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半外围地位,决定了中国资产阶级现在和将来都不能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剥削到大量的超额剩余价值,因而也就没有条件大量收买“工人贵族”,因而就既不能用社会改良的方法来缓和内部阶级矛盾,也建立不了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正是由于上述两方面的条件,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的狭隘界限容纳不了中国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日益增长的斗争力量和越来越广泛的经济和政治要求,从而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内外矛盾必然不断激化,从而决定了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必然爆发革命形势;而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另外一些特殊条件,这样的革命形势,将无法按照资产阶级的意志在资本主义范围内解决,而只能导致无产阶级革命。(附带说一下,“和尚”同志举出100多家中国企业加入所谓《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作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垄断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个依据;这里要说明一下,要成为帝国主义国家、号称“国际垄断”,并且要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大量攫取超额剩余价值,需要的不仅仅是有大量的“营业收入”,最主要的还是要有显著超过世界市场平均利润率的超额利润,要像美国的苹果那样,而不是像中国的“中兴”、华为那样,更不是像中国的大量“国有企业”,其利润率显著低于私企、外企的平均利润率。)

            所以,在我们看来,将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作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一个半外围国家来分析,能够正确地把握当前中国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能够说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力量对比的变化,能够说明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和必然性;而用其他一些概念,比如套用帝国主义的概念,则不能对这些矛盾和条件加以说明,还会引起很多误解、迷惑和混乱。

            此外,确实有相当一部分左派同志,津津乐道于“中华帝国主义论”,恰恰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资本主义不是腐朽垂死的,而是蒸蒸日上的,是可以挑战美帝国主义乃至替代美帝霸权的。这些同志,确实是对中国资产阶级抱有无限的希望,而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前途悲观失望的。就在“井冈山卫士”的文章发表以后,攻击我们对革命前途“盲目乐观”的言论也是不少的。我们想,“和尚”同志和红旗网的同志不属于这种情况。

            当然,沙皇俄国也是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国家之一;沙俄不仅没有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攫取大量超额剩余价值,并且在经济上还高度依赖英法资本,是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链条最薄弱的一环”。我们也认为,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很可能在未来将被证明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最薄弱的一环。但是,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与当初的沙皇俄国又有很大的不同,今天中国的资本主义更发达、无产阶级更强大。沙皇俄国是在帝国主义世界大战中垮台的,今天不存在世界大战的条件,也不存在中美争霸战争的条件。美帝国主义是在无可挽回地衰落,但是我们相信,无论是中国资本主义还是任何其他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没有力量来代替美帝充当霸权并维护世界资本主义的秩序。还在下一个世界资本主义霸权产生之前,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就会走向灭亡。

            正因为如此,“井冈山卫士”同志才指出:“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出发,贸易战不会演变成有违两国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全面经济战,我们不会看到让中华帝国主义论者夜不能寐的帝国争霸和世界大战的精彩大戏。比起各国资产阶级的夫妻龃龉,中国资产阶级的危机总在萧墙之内。”就是说,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不在外部而在内部,中国资产阶级与美帝国主义的矛盾不过是“夫妻龃龉”,无产阶级才是中国资产阶级的真正掘墓人。

            我们本以为,这也是红旗网同志的观点。不曾想,“和尚”同志对于“萧墙之内”的理解却是这样的:“帝国主义在世界到处侵略燃起的战火,枪炮声,贸易战,关税战,打破了作者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萧墙之内’的沉静,响彻云天。”难道“和尚”同志认为中国资本主义的“萧墙之内”是“沉静”的,不会燃起无产阶级革命的战火,而只能坐等帝国主义的战火来毁灭吗?我们相信,这不是“和尚”同志的本意,“和尚”同志的觉悟应当比一般的“中华帝国主义论者”要高一些。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Flag 2018-7-4 08:27
redchina: 莫名其妙!井冈山卫士同志什么时候说过、写过中国资产阶级是否妥协投降就是中国资本主义是否成为帝国主义的标准?你从井冈山卫士文章的第一部分中乃至全文中找出 ...
这是那篇文章的思路自证的,没有明说不代表可以抵赖。
引用 redchina 2018-7-4 00:14
RedFlag: 既然如此,那么第一篇文章把是否妥协作为是否帝国主义的标准,这个明显的错误也应该一并道歉吧?
莫名其妙!井冈山卫士同志什么时候说过、写过中国资产阶级是否妥协投降就是中国资本主义是否成为帝国主义的标准?你从井冈山卫士文章的第一部分中乃至全文中找出这句话出来?

