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1918—1919年德国革命为什么失败?

2018-7-2 22:5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4984| 评论: 0|原作者: 旗帜中流 评论员|来自: 旗帜中流

摘要: 俄国的共产主义运动以及列宁本人都极大地受到了德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而最后作为“学生”的俄国无产阶级革命者通过“十月革命”取得了革命胜利,作为“老师”的德国革命者却在“十一月革命”后遭到了惨重的失败。
3.德国“十一月革命”的失败

斯巴达克同盟较早就清醒地认清了艾伯特政府的面目,进行了广泛的宣传鼓动工作,力图把革命引向社会主义革命的轨道。但斯巴达克同盟本身存在着很大的弱点,无法实现自己提出的正确的革命纲领。斯巴达克同盟组织小、盟员少,这时,柏林的盟员只有几百人,汉堡还不到70人。更重要的是尽管斯巴达克同盟在组织上已进行改组,但它仍然不是一个独立的革命政党,仅仅是作为德国独立社会民主党内的一个部分,这就妨碍了它开展自己的革命活动。斯巴达克同盟没有在工人、士兵中单独建立基层组织,与各地的联系也不多。因此,斯巴达克同盟在各地工兵代表苏维埃中仍处于少数的地位。

阶级斗争的实践,使以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为首的左翼认识到在组织上同机会主义分子彻底决裂的必要性。1918年12月29日,斯巴达克同盟在柏林召开全国会议,决定建立一个独立的党,并于12月30日至1919年1月1日,在柏林召开了德国共产党建党代表大会。卢森堡作了关于党纲问题的报告。大会决定以她起草的《斯巴达克同盟要求什么》一文作为党纲的基础。德国共产党的成立,标志着德国工人运动的一个重大转折,鼓舞了德国工人阶级的革命斗志。

1919年1月5日,为抗议艾伯特政府免除独立社会民主党人担任的柏林警察总监职务,首都工人举行盛大示威。翌日,示威发展为总罢工和武装起义,参加群众达50万人。德国共产党坚定地领导了这场战斗。l月8日,艾伯特等人宣布“总清算的时刻到来了”。接着,反革命大肆屠戮革命工人,一百多名起义者被杀害,许多群众受伤。11日,政府军队在右翼社会民主党人诺斯克率领下开进柏林,对工人进行血腥屠杀。15日,德共领袖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惨遭杀害,德国革命进入低潮。2月,政府在德国的魏玛城召开国民会议,艾伯特当选德意志共和国第一任总统,社会民主党右派彻底篡夺了革命果实。

  柏林工人一月罢工虽然失败了,但是“十一月革命”的火焰并没有熄灭。

  早在1918年12月,德国不来梅地区的工兵代表苏维埃就拒绝承认全德工兵苏维埃代表大会关于把政权交给国民会议的决议。反动政府企图解散不来梅的工兵代表苏维埃,不来梅工人发动武装起义,粉碎了反动政府的阴谋,并于1919年1月10日宣布成立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了由共产党员3人、独立社会民主党3人、士兵代表3人组成的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不来梅苏维埃政权建立后,实行了民主改革,提高了工人的工资,增加了失业津贴,还建立了对付资产阶级报刊的新闻检查制度。不来梅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坚决要求艾伯特、谢德曼政府辞职,并拍发电报向苏维埃俄国致敬。

  艾伯特政府非常仇视不来梅苏维埃政权。在镇压了柏林工人一月罢工以后,诺斯克又命令“志愿队”进攻不来梅社会主义共和国。不来梅工人向汉堡工人告急求援,但是汉堡工兵代表苏维埃中的右派社会民主党人极力阻挠,使援救工作难以实现。恩斯特·台尔曼不顾右派社会民主党人的破坏,率领工人武装驰援不来梅。可是,领导铁路工人罢工的社会民主党人借口运送台尔曼的援军会“破坏罢工”,拒绝提供交通工具。台尔曼的工人武装只好徒步前往,未能及时赶到。2月3日,诺斯克所属格斯登堡师的军队击败了不来梅的工人武装,不来梅社会主义共和国被反革命武装所颠覆。

德国巴伐利亚地区的工人阶级掀起了“十一月革命”的最后一个高潮,建立了巴伐利亚共和国。1919年4月7日,独立社会民主党宣布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成立。4月13日,慕尼黑驻军发动叛乱,推翻了独立社会民主党的政府。共产党人领导广大工人举行总罢工,打败了反动军队,于4月13日晚建立了以共产党为首的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采取了一系列剥夺资产阶级的革命措施。巴伐利亚苏维埃政府把铁路、银行收归国有,对工业生产和产品分配实行工人监督,建立肃清反革命的非常委员会,并组织了红军。但是右翼社会民主党政府对此恨之入骨,决定对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实行镇压。5月1日,政府军队开进慕尼黑。经过几天的殊死搏斗,红军和革命工人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有几百名革命者被杀害,6000多人被逮捕和监禁。5月2日,反动军队占领慕尼黑。

