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谁配打贸易战?

2018-7-10 22:3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6609| 评论: 0|原作者: 阳和平|来自: 激流网微信

摘要: 随着中国的崛起,他对外资的控制就越来越放开,比如最近公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内外《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就反映了他掌控局势和外资的自信。

作者:阳和平

历史上,只有帝国之间才会有相互制裁的全球性的贸易战。今天的贸易战,如果真能持续地打起来,恰恰证明中国资本的崛起已经对美国的世界霸权形成了足够大的威胁,否则中国是没有资格与美国打贸易战的。


虽然一战、二战都和贸易战有关,但是以前的贸易战和今天的截然不同。二战以来,在以美帝独霸为前提的全球化过程中,各发达国家产业资本之间全球性产业链的扩展造就了一个高度相互依赖、相互渗透的全球性的产业关系。同时,以华尔街财团为代表的金融资本更是立足于全球的投资和收益。这些与二战前列强各国的产业和金融主要立足于国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表面上,以世界500强为代表的全球性垄断资本看起来是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实际上他们是同床异梦。垄断资本的各方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全球市场和资源的争夺,只是在美国老大的监管下,他们全然不能依靠二战前的那种老殖民主义的手段相互争夺罢了。


从美国全球化的金融垄断资本和产业资本的视角出发,他们的基本理念是新自由主义。按理说,今天的贸易战和贸易保护主义应该不符合这些全球化垄断资本的利益。


那么为什么特朗普一定要打贸易战呢?这里面有至少两个原因。其一是美国本土资本集团反对全球化的诉求,其二是美国资本不得不面对来自中国的挑战。

 

美国本土资本集团反对全球化的诉求


美国的资本财团大体上可以分为全球化的金融、产业资本和本土为主的产业资本。华尔街投行,汽车、飞机制造等行业属于前者,钢铁等行业、房地产?属于后者。全球化对那些具有先天竞争优势的比如美国的农业非常有利,而对美国制造业的冲击取决于运费占售价比。比如水泥一类的产品基本上是当地生产,当地使用,全球化对其影响不大(中国超过世界一半的水泥产能除了周边国家以外冲击不了世界的其他地方)。相反地,电子、轻工业品等等运费占比低的行业从八十年代起就逐渐走向崩溃,转移到劳动力、资源具有竞争优势的地方。全球化对那些产业链相对比较长的,比如汽车制造业的冲击并不大,或他们的适应性比较强,但是对于那些本身的产业链并不长的,运费占比不算高的行业,比如钢铁行业反而形成了越来越强劲的威胁。


美国资本财团对全球化的态度因而取决于全球化对自己的影响。八十年代以来全球化对美国制造业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美国本土资本对全球化的抵制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只不过他们打的是一场退却战。


以下图表可以反映制造业在美国的没落。


1990年美国还算是个制造业大国(蓝色制造业部分占大多数):

 



2015年美国的制造业(蓝色部分)已经很少:

 



图一:美国各州最高就业部门1990到2015年的转变 资料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网站https://www.bls.gov


早在1992年,克林顿之所以能上台就是因为共和党内部反对全球化的罗斯•佩罗与老布什的分裂所致(结果克林顿得票43%,老布什37%,佩罗19%),而特朗普上台是这一派的回光返照,属于一个偶然事件。


打贸易战是美国世界霸权走向没落的象征。但是,特朗普的贸易战是否能够打下去,最终还是要取决于美国全球化的金融、产业寡头资本的态度。这是因为金融资本已经成为美国资本主义的“太上皇”。


美国资本主义的崛起依靠的是制造业,而非金融。因为产业资本考虑的是长远,而金融资本赚的是眼前,大萧条期间美国工业资本势力对当时大肆兴风作浪胡作非为的金融资本可以说是深恶痛绝,对他们设制了种种的“紧箍咒”和“防火墙”,严厉地管制着金融资本的活动范围。二战以后美国的制造业达到了顶峰,一度占据世界工业产值的一半。但是,随着美国世界霸权的确立和战后德、日等帝国经济的复苏,在垄断资本集中所必然产生的金融化趋势和美元霸权的推动下,美国的金融业迅速扩张,而制造业的垄断地位却受到越来越严重的挑战,美国资本主义走向腐朽,金融业逐步替代制造业成为美国资本主义的“太上皇”,进而影响了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


七、八十年代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比较强势的美元有利于全球化的美国金融资本(同样的美元可以让他们掌控更多的世界资源),但是对美国本土的产业资本却是个灾难(因为在国内他们会受到国际竞争对手相对廉价产品的冲击,而自己的产品在国外就损失一部分竞争力)。七十年代的美国政府曾经试图在协助产业资本克服生产过剩危机的同时满足金融资本全球扩张的诉求,其结果是蔓延无际的滞涨,两面不讨好。


金融资本此刻掀起了新自由主义的大旗,推举代表着他们利益的里根上台。后者大刀阔斧地“去管制”,解禁了一大批对市场行为的规范。金融资本又通过美联储大幅度提高利率,主动制造了一场深度的危机。这两者可以说是“金融党”最后战胜“工业党”的标记性事件。从此以后,美国的制造业一落千丈,空心化日益严重,美国资本主义从制造业垄断的腐朽转向金融业的寄生。


这是新自由主义兴起的根本原因。它反映了金融资本在二战后的利益。他们一再地向禁锢金融资本的管制发起进攻,一步步地甩掉那些三十年代套在他们头上的“紧箍咒”,突破一道道那些妨碍他们扩张的“防火墙”。其直接的后果就是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但是他们至今还不敢完全退出通过“放水”,吹资产泡沫的方法来缓解经济危机的招数,因而严重地束缚着他们面对着就即将来临的下一场经济危机所能采取的补救措施。


今天的贸易战,特朗普打的是就业的旗帜。但是,无论美国政客多么蛊惑人心的诺言,只要金融业是美国资本主义的“太上皇”,制造业就不可能回流美国。贸易保护从来都是为了保护那些雇佣工人的老板而发起的。但是,为了捍卫正在消亡的美国产业,全球化的美国产业资本是不会允许特朗普通过贸易保护来牺牲他们具有优势的产业。


再说,特朗普这种打着重商主义旗号的政客非要说贸易逆差意味着美国少赚钱了,吃亏了。但是金融资本知道,有了美元霸权,美国称霸世界的政府军事预算赤字可以通过美联储印发钞票来填补,因而他可以不用吹灰之力购买来自世界各地的物资。他不准备也没有能力偿还天文数字的美国政府债务,除非他出卖美国的资产。特朗普执意要减少贸易逆差实际上意味着他在逼迫美国偿还自己的债务。因此,华尔街的金融资本对保护美国本土的实体经济不感兴趣。


但是,来自中国的挑战会迫使美国全球化的金融、产业寡头资本跟着特朗普一起制裁中国。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5 16:57 , Processed in 0.012925 second(s), 12 queries .

回顶部