我们确实认为,中国资本主义不是什么帝国主义,我们也确实认为,中国资产阶级在与美帝打交道时不是什么争霸而是妥协投降,从而进一步证明了中国资本主义不可能是什么帝国主义。但是,一个是本质,一个是现象,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本来是清清楚楚的。倒是你和红旗网的一些同志搞不清楚。

如果中国资产阶级没有搞妥协投降,那么是我们错了,是我们污蔑他们,我们应该道歉。倒是现在中国资产阶级丧失国格人格到极点,你和红旗网一些同志视而不见,还顽固坚持自己的错误。你说,该道歉的是谁呢?
引用 No.24601 2018-7-3 11:23
RedFlag: 既然如此,那么第一篇文章把是否妥协作为是否帝国主义的标准,这个明显的错误也应该一并道歉吧?
《贸易战》一文是用中国是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说明中国不是帝国主义的,妥协投降是半外围国家的经济基础决定的。并不需要道歉。
引用 RedFlag 2018-7-3 09:05
redchina: 原文中说沙俄没有攫取大量超额剩余价值,现经过重新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证明是不正确的。见井冈山卫士同志的新作《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吗》 ...
既然如此,那么第一篇文章把是否妥协作为是否帝国主义的标准,这个明显的错误也应该一并道歉吧?
引用 redchina 2018-7-3 04:00
原文中说沙俄没有攫取大量超额剩余价值,现经过重新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证明是不正确的。见井冈山卫士同志的新作《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吗》
引用 redchina 2018-7-3 02:07
马列托主义者: 亏损企业的资本家没有剥削工人?——移花接木的骗术  文宣流氓们声称,亏损企业的资本家没有剥削工人,反过来剩余价值是负,我们来看看这种移花接木的骗术。 马 ...
没有人说亏损企业不剥削工人啊 原文讨论的是“超额”剩余价值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5:12
下面这个是引用,哪怕企业亏损也照样剥削压迫了它的工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5:11
亏损企业的资本家没有剥削工人?——移花接木的骗术