德国“十一月革命”至此结束。正如毛主席所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

8.jpg
三、德国革命与俄国革命的比较

1.德国革命和俄国革命具有以下共同点和不同点

对比德国和俄国的共运史,最应当引起我们重视的就是德国1918年的“十一月革命”和俄国1917年的“二月革命”的不同结果。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在“二月革命”后,通过发动“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以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为首的德国社会民主党左派,却在德国“十一月革命”后,遭到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右派政府的镇压,1919年的“一月起义”也遭到失败,“不来梅社会主义共和国”和“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也被颠覆。我们首先承认这两次革命具有各自的不同情况,其成败原因也不只一个。但是这两次革命具有很多共同点,是可以进行对比分析的。

     第一、两国革命的背景都是本国当局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遭受了重大的军事失败,国家暴力机器受到巨大损失,统治力大大削弱。
  第二、两国革命最初都是以士兵、工人的自发反抗——兵变、罢工开始的。
  第三、旧政府(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和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在这种自发革命中,摧枯拉朽般地轰然倒塌,新的政权还没有建立起来,而旧的统治秩序已经崩溃,出现了一定时期的无政府状态。
  第四、工人运动中、工人政党中的左右两派,在旧秩序瓦解前后都曾进行过你死我活的斗争。

(说左右两派也许不够确切,因为德国社会民主党内除左派和右派之外,还有一个“中派”;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分裂为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但是,另外还有一个号称社会主义、自称代表贫苦农民而实际上代表小资产阶级的社会革命党。)虽然我们可以认为右派实质上是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他们曾经是工人运动中的一支领导力量。

第五、两国革命中都建立了苏维埃,而自发革命阶段,各地苏维埃都曾掌握在右派手里。当然,德国社会民主党右派迅速与容克地主军官团达成妥协,一开始就牢牢掌握了政权和军权,之后便镇压工人运动。掌握了各地苏维埃的俄国孟什维克则相对软弱,先是与资产阶级临时政府一度合作,1917年“七月流血事件”之后,孟什维克在群众中失去威信,布尔什维克则掌握了工人运动的领导权,各地苏维埃转而支持布尔什维克。

2.德国革命的基本教训:最初,爱森纳赫派放弃原则同拉萨尔派合并,就存在隐患。尔后的议会党团和“苏黎世三人团”,以及伯恩斯坦修正主义思潮,都没有彻底清算

1875年的时候,马克思、恩格斯严厉批评了爱森纳赫派领导人的无原则合并,威廉·李卜克内西和奥·倍倍尔丧失政治警惕性,受了机会主义的欺骗。而且,合并后也没有清除机会主义思潮。19世纪80年代,以议会党团和“苏黎世三人团”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思潮开始在党内泛滥;19世纪90年代,伯恩斯坦修正主义思潮在党内泛滥,都没有得到及时的清算。1918年“十一月革命”爆发,党内右派窃取革命果实,绝不是偶然的,而是机会主义思潮长期侵蚀党组织肌体的结果。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党内的右派分子已经赤裸裸地投靠德皇政府、替当局鼓吹帝国主义战争,用“保卫祖国”的口号欺骗工人为资产阶级政府卖命。此时,党内的革命者就应当彻底和机会主义分子决裂,建立独立的组织开展工作,以揭露战争的性质、争取更多群众。1917年德国社会民主党内“中派”同右派分裂时,斯巴达克派决定留在“中派”主导的“独立社会民主党”内部,作为一个派别开展活动。这种决定对于尔后的历史产生怎样的影响,积极效果和消极效果之间的权衡,值得认真思考。

而在俄国,“布尔什维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思潮,作为一个政党而存在,是从1903年开始的”(列宁语)。早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二大”上,由于组织路线上的分歧诞生了布尔什维克。在1905年,布尔什维克已经独立召开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三大”,修改了党章,贯彻了列宁主义的组织路线。1912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六大”上,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在形式上彻底决裂,成为独立的政党。因此布尔什维克按照列宁主义的组织理论从1903年到1917年为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进行了长达14年的准备工作。

反观德国革命者,无论在对党内修正主义展开思想批判方面,还是在组织上争取独立性方面,都是被动、迟滞的。

9.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0-8 02:57 , Processed in 0.01608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