文宣流氓们声称,亏损企业的资本家没有剥削工人,反过来剩余价值是负,我们来看看这种移花接木的骗术。
马克思剩余价值的真正剥削逻辑

  假如资本家支配了工人8小时的劳动(行为),支付了工人4小时的能够支配他人劳动时间的工资,那么剩下的4小时就是剩余价值(剩余劳动)。即便是亏损企业的资本家也剥削工人,只不过剩余价值未转化成利润而已,而且有时更严重。当亏损时间,资本家凭占有工人的剩余价值,因为支配了工人的劳动时间已成为现实,支付的工资兑现的劳动时间确不等于工人被支配的时间,有时还发不出工资,那就是奴隶式的剥削了。并且资本家之间存在着以平均利润率为重心的积累式竞争,低于平均利润率的剥削率,资本家随时都有失去原有资本地位的危险。如二十年前几十万都可以成为中等以上的雇佣主支配几十个劳动力,而现在几十万在大城市还不够买一套住房。因为资本家阶层对工人阶层的剥削取决于资本家与其同伙之间的积累式竞争。就如同房价上涨,其它行业也会涨价对抗,当不能直接涨价对抗,资本就会选择出售此领域的资产压缩产能产量,购买较高利润率资产,这样利润率才不会低于平均利润率的水平,同时工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5:02
“萧墙之内”这种和不断革命论(空间的不断性)是矛盾的,将来的社会主义革命还是世界性的,当然从薄弱环节开始,不断地推向世界。如果民族主义地看待社会主义革命,又将重蹈覆辙。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4:59
二次革命论其实是斯大林主义,毛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论其实是不断革命论,但是因为迫于斯大林的压力,带有一定的二次革命论的妥协性,在实践中也是摇摆不定,当然摇向不断革命论,革命就成功,摇向二次革命论(斯大林)革命就失败。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4:54
苏州深圳这些地方移民很多,是给本地工人带来了坏处还是好处,我认为充分核算后,成本等于收益,就是即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或许抢了本地工人的岗位(其实也未必,因为劳动者多了,资本也集中在这里了,工厂也多了),或许还给本地工人多余的房屋给与出租的机会,而且这个地区繁荣了,有利于生活总水平的提高,所以反对移民的经过深思熟虑的是资本家,而不是工人,但是工人往往被资本家忽悠,把资本家对他们的剥削压迫带来的压力归于移民,比如现在特朗普做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4:48
有一个问题,就是马克思提出的劳动价值论是再统一市场为条件的,但是发达国家和半外围外围国家的货物市场或许是统一的,但是其劳动力市场是分隔的,这种分隔一方面来自制度安排,也来自地理文化语言等的隔离,一方面比如我吧,我习惯在苏州离家近的地方找工作而不是去北京找工作,因为会发生很多成本,比如来回的车费,还有租房费等,当然或许我可以去美国找工作,也会发生这些费用,当然美国对我们去美国找工作是限制的。这种限制来自哪里?是资本家反对移民还是工人反对移民?理论上,移民会压低工资吗?事实是不会,比如苏州深圳这些地方移民很多,但是工资水平却高于其他地方,因为移民即可能带来竞争,却也可能带来更多的生活成本。所以看上去是工人反对移民,其实发展到一定程度,资本家也反对移民,资本家的办法不是增加移民,而是把资本转移到这些移民的老家。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4:37
由于他们的斗争性和发达国家资本家可以获得超额剩余价值,或许他们遭到剥削和压迫的程度低于外围半外围国家的工人,但是他们绝对不可能不受剥削和压迫。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4:35
劳动价值论,说的是商品的交换基于商品中包含的相同的一般人类劳动,假设生产同种产品,比如鞋子,生产技术高的工厂A生产的鞋子的个别劳动时间少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而生产技术低的B工厂生产的鞋子的个别劳动时间多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而鞋子都是按照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进入市场的,所以A工厂可以获得超额剩余价值,而B工厂亏本可能在竞争中倒闭,A工厂的工人可能比B工厂的个人待遇好点,B工厂的工人甚至可能因为B工厂的倒闭而失业,但是不能因此说A工厂的工人剥削了B工厂的工人,发达国家的工人和外围半外围的工人也是这样的关系。发达国家的工人是不是斗争,斗争强度和烈度如何,是不是走上了改良主义道路,或者说发达国家的工人斗争性更加弱,半外围外围的工人更加富有斗争性,这个真的很难说,而我们的错觉是半外围外围的工人更加容易遭到镇压,所以感觉上这些国家的工人更加富有斗争性。其实劳动者的工资是有其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耗费的社会必要劳动决定的,发达国家工人工资高不是因为他们可以分享来自外围半外围国家的剩余价值,而是他们的生活耗费高,当然他们的总社会可消费的必要量也高(生活水平也高),由于他们的斗争性和发达国家资本家可以获得超额剩余价值,或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4:18
3试图成为习近平军师的赤色飞蛾(他荒唐地给习写信)曾今提出劳动者剥削劳动者的荒唐结论,就是没有从价值是一种社会关系来考虑,他认为某些高技术部门的工人剥削低技术部门的工人,其实和把发达国家的工人剥削外围半外围国家的工人的说法是一样的,这种认识和马克思提出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是矛盾的,我们认为中国劳动者的劳动条件改善部门当然也有恶化的地方,多少和西方工人阶级的斗争有关,哪怕是西方工人阶级斗争反对本国资本家把资本工厂转移到半外围国家,他们就提出那边的低人权导致他们无法竞争,要求给与其他国家同样的劳动条件。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7-2 14:02
1.说中国是三流的帝国主义,就是中国具有帝国主义的部分特征,也不完全具有帝国主义的全部特征。
2哪怕是1949年前,中国资产阶级就不可能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任务,就是说从1917年开始在世界范围内,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只有社会主义革命了,而斯大林认为还有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所以主张中国共产党应该加入国民党,让国民党来领导革命,显然是错误,导致了1927 年大革命的失败,毛泽东认识到不可能有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了,但是为了不要和斯大林的矛盾太突出,提出了一个妥协的概念:新民主主义革命,但是其内涵应该是社会主义革命,并且取得了成功,在1949年前毛还主张联合政府和美国普选,这些不是能不能做到的问题,事实是做不到的,但是却是当时的策略,提出独立工会,言论自由,罢工自由等和社会主义革命要求不矛盾,其次哪怕建立了工人阶级政权,普选,工会,组党的自由还是要的,而且比资产阶级形式民主还要彻底。而毛就是没有很好的做这些,导致资本主义复辟,但是毛的革命阴差阳错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开辟了道路。 ...

查看全部评论(1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6 10:48 , Processed in 0.01